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教出小茶杯

2021-08-06 作者: 爱饮特仑苏嗷
  第291章 教出小茶杯

  瓦墙内花雨纷飞,瘦红翠绿的院落之中,两道身影站在亭内窃窃私语。

  “公主,臣之所以不告诉那人你的身份,是怕公主的身份过于尊崇,任谁都会未战先怯,呐,公主你也知道的,敢同你行私奔之事的人,这胆子大不大,很关键的啦。”

  辕靖公主听到这话点了点头向一旁走了两步,深以为然的答复道:“你说的有些道理,若没这胆子,反而会暴露本公主的想法”

  她回头问道:“宋大人你方才想说什么。”

  宋植也走了过来,看着满园花香姹紫嫣红,掩袖道:

  “臣谏言,届时安排公主与那危家少主相见时,公主当珍惜这层伪装,让那人真的挂念住你,由此,慢慢增进感情。”

  辕靖公主脸颊一红,低头问道:“大人请细说。”

  “就是.”宋植晃了晃肩,对着辕靖公主眨了个媚眼,可看到辕靖公主美眸微睁,绯红的模样,顿时眉头一皱。

  完了,这妮子完全没入门嘛。

  那么多小言情都白看了?
  “来,公主,我教你如何勾,哦不,如何让一个男人迅速爱上你。”

  宋植说话间将礼帽摘掉,接着扎了一个高马尾,轻咳一声道:“从现在开始,公主你将我想成那人便好。”

  上前一步,宋植随手撩起了公主的秀发,学着危霆云的口气说道:“哟,你很漂亮嘛。”

  “放肆!”辕靖公主涨红了脸,羞怯之下大喊道,把宋植都吓了一跳。

  所幸附近并没有人,公主的侍卫守在了远处。

  “啊,宋大人见谅,本公主还未习惯”公主一手捂着嘴巴一手向前探,示意宋植不要介意。

  宋植摆摆手示意没事,心里却在腹诽,公主未经人事,还是太过于生涩了啊.不过危霆云那家伙也算纯良,相信不是个坏男人。

  “无妨,公主不如这样做。”

  宋植娓娓道来:“作为千金小姐呢,公主不可再像平日一般大大咧咧,挥着袖带抽草叶这种事肯定是不能做的,咱要端起来,起码要学会装矜,让他看到我大渊女子的魅力所在。”

  “装矜?”公主不解。

  “对,就是装作矜持,欲拒还羞这样公主你明白吗?”宋植眨着眼问道。

  “我好像明白了。”公主颔首道。

  “来,那就矜持一点。”宋植说话间后退一步,没再伸手撩起公主的发丝,而是压低声音道:
  “大渊国的姑娘,初次见面,在下危霆云,百闻不如一见,姑娘你果然生的不可方物.”

  辕靖公主这回倒是没有出声训斥,只是整个人木讷住了,似乎是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宋植见状,只好两只手往脸上一摇说道:“笑呀,公主你得嘴角含笑。”

  辕靖公主闻言嘴角一咧,露出了一个极其不自然的笑,把宋植都看尬住了。

  “恩”握手成拳放在嘴边犹豫了会,宋植觉得形式有些不太妙。

  自己在危霆云面前把公主都吹成花了,如果到时候二人碰面公主像个木头人,得知身份后别说私奔了,就怕危霆云连夜背着族人先逃了。

  既然如此,只能这样了么.
  宋植轻叹一声,接着将头上的发簪摘掉,用力的甩了甩长发,如一道黑色的瀑布旋动,带起香风。

  将头发往后捧了捧,宋植站到了公主的身侧,说道:“公主跟着臣做吧。”

  “哦,好。”辕靖公主乖乖的站好,等着发号施令。

  “那第一步呢,自然是笑容,所谓爱笑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差,这点是没错的。”宋植说话间低下头,再抬起头时转眄**,丹唇外朗,含辞未吐却芳泽无加,那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令人心头荡漾。

  宋植敛起笑容,抬手道:“公主,您试一试这么笑。”

  辕靖公主顿时感到压力山大,她也生的美艳可人,但与眼前这位云髻峨峨,修眉联娟的宋大人相比,那可真是颇有差距。

  宋植见辕靖公主始终笑的做作,这样反倒会起反效果的,所谓装矜,要的就是一个自然,让男人根本看不出来,可谓是凡人都能用的魅术。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要加点动作?”宋植想着,于是再次走到了公主身边:“公主随我加些动作,可能会好些。”

  接着宋植头侧向一面,将两只手掌给叠在一起下沉,眼神向下
  “膝盖微微内扣,对~”

