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我想体验被圣女舔的感觉

2021-06-18 作者: 新丰
  第232章 我想体验被圣女舔的感觉

  “好霸道的手段。”

  围观的众人瑟瑟发抖,没想到此人真的有大来历,而且有点赖皮,明明有后手,为何要表现的很柔弱,还要两位女子守护着。

  简直就是钓鱼执法,谁上谁找死。

  “卧槽!”

  段意全身胆寒,手脚冰凉,想到先前作死的行为,他感觉自己未必能活到最后,趁着没人注意到他,轻手轻脚,轻轻的我来了正如我轻轻的走了,不带有一片云彩,甚至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猥琐发展才是王道。

  他不想死在这里。

  等林凡的师尊将这老者解决后,如果他小心眼,怀恨在心,就真的有大麻烦了。

  “我的爱徒……”

  老者见徒儿被对方一眼瞪爆,悲愤交加,作为散修的他,能有一个徒儿不容易,毕竟他没有底蕴,也没有任何栖息的地方,能找到一位徒儿愿意跟他一起吃苦,真的好难。

  虽说这徒儿娇惯的很,又有点狂妄,但徒儿的娇惯跟狂妄都是靠他的能耐。

  不管怎么说,徒儿牛逼,不也是因为他这个师傅嘛。

  如今……

  他很怒,但只是一种无能暴怒。

  老者目光盯着唐绯红。

  此时的他真的很愤怒,怒火燃烧,恨不得形成实质的烈焰,彻底将唐绯红吞没。

  但渐渐的……

  老者感觉这张脸有点熟悉,好像在哪见过似的,只是一时想不起来,能够被他记住的脸,绝对是很危险的。

  散修嘛。

  除了要会找宝贝外。

  还得学会记人,神武太大,强者太多,出门在外,哪怕是疙瘩大的地方,都能暗藏着可怕强者。

  因此。

  只要让他感觉有点熟悉的,在他看来,这必然是高手,绝对不是他能得罪的。

  突然间。

  老者灵光一闪,眼前的这张脸跟脑海里的那张脸逐渐重合起来。

  仿佛想到对方是谁。

  内心猛的一惊,抬头,震惊的指着对方道:
  “你……你是唐绯红。”

  老者想起来,他已经确定对方是谁,天荒圣地仅次圣主的长老,也是神武界真正的强者之一。

  “区区阴阳小境,也能知道我是谁,嗯,有点见识。”唐绯红说道。

  老者涨红着脸,有苦说不出,什么叫做阴阳小境,你这是侮辱谁呢,老夫乃是阴阳第二重的高手,已经是炼魄的高手,很快就是融合魂魄,达到天人境的绝世强者,竟然被这般羞辱。

  他难以咽下这口气。

  可惜没办法。

  他脑海里已经给他回忆了曾经发生的事情,眼前这老娘们,曾经徒手捏死一位天人境的强者,当时,他就在现场。

  虽说隔的很远,可他依旧看到了那一幕。

  那位天人境强者,垂死的时候,还想神魂出窍转世投胎,可是这可怕的女魔头,根本不给对方机会,直接灭杀。

  直接将他给吓傻了。

  得知对方是谁后。

  老者显得很拘谨,很害怕。

  唐绯红道:“给我徒儿当奴仆,考虑的如何?”

  “我还有的选择吗?”

  老者无奈的询问着,谁特么的有病愿意给人当奴仆,那是贱人才会做的事情,可是看现在的情况,能有什么办法。

  “没有选择。”唐绯红淡然道。

  老者想最后给自己谋取点福利,不应该说是福利,而是机会,卑微道:“能否有时限……”

  想他还有远大的未来,岂能一辈子给人当奴仆,一两百年差不多了吧,再多就未免有点过分了。

  话音落下。

  顿时。

  唐绯红皱眉,一股威压笼罩天地,老者感受到这股威压,内心惊慌,仿佛已经感觉到,只要不同意,对方绝对会动手打死他。

  吓的他急忙喊着。

  “我愿意……”

