第239章 神龙鼎

2021-04-20 作者: 我真是战神
  第239章 神龙鼎

  陆破天这么一说,那神龙鼎果真从第二页中化成一道紫金烟柱,继而幻化成一个巨大的丹鼎,周边附九条九爪飞龙,龙头朝天,龙身则互相缠绕,而细看之下,又似乎布成了一个九宫八卦图案。其中,天地山水雷泽风火各种自然界元素一一浮现。看来此鼎可以成为神龙鼎。

  陆破天已然十分惊喜于神龙鼎的幻化,这下他是不会怀疑神龙鼎不能帮自己脱困了。陆破天便对神龙鼎道:“载我冲天,冲到月球游行一趟也好哦。”那神龙鼎在陆破天说完后便缓缓转动,只是转了半天,陆破天也没有发现这神龙鼎又带他出去的意思。陆破天便收好《炼丹宝鼎》,自己动手翻身进入神龙鼎之中。

  陆破天一进神龙鼎之中,全身一抖,吓了一大跳。因为他所看到神龙鼎的内部,是那诸多飘浮而起的山石,山石之下的云雾飘飘渺渺。陆破天紧紧抓住鼎顶之壁,生怕一松手,整个身子就掉入了神龙鼎中的神秘世界,或许跌得粉身碎骨,又或许会有别的奇遇。但陆破天现在可不想要什么奇遇,他只认为掉下去只有死的份。

  陆破天抓紧鼎壁后,神龙鼎便即缓缓升空,而其玄龟鼎足之下,发出一些浩然正气,将整个烈焰山的火焰给压住。如此,一股强大的反冲力量推着神龙鼎快速升空。

  呼噜噜~陆破天只感到周身气流如利剑刺透一般,痛苦至极,而陆破天却只能忍着。陆破天根本没有心思去观赏周边如星河一般的轨道。当陆破天快要支撑不住时,他迷糊地感受到自己的身子被甩到了水里。

  良久,陆破天才听到有人在对着他大喊:“淫贼,竟然敢到本官小姐的浴缸里睡大觉。再给我狠狠地打。”

  陆破天听清楚了这话,才感到身上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痛。与其说痛,似乎是在挠痒。但陆破天已然看到四五个大汉似乎用出了吃奶的力,挥舞着粗壮的铁棒,猛烈地对着自己敲击。背上、胸前、头颅。而那看上去闹满肥肠的中年人早露出了吃惊的神色,怎么偌大铁棒打下去,这厮竟然还安然无恙?难道他与这五个奴隶是一伙的?

  那官老爷便转而看下在主子面前十分卖命敲打陆破天的五个壮汉,大喝道:“你们跟他是一伙的?”

  官老爷这话可就把五个壮汉给弄懵了?怎么我们跟他是一伙的?不过,他们很快意识到主人的怀疑还是有道理的。眼前这小子不是好好的没一点事吗?当真怪胎,或者是妖孽?

  五壮士不能去解释什么,只能更加卖命击打。只是,陆破天右手轻轻一动,一壮士连人带铁棒给丢出房间十丈之外,余人也遇到类似遭遇。

  陆破天也总算明白了神龙鼎将他甩到一浴缸里。让陆破天感到可惜的是,那官老爷的千金没有在浴缸里。陆破天对于那五壮士的敲打不放在心上,毕竟自己一点损伤也没有。

  陆破天一开始也是对自己感到惊奇的。不过,想想自己在神丹阁之下的际遇。恐怕自己的肉身当真比铜皮铁骨更甚了。

  陆破天一沉气便震碎了那个浴缸。而那闹满肥肠的官老爷自然被陆破天给提着,戏谑问道:“老头儿,你姓甚名谁?官居几品?女儿还是处女乎?”

  官老爷虽然对刚才陆破天的表现感到惊惧,但现在听陆破天言语,心下极为恼怒,又骂道:“大胆淫贼贱民,敢藐视本官,罪当致死。”

  “我看你是横行惯了脑子不好使,还是现在做官的根本就不用什么好脑子,有钱就可以买来做?”陆破天一巴掌将中年官人给扇出了房间之外。那个粉红色的木门直接被砸碎。中年官人哎呦几声。

  但陆破天没有去同情他,又将他提了起来,道:“回答我之前的问题。”

  中年官人终于被打醒,颤抖说道:“小人田小山,官居九品芝麻小县令。女儿至今是闺中之秀。”

  “哦……。”陆破天将中年官人一只手给折断。而后拉着田小山到了他家正堂。正堂茶具餐桌之类都是古色古香,看来样样价值不菲。

  而且看这地板都用什么软绵绵的东西铺成,这厮一小县令就过得如此奢华,可见乾定王朝官员作风糜烂到了什么程度。为此,陆破天那颗有着愤青式正义感的心理发作,又扯断了田小山另一只手。田小山发出惨叫之声。一边早有诸多下人家丁站着不敢动,只能看,脸上露出或兴奋,或同情,或不忍的神色。

  陆破天对田小山道:“做官几年?”

  “两年。”

  “如何做上的?”

  “花钱买的。”

  陆破天听言,本想废田小山一条腿。

  只是外边有一穿着黄裳的女郎冲了进来,大声叫道:“放开我爹爹。”陆破天丝毫不理会田小山,只是看着那黄裳女郎,摇头道:“她不是你亲生女儿。”

  “没错,是十八年前收养的养女。”田小山颤抖说道。

  “那时你在作甚?”陆破天将冲上来的黄裳女郎给轻轻扯开,黄裳女郎便即被“请坐”在一椅子上。田小山直呼不要伤害她,又赶紧回陆破天:“当时小人还是个小商贩,贩卖水果的。”

  “你可以不用死。但你废的双手是报应使然。”陆破天冷冷道。但那黄裳女郎却站了起来,丝毫不畏惧陆破天,怒道:“你害我爹爹双手残废么?”

  “小姑娘,你听好,不是害,是报应使然。”陆破天笑道。眼见这黄裳女郎脸蛋标志圆润,胸部也鼓鼓的,陆破天真想干她一干。但听黄裳女郎怒喝道:“大胆狗贼,竟敢强词夺理。明明是你干的,却说什么报应之类的荒唐言语。身为一个男子汉,却敢做不敢当。此仇小女子田莹必报。”

  “可以!”陆破天吐出了两个字。陆破天说完又问田小山:“你的养女倒有些骨气,敢问这到麒麟镇多远?”

  “往东南方行五十里便到。”田小山已然不怎么颤抖,毕竟,陆破天说了他可以不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