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参加选拔赛

2021-08-06 作者: 爱饮特仑苏嗷
  第289章 参加选拔赛

  次日一早,宋植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恩?”

  推开门看着比自己还矮大半头的夏息叶,宋植有些犯迷糊,不知道这小妮子怎么天刚亮就来敲门了。

  夏息叶将头从宋植臂弯里向房里探了探,美眸微睁道:“你们怎么还在睡觉,不去皇城啦?”

  皇城?

  宋植还没搞清楚情况,将手臂向上抬了抬,反问道:“啊为何要去皇城?”

  见夏息叶一脸懵的模样,她身后的苏伦眼睛一转向前半步,问道:

  “莫非.二位没有收到皇城的御柬?”

  “御柬?”宋植眉头微皱,他可没听过这一茬。

  “御柬自然是收到了。”江雅臻此时走了过来,她指尖捏着一扇金色的薄纸,走到了宋植的身边,将之递了出去。

  “昨晚有人将之放在窗台,我便将之收好了,应该是给你的。”

  宋植接过薄纸,还未看字迹,就先看到一个大大的龙玺印章,看来正是大内的高手所放的请柬。

  “逢两国战事将起.”

  将金纸放下,宋植目光若有所思,看来百姓们高兴的还是太早了.
  大渊国竟然连七个神赋的二品俊杰都凑之不齐,这御柬上的内容正是广邀在京的二品青年高手前往皇城比武,以决出最后两个名额。

  作为审核,五个已经在名单上的高手也必须去到皇城观礼。

  宋植单手将指尖金纸折叠,心里却暗道不妙.须知危霆云可是对自己说,他们北境这次阵容强大,连他都算不上主力,是抱着必赢的目的来的。

  而且有姜探雪在.
  想到监正说过自己可以不用出战,但却又送来了御柬,想必是陛下的圣意了.
  “那就走吧,一起去!”

  就这样,一行人向着皇城而去,即便没有收到御柬,可若觉得自己有实力够资格,也可去角逐这个名额,因此这些收到御柬的人,很多都带上了同行的朋友。

  若能入七人之列那可真够吹一辈子了,要是再取下一两场胜利,那绝对是百姓讴歌的对象,莫说青史留名,总之名扬天下是没得跑了。

  因此江雅臻和苏伦随着入宫之时,守宫门的太监都没有阻拦,只是问了他们的出身,不是北境奸细即可,大渊国此刻正是需要这些人才的时候。

  不需要侍卫领路,宋植几人跟着稀稀散散的人流,朝着内门走去,穿过皇宫第一道内城墙,没有再向内城进发,而是沿着一条小路走去。

  小路蜿蜒曲折,两侧是高耸的城墙,即便宋植几人的脚力不俗,仍然走了半个时辰才走到了尽头。

  其实大家都能猜到这条路去通向何处,因为抬头便能看到越发宏伟的远古神树,果不其然,路的尽头便是古树之下。

  只有站在这里,宋植才能感受到这棵树为何有堪称顶天立地的伟力,无论是谁站在它的下方,都如蝼蚁一般渺小,随便一截裸露在地表的树根,都比皇宫内最宏伟的大殿还要绵长,几入云中的树杈翠绿盎然,树叶随风儿旋转零落,即使站在树下,那股清香仍然沁人心脾。

  而盘绕的数根间,架有一座巨大的平台,由金龙浮雕的护栏包围,大气磅礴,贵不可言。

  此刻已经有不少身影正在上面走动。

  宋植暗暗惊叹后,便抬脚向着那座高台走去。

  夏息叶这是第一次进宫就来到了这种禁地,不禁也被震住了,她边仰头看着‘参天’大树,边拉扯着苏伦的衣角问道:
  “师兄师兄,这儿是什么地方,竟然比定仙山巅还像仙境。”

  这天下仿佛没有苏伦不知道的事,他当即笑着解释道:“这儿是大渊国皇室的祭坛,是祭祀先祖英烈,消灾祈福和每年皇室族会所用。”

  说话间他看向了祭坛,视线停留在中间架起的石台后补充道:“看这样子,恐怕届时交战的场所便是此地了,倒也符合此战的水平。”

  说话间几人登上了皇家祭坛,祭坛边缘连着皇城最边缘的一座大殿,似乎是观礼的地方,此刻已经有不少身影在上面端坐,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宋植没有看到监正和文成帝,但却看到了一个他最想看到的人物。

  辕靖公主,萧筱!
  此时的辕靖公主正躺在殿上的木椅上,用手捻着绿葡,百无聊赖的望着下方,她的身边还有正襟危坐的太子萧真,和二皇子萧念河,至于其他几位皇子,并没有看到踪影。