  老者感觉这老娘们的情绪有点不对,就好像是他的拒绝,已经引起对方的不满,要是还没有一点逼数,怕是能被对方动手打死。

  以对方的修为,他肯定挡不住的。

  就在此时。

  一股伟岸的力量笼罩着老者,老者表情狰狞,痛苦万分,体内有什么东西要被抽出似的。

  “我的魂魄……”

  老者看到魂魄飞出,伸手拽去,却被唐绯红震退。

  “一丝魂魄对你不会造成任何影响,但我却能随时用这魂魄斩杀你。”唐绯红淡然道。

  五指握拳,将老者一丝魂魄收好。

  老者唉声叹气,没有办法,命在别人手里,只希望对方能信守诺言,等时间一到,便将他给放了,看向下方的林凡。

  所为的奴仆不好做啊。

  尤其是天荒圣地弟子的奴仆,这家伙有唐绯红当师尊,今后所接触的界面实在是太广,遇到的人也会越来越强,万一遇到强者,还是他往前面顶。

  有的时候未必能顶得住。

  唐绯红低头看着林凡,没有多说,挥手,就见林凡不受控制的腾空而起。

  “两位仙子,再见……”林凡知道该回圣地了,朝着下方的木清跟李念挥着手,这一路多亏她们的服侍,没有受什么苦。

  李念跟木清恋恋不舍的看着林凡。

  她们对林凡的爱意已经达到极致。

  如今分离。

  颇为不舍。

  “林公子……”

  她们伸手抓向天空,想拽住那道身影,可惜,那道身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跟林公子相处的短暂时光是她们一辈子难以忘记的。

  木清跟李念对视着。

  双方的眼神都很怪异。

  仿佛已经看穿似的。

  李念在木清面前卖惨,博得木清的信任,但现在,木清好像已经想明白了。

  “李念,以前我是真的没有看出来。”

  等林凡的身影消失在天地间后,木清意味深长的看着李念,虽然没有说什么狠话,但那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了。

  李念疑惑的看着木清,还想欺骗木清,刚想说些什么,木清却转身离开。

  木清的背影很消沉,仿佛已经斩断了最后的感情联络似的。

  两人之间的友情已经出现天大的裂纹。

  这道裂纹很难修复了。

  或许……这就是林凡来到神武界拆散的第一对好姐妹。

  塑料姐妹情也许不过如此。

  如今,围观的众人面面相觑。

  “没什么好看的了,明年再来找黑源草吧。”

  “哎,以大欺小,这天荒圣地太过分,让弟子来就来呗,还随时给他准备着法宝,那玩意谁能抗的住。”

  “有什么羡慕的,谁让人家有师尊呢。”

  “那家伙长得有点妖孽,以后我得跟师妹避开他。”

  “天玄圣地的两位弟子看到了吧,好像就因为这家伙出现矛盾了。”

  没什么好看的了。

  众人也都散去了。

  天荒圣地。

  幽紫峰。

  师尊将他带回来后,一句话未说,转身离开,搞得林凡颇为无奈,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哪有这样当师尊的。

  没看到我抢到黑源草了嘛,不管怎么说,至少夸赞我几句吧。

  谁能想到师尊冷漠的很,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此时。

  林凡跟老者大眼瞪小眼,初来圣地的老者有些拘谨,仿佛对未来充满了迷茫似的。

  “你看我做什么?”林凡问道。

  老者道:“我没看你。”

  “还说没看,你眼睛瞪的跟牛似的,再说没看,插爆你的眼睛。”林凡作势抬手,伸出手指,仿佛真要插似的。

  老者撇过头,无奈叹息着,抬头看向天空,神情显得失落,终日打雁终被雁啄,能有什么办法,他的修为在神武界算是可以的,天大地大,何处不能去。

  谁能想到竟然在这里栽了。

  对方师尊的到来,让他毫无还手之力,竟然遇到了如此可怕的女魔头。

  别看她神情淡然,实则手段狠辣霸道。

  “以后你就是我的奴仆了吧。”林凡说道。

  老者道:“奴仆不算好听,你师尊将我留在你身边,实则是想让我当你的护道者,护你修行,毕竟以我的修为,你有什么难题,还是能够给你解答的。”

  “我师尊说了,你就是奴仆,什么护道者啊。”

  “年轻人,按岁数我比你大太多,论修为,我比你高很多,一天一地,差距极大,在外遇我,尊称一声前辈不过分,你直接喊我奴仆,此等称呼不妥。”老者说着,他很想将林凡摁在地上摩擦。

  但想到自己的魂魄就在他师尊手里,稍有念头,就能被碾死,想想算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没必要跟小辈争辩。

  林凡笑了笑,“你现在什么修为?”

