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火罐术,送路火盆

2021-06-22 作者: 污门说书人
  第249章 火罐术,送路火盆
  修铁路啊……修吧。

  大景国土辽阔,交通必然需要发展,铁路早修晚修都得修,何况现在有个冤大头愿意花钱给修,修铁路还给大景老百姓提供了工作岗位,有钱赚有饭吃,何乐而不为。

  至于铁路修好了路权会归西洋人?

  那显然是低估“民风淳朴”的大景了,这个地方人杰地灵着呢。

  林寿想了想,没去跟火车王动手,而是把糊图送去了工头那,让他加入了修铁路大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铁路人。

  糊图跟被送去上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跟林寿这嚎嚎大哭了半天,然后就被薅走打铆钉去了,抗枕木铁轨这活儿他那肉胳膊肉腿儿的干不来,打铆钉的大洋拿的少点,但活儿轻生许多。

  林寿跟糊图说,在修铁路的这盯着点,出了什么事儿及时跟他汇报,算是在火车王这插了个眼线钉子。

  然后,糊图就留这干活了。

  林寿则是回了缝尸铺,继续过自己那悠哉的小日子,积蓄力量。

  如今有了小八哥,咱九爷又开始玩上鸟了,小家伙灵头儿的很,长的也快,从出生到现在差不多才一个月,就长的羽翼丰满了,可以自己飞了。

  林寿每日喂食它,除了一开始雏鸟时只能吃些嚼碎的流食,现在能独立进食后,基本都是分林寿的祭粽吃。

  林寿一开始还尝试想喂小八哥一般的鸟食虫子什么的,结果它根本不吃,跟八哥一样,知道什么是好东西,无肉不欢,直到后来又给它瞥见了林寿吃祭粽。

  哎,要吃这个,这个好。

  这其实就已经开始出现“镇墓兽”的一些特征了,识宝寻宝,傻鸟才不挑食呢,傻吃傻给,这挑食是因为它认识好东西。

  看来那镇墓兽石丸确实有效果,就是不知道这小八哥以后会成长到如何,是不是真如传说中养出来的镇墓兽那般,能够通阴阳晓地府。

  这半个月里,林寿也缝了一些尸体,收获尚可,除了一堆祭粽,还得了三个奖励。

  一个是枚玉蝉,功能是含在嘴里能让人提神醒脑,不中昏咒。

  什么叫玉蝉?就是口含玉,墓葬中放在尸体的嘴里防腐用的,林寿看了看玉蝉上的黄尸沁,让他把这玩意儿放进嘴里那是想都别想,丢进貔貅手串,吃灰去吧。

  另一个是个技能,驱邪火罐术。

  一套拔火罐的技巧,林寿以前得过拔火罐的本事,但那就是普通的拔火罐,这个驱邪火罐术不一样,是能对付的邪祟的。

  邪祟缠身的人,林寿能用这火罐术把邪祟给拔除出来,而且比起林寿以前一直惯用的驱邪手法用香火硬砸,操作更加精细。

  如安允梨之前身上的水虎,林寿当时要是会这火罐术,直接就能动手拔除了,也不用后来教帮兵决那么麻烦了,当时一度让他无计可施的问题,没想到跨过鬼门关后,变得这么简单,真是时也命也。

  不过安允梨现在应该也已经拔除水虎了,毕竟要是没除的话,安允梨性命早就堪忧了,也活不过这七年。

  最后一个奖励有点意思,送路火盆。

  一个小瓷盆儿,就是死人灵堂上摆着的,烧纸的那玩意儿,至于功效……

  林寿寻摸了一下身上的道具,符箓那些不合适,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手上戴的黑手套窃国者之手上。

  窃国者之手摘下来,扔进火盆里,林寿再扔进去个火儿,只见窃国者之手正在火盆里一点点被焚烧成灰,一股子青烟往上冒。

  林寿把鼻子凑上去,闻这烧出来的烟,大概有一个时辰左右,窃国者之手烧完了,活盆里剩一盆底的灰,林寿拿起这火盆使劲往地上一砸,嘴里一声:
  “哎!你把这东西烧给我嚗!”

  瓷盆落地,啪嗒碎开,盆里烧完的这飞灰一攘,就跟长了眼睛认人似的,往林寿的鼻子里就钻。

  林寿闭目感知,体内神秘而不详的力量游走,最终向他左手的神经与肌肉汇聚,阴暗诡异的不详铭刻入基因的序列。

  原本是道具的窃国者之手,融入了林寿的身体,成为了他身体本能的一部分。

  这“送路火盆”的功能说是能通阴,把东西烧给死人,但按照林寿简单的理解,就是把道具变成技能。

  压龙仙符盐神符那些东西里有活物,烧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结果,所以林寿就拿窃国者之手做实验了,刚好这玩意儿的功能也够强力。

  道具和技能各有优缺点。

  道具比技能好在它用起来比较灵活,跟不上林寿的实力了,可以随时淘汰替换,林寿脱不开身时也可交给他人帮忙操刀。

  但道具不比技能的就是毕竟是外物,不是自己的东西,你有再好的神兵利器,给别人拿了也可能变成别人指向你的武器,这窃国者之手若是让别人拿了还是挺危险的。

  所以,林寿干脆就把这窃国者之手,给变成了自己的技能。

  如此,最近这半个月的收获大概如此。

  早晨,林寿躺坐在缝尸铺的门槛上,剥开祭粽的粽叶,吃早点,今儿个这是咸肉馅儿的,昨天晚上那几个是红枣的白糖的,虽然都是祭粽但还有不同口味,吃起来没那么单调,林寿每天就当饭吃了。

  这几天的比较正常,前几天他吃了个红烧牛肉面味儿和老坛酸菜味儿的,这出货规律也是个迷,跟开盲盒似的。

  林寿正吃着呢,铺里小八哥飞出来,落在他肩膀上,开嗓一叫,天刚蒙蒙亮,外边正是鬼呲牙的时候,随着这一声鸟啼,整个早晨的阴郁都没了,好像太阳都快了几分升起来,什么脏玩意儿都吓跑了。

  林寿掰了点祭粽喂它吃饱了,它又飞去树叶花草底下衔朝露漱口冲龙沟。

  大早晨的,林寿刚吃完早点,就看见远处来个人,灰头土脸晒的黢黑的糊图。

  “呀?看来这干活儿去是挺有用,往常这时候你都在睡大觉呢,现在都能早起了。”

  林寿还在那开糊图玩笑呢,糊图小跑过来哭丧着个脸说道:

  “九爷,我们那铁路上出事了,让土匪给劫了,我命大,跑回来了。”

  ……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