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伴驾

2021-04-20 作者: 南极蓝
  第244章 伴驾
  这次不同于上次去千牛卫校场看武贡生比试,去同穴山看白虎,需要出城。所以景和帝的护卫比上次多了一倍,其他排场则减了一半。待景和帝乘坐的马车出朱雀门后,姜二爷带着孩子们起身,该上车的上车,该上马的上马,随在平西侯家的马车后边,进入出城的队伍。

  姜留将车窗的帘子撩开一道缝,见马车左右有盔明甲亮的千牛卫相随,路边站满羽林卫,过来看热闹的百姓都被羽林卫隔在路两旁,这场景着实有些震撼。骑马跟在队伍中的姜二爷抬手扶住了旁边马背上的脸色煞白的侄子,“大郎,可是不舒坦?”

  许是日头太毒了让他中暑,许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看着让他紧张,姜大郎现在眼冒金星,耳中全是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二叔,侄儿有些撑不住了。”

  姜二爷明白侄子此时的感受,从怀里摸出一个小药瓶,递给大郎,“这是解暑的药水,你喝下去缓一缓就好了。我和凌儿在左右护着你,不会有事儿的。”

  姜凌立刻拉缰绳到了大郎另一侧,与父亲将他护在中间,低声道,“大哥默诵两遍《春江花月夜》,就能缓过来了。”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姜大郎立刻开始低头默诵,“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还能这样?姜二爷疑惑地看了一眼儿子,姜凌则看了一眼大堂哥握在手里装着醒酒药的药瓶,又看向父亲。

  姜二爷摸摸鼻子,翘起嘴角。

  前边马车内的平西侯盯着姜家父子看了一会儿,默默放下后车帘,低头为旁边的孙儿擦了擦口水,“春儿,热不热?”

  “爷爷,孙儿不热。”两岁的邓长春规规矩矩地坐着,努力把小腰杆挺直。

  平西侯叮嘱道,“只咱们家里人在时,你可以给我叫爷爷,有别人在时要叫祖父,可记住了?”

  “记住了。”邓长春乖巧回答。

  平西侯赞许地摸了摸孙儿的小脸,见他脸上有一层薄汗,便接过奶娘手里的扇子,亲自为孙儿打扇。

  看着孙儿,平西侯就想到了儿子小时候的模样,心里一阵绞痛。听着车外路边有人在夸奖姜枫,平西侯心里更痛。

  若他当年有姜家的勇气,为儿子拒了乐阳公主,他的儿子就不会郁郁而终,邓家也不会落到如此凄惨的境地,他现在恨不得杀了乐阳那个贱妇!
  再前边的马车上,黄丽妍低声跟母亲讲,“好奇怪,乐阳姨母居然没来,她最喜欢热闹了。”

  不是她不想来,而是景和帝不让她来,平西侯也不想见到她。堂堂大周的公主,混到人人耻笑的地步而不自知,真是丢尽了皇家的脸面。仁阳公主眼底尽是讽刺,低声道,“许是因为天热,她不想动吧。”

  说罢,仁阳公主吩咐身边的嬷嬷,“天太热了,让拓云到马车上来歇一歇。”

  过去传信的侍卫又独自回来了,“二公子说他不热。”

  比他大两岁的大皇子都坐车出城,他却要在外边受热,这是在跟他哥哥较劲儿,还是跟姜枫的儿子较劲呢?仁阳公主摇摇头,由着他去。

  出康安城正南门明德门到了郊外,有风带着草木气息吹来,扫走了场中的闷热,姜大郎刚觉得舒坦了些,便见黄剑云骑马跑了过来。

  黄剑云扬着马鞭,喊姜大郎与姜凌,“咱们赛一场,看谁先到同穴山!”

  这哪是长了双“讨喜”的猫眼,分明就是长了双惹人厌的狐狸眼!若不是大郎不舒服,姜凌还真想跟他比一比,不过这会儿却不行了,“凌有些不适,不能赛马,要扫大公子的兴了。”

  姜大郎听到姜凌以他自己不舒服为由拒绝了赛马,心中正感激着,就听他二叔低声问,“大郎可撑得住?”

  “撑得住。”

  姜二爷点头,扬声道,“天热跑快点才凉快,大郎你是兄长,看好弟弟们。”

  他们是打着游玩的名义出来的,黄隶既然让儿子过来,就是想让场面热闹些,热闹了,万岁才会开心。

  姜大郎……

  “对啊,走把!”黄剑云双腿夹马肚子,扬马鞭向前冲去,十岁的黄拓云催着他的小矮马追哥哥。

  姜大郎和姜凌跟在黄拓云身后,催马前行。

  这群小家伙欢笑着经过自己的马车边后,景和帝赞道,“剑云小小年纪,就已有大将之风了。”

  康皇后笑着回道,“虎父无犬子。黄隶在剑云这么大时,已与黄老将军征战沙场,上马杀敌了。”

  黄隶的确是一员猛将,景和帝点头,又问道,“姜家那白脸少年,看年纪应不是姜枫之子。”

  “那是姜松之子,姜枫只有姜凌一个儿子。妾身看姜凌骑马的架势,也颇为娴熟。”康皇后伴驾出宫,同行之人都有谁,她早已知晓。

  “亦是虎父无犬子。”景和帝称赞完,想起姜枫说过姜凌并非他的亲生子,便问道,“姜枫之妻去世已有三年了吧?”

  这个……她还真不知道,你乃一国之君,问臣子之妻死了几年作甚!康皇后扫了眼旁边低着头的杨奉,见他轻轻点头,便道,“是。”

  景和帝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因姜凌要顾着大堂哥的速度,所以让黄剑云拔了头筹,第一个跑到了同穴山下。此处发现白虎后,羽林卫奉命封了山,不准人打扰白虎歇息。是以此处的山林草木长得格外茂盛。还没骑过瘾的黄剑云骑马沿着山麓继续狂奔,黄拓云跑去问守山的羽林卫今日可曾见到白虎。

  姜大郎下马坐在石上喘息,歉意地对身边的姜凌道,“都是大哥无用,害得你不能纵马驰骋。”

  青龙是匹好马,速度远不止于此。姜大郎觉得若姜凌真与黄剑云赛马,也不会输。

  姜凌摇头,“大哥诗书读得好,以后要走文科举入仕,骑射本就不是你专长的。”

  凌弟真是太会说话了,姜大郎喘匀了气,问道,“凌弟文武皆通,以后是要走文举还是武举?”

  姜凌以前是打算拿下文武双状元的,但大周文武乡试、会试和殿试的内场比试同时举行,所以姜凌只能二者择其一。“我考文状元。”

  姜大郎……

  凌弟这个自信劲儿,跟二叔真是如出一辙,才十一岁就说自己要当状元。

   各位书友,今天太困了。第二章先欠着,过两天再补回来。明天的第一更在中午十二点,请大家见谅。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