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打脸

2021-04-19 作者: 南极蓝
  第242章 打脸
  终于哄好母亲出来时,姜二爷回到西院躺在院内的竹床上不想动了,机灵的姜猴儿立刻跑过来,给二爷打扇。

  姜二爷哼了一声,姜猴儿立刻放下扇子,给二爷捶腿,“二爷,南市石场新来了一批石头,您再挑张石床不?”

  想到那张被呼延图劈成两半的石床,姜二爷便在心里给呼延图画了个小人像贴在箭靶上,然后一箭射过去正中他的深眼窝,才觉得舒坦了,“你去挑,爷忙着呢,哪有这闲工夫。”

  “是。”姜猴儿最是清楚二爷的喜欢,立刻美滋滋地应了,刚要说几件趣事逗二爷笑一笑,却见姜宝快步走了进来。

  “二爷,郭爷来了。”

  “请他去书房。”姜二爷站起来整了整衣衫,向外走去,待见到郭静平时,姜二爷叹了口气。郭静平穿的还是那件洗得发白的凉衫,知道的说他是状元,不知道的当他是抽农闲进城做工的农夫呢。

  “二哥,小弟这几日忙着赴宴,一直没机会向二哥道谢。”郭静平抱拳深躬,“若没二哥提携,小弟绝没有今日,日后二哥有用得到小弟的地方,尽管吩咐。”

  姜二爷点头,“自家兄弟不必客气,要准备回乡了?”

  “后天就走,小弟过来一为跟二哥辞行,二来是想托二哥帮着照料雄子。”郭静平中了状元,要跟着福建路来的差官一路回乡夸官,处理好家里的事,四个月后再回康安赴任。四个月说起来不短,但是自康安至清溪行路遥遥,来回路上就要用去三个月,此时正值酷暑,郭静平虽不想跟儿子分开,却更舍不得他跟着自己再受这个苦,“小弟送了雄子去青衿书院读书,就让他住在书院里,银钱给他交足了,吃喝都不愁,要是有什么要紧事,小弟让他托姜凌找二哥,成不?”

  在康安城,郭静平最信任的人就是姜二哥,也只有把儿子托付给二哥,郭静平才能安心上路。

  姜二爷点头,“他人生地不熟的,住在书院算怎么回事儿,让他过来跟凌儿一块吃住就是。”

  郭静平摇头,“小弟不是怕麻烦二哥,是怕给伯母添麻烦。雄子来了,吃穿出行都得伯母操心,小弟心里过意不去。”

  “这点事不必我娘操持,燕儿和留儿就能办妥,你放心就是。”郭南雄懂事,只是添双筷子罢了,能费什么事儿。

  二哥都这么说了,郭静平便不再客气,谢过二哥后,他感慨道,“总这么下去也不成,小弟是得再娶个女人回家照料雄子,照管家事了。”

  中了状元后,家里日日有客,他们父子俩忙得团团转,郭静平觉得儿子这么小就要操持家务,实在太辛苦了。

  提到女人,姜二爷就脑壳疼,“对再娶之事,你已有打算了?”

  郭静平应了一声,“清溪县城里有位教书的老秀才,她女儿去年六月时死了丈夫。小弟回去看看她再嫁没有,如果没有,小弟就请人去说亲。”

  “那女子有何不同?”他是新科状元,大把的好姑娘等着他挑,他却偏偏挑中了个寡妇,这里边有事儿啊!姜二爷的桃花瞳闪亮,扇子也摇得极为勤快。

  郭静平憨憨地挠了挠头,“小弟在镖局时,曾护送他们一家出过远门,那时那姑娘还没嫁人。他们一家都脾气好,不会因为高低贵贱瞧不起人。后来那姑娘嫁人后,小弟和雄子去城里办事碰到过她。当时有个小孩儿跌倒了,她去扶,还给孩子买了个炸糕,雄子说他娘如果活着,肯定也是这个样子。”

