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谛听妖神

2022-02-16 作者: 贰更
  第397章 谛听妖神
  天穹之上赤云汇聚,如同血河一样流淌。

  冰魄寒光剑炼成的月亮,洒落凄冷苍白的光华,在荒芜的地面上凝成寒霜冰凌。

  阴风呼啸而过,卷起滚滚黄沙,风中夹杂着厉鬼的哀嚎。

  地面生长的植物,尽是些阴芝鬼树,每时每刻受阴气蕴养,随意一株拿到凡间,就属于顶尖的阴属灵药。

  阴差押着一队队冤魂,向地府深处走去。

  最先见到的是无边无际彼岸花花海,红的发黑,黑中带紫,鬼魂一靠近就喷涌出血雾。

  哀嚎挣扎不肯上路的冤魂厉鬼,沾染血雾后鬼体变得飘忽透明,双目呆滞无神,迷迷糊糊的向前走。

  这片彼岸花是英招种植,可以汲取阴魂鬼气,花谢后结出阴珠,是阴界鬼差最上等的修行灵物。

  泰山王英招凭借此法,大批阴差投入麾下,声势一时无两。

  踏过花海之后,就到了阴山,而穿过阴山的路仅有一条,名曰黄泉。

  黄泉路,不好走!
  山石尖锐锋利,明明没有实体的冤魂厉鬼,每走一步都宛如针扎剑刺。道路两侧遍布荆棘,见到有魂魄经过,如同活物一般张牙舞爪扑过来。

  荆棘死死缠住魂魄,或者将腿扯断,或者撕裂一只手,甚至头颅都被抢走。。

  阴山之主武罗,不愿任职十殿阎罗,却也并非真的隐居修行,撕扯来的断肢残骸经过祭炼,成了阴差手中的哭丧棒、锁魂枷。

  从各个方向来的冤魂厉鬼,汇聚在黄泉路,排成漫长不见头尾的队伍,踽踽前行。

  此时仍有灵智的冤魂,必然是在凡间修为不浅,它们多是罪孽深重之辈,早就听闻十八重地狱的恐怖。

  黄泉路是最后的机会,花言巧语搔首弄姿威逼利诱等等手段,试图让阴差高抬贵手。

  地府阴差都是生前功德深厚之人,丝毫不为所动,押解冤魂翻过阴山。

  阴山后面就是地府核心所在,率先看到的就是枉死城和酆都城,之后就是十殿阎罗宫殿、七十二司官署等等。

  数以万计的阴差鬼吏,穿梭在诸殿之间忙碌,按照律令处理凡间抓来的魂魄。

  审判冤魂厉鬼的第一站,是判官殿外三生石。

  厉鬼在三生石走过,映照生前所有经历,行过多少善做过多少恶,判官自然一清二楚。

  判官按照律法审判魂魄,无罪的在奈何桥上走一遭,留下真灵印记,来世注定转生为人。有罪的打入十八重地狱,直至洗刷干净罪孽,方能轮回转世。

  随着地府的迅速扩张,每日需要审判的魂魄越来越多。

  判官殿内已经不止一人,范无咎请示过府君后,又陆续招募了十余位副官,皆是凡间刚正不阿的官吏,精通刑名律法。

  周易从洛京回来,在空中隐匿身形,随着冤魂厉鬼走了一遭,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遥想当年,靠着一纸PPT忽悠白莲邪佛,短短几年时间,地府已经有如此规模。终有一日,地府能成为前世传说中那般,掌控世间一切生灵的轮回!”

  周易能清晰感应到,地府越是强大,吞噬炼化忘川河的速度越快。

  如今只是部分轮回权柄,尚需要阴差引渡凡间魂魄,将来彻底将忘川河炼化,地府就是轮回大道,凡间生灵死后,魂魄自然进入地府。

  阴差只需按照生死簿的指引,持地府抓捕谕令,去寻那些死后不入地府的鬼魂。

  建造地府就像是玩养成游戏,从无到有,从简陋到完善,从弱小到强大,但是不能急功近利,每一步都要再三斟酌深思熟虑。

  毕竟这不是真的游戏,地府的点滴变化,都会影响凡间亿万生灵。

  “贫道怎么越来越像,妄图掌控亿万生灵生死的大反派?”

  周易自嘲一声,正要化作遁光离去,一阵嘈杂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嗷——

  厉鬼凄厉长啸,竭力抗拒阴差的拖拽,脖颈都被拉成了几丈长。

  “快过来,莫要拖延!”

  三生石前值守的阴差,挥舞哭丧棒击打厉鬼。

  厉鬼身上腾起浓郁阴气,任由哭丧棒锁魂链抽打,不见任何伤痕。经过彼岸花,走过黄泉路,仍然有此实力,在凡间时定然是一方鬼王。

  不待周易出手,判官殿内传出呵斥声,飞出一根勾魂笔定住鬼王。

  范无咎身为地府元老之一,把控重要至极的判官殿,功德、功法、灵物自是不缺,与地府真仙罗汉少不得来往,更是时常向各殿主请教道法。

  如今已经成功天人交感,凝聚出庆云,只差一个契机就能飞升成仙。

  这鬼王虽有一品实力,遭擒后几经削弱,又有锁魂枷束缚,连范无咎面都没见就被镇压。

  阴差将鬼王押到三生石前,一生经历走马观花闪过,果然是罪孽深重。

  鬼王生前就是域外魔道高人,擅长血祭之法,寿元将尽时施展秘法,以自身为祭化作鬼躯,又兴风作浪数百年。

  “死者苍逸,生前无恶不作,罚十八重地狱各受刑千年!”