  他们的后面,便是以丞相司徒元策为首的几位朝堂大官,宋植眯眼一看,那司徒殷也在其中,只不过是侍立在丞相身侧,并没有位置坐。

  宋植嘴角露出一抹轻笑,既然公主今日在这,那么事情就可以顺利进行了.
  夏息叶作为大渊国先发五虎之一,自然是被领到了她该去的位置,而宋植和江雅臻则是要去和那些散修站在一起,等候比试。

  “那个,在下对此战并不感兴趣,就不去添乱了,二位麻烦待会替我对息叶传个话,我在台下等她。”

  苏伦突然止步对着宋植二人行了一礼,开口说道。

  宋植有些惊讶,反问道:“苏兄的实力虽然在下暂且看不透,但一定不会差,为何不去试一试,为定仙山争口气也好。”

  苏伦赶忙摆了摆手,讪笑道:“宋大人谬赞了谬赞了,和您二位比尚有不如,就不上去献丑了,在下先行一步,祝你们好运。”

  说罢,苏伦便向台下急匆匆的走去,没有停留的意思。

  宋植奇怪的望着他的背影,就在这时他感到有人朝这边望来,转过头去,原来是那座大殿上司徒殷的目光。

  这小子站得高看的远,没想到给他先瞄到了,司徒殷和宋植对视了一眼后,便附身在丞相司徒元策耳边说了什么,丞相便也跟着望来。

  宋植却收回了目光,与江雅臻一道向人群走去。

  在场的约莫有七八十人,但受到御柬的最多也就十来号人,之所以都请进来,自然是因为要扩大基数,方便筛选。

  因为规则很简单,想要争夺这最后两个名额的话,必须面临两个选择。

  一:连续斗败五人,再去挑战五大高手中的一位,只要坚持一段时间不落败,便算有这个资格,视人数再做观望。

  二:直接挑战五大高手,胜,则直接获得资格。

  宋植他们来的并不早,此时场中的擂台上血迹斑斑,已经斗了许久了,可始终没有一位能连续守住五擂的人出现。

  想想也是,敢来到此处的谁会是泛泛之辈,真想一口气不喘连续赢下五场,简直是难如登天。

  宋植抱胸凝望,心里却在思索着自己要不要上场.监正似乎并不想让自己抛头露面,但陛下却给自己送来了御柬,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若自己上,赢下五场?
  宋植眼神一扫,一个一个上的话,赢下剩余的所有人他都有信心。

  趁着这个功夫,宋植的目光眺望向远处,擂台的边缘有个遮阳的回廊,此刻五道身影在那盘坐看着场内,神色各不相同。

  他们便是等候挑战的名单内五人。

  项鼎正侧趴在地打着哈欠,他虽然参军入伍,平日行事低调,可却是货真价实的神赋后代,天生神力根骨奇特,二品境内可谓横行无忌,是战场上的大杀器。

  夏息叶则是【尊赋:阳剑】的传人,虽是一介女修传承不了夏夜长的功力,却也是早早练成了人剑合一的境界,其剑法配上这种尊赋,当真难求一败。

  正闭目养神,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朱吾世更不用说了,作为陛下即位来唯二亲自册封的王侯将相,这次两国交战的结果如何,就全指望他了。

  至于另外两位
  其中一位是光头蓝衫,却面容清秀的男子,和朱吾世一样他眼眸紧闭,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另一位则是棕发披肩,面色阴柔的男子,他是五人中看向场内战斗最认真的,瞳眸是异常的暗红色,淡漠的眼神让宋植心里没由来的一阵不爽。

  来之前宋植已经知道这二人的名字,谢染,江成颜。

  察觉到那男子注意到自己的视线,宋植悄无痕迹的收回目光,而江雅臻这时开口了:

  “小植,你急么?”

  “什么?”宋植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不急的话,我先上了。”说罢,江雅臻便向前走去。

  宋植听这话还以为她要上茅厕呢,接着才反应过来江雅臻是要上擂台,这也太突然了吧??

  循着江雅臻的目光看去,擂台之上正有一人刚刚赢下了胜利,场下的众人似乎也有些惊讶,宋植耳朵微动,才知道原来这人已经赢下了四场。

  就差最后一场,他就有挑战的资格了。

  当看清这人的长相后,宋植眼睛微眯,原来如此.
  这人同样拥有一双猩红的眸子,只不过不是江成颜那般深沉的酒红色,此刻他一脚将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对手给踢飞下台,在空中划出一道血光,他的同伴刚忙在下面给接住,对他怒目而视。

  这男人见他的伙伴瞪着自己,不仅没有收敛的意思,反而大步向前来到擂台的边缘,蹲下指着他们的鼻子邪笑着骂道:

  “有功夫在这瞪你爷爷,没种上来受死?呸!一群废物!”

