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全文大结局上(番外九十九)

2021-07-31 作者: 病娇猫娘
  第699章 全文大结局上(番外九十九)
  “我同意!”

  “云礼这提议好!”

  “云礼,千万别因为爷爷是爷爷就放水,你听完就知道了,也也姑奶奶最喜欢的就是爷爷!”

  薄湛今天喝的是苏也专门配的药酒,酒精浓度很低,但没想到也喝出了陈年老白干的状态。

  苏也看着一桌子疯的不行的爷爷们,眼睛眯成一条细细的缝。

  真想拍下来给他们的粉丝、下属……看看……

  薄云礼胳膊从后面环着她的腰。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y|ao间,或轻或重地摸索着。

  力道轻重,完全取决于爷爷们说的话。

  王庆申抢第一个发言:“有一次苏家老先生的酒宴上,薄湛你记不记得?中间她不知去哪了,半个多小时找不到人?”

  薄湛斜着眼、满面狐疑地看他:“记得……怎么?你不会要说她是跟你在一起吧?”

  “bingo!”王庆申喝多了外语都冒出来了:“那晚,我们俩在宴会厅顶楼的阳台上,靠着栏杆,聊了好久……”

  王庆申在说这话时,眼神迷离,唇角上扬,简直让人对那晚发生的事浮想联翩。

  薄云礼眉心跳了跳,不动声色地偏过脸,面带僵硬微笑地看向苏也。

  那表情就像在问:是么?

  爷爷们说话的间隙总喜欢跟也也搭话,她实在找不到机会跟薄云礼说——

  那天宴会厅的阳台上,她明明只是跟王庆申谈高价卖他药方的事!

  他一直在说他父亲的病情,所以他们才聊了很久!

  好好一件事,怎么到他嘴里就变味儿了?
  事实证明,变味儿的可不止王庆申一人。

  薄湛一脸不屑地冷哼一声:“就算聊一晚上又能怎么样?她碰过你么?”

  苏也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王庆申嗤笑一声:“咱们那个年代,女孩子都很羞涩的,怎么可能会有身体接触?”

  “没有?”薄湛笑了两声:“没有那是膈应你!她可是……碰过我的!”

  苏也闻言一口水全喷了出来。

  薄云礼给她拍了拍背,他猜得到爷爷们的话有不少夸张的成分,但声音入耳,还是忍不住醋意泛滥。

  爷爷们齐齐被薄湛的话惊到,没注意她这边。

  闫政威直接拍桌子了:“您可别故意话说一半毁我师姐名声,您倒是说说,她怎么碰的?”

  苏也:师弟,你是真怕他毁我名声还是自己想吃瓜?!

  不过她也很像知道,她到底什么时候碰过他?

  薄湛表情明显有些不自信:“反正就那天,我也忘了当时是因为什么事,她抓了我的手,跟我深情对望,还让我等她!”

  苏也有点想起来了。

  苍天作证,那天她只是因为合同的事被他气到,捉住他的手,想给他来个背摔!

  根本没有深情对望,她明明是满眼怒火,恨恨地说了句:“你给我等着!”

  “薄老,我听你话里,可是挺多漏洞,她好端端的,也不远游,让你等她做什么?”张清风捏着酒杯,神情淡淡。

  苏也心中给他鼓掌。

  薄湛倒也没否认:“那你倒是说说,你们有过独处的经历么?”

  张清风直接站到院子里,对着头顶大白天根本看不到的‘月亮’。

  思绪飘远。

  “那是我刚上任清大校长的第一天,我邀她来清大游玩。”

  听到这儿,苏也特意捏一下薄云礼覆在她身上的大手。

  意思是说:听到没,是他死缠烂打邀请我去的!可不是我自己主动想去的!

  果然是文化人,既不扭曲事实、也不避重就轻。

  薄云礼神情幽幽的,没做回应,继续往下听。

  “我们在清大的荷花池畔赏风,在天文台观星,在清大第一家西餐厅里共进晚餐,当时我跟她说,希望清大将来能有自己的医学系,然后她说……”

  “为了完成我的理想,她愿意无条件捐款,为清大兴建医学大楼!”

  苏也:“???”

  大哥,你脑子短路了吧?

  当时她说的是为了国家医学发展才捐款的好吗?!
  完全不是一个意思了啊?
  爷爷们也是一脸震惊。

  他们都知道,对于白月光来说——

  天可以聊,手可以抓,但钱是万万不能动的!
  “真的假的?她竟然为了你捐款?”

  “捐一栋楼那可是不少钱啊?”

  “张清风,你是大文豪,可别骗我们!”

  张清风一手背在身后,仰头干了那杯酒:“你们以为清大医学系为什么叫‘爱也’?不信的话,我可以回去给你们找她当年的捐款记录。”

  苏也无语透了:“……”

  得,这还实锤了!
  一顿午饭一直吃到傍晚,后来大家都忘了今天是来参加薄湛寿宴,话题绕到白月光身上后,就再也绕不出来。

  王庆申、张清风、薄湛几个人互相攀比也就算了,叶老时不时也插上两句。

  难不成还想来个师徒禁|断恋?

  不过薄云礼也没多加阻挠。

  爷爷的寿宴,很有可能,是他人生中最后一场寿宴。

  他想怎么过就怎么过吧。

  不过关于‘苏也如果没有早早离世,到底会跟他们谁在一起’的话题,薄云礼自然不会真的帮他们分析,因为最终答案只有一个……

  苏也,是他的。

  而这一整顿饭,也让苏也更加笃定一件事——

  她一定要捂好自己姑奶奶的小马甲!
  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她真心是这样想,直到寿宴后的第三天。

  管家准备好早膳,像往常一样敲响老爷子的房门。

  可今天,他敲了半天都没人应门。

  管家心中大骇,赶紧旋开房门。

  入目所及的,是面无血色、躺在床上的薄湛。

  看似是没睡醒,其实人已经昏过去了。

  也不知是昨晚什么时候开始陷入昏迷的,情况十分危险。

  虽然早就预料到这一天的到来,但薄家上下还是瞬间被一种无法言语的情绪笼罩。

  管家赶紧去敲了少爷少夫人的房门。

  乖乖不安地在门口叫着。

  薄云礼披了外套就去开车,苏也也赶紧换了衣服跟上。

  孩子们醒来的时候,爸爸的车子已经开往医院。

  听到爷爷病重的消息,薄奕承帮他跟妹妹请了假,由司机带着,一齐往医院去了——

   1-2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