  听到此话。

  老者傲然,略显得意道:“老夫修为不算高,但在神武界也不算弱,如果能定下心来,在一处地方开宗立派也是绰绰有余的。”

  “到底什么修为?”林凡感觉这老头一点都没有郭爷可爱,哎,提到郭爷,甚是想念,也不知情况如何了。

  他知道,以目前的情况,郭爷怕是等不到他回去了。

  “阴阳二重。”老者得意的很。

  林凡沉思着。

  阴阳二重。

  他知道神武界的境界。

  血气/真元,神灵,归元,阴阳,天人,道境。

  没想到这老头的修为已经达到阴阳。

  的确是不错。

  “如何?”老者见林凡神情有些惊愣,微笑询问着。

  就是显摆。

  “一般吧,我师尊比较厉害,而且你修为才达到阴阳,我估算一下,给我几年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林凡说道。

  听闻林凡说的话。

  老者懵了,随后大笑道:“你这小子好无知啊,竟然说几年达到阴阳,你可知道修炼难度有多高嘛,老夫足足花了数百年才达到阴阳二重,而且越往后修炼难度越大,老夫为将魂魄融合,不知找了多少天材地宝,都没有成功,你可真是年少无知啊。”

  对他而言,这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都快将他笑岔气了。

  林凡目不转睛的看着他,面无表情,神情淡然,就这般注视着。

  快要笑死的老者,感受到这股目光,想到以后还要在这小子手里混,如此光明正大的笑话,怕是有点不好。

  笑容凝固,很是稳重的看着林凡,张嘴,蹦出一句话。

  “我相信你是神武界万年难得一出绝世天才,绝对能在几年的时间里达到我这种境界。”

  “算了,往往跟别人说实话,得到的却是一种漠视。”林凡摇头,懒得多说,偶尔跟别人说实话,得到的回复都是不信,“哦,对了,你说真元厉害,还是血气厉害?”

  老者道:“没有区分,唯一区分便是在洗髓后突破的选择而已,等达到神灵境,凝聚天地人三火时,都是一样的,修炼到一定境界,抬手间翻天覆地,都无需接触到你。”

  林凡起身,“哦,以后就叫你小老头吧,你待在这里看看风景就好,我去修炼,没事别打扰我,就算有事也别打扰我,我应该不会理睬你的。”

  说完就转身离开。

  “没礼貌的臭小子。”小老头看着进屋的背影,摇着头,随后笑道:“唐绯红啊,你这么高修为的人,找的弟子竟然连我找的弟子都不如,就特么的没啥自知之明啊,呜呜……我那孝顺而又傲气的徒儿,你死的真惨,为师没有教你遇到强者,不能放肆的规矩啊,害得你尸骨无存。”

  小老头变脸很快。

  刚刚还在笑,突然就哭丧着脸。

  屋内。

  “这小老头有病吧。”

  林凡透过窗户的缝隙,看着外面的小老头,感觉怪怪的,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师尊给他找的奴仆,就算有病,也得接受,唯一的好处便是以后在外,真遇到不可力敌的强者,能让对方给他挡着。

  经过黑噩之地的情况。

  林凡深刻明白。

  自身的实力还有点弱。

  在外没有任何优势。

  别看他现在已经达到血气二重,可是却连血气二重都还没有圆满,道路还很遥远,而且还要修炼一些神武界的绝学。

  盘膝而坐。

  取出黑源草,直接吞服。

  黑源草蕴含着浑厚的力量,能够给人带来莫大的好处。

  服用黑源草后。

  他感觉体内出现很多点点光辉,那应该就是黑源草汲取的月光精华,自身的体质跟精气神得到很大的提升。

  难怪有的人能够修炼的如此快速。

  虽说黑源草不算是什么难得的天材地宝,单也算是天地之物,聚集月光精华,壮大自身。

  更不用说那些罕见的天材地宝。

  那些宝物的功效,怕是很难想象。

  继续修炼!