  他往下吐了一口痰,气焰极度嚣张,见一时没人再登台,仰头大笑道:

  “老子是东神族江旭,哪个敢上来挑战,如若不敢,敢问在下是否能直接挑战上面的五位?”

  宋植瞥见远处江成颜嘴角的淡笑,跟着不屑的摇了摇头,难怪这家伙看的这么认真,原来是在等下面的族人。

  这江旭若再赢下一场,去挑战江成颜的话,江成颜势必会放水,只做些表面功夫放江旭轻易过关,如此一个名额便手到擒来。

  可偏偏这江旭的实力确实很强,加上他的手段实在残忍,根本就没有点到为止的概念,逮到机会就下死手,一时间未上场的众人都在心里盘算,这么一场死斗划不划得来。

  很显然划不来,所以江旭才如此跋扈,根本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当然,世事无绝对,在他的笑声中一道身影缓缓走上了高台,正是闲庭信步的江雅臻。

  江旭余光瞥见有人来了,慢慢敛起了笑容,他冷眼看去,脏话瞬间已经到了嘴边:“哟,还真有他妈不怕死的,让老子”

  不过当他看清江雅臻的模样,不禁愣住了,眉头大皱道:

  “小姐?”

  江雅臻将头发慢慢捆起,随口嗯了一声,抬眼望向他问道:“怎么,你话喜欢说一半?”

  江旭上下打量着江雅臻,当他看到这双紫眸就已经确定了江雅臻的身份,即使东神族内男尊女卑,但这毕竟是小姐,他当下有些拿不准,只好转头看向远处的江成颜。

  江成颜此刻的脸色也冷冽的不行,他看到江雅臻上台就心知不妙,这妮子是在恶心他呢,偏偏这个时候上来。

  让她下去?

  以她那脾气,断然不可能,那么只有
  江成颜目光扫向江旭,闭上眼后微微点了点头,江旭顿时心知肚明,转过头面向江成颜。

  “呵小姐,你我本同族,大可不必如此。”江旭笑道:
  “依我看小姐你还是下去吧,你怎么会是我的对手,这不是还有一个名额吗,有机会。”

  江雅臻挑了挑眉,她精致的面容露出一抹讽意,淡淡的道:“开始了么?”

  “一直都是开始的。”江旭知道江雅臻是不会下去了,他干脆也不装了,托大的摊手笑道。

  唰!
  只见江雅臻的紫眸绽放,数盏光戟从她的身前刺出,而她的身影同一时间如炮弹般射出,化为一道紫色流光俯冲向前。

  没预想到江雅臻动作如此迅捷的江旭此刻只来得及后退,这也是最明智的决定,他的红瞳也开始绽光,修罗眼生效。

  不过他刚一退后便感到浑身刺痛,紫色的荆棘花不知何时布满了他的退路,将他的后背和脚板刺出了层层血口。

  且地上生出了无数的鬼手将他的脚踝给牢牢抓住,并向他的全身爬去,企图要将他拉入地狱。

  “修罗眼:焚天火!”

  怒火中烧的江旭,浑身绽放出血气凝结的火焰,将这些晶体给磨碎开来,他的手中也凝结出一柄红色长矛,仓促的挥动击散那些随后而至的光戟。

  不过也因为反应慢了一步,最终还是有光戟刺中了他,将他的身体给打的踉跄不已,本就经过几轮战斗的他顿时口吐鲜血。

  “修罗变,四臂人王!”

  刹时间他的身后又凝结出两双光臂,双手合十后一座金钟罩便浮现而出,将地下涌出的无数鬼手给镇压住,稳住了阵脚。

  趁这空隙他则是又凝出一根长矛,双手持矛寻找着江雅臻的踪迹,却发现江雅臻除了发动术式中途没有接近,而是站在不远处的鬼手池林外看着他。

  “恩?”江旭来不及高兴,只见江雅臻缓缓抬起了手臂,五指朝下冷冷的看着他,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接着场外传来一声大喊:“住手!江旭输了!”

  江旭眉头顿时大皱,自己明明顶住了攻势,但说话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江成颜,他自然不敢出声反驳。

  他方才抵挡江雅臻的术式不知道,但场外的人却看得很清楚,江雅臻急速围绕着江旭周围游动,似乎在布什么阵法。

  江雅臻瞥了眼场外的江成颜,冷笑着低语道:“晚了。”

  “就遵循心中的恶念,用欲火燃烧自己.罗刹瞳秘义!”

  “无邪之地,天魔降伏!!”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