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白虎的日子

2021-04-20 作者: 南极蓝
  第245章 白虎的日子

  以前吧,姜留最羡慕她爹,觉得她爹是大周生活得最恣意最舒坦的。今日在同穴山边站了一会儿,姜留的最羡慕名单又多了一个,那便是白虎天降。白虎天降生活得比她爹一点也不差。

  景和帝携皇后、大皇子到了同穴山下,一通行礼后问话后,便站在围栏外等着观白虎了。羽林卫的副将抬出鸡兔同笼的大笼子,在山下一摆,开始往山上放“口粮”。

  待放了半笼子之后,一只毛色格外显眼的半大白虎慢悠悠从树林里走了出来,扫了一眼外边围着的一群人,便趴在地上盯着飕飕逃窜的鸡兔,半天才相中一只,嗖地一下蹿上来按住,看也不看外边这群人,甩甩尾巴叼走猎物。

  那步伐,那身姿,着实有百兽之王、山林之主的架势,人间君王完全不被它看在眼里。

  “半年不见,天降竟长这么大了。”景和帝非常欢喜,“它每日便吃这些么?”

  护山将领连忙道,“回万岁,天降大多时间会捕食山中的野猪、狍子等野兽,只偶尔才来山下吃鸡兔。”

  姜二爷立刻道,“天降通人性,定是听说万岁您要来,才会守在这里的。”

  姜留……

  众人……

  景和帝也这么觉得,龙目含笑道,“野猪和狍子肉不够鲜嫩,去捉群鹿来养在同穴山,让天降换换口味。”

  是您自己爱吃鹿肉吧……姜留心中默默吐槽。

  其实山中有鹿,只不过刚才被他放在“等野兽”中了,护山将领行礼,“臣遵旨。”

  十二岁的大皇子望了望鸟声唧唧的山林,献策道,“父皇,天降独自居于此处孤单,不如再抓些猴子过来陪它?”

  “也好。”景和帝点头。于是,护山羽林卫将士们的差事又多了一个:捉猴。

  老虎好像是吃猴子的吧?姜留琢磨了一下,不过好像吃猴子也无妨,这对天家父子知道老虎吃猴子,没准会让人多抓几只。也就是现在没点餐系统,否则说不定景和帝会给白虎弄个电子屏摆在老虎洞里,百兽图片都放在里边,老虎饿了就拨拉屏幕,选中哪个山下将士送哪个上山摆在洞口。最好再给它抓个母老虎过来……

  姜留心中还没吐槽完,便听黄隶问,“这山上只有天降一只老虎么?”

  将领这回聪明了,“回将军,同穴山中只天降一只,但附近山里,还住着两只斑斓猛虎。末将等偶尔能听到天降咆哮后,有虎啸相和。”

  “一山不容二虎,天降跟别的老虎遇到,会发生打斗吗?”黄拓云好奇追问。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本来笑着的仁阳公主听到这话,下意识地望向景和帝。景和帝登基之前,康安城中常用这个说法形容他与安王,说他们二虎早晚有一战。谁知这一战还未开始,景和帝便仗着正宫皇子的身份登基,安王被囚于王府之中,成了困兽。想到自己的皇兄,仁阳公主压在心底的不甘翻腾着,恨不得将景和帝一脚踢上同穴山。

  康皇后用余光看了仁阳公主一眼,含笑道,“天降乃天降瑞兽,寻常老虎皆臣服于它,怎敢打斗。”

  姜留敏锐地察觉到现场的气氛不对,老老实实站在姐姐身边,盯着扛粮食的小蚂蚁从她的绣花鞋前绕过,赶往同穴山中的巢穴。

  黄拓云受教,连连点头。

  观过瑞兽,接下来便是游山了。大皇子带着黄家和姜家兄弟去玩水,康皇后叫走了仁阳公主母女和姜家姐妹,黄隶、平西侯和姜二爷留下陪驾。

  姜留看着哥哥跟着大皇子骑马跑远了,又转回头看向被平西侯带在身边的邓长春。

  邓长春见到白虎也好,听到旁人去玩也罢,都没什么反应,安静得像个木偶娃娃,身上没有一点两岁孩子的活泼和朝气。他与平西侯一老一小站在一起,让姜留感受到的不是祖孙的天伦之乐,而是暮气沉沉。

  小小的邓长春跟在一群大人身边,很是显眼。景和帝和蔼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招手道,“长春,到朕这里来。”

  平西侯松开孙儿的手,邓长春跪在地上磕头后,被景和帝拉到面前,仔细端详。

  平西侯为国征战多年,立下赫赫战功。乐阳下嫁邓家多年却未给邓元杰生下儿女,导致邓家绝后,不得不从旁支抱养孩子延续香火。身为乐阳的胞兄,景和帝心中有愧,温和问道,“长春的生辰是大年初一?”

  小长春站得笔直,羞涩胆怯地点头。

  景和帝含笑摸了摸邓长春的小脑袋,“去年大年初一与立春同日,此等双喜,百年才得一二,长春生来便带着福气,此生必福寿绵延。朕赐你双全二字,你祖父和你父亲都是大周虎将,你要好生听祖父的教导,长大后为平西侯府争光,不坠你祖父和父亲的声名。”

  万岁赐字,认可了邓长春的身份,平西侯上前拉着孙儿跪倒,“臣谢主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姜二爷摸摸下巴,平西侯这一趟真是来值了,他回去后会怎么谢自己呢?

  景和帝又道,“邓爱卿这两年身体可好些了?”

  平西侯再拜,“承蒙万岁赐药赐医,臣身体已无大碍。若外敌敢来犯,臣还能披挂上阵,为国杀敌。”

  平西侯虽因丧子悲伤过度病倒至头发花白,但他才五十三,还不到致仕之年。景和帝道,“卿有此心,朕心甚慰。如今四海升平八方来贺,边关无虞,卿可愿入宫教导朕的皇儿?”

  平西侯欢喜至极,推辞道,“老臣愚钝,只怕耽误了大皇子。”

  景和帝抚须笑道,“爱卿雄韬武略,何来愚钝一说。”

  黄隶也跟着道,“万岁所言极是,若侯爷愚钝,那微臣便是痴傻了。”

  景和帝哈哈大笑。

  果然书到用时方恨少,比痴傻更差的是什么?姜二爷脑袋转了几圈,也想不出合适的词,便陪着傻笑。平西侯这趟不光扶正了过继孙儿的身份,自己也得了个好差事。

  回去后,平西侯给自己的谢礼,怎么也得翻三倍。想到这里,姜二爷笑容格外灿烂。

  平西侯府与姜家毫无瓜葛,平西侯得了差事,姜枫居然笑得如此开心,让景和帝尤为动容。

  姜卿,诚乃大雅君子也。

   感谢韵泽、润润的打赏,今天的第一更送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