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黄汉升连冲五阵

2021-10-23 作者: 玩蛇怪
  第608章 黄汉升连冲五阵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伴随着无数忽远忽近,鬼哭狼嚎般的床弩撕破虚空的声音,上千支足有小儿手臂粗的巨弩在空中划过一个绚烂的弧度,向着袁军阵营射来。

  楼船巨大无比,上下有四层,从第一层甲板到第三层飞庐,每一层都可以在女墙垛口装置床弩。

  这意味着每艘楼船的一面侧舷就能安装上百件,七艘楼船全力开火,约一百五十丈的射程,给予了正在岸边上与黄忠军处于对峙阶段的袁军巨大的打击。

  由于袁军处于漯水河畔,地形狭窄导致人群十分拥挤。随着床弩射入人群当中,顿时无数惨叫声连连,哀嚎遍地,巨大的冲击力竟然能将数名士兵穿在一起,不过大多数都是直接射入地面,将人射个对穿。

  没有死透的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有些士兵腰部被贯穿,被弩箭钉在地上,紧接着就因为拥挤而被淹没在了人海。还有些仅仅被射到了脚,整条腿都被射断,不断痛苦地哀嚎。

  战斗还没开始,整个袁军的阵型就因为这一轮弩箭而被打散。虽然一轮箭雨,仅仅只造成了约千余人伤亡,可床弩的威慑力,让袁军胆寒不已。

  他们的阵型一散,就成为了整支军队的末日,士兵们仓皇四散逃跑,哪怕各级军官不断呵斥,督战队砍下了数百个乱窜的逃兵头颅,也依旧阻挡不了袁军士兵想要远离河边,往东面方向跑的意图。

  然而此时张飞部正好从东面方向一路冲杀过来,拦腰截断了袁军中心。黄忠部也是立即下达全军进攻的指令,让士兵们从正面发起冲锋,对着已经散乱的袁军阵型冲杀过去。

  “杀!”

  黄忠的背上还背着一把弓,腰间揣着箭筒,还未开始冲杀,就先声夺人,迅速弯弓搭箭,百步穿杨,三星连射,将不远处最前排的三名袁军士兵射倒。

  紧接着把宝雕弓往身上一挂,抽出腰间环首刀,虎步龙行般向着袁军杀来,身后是成群结队,高举着环首刀的青州水师精锐。

  正常来说,水师步战的战斗力肯定不如陆军,像东吴的陆军战斗力就十分堪忧,到了后期,甚至就连水师的素质也不高,被晋国从长江上游造船只顺江而下,以东吴最擅长的水战获胜。

  但如今的袁军已经被第一轮弩箭射得阵型大乱,再被张飞部和黄忠部从正面以及侧面同时猛冲阵型,阵型就更加散乱,一时间在两方最前面的吕旷部以及苏游部瞬间崩溃。

  黄忠左右冲杀,大刀挥围,顷刻间就杀出一条血路,前面阵中有一面将旗高高悬挂,上面写了一个“苏”字,他的目标,直指此处敌人阵型的最中央将旗所在。

  他的身后还跟着数百名亲兵,在人群中横冲直撞,所向睥睨。

  老爷子虽然已经五十一岁,状态有所下滑,但作为七十二岁还能阵斩夏侯渊的顶尖战将,现在五十岁从武力值99掉到98,也差不了多少。

  因此整个战阵当中居然没有一人是他的一合之敌,就连精锐百人将,也被他随意砍死。不到半刻钟,他就与亲卫一路砍杀了上千人,自己手刃数十近百,来到了战阵最前面的将领苏游面前。

  此时苏游正在指挥士卒迅速恢复秩序,大声呵斥着周围的士兵,结果在一片兵荒马乱之中,身边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混乱,人潮无比拥挤,四处都是奔逃和践踏。

  很快,苏游就知道了为什么他越组织,越混乱的原因。敌人的尖刀小队居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最前面的是个看上去有些苍老的壮汉。

  “死来!”

  黄忠一马当先,瞄准了“苏”字将旗,将挡在身前的士兵迅速砍杀,大刀直指苏游。

  这个时候苏游再想逃命或者做其它反应已经来不及,只能硬着头皮抽刀向前劈砍,就听到“咔”的一声,黄忠同样是一刀劈砍,连人带刀,将苏游的刀和人,全劈作两半。

  除了武器质量上的差别以外,技巧也有很大的因素。同样质量的刀,黄忠通过微小的一点调整,就能让自己的刀毫发无损,将敌人的刀劈成两截。

  何况他的刀乃是青州最顶级的铁匠打造,由精炼的镔铁制造而成,被刘备赐名为三停劈山刀,比之青龙偃月刀亦不差分毫。

  “夺旗!”