  【提示:触发三百五十倍暴击!】

  【提示:血液熟练度提升350(20)!】

  咦!
  看来这是黑源草带来的加持,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好处,的确是不错,以后遇到任何天材地宝,能抢就抢,对自身还有功效,说明是好东西。

  日月颠倒,修炼是漫长的,投入到修炼中的林凡,对外界任何事情都没有任何兴趣。

  小老头很早就做好准备,就是陪着那小子在外装逼,毕竟他这样的实力当护道者,走在外面,谁敢招惹,肯定是躲得远远。

  甚至,他都已经做好端茶倒水,卑躬屈膝,给这小子装逼做陪衬。

  只是没想到。

  回到天荒圣地后,这小子竟然没有出来,一直将自己锁在屋内,他稍微感应,能发现对方竟然在屋内修炼。

  “嗯……”

  血气二重,正在换血阶段。

  这是很浩瀚的量。

  小老头都想告诉林凡,在一处圣山中,有一种圣物果实,服用后,能够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将全身血液替换掉,省去漫长的苦修。

  但唯一危险的便是……

  那圣山存在恐怖蛮兽,还有很多未知的危险,就算是他去圣山,都得小心翼翼,就怕遇到危险,但如果是要采摘那种圣物果实,必然会遭遇蛮兽的攻击。

  任何天材地宝,必然有凶物守护,以备在成熟时,服用修炼,强壮自身的实力。

  “哎,好无聊啊。”

  小老头抓着脑袋,要是自己高傲徒儿还在,肯定在外面掀风作浪,好不快活,可惜,现在只能缩在这里。

  此时。

  他看到那座房屋,里面有丹药的香味,还有绝学散发出的能量波动。

  “我现在是那小子的护道者,拿点丹药,看点绝学,貌似不过分吧。”

  小老头自我安慰着。

  感觉毛病。

  来到屋前。

  抬手推门,就在双手触碰到木门的时候,就见木门浮现金光图案,一团金火覆盖他的双手,随后金火笼罩全身。

  “哎呀,着火了,别烧了,我不进去了。”

  小老头手舞足蹈,想将身上的金火甩掉,他已经感觉到金火对他的肉身没有任何伤害,唯独对他的魂魄造成了一种折磨。

  也许知道他的想法。

  金火慢慢消散。

  小老头心惊胆颤的拍着身体,左看右看,确定没有任何才缓缓松了口气,看向远方那被迷雾笼罩的神秘屋子,心里嘀咕着。

  “抠死了都。”

  一屁股气呼呼的坐在远方的石头上,看向远方的天边。

  类似他这种护道者,真是失败,到现在已经过去数十天,一事无成,什么都没有做,好像被抛弃似的,谁都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感觉自己真是太失败了。

  ……

  某一日。

  林凡推开屋子走了出来。

  小老头见林凡出来,想说你这小子终于舍得出来了啊,可是他却发现这小子的情况有点不对,皮肤光泽明亮,体内宛如有火炉燃烧似的。

  震惊了。

  “换血成功了?”

  他颇为震惊,没有那种圣山果实,竟然修炼的如此快速,有点匪夷所思,不敢相信,随后想到他的师尊是唐绯红,恍然大悟。

  肯定是唐绯红给他某种圣果,助他转换血液,否则不可能这么快的。

  “可以啊。”小老头想跟林凡交谈几句,却没想到这小子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转身朝着存放丹药的屋子走去。

  一句话都没说。

  彻底将他当成空气人。

  “好猖狂的家伙。”小老头被林凡气的不轻,一点礼貌都没有,就算我被你师尊镇压,成为你的护道者,你至少也得给我一点动静吧。

  吱个声也行。

  没过多久。

  林凡手里抓着几个丹药瓶走了出来,路过小老头的时候,停下脚步,看到这一幕的小老头有些期待,想看看林凡到底要跟他说什么。

  但……

  有话想说的林凡,仿佛是想到某件事情似的,摇摇头,转身离开。

  “我说你小子怎么不理睬人,何时出去历练,一直待在屋内,可没什么前途的。”小老头喊道,他是憋得慌,要是能出去,还能看看外面的世界,彻底的轻松一下。

  他真看不懂这小子。

  年纪轻轻,又是唐绯红的弟子,就算现在修为有点弱,但仗着你师尊的威名,只要不招惹那些可怕的存在,也是受人瞩目的。

  那感觉,可是很爽的。

  谁能想到,这小子竟然一点想法都没有。

  搞得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林凡停足,转身。

  “没必要,我修炼很快的,如果你没事,可以将这里栽种点花草,看起来太冷清,没什么意思。”