  宋植摆出了一个欲拒还迎的姿势,柔情绰态,媚于语言,随意一个抬头都让人心生念想,不过当他看向公主的时候,却发现公主像个没有感情的傀儡。

  “宋大人,这个姿势是不是多少有些”辕靖公主也发现了不妥,她现在这个样子就像个大鹌鹑。

  这可把宋植难倒了,自语道:“不对呀,前世都是这么演的啊”

  宋植接着尝试,将自己能想到的所有茶道都尽皆传给了辕靖公主,这一传就到了晚上,辕靖公主虽然生涩,但好在长得不错,终于还是入了门。

  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小茶杯,宋植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此才能留住那危霆云的心,自己的任务才能完成。

  时间已经不早了,辕靖公主也得回府歇息了,宋植便告退欠身折返而去。

  临别之际辕靖公主的语气都变了,从大大咧咧变得软糯清缓,让宋植分外欣慰。

  离开了皇宫,宋植走在皇城前的大道上,这条道一直没有什么行人,只有一直向南走到坊市才会热闹起来,所以显得有些昏暗。

  “恩?”

  宋植脚步慢慢放缓,最后停了下来,眉头微微皱起,问道:“是何人在跟踪我?”

  啪、啪、啪
  一阵鼓掌声响起,接着一道身披红衣,棕发披肩的身影从身旁的空院中走出,宋植看到他这阴柔的面容,顿时更为不解。

  这不是那位东神族世子,江成颜么,他为何要拦下自己。

  江成颜嘴角带笑,暗红的眼睛却如蛇般阴冷,他放下双手负在身后,问道:“阁下是何人,为何与我家臻儿在一起?”

  “你家臻儿?”宋植若有所思,接着面色也冷了下来,呵道:“在下礼部员外郎宋植,本官与谁同行,莫非还需要向东神族汇报么?”

  宋植记起江雅臻说过,她为家族所累,一生都难自由顺遂,今天的比斗宋植也看了,江雅臻虽然下手狠了些,但能侧目看出她对家族的怨气。

  至于为什么会怨,宋植尚未可知,但必然是事出有因。

  “哈哈哈”江成颜大笑了起来,自语道:“礼部员外郎?”

  “一个小小的礼部员外郎,为何会有如此强大的灵力,不用在我面前掩饰,以你之灵压击败今日那些臭鱼烂虾手到擒来,为何却不参战,白白浪费了这么个机会?”

  宋植心中一凛,这家伙的修罗瞳竟然能看穿自己的实力?
  宋植自然不会说自己是去追公主了,本来这次参展与否他就很犹豫,因为监正是不希望自己参加的,因故错过,倒也算给自己了一个理由。

  不过对江成颜自然不能实话实说,宋植笑道:“江少主心真宽,在下参不参战与你何干?”

  “与我何干?”江成颜向前走来,说道:“一个不心系大渊,不知来历的二品高手,潜伏在我胞妹的身边,你让我这个做兄长的怎么放心”

  宋植见他走的愈来愈近,淡淡的问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想.”江成颜停下了脚步,神色突然认真起来,说道:“我们东神族的血脉一直难以延续,若要延续修罗瞳,要求更是严苛无比,所以一直都在寻找血脉破解之法。”

  “或许其他女辈修士与我修罗瞳结合,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不知这位宋大人可有意向来我东神族一看?”

  宋植眯起了眼,这是什么意思,这姓江的脑袋被驴踢了,大半夜的当街相亲来了?
  宋植冷哼一声,面无表情的说道:
  “生不出孩子?有病那就去治病,搞得像我生得出孩子一样,东神族是不是闲的没事,一天天净爱瞎想。”

  江成颜倒不生气,一个有实力的修士岂是三言两语就能拿下,当下伸出手就想撩拨起宋植的头发,结果下一秒江成颜便瞳孔微缩,一个闪身后退了三丈远。

  而他的脖颈处已经渗出了一缕鲜血,若非他反应快.
  宋植平端着承影剑,侧头望向江成颜,这家伙真的是色胆包天,我的头发也是你能撩的?能不能先撒泡尿看看自己,一点阳刚气息都没有还学着别人把妹?