  黄忠一刀斩杀苏游,周围苏游亲兵立马作鸟兽散,将领旗帜也迅速被青州军砍倒。

  远处骑在马上的张飞看到黄忠已经先下一城,斩杀了一名敌将,顿时不服气,同样是冲锋陷阵,向着他这边防守的敌将郭昭杀来。

  乱军之中,乌云踏雪如一道黑色闪电般四处冲杀,张飞的丈八蛇矛在手中挥舞旋转,仿佛雷霆霹雳,每一次出手,都伴随着一条人命,普通的士兵已经不能满足他,他专挑覆甲的精锐百人将。

  所谓的百人将,便是军中的都尉、牙将、曲长、屯长之类的中低级军官,曹操组建虎豹骑的时候,像曲长屯长这类掌管百人的百人将,便是最底层的普通士卒。

  都尉、牙将则是在校尉、军司马之下的军官,掌控千人左右,在虎豹骑当中,相当于队长的职务,只有校尉军司马,还算有点资格。

  赵云在长坂坡时,于曹军当中四处拼杀,刺死曹军五十余将,杀的其实就是这些百人将,属于精锐小兵的层次。

  再往上就是校尉了。

  很多人以为校尉在汉末属于底层军官,但实际上那是汉末时期杂牌校尉太多导致。非杂牌校尉,都是两千石或者秩比两千石,堪比郡守,所以校尉的职务其实已经非常高。

  在袁尚军中,吕旷、吕翔、张凯、阴夔、苏游、郭昭、尹楷等皆为校尉,各统兵数千人不等,差不多相当于一个旅的旅长,已经算是高级将领。

  黄忠一路杀向苏游的时候,就已经斩杀了十多名中低级百人将,什么军司马都尉牙将曲子屯长,都不过是一刀的货色而已。

  张飞同样如此,乌云踏雪仿佛黑色死神,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死伤大片。而且丈八点钢矛的长度远比黄忠三停劈山刀要长得多,肆意挥舞,可谓是矛扫一大片,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由于张飞骑在马上,远比黄忠步战耀眼得多,郭昭又岂不知张飞的勇猛?因而每次张飞往他这边冲锋的时候,他的将旗就会到处乱跑,在军队当中不断移动躲避。

  再加上周围各路袁军已经拥挤到了一起,片刻功夫,郭昭的将旗居然已经退到了张凯的战阵当中,二者将旗已经离得很近,二人居然凑到了一起。

  “啊呀呀呀呀呀!气煞俺也!”

  眼见敌将四处逃窜,自己在乱军当中被周围的袁军士兵阻挡不能前进,张飞气得不行,无能狂怒之后,只能把所有的怒气发泄在了敌人溃散的士兵身上。

  现在整个战场已经超出了袁尚和审配的控制,他们也没有想到大早上的,江面上会忽然冲过来七八千敌人。

  这就导致袁军一开始是把重心放在突如其来的黄忠部身上,临时集结部队抵御。其实一开始袁尚是想过不要出营寨去对敌,就防守着营寨即可。

  但问题是大早上的时候,各个营盘有大量的人员在营寨外面,砍伐树木、取水煮饭、喂马劈柴,如果把营寨关闭的话,那至少有上万名还处于寨外没有任何武装的士兵几乎白送给敌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营盘内部的士兵看着外面的士兵就这样被屠戮,不说兔死狐悲,单说战斗还没开始打响,就莫名其妙减员如此多人,给予士兵们的打击也一定会很大。

  所以审配立马拒绝了袁尚防守营盘的想法,先组织营内可以战斗的士兵出营集结,然后迅速召集在外的士兵回来进行武装,穿上铠甲,拿上武器,准备战斗。

  可问题在于,审配忽视了河岸地形的问题。一开始出去集结的士兵只有一万多人,倒不至于让江岸拥挤。但等到越来越多的士兵从原来的岗位开始陆续回归到战斗岗位,开始在营外集结的时候,地形就逐渐逼仄了起来。

  等到审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已经太晚了。张飞部和黄忠部已经发起了进攻,楼船上千支弩箭齐射,先是打乱了袁军一部分阵型,紧接着再由张飞黄忠率领大军冲阵,瞬间让整个阵型直接崩溃。

  一片兵荒马乱之中,到处都是溃逃的袁军士兵。有的士兵在军官的组织下想要反抗,却因为地形过于狭窄而被自己人撞倒。有些士兵左顾右盼,寻找将旗所在,却发现将旗在逃跑.