  “你不嫌弃她是寡妇?”姜二爷追问。

  “小弟是鳏夫,凭啥嫌弃人家。再说娶媳妇是为了过日子,小弟都奔三的人了,娶个没成过亲、比雄子大不了多少的小姑娘回来,算怎么回事儿?再说小弟已经有儿子了,娶她回来不为传宗接代,年纪大点才好,懂事,会持家。”郭静平老老实实地说着心里话。

  啪!自己也是鳏夫,还嫌弃寡妇。

  啪,啪!自己比郭静平大两岁,比他更快奔三。

  啪,啪,啪!自己没亲生儿子,再娶是为了传宗接代。

  郭静平一段话,姜二爷觉得自己脸上挨了好几巴掌,糟心得很,直接将他赶了出去,独自坐在房内发呆。

  姜松回府后,见二弟一脸委屈地坐在夕阳里,便问道,“遇着难事了?”

  “没有。”姜二爷站了起来,将郭静平来的事说了一遍。

  “你做得对,让那孩子跟凌儿一块,比住在书院里更合适。”姜松说完,又道,“郭静平送过来两车东西,还在前院放着,厚叔不知如何处置,他可说是什么?”

  郭静平方才提都没提送了东西过来,姜二爷道,“应是他这些日子收的礼又不好带回去的,交给三弟就是。”

  第二日,郭南雄就被郭静平送过来了。小家伙从头到脚的新帽、新衣、新鞋,一脸平静地跟在他爹身边,给姜老夫人行礼。

  姜留看到郭南雄身上的新衣裳,便碰了碰她哥的肩膀,悄咪咪地问,“雄子哥的衣裳,是你帮着挑的?”他的衣裳,一看就是她哥的品位。

  姜凌歪头,低声道,“他自己挑的。”

  那就是近朱者赤,雄子哥总跟哥哥在一块,学着他的样子呢,姜留笑弯了眼睛。这会儿功夫,姜老夫人已跟郭家父子说完话,叫孙子孙女们上前跟郭南雄相互认识。

  郭南雄与姜二伯家的孩子很熟悉,但跟姜大伯、三伯家的孩子还是初见。叙年轮排大小后,一帮小家伙很快便熟了,姜凌带着他去前院书房,看他要住的房间。

  姜凌本想跟郭南雄住一间的,免得父亲三五不时过来打扰他睡觉,可父亲说没有让客人跟他挤在一起的,让人收拾了姜凌旁边的房间给郭南雄住,用品摆置,都跟他们几个一样。

  这里只有他跟姜凌,郭南雄也不撑着了,失落地坐在凳子上不说话。姜凌知道他舍不得他爹,拍了拍他的肩膀,“明日我跟你去送你爹,然后咱们一块去书院。”

  正这时,一个戴着粉嫩珠花的小脑袋从门边露出来,闪着黑扑扑的眼睛往屋里瞧,郭南雄的笑直达心底,两步就到了门边,“留儿妹妹!”

  姜留也笑得甜甜的,“雄子哥,我有点事儿想拜托你。”

  郭南雄立刻挺起小胸脯,“你说,我办!”

  姜留掏出一个小荷包递给郭南雄,“你能帮我把银子交给郭叔,劳烦他回到清溪凤山时,帮我去东岳寺添香火钱么?”

  姜留本想亲自交给郭叔的,可郭叔一直在跟长辈们说话,姜留摸不到机会讲,便跑来找郭南雄了。

  “你的银子留着买糖,我让我爹给给你添。”郭南雄爽快应了。

  “这是我赚的银子,用这个更显诚心。”至于怎么赚的,姜留便不明说了。

  郭南雄刚要伸手接银子,姜凌却把荷包接了过去。他将银子倒出来递给郭南雄,“拿着吧。”

  待郭南雄走了后,姜凌才把荷包交给妹妹,叮嘱道,“以后不许把荷包、帕子、你写的字等给别人。”

  闺阁女子用的东西流到外边,会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当定情物败坏名声。姜留解释道,“哥,这个荷包是府里的绣娘绣的。”

  “不管是谁绣的,现在都是你的荷包。”姜凌坚持。

  “……嗯。”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