  “江公子,夜深了,你小心找不到回家的路。”

  听到宋植轻描淡写的威胁,江成颜的眼睛也冷冽下来,摇头道:“唉,今天受了阿臻一天的气,也该找个地方发泄发泄了.那就比试比试吧,不过”

  江成颜抬头,笑道:“宋大人,可千万别死了啊。”

  宋植挑了挑眉,没想到自己没和北境人打起来,却先和自己人打起来了,不过这江成颜不论从相貌,说话到动作都让自己反感,今天江雅臻想教训他未成,那便让我来吧。

  江成颜没有托大,宋植的剑法太快,甚至于她手里的剑隐于黑暗之中,自己的修罗瞳都看之不清,无形之中更添一分神秘。

  “修罗:血击阵。”江成颜脚下红光闪烁,构陷出一处六角阵法,而他则是处于阵法中心,浑身萦绕着充沛的血气。

  空、

  他脚下乱石飞碎,接着整个人平移而出,几乎是瞬间来到了宋植的身前,一记勾拳向宋植的小腹锤去,角度交钻出其不意。

  宋植没有惊慌立刻举剑横档,斥力迸发下整个人安然无恙,借力如飞燕掠上了高空,在空中脚尖踩火停滞片刻,承影剑刹那间挥出蜿蜒的连绵剑气,如影随行,无声无息的向江成颜斩落而去。

  修罗血击阵有强大的功防能力,修罗瞳的修士位于其中可以无需顾虑其他,但此刻江成颜却没有追击,而是眼眸微凝,立刻唤出了金钟咒,一盏大钟立刻盖住了自己的身躯。

  呲呲!

  伴随着割裂之声,如铁线划穿金箔,江成颜猛地一侧身,只见他的金钟咒竟被斩成了两半,而血击阵也被破开了一个缺口。

  “上九狩刃!?”江成颜有些惊了,你一个礼部员外郎,为什么会有这种神兵法器。

  承影剑与姜探雪无坚不摧的银戈不同,是如影迅疾,专破术式的法器,这些防御性术式在宋植的剑刃面前,如同虚设一般。

  “瞳术:定!”

  江成颜眸光大放,宋植顿时感觉自己仿佛被无形的压力给积压在一起,居然没有向下坠落,僵在了半空。

  而江成颜抓住了这个机会,任何不了解修罗瞳的人都会有这么一个破绽,他手执一杆赤血凝枪跃上高空,朝着宋植刺去。

  “哼!”

  宋植嘴角一勾,他就是要探修罗瞳到底有些什么术式。

  只见宋植双臂微展,刹那间汹涌火光从他的身后绽放,如瀑的凤羽赤翎急射而出,凤凰羽如一场天降的焱火,照亮了整条街道。

  江成颜预感到危机,这鎏金火焰不仅炽热难耐,而且是由剑气所化,不可莽撞,当下立刻唤出了四臂修罗护住己身,瞳孔中同样喷射出修罗火光抵挡,两者相冲下齐齐下坠。

  落地后的宋植手中承影剑拖拽,失去了打探江成颜实力的耐心,决定拿出真本事,定要让这家伙知道什么叫不要装杯。

  而江成颜则更加震惊,这个女子强他的修罗瞳是能看到的,但没想到不仅有上九狩刃,且神赋居然是太上神焱?

  什么情况,这家伙是姓宋还是姓朱?莫非是那朱吾世的亲戚不成?
  他有些犹豫了,自己当然有底牌,修罗瞳的奥义一出他有信心一定拿下此女,可要这么做么?

  宋植则没有这些顾虑,他还有很多手段都没有用,况且只是教训此人,并不需要用太多招式,一柄剑足以。

  “赋剑气:霞风。”

  “焱雾.”宋植衣袖挥动,整片街道顿时刮起了大风,江成颜脚下六芒星闪烁,四臂修罗立于他的身后,目光警惕的看向四周。

  空气瞬间灼热起来,无处不是金色的粉末随风飘荡,整片街道朦胧起来,虚空仿佛被点燃,而宋植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

  在这无处不在的太上神焱浓雾中,甚至连神识都失去了效用,江成颜冷笑一声,罗刹眼能看破鬼魅虚妄,而修罗瞳却能看穿真实,他能看到宋植正在移动.
  只是那速度实在快的惊人,让他瞬间集中了精神,不断的调整着面向。

  就在二人比斗时,就在他们头上的一处屋檐上,两道身影正并肩而立,却没引起他们的注意。

  “国师,这孩子的实力已然不可用常理度之,此番大战”裂狩余池心侧头问道。

  监正深邃的眼眸看向场中,沉默了片刻后微微颔首,道:“得剑仙魂魄,衔龙之体,如此机缘早已不是我们给的造化,未来如何,或许看的人会是.”

  “那便让他上吧。”

   那什么,之前说要写番外群突然满了,现在有个二群727267476,可以加二群,番外应该8月初发吧,倒也不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