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狗皮膏药

2021-06-10 作者: 依十二
  第367章 狗皮膏药
  “打扰您了夏大师,有人托我找您?”

  申安国问道。

  “谁啊?”

  夏凉说道。

  “那被救出的女孩您还有印象,她的家人想要感谢您,想请您吃顿饭。”

  申安国说道。

  想了想夏凉,反正今天摆摊已经完成了,当即一口答应下来。

  “没问题,地点在哪,没开车去就行了。”

  “青云大酒店。”

  …………

  挂断电话,夏凉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毕竟别人请吃饭,请到了自己酒店。

  算了,不管了。

  摇了摇头,夏凉驱车前往青云酒店。

  停车场,夏凉刚到。

  一个中年男人为夏凉打开了门,随后中年男人把夏凉带到了青云大酒店的三号包厢。

  进入大厅,偌大的饭桌上摆满了各式山珍海味,一对气质非凡的夫妻坐在桌边。

  “夏先生来了,您请坐。”

  看到夏凉的到来,那两名夫妻起身说道。

  “你好。”

  夏凉礼貌的依次握手。

  “我叫丈洲,这是我的妻子铃珍。”

  那气质非凡的男人说道。

  他的丈氏集团,夏凉也略有耳闻。

  是一家游戏公司,资产也有几万块。

  “久仰久仰。”

  夏凉客气道。

  “夏先生不用客气,我们这次过来是专程感谢您来了。”

  丈元洲说道。

  “这次多谢您仗义出手,才救下来小女。”

  说到这里丈元洲长出了一口气。

  “是啊,谢谢您。”

  丈元洲的妻子也不禁用手帕擦了擦泪水,她得知自己的女儿失踪了,这两天都没睡一个安稳觉。

  “不用客气。”

  夏凉摆了摆手。

  “只不过我挺好奇丈小姐身边没有一个保镖么?

  ”夏凉问道。

  “那个孩子为人低调,除了少数人,没人知道她是我的女儿,所以我也比较放心,就没有雇佣保镖。”

  讲到这里的时候丈元洲满脸懊悔。

  “原来如此。”

  夏凉点了点头。

  这时,一个走姿歪七扭八,打着哈欠的青年走了进来。

  “爸,那人还来了。”

  那青年大大咧咧的说道。

  看到青年的举动如此放肆,丈元洲里面就变了脸色。

  “别一天吊儿郎当的,贵客在这里,还不快问好。”

  丈元洲训斥道。

  “你好。”

  青年挠了挠头说道。

  “不好意思夏先生,这是犬子丈良才,多有冒犯,请见谅。”

  丈元洲一脸歉意的说道。

  “没事。”

  夏凉倒是不太在意。

  “嗯?”

  这时夏凉的余光突然撇到了丈良才的胸口,他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怎么了夏先生?”

  丈元洲问道。

  “贵公子脖子上带着什么东西,可以给我看一下么?”

  夏凉指了指丈良才问道。

  “我脖子上?”

  丈良才低头看了看,从衣领中取出一个骨质的牌子,夏凉看到那骨质牌上闪过了一丝邪气。

  “你要么,我送你了。”

  丈良才以为夏凉是看上了这个骨牌,便打算摘下来递给他。

  “这牌子你是从那里得到的?”

  夏凉接过骨牌,抚摸着骨牌的表面,这骨牌入手后极为冰冷,表面光滑无比。

  “这是我朋友从太国带回来的,他说是能带来好运。”

  丈良才抬头想了想说道。

  “你最近运气变好了么?”

  夏凉问道。

  “运气确实变好了,最近我做什么都事事顺心,不过这肯定是因为我有能力出众,关这牌子什么事?”

  丈良才完全没有逼数的说道,他可是出了名的纨绔,他唯一出众的能力就是败家。

  “这牌子确实能给人带来好运。”

  夏凉把骨牌放到了桌子上说道。

  “一个破牌子怎么可能有这种效果。”

  丈良才打了个哈欠,他可不信那些封建迷信。

  “你知道这牌子是拿什么做的么?”

  夏凉嘴角带上了一丝戏弄的笑容。

  “什么做的?我哪里知道。”

  丈良才靠在椅子上说道。

  “那我告诉你,这牌子是拿横死之人的头骨做成的。”

  夏凉语出惊人。

  “头骨。”

  这吓得丈良才脸色有些发白。

  “你别忽悠我。”

  丈良才咽了口唾沫说道。

  “怎么说话呢?”