  像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整个战场上,河畔不过一两平方公里的狭长地形上,人潮拥挤在了一起,到处都是厮杀、喊叫、哀嚎、求饶以及铠甲和兵刃互相碰撞的声音。

  黄忠浑身都是血,像是一个战神般立在尸堆里,他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杀了多少人,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也没什么好计较的,唯独冷厉的目光,死死地放在了远处另外一道挂着“吕”字的将旗身上。

  身边有一个亲卫见他正在大口喘着粗气,以为将军受伤了,连忙呼唤诸多亲卫过来围成一圈,保护着他。

  岂料黄忠说道:“吾无妨,将士们,继续随我冲锋。”

  亲卫忙道:“将军,你已经斩杀了数十敌方士兵,十三名百人将,一名大将,破其前军,当歇息一阵,由我军士卒将其击溃即可。”

  黄忠站在一处高地面约三十多公分的石块上,举目扫视。

  就看到他的尖刀小队是冲得最猛的队伍,已经把敌方最前面的苏游部杀了个对穿,来到了第二层的吕旷部所在,他的本部士兵则才刚击溃苏游部,正迅速向他聚拢。

  见到此情形,黄忠扭过头对亲兵咧嘴一笑:“大黑,我斩杀多少百人将和敌军大将,你都记得?”

  亲兵大黑道:“卑一直跟在将军左右,亲眼见到!”

  “好!”

  黄忠抚摸着胡须,哈哈大笑:“那就再杀个二十名百人将,杀他两个大将!你可别漏了数。”

  “将军。”

  大黑还想劝黄忠休息一下。

  黄忠却不听他的说话,举起手中三停刀,向周围怒吼道:“将士们,随某杀!”

  “杀啊!”

  周围亲兵放声大喊。

  恰好他身后无数青州军小队紧随其后,密密麻麻,拥挤而来,仿佛一道洪流一般,将那吕旷部淹没。

  吕旷的位置正处于自家阵型后方,前面的苏游部的士兵被黄忠的士兵冲散,四散奔跑,导致他的军队也被打乱了阵型,再加上之前床弩造成的影响,他到现在都没有把队伍组织好。

  这个时候与黄忠部正面接触,对于他的几千人马来说,绝对是毁灭性的灾难。特别是黄忠勇猛难当,在军中如入无人之境,仅仅不到半刻钟,就杀穿一条血路出来。

  张飞是因为骑在马上所以显得比较耀眼,而黄忠选择步战,在到处都是人头的战场上,根本看不到他的位置,除了黄忠周围的敌人以外,更远一些的吕旷,甚至都不知道有一支数百人的尖刀队杀到了他的身边。

  等到吕旷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就为时已晚。黄忠硬生生把吕旷的亲卫军杀了个对穿,然后挥舞着大刀,在吕旷身边二十多个亲卫的保护下,一刀将他砍死,剁下了头颅,砍掉了他的将旗。

  军队当中,只有校尉和将军级别是有旗帜的。袁尚和审配的地位就相当于将军,他们的旗帜非常多,各种样式皆有其作用,比如指挥旗、麾盖旗、传令旗,作战旗等等。

  其中最高也是最重要的旗帜叫做大纛(dao),是主将旗帜。

  关羽当初斩颜良的时候,就是在乱军当中看到了颜良的大纛,然后策马冲过去一刀把颜良给砍了,可见这种旗帜对于军队来说无比重要。

  黄忠每到一处,目光皆是瞄准了敌人的将旗,将旗一倒,本来就混乱的军心就更加混乱,纷纷四散逃跑。

  就这样黄忠在后面赶,袁军在前面逃,不断冲散周围的其它袁军部队。

  一时间,又有袁尚大将尹楷被黄忠斩杀。

  到了此时,袁军一开始部署的一万多士兵几乎全线溃败,而后面的一万多士兵,同样开始大乱,坐镇后方的袁尚审配已经顾不得其它,连忙鸣金收兵,试图让后军撤往营寨。

  战斗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几乎是单方面的屠杀。黄忠部和张飞部加起来,也不超过五百名士兵战死,而袁军战死不知凡几,被俘虏之人近万。

  黄忠连冲五阵,斩杀三名将领,超过四十名百人将,战功彪悍,所向无敌!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