  说完就转身离开。

  留下小老头傻呵呵的看着他。

  靠……

  屋内。

  林凡将丹药放好,接下来便是血气三重,凝练血脉。

  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关系着未来。

  任何人都有血脉,根据《神武》记载中介绍,那些庞大世家能够在神武界站稳根脚,便是因为血脉流传,曾经先祖是强者,随着实力的提升,血脉越发的强大,而后代便能有几率继承这样的血脉天赋。

  如今林凡经过换血这一阶段后,体内的血液跟常人有着明显的差别,虽说他现在实力很弱,血液效果不强,但对寻常人来说,也是一种补药,血液中蕴含着力量。

  吞服丹药。

  开始凝聚他的血脉之力。

  此处就需要龙骨。

  血脉之力的根源便是深藏在九节龙骨中。

  龙骨淬炼的越是圆满。

  初始的血脉之力也就越强。

  果然,修行是靠基础的,往往基础浑厚,能够带来莫大的好处。

  随着进入修炼。

  体内的血液沸腾起来,全部吸附在龙骨出,渐渐的,一滴血液渗透龙骨表面,融入到里面,那一滴血液便是血脉的开端。

  【提示:触发八十八倍暴击!】

  【提示:血脉熟练度+88(5)!】

  暴击小辅助已经逐渐彻底释放,暴击倍数逐渐提升,甚至已经出现过好多次的千倍暴击,这放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虽说修炼所需要的熟练度越来越高。

  但暴击倍数也暴涨的厉害。

  真的很快速。

  如果以前能有这样的暴击背书,按照他努力的情况,怕是一年都不要就能达到洗髓巅峰。

  ……

  自从林凡一直待在幽紫峰后,圣地的那些师姐们已经想念的快要想疯了。

  整日望着幽紫峰。

  都快化成望夫石。

  她们真的很想见到林师弟的容颜,哪怕一眼都行,可是她们一直等啊等,就是等不到,真的好难受。

  如今天荒圣地中。

  梁苑,肖乐乐,崔梦为三方势力,已经形成了不小的势力圈,倒是没别的意思,就是为了争夺林师弟出现的。

  她们这种行为在圣地中低层女弟子中有很大的影响力。

  很多女弟子都爱慕林师弟。

  那容颜,那魅力,有的师姐夜晚独自一人躺在床上,脑海里回忆着师弟的容貌,都会紧夹着双腿,身躯如同蟒蛇似的在床上扭动着。

  甚至。

  有的时候,这些女弟子在圣地中,还会发生一些小规模的冲突。

  这让很多男弟子很是恼怒。

  自从林凡出现,圣地组成伴侣的成功率已经降低到一种极限。

  以前十对中能有五对成功。

  到现在,竟然只有两三对。

  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林凡。

  一些男弟子说着林凡的不好,只要被那群疯婆子听到,都能拉到天荒台一决高下,这已经在天荒圣地形成很是恶劣的影响。

  刑罚堂长老得知圣地秩序竟然出现混乱,颇为疑惑,想将幕后黑手揪出来,得知是因为一位男弟子长得太帅,太有魅力引起的。

  他只有一种想法。

  如此祸害何必还留着,直接踢出天荒圣地就是,不管你有没有错,为了稳定天荒圣地的秩序,在所不惜。

  只是得知是唐长老的弟子后。

  这件事情就再也没有被刑罚堂长老提起过。

  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

  这一日!
  一位女子缓缓的朝着幽紫峰走来,站在台阶前,恭敬的对着空气道:“弟子受幽莲圣女吩咐,前来邀请林师弟到莲花峰,特禀告长老。”