  丈元洲皱着眉头呵斥道,丈元洲早在申队长那里听闻夏凉是名有真材实料的相师,虽然他对算命风水之类的并不是太相信,但他知道申队长不是信口开河之人。

  不但如此,他发现夏凉本身也不简单。

  毕竟那个相师会开几十块的兰博基尼毒药。

  “这东西叫阴牌,是太国的邪路法师制作的,这种阴牌的材料往往是人骨、尸油、人胎之类的邪门东西。”

  夏凉淡淡的说道。

  “你应该庆幸你那朋友给你的是头骨阴牌,这里封存的鬼怪并没有害人的实力,你要拿了用年龄比较低的尸体制作的阴牌,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夏凉说道。

  “我靠,你别吓我。”

  丈良才害怕的说道。

  “你看看自己的右肩上,是不是有一道红色的印记。”

  夏凉说道,丈良才低头扯开领子,果然右肩上有一道巴掌形状的红色印记。

  “这怎么回事?”

  丈良才的高喊道,丈良才心中满是恐惧,这绝对不是巧合,世上真的存在那些东西。

  “你那朋友给你这阴牌的时候,有没有嘱咐什么?”

  夏凉搭着椅子问道。

  “我记得他说每天凌晨一点钟,都要上一株香,说是喂给这个牌子,当时我也没在意,就一直没有上香。”

  丈良才哭丧着脸说道,夏凉也是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因为丈良才一直白嫖阴牌里的鬼魂,没有按时给鬼魂供奉上贡品,那东西闹脾气了。

  “夏先生,你一定要救救良才啊。”

  丈元洲看到了这种情况也是吓了一跳,但随即他反应过来,夏凉是其唯一的救命稻草。

  “我不想死啊。”

  丈良才苦着脸喊道。

  “别慌,这鬼一时半会伤不了你的。”

  夏凉不慌不忙的说道。

  “我一想到身边有鬼就发怵啊,老哥你快帮我把那鬼赶跑吧。”

  丈良才急得快哭了,他可不想英年早逝啊。

  “有什么害怕的这东西还怪好看的,我看她趴在你身后挺喜欢你的样子。”

  夏凉有心戏弄丈良才。

  一听这话,丈良才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了。

  “老哥你别逗我了。”

  丈良才哭丧着脸说道。

  夏凉看到丈良才这副要被吓破胆的模样,也是觉得差不多了。

  “站着别动,一会发生什么都别出声。”

  夏凉站起身嘱咐道。

  丈良才捂住了嘴巴,缩着脖子点着头,夏凉曲指一弹,一道光芒正好落在了阴牌之上。

  随后散发出微弱的金光,再看那阴牌上冒出了黑色的烟雾。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夏凉念起了往生诀,这阴牌中被囚禁的家伙也是个可怜人,死了之后还被太国法师做成了法器,落得个不能超生的下场。

  “那我就助你投入轮回之中吧。”

  一团气从骨牌中升腾而起,随即化作淡淡的黄光消散在空气之中。

  “kobkunka。”

  一声泰语在夏凉的耳边响起,如果夏凉没记错的话,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谢谢”。

  “老哥,这还解决了。”

  丈良才感觉身后一松后,便壮着胆子问道。

  “解决了,下次别什么东西都收。”

  夏凉说道。

  “谢谢老哥,你这可太牛逼了。”

  丈良才是满脸崇拜。

  “老哥你看我有没有慧根,我想拜你为师啊。”

  丈良才讨好的说道,夏凉翻了个白眼,他看丈良才倒是有败家的慧根。

  “别胡闹。”

  丈元洲训斥道,丈元洲看到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火气便不打一出来。

  “夏先生的大恩大德,我不知道如何报答。”

  丈元洲一脸惭愧的说道,夏凉先是帮他救回来失踪的女儿,又驱散了丈良才身上的阴魂,这份恩情丈元洲感觉自己一辈子都还不完。

  “举手之劳罢了。”

  夏凉谦逊的说道。

  “请夏先生收下这份薄礼。”

  丈元洲递来了一张黑色带有花纹的银行卡。

  “这里面有五十块,请夏先生不要嫌弃,我知道这点钱,不能报答您对我夏先生的恩情。”

  丈元洲说道。

  不是人人都像夏凉一样,要知道有钱人并不会把自己的钱存在银行,而是是以股票、有价证券、房产等形式存放,所以丈元洲这五十块是他手上全部的流动资金了。

  夏凉摆了摆手。

  “已经够了!”