  十八重地狱各有名称与分工,不同罪名承受对应的刑罚,然而苍逸活了近千年时间,生前死后所犯罪行罄竹难书,直接是地府的顶格刑罚。

  苍逸定然是撑不过一万八千年,直至魂飞魄散,再禁锢其真灵到了年限,才能转世。

  “仅仅禁锢真灵,却是便宜了这魔头!待彻底掌控忘川河,便可定下六道轮回,十八重地狱魂飞魄散,便转世为猪狗牛羊受罚!”

  周易从三生石见这魔头罪行,指尖雷光闪耀,几欲直接将它劈死。

  转念一想,这般简单魂飞魄散,对魔头来说属实占便宜。况且达到十万年道行之后,斩杀上三品妖魔,妖魔图鉴只奖励几日道行。

  如此缓慢的增长,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积累百万年,晋升更高境界。

  周易也不着急,推翻妖庭绝非一朝一夕之事,经历数百上千年都算快的。

  地府每日抓来的妖魔鬼怪不知多少,刑罚过后都会走一遭斩妖台,日积月累之下终能达成目标。

  周易遁光不断升高,穿过重重叠叠的血云,见到悬在天穹的仙剑。

  冰魄寒光剑以玄冰精英凝练而成,能化为千亿,妙用无方,经过无数阵法加持,化作一轮散发寒光的明月。

  “仙剑所化明月,只是空有模样,如今有了真的太阴遗骸,正好合二为一!”

  周易将魔祖遗骸从日月洞天取出,方圆千里的暗月身躯,一出现就吸引了地府所有官吏阴差的目光。

  魔祖执掌太阴大道,所留遗骸就是一轮真正的月亮!

  陷仙剑与绝仙剑绽放耀目剑光,不断斩碎魔祖遗骸,足足过了三天,方才将遗骸粉碎成骨血。

  周易法力运转,手掐法诀,将魔祖骨血炼入仙剑。

  七十二地煞圆满,其中煮石、黄白、布阵、指化四门神通,皆与炼器有关,足以让周易成为绝顶炼器宗师!

  周易打出一道道法诀,骨血化作无数铭文融入仙剑。

  冰魄寒光剑材质比不过魔祖遗骸,随着血骨不断炼入,雪白剑身逐渐化作赤红,自然而然的生出无数玄奥纹理。

  化血为表,炼骨为里。

  半年时间转瞬即逝,仙剑已经彻底变了模样,仅剩剑柄处“冰魄”二字表明其来历。

  周易感应仙剑气息:“如此至宝,方才当得起地府之月!”

  嗡!
  仙剑似生出灵智,轻鸣一声,剑身上玄奥纹理绽放光华,竟然引动太阴大道。

  太阴大道彰显,月华如雨落下。

  阴差享受月华滋润,魂体纯净,法力暴涨,纷纷跪地高呼。

  “拜谢府君!”

  周易微微颔首回应,身形消散不见,已然回到阎罗殿。

  方才落座,一道女子声音响起。

  “今日得见府君神威,犹胜传闻,妾身不胜荣幸!”

  “哪位道友?”

  周易眉头一挑,手指掐算推演,双目灵光闪耀寻找声音来源。

  阎罗殿是地府最核心,除去周易与阴阳分身,其他人纵使十殿阎罗想要进来,也避不开阵法禁制的探查。

  “妾身谛听,拜见府君!”

  无需周易寻踪觅迹,女子自行显露身形,躬身施礼。

  容貌普通,荆钗布裙,毫无任何法力波动,即使当面见到,周易也会当做寻常农家女子。

  “谛听……”

  周易灵光一闪:“猫九他娘?”

  说着,便要打开日月洞天,唤猫九出来相认。

  猫九这厮天性疲懒,担任喊冤司主事之后,初时尚且去当值,结果从未见过有人来喊冤,索性就回到日月洞天快活。

  三生石显化魂魄一生经历,无需审问直接定罪量刑,喊冤司确实成了摆设。

  “妾身独自前来,并未告知猫九。”

  谛听不再掩饰法力,显露出不弱于饕餮穷奇的妖神气息:“猫九能投身府君麾下,是它的天大机缘,再无需妾身照拂。”

  周易疑惑道:“既不是寻猫九,道友来地府做什么?”

  谛听回道:“妖庭地府定下规矩,仙神不得驻留人间,妾身再无法隐匿,只得来投奔府君。”

  “道友避世之法,当真玄妙,竟然躲过了妖庭地府穷搜人间。”

  周易早就料到如此,毕竟每一尊仙神都是传奇,说不准有什么隐匿神通,任凭谁也寻不到踪迹,躲在人间逍遥自在。

  “妾身再怎么精通隐匿神通,也不敢与魔祖并论。魔祖逆天得证神帝,结果都死在地府手中,妾身可不敢再躲在人间。”

  谛听不似其他仙神,可以随意选择妖庭或者地府,猫九是周易灵宠之事天下皆知,所以没得选。

  “道友消息倒是灵通!”

  周易赞叹一声,寻常仙神只知魔祖重生又陨落,其证道神帝几乎无人知晓。

  “妾身诸般神通都在耳朵上,妖庭若有动作,妾身提前听闻,可助府君一臂之力!”

  谛听清楚知晓这凶人性子,说杀伐果断铁石心肠都轻了,即使有猫九为契机,也需要体现出足够用处,免得日后成了地府炮灰。

  “如此甚好,道友打算去哪里任职?”

  周易早就听闻谛听神通,三界之事无不可听,再佐以天机卜算,定能处处占尽先手。

  谛听沉吟片刻,回答道:“妾身毕竟是妖族,加入地府便违反了府君与妖帝的约定。自愿镇守地府最深处,第十八重刀锯地狱,顺带可以聆听佛法!”

  “大善!”

  周易抚掌而笑,将谛听记在小本本上。

  猫九那厮能有他娘万一机巧心思,何至于修行停滞不前!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