  这是规矩。

  以往的幽紫峰没什么来,就算有人来,都得在台阶处禀告,甭管唐长老有没有听到,都得这样。

  山上。

  小老头还真在打理着花草,这些花草都是从下面采摘上来的,他是真闲的无事,跟他想的不一样,毕竟任何有如此地位的年轻人,都难以抑制心中的冲动,就是必须到外界好好的装一装。

  刷一波名气。

  大可看看外界的那些青年才俊,哪个不是如此,明明修为不咋地,但就是到处乱走,同时还招惹了不少事情。

  但因为有护道者庇护着。

  倒是没发生任何危险。

  虽说会得罪一些人,但却让更多人知道他的名号,以至于在东部流传,甚至出了一些榜单,排榜的人,都会想到他们。

  有脚步声传来。

  “请问……林师弟在吗?”

  小老头看向对方,“何事?”

  “在下莲花峰弟子,受圣女之命,前来邀请林师弟到莲花峰……”女弟子恭敬道,不知眼前这位老者是谁,但是能够待在幽紫峰,绝对不是普通人。

  她只是一位普通弟子,哪敢在圣地胡乱放肆。

  “小子,有人找你……”小老头喊道。

  此时。

  屋门打开。

  林凡不知是谁来找他,正在修炼的他被打扰,有点不悦,人生地不熟,也没认识几位朋友,到底有啥事啊。

  女弟子看到林凡,愣神的站在原地,她没有见过林凡,但有听过林师弟的情况,当时脑海里的想法便是感觉有些夸大其词,感觉大伙说的太夸张。

  就算优秀,俊美,颇有魅力,也就圣子那些差不多。

  但……

  直到亲眼所见后。

  她才发现,自己真的是井底之蛙,在她眼里,周围已经别无旁骛,只有林师弟的身影深深的烙印在她的脑海里。

  无法抹去。

  也无法忘怀。

  眼冒星星,迷恋着林凡,如果眼前这位林师弟跟她来一句,不如一起双修,她绝对毫不犹豫,疯狂点头同意。

  肯定不会拒绝。

  “你找我?”林凡问道。

  女弟子沉迷,没有回话。

  林凡习惯这种情况,走到对方面前,伸出手,轻轻的在女弟子脑门上轻轻的敲了敲,“醒醒,你是不是找我?”

  “啊!”

  女弟子猛的反应过来,知道自己失态了,随后想到林师弟竟然敲着她的脑门,这种亲近的动作,让她很是羞涩,脸蛋瞬间红了。

  “我……是幽莲圣女找你。”

  她低着头,内心狂跳,不敢抬头看向林凡,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情况,甚至她都不知道在林师弟面前该说些什么话。

  好后悔。

  今天穿的衣服不算好看。

  也没涂抹什么胭脂。

  会不会在林师弟眼里留下不好的印象啊。

  好烦恼。

  一旁的小老头看到此女的情况,翻了翻白眼,玛德,一看就是发春了,没想到天荒圣地的女弟子,也不过如此。

  但能理解。

  这小子长的太妖孽,就算是他都很嫉妒羡慕,但凡老夫年轻能有这小子一半的颜值,也不至于没有道侣,更不用说连小手都没有牵过。

  想到自己那被瞪死的徒儿,哎……幸好你死了,否则要是跟为师一起给人家当奴仆,你怕是活不了多久,就能被活生生的气死。

  “幽莲圣女?”林凡疑惑,他跟圣地的圣女真没有任何交集,这位圣女找自己干什么?
  莫非也是肤浅的女人?
  贪婪我的容颜吗?
  有可能。

  除了这种理由,他想不到别的原因。

  他本来是不想去的。

  但想到对方是圣女,肯定不俗,还真没被圣女舔过,也不知圣女舔的滋味如何,年轻人嘛,就要趁着年轻多多体验,以防到老了,想体验都体验不到。

  “哦,既然是幽莲师姐邀请,那请带路吧。”林凡微笑道。

  他的笑容太有杀伤力。

  直接将这位女弟子迷得晕倒过去。

  小老头嘀咕着。

  靠!
  笑的真好看。

  简直就是大杀器。

  这女人怕是都很难逃脱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