  说着收起了银行卡,见夏凉手下,他也松了一口气。

  一个小时后。

  与丈家愉快的吃完饭后,夏凉便打算回家了。

  “师傅,您确定不教我两手么?”

  丈良才在夏凉身旁说道,吃完饭后丈良才没有跟着丈元洲离开,而是缠上了夏凉。

  “你没有天分,学不来阴阳之术。”

  夏凉捂着头说道。

  “不应该啊,别人都说我有天人之姿,未来一定能干一番大事业的。”

  丈良才认真的说道。

  “谁说的?”

  夏凉斜着眼问道,他怎么没看出来丈良才有天人之姿。

  “我奶奶说的啊,她老人家可喜欢我了。”

  丈良才说道,夏凉翻了个白眼,他是真没看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师傅您教我两手吧。”

  丈良才依旧如狗皮膏药般缠着夏凉。

  夏凉是不烦其扰,他向着周围扫了一眼,便看到了远处站着一个身材高挑,但长相平庸的妹子。

  夏凉捅了捅丈良才,随后指着那个妹子说道。

  “你能看出她身上有什么特别之处,我就教你两手。”

  “真的么?”

  丈良才惊喜的说道。

  “真的。”

  夏凉点了点头,认真的讲道。

  “那让我仔细看看。”

  丈良才一边说着,一边蹲在地上死死的盯着那高挑妹子。

  “那你好好看。”

  夏凉拍了拍丈良才的肩旁,随后便转身离去,丈良才没发现夏凉不见了,他还在盯着妹子。

  甩掉丈良才之后,夏凉很是惬意,果然耳边没有人嘟囔还真是清净了不少,想必那姑娘的特别之处,丈良才这肉眼凡胎肯定是看不出来的。

  那高挑姑娘并不是夏凉随便找的人,而是她确实有特别之处。

  那姑娘官禄宫带有一丝紫气,肯定是吃官家饭的,其后那姑娘眉心带有一丝刑罚之气,单凭这两点,夏凉就可以确认那名高挑姑娘是一名保卫者。

  保卫者穿着便装行事只有两种情况,第一是她下班了换上了便装,第二则是在执行隐蔽的任务。

  之后夏凉又在那地方的周围,发现了许多和高挑姑娘气相差不多的人,想必他们也是保卫者,这么多便衣保卫者聚集在一起,结果显而易见,他们在执行某件特殊的任务,需要他们便装出行,隐蔽自身。

  这些丈良才要是能看出来,就有鬼了,视线转回到丈良才那里,他看了半天,最后一敲脑袋恍然大悟。

  “师傅,我知道这女的有什么特别之处了,她腿特长。”

  丈良才拍了下手高兴的回头道。

  可当他回头时,没看到夏凉,而是看到了两个胡子拉碴的壮汉,随后那两个壮汉擒住了丈良才的肩膀,把他拉到了巷子里。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们的,你那些同伙知道么?”

  一名穿着夹克的大汉厉声说道。

  “什么同伙?”

  丈良才一脸懵逼。

  “嘴倒挺硬的,你没发现我们,那你盯着我们的便衣保卫者干嘛?”

  夹克壮汉说道。

  “哦,原来她是便衣保卫者。”

  丈良才一副大彻大悟的模样。

  “别装傻,告诉我你的目的?”

  夹克壮汉喊道。

  “是我师傅叫我看她有啥特别之处的。”

  丈良才如实回答。

  “瞎话倒是挺多的,把他扭送到保卫局里去。”

  夹克壮汉对着身边的同伴说道。

  “不是怎么就去保卫局了?”

  丈良才气的差点没骂出街。

  “走,别耍小心思。”

  夹克大汉擒着丈良才的胳臂说道。

  “老大,这小身上有一张纸条唉。”

  “给我看看。”

  夹克壮汉拿起纸条发现上面写着一段话。

  “各位凌晨一点开展抓捕行动,则可以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最为稳妥。”

  看到这话夹克壮汉心头一惊,他是怎么知道我们要在凌晨一点收网的。

  “这张纸条是哪里来的?”

  夹克壮汉问道。

  “一定是我师傅放的,我师傅是个特别牛逼的相师,听他的准没错。”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