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上阵父子兵

2021-04-16 作者: 玩蛇怪
  第409章 上阵父子兵

  郭嘉的乐观精神传染给了曹操,让他振作精神,重振旗鼓。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实早期的曹操心理素质远没有那么强大,在陈宫叛逃事件发生后,沦落到极为悲惨的地步,以至于他差点去投奔袁绍。

  在这个节骨眼上,是程昱戏志才荀彧等谋士力劝,这才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最终坚持到击败吕布夺回兖州的那一刻。

  还有后来很多时候,每次进攻敌人打不下来,曹操想要撤兵的时候,都是这些谋士在鼓励着他。

  像郭嘉就曾经数次劝说,程昱荀彧也曾经给予他顽强的信念支撑。

  可以说,这些人影响了曹操一生,也让曹操从屡次受挫中,获得了和刘备那样,坚韧不拔的品质以及愈挫愈勇的强悍心理素质,以至于哪怕赤壁大败,他也能稳定局势。

  相比之下,现在的曹操也同样在向着历史里早期那个屡败屡战,一直不服输的曹操在努力演变着,不断地在强化自己的心理素质。

  反而现在的刘备,却因为顺风顺水,倒是差了那么点意思,以至于总是做出不少随心所欲的事。

  在这一点上,倒是怪陈暮了。

  不过人的心里素质,本就是靠人的境遇来产生的变化。或许现在的刘备还不如曹操,但谁又能保证,将来在战争中不断磨砺自己,他也能成长到这一步呢?

  .

  .

  兴武元年五月初,就当曹操击败陶谦,兖州暂时恢复平静的时候。

  豫州战场,却依旧处于僵持阶段。

  袁术的兵力其实是优势,只不过分兵太严重,导致正面战场的兵力反而比刘备孙坚刘表的联军更少。

  但随着张勋回防,袁术的兵力得到补充,便立即渡过澺水,准备先消灭赵云。

  袁术本部人马就有四五万,加上张勋的部队,足有七八万。

  赵云只有一万多人,如何能匹敌,便趁着袁术渡河之际,立即率领兵马撒丫子跑路,撤回了征羌。

  解决了澺水北岸的赵云部威胁,袁术马上挥师北上,兵进定颖,要处理黄祖。

  黄祖只有三万多人,没办法和袁术打,便决定撤兵。

  但袁术怎么可能放他走?
  于是下达命令穷追不舍,最终在西平东面的棠溪亭追至,双方发生了棠溪亭之战。

  残阳如血,战场上没有硝烟,却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道。

  袁术志得意满地看着远处的战场。

  经过半日激战,此时已经是到了战争结尾之时,他的军队杀了刘表军五六千人,黄祖带着残兵狼狈而逃。

  广袤的大地上,黄祖军丢盔弃甲,往西平方向跑去,成群结队的袁军正在后面追赶。

  “杀,给我继续杀,我要一个刘表的人都逃不走。”

  袁术拔出腰间的宝剑,骑着一匹白马在数千亲卫的保护下,站在一处山岗俯视着远处的战场,眼中划过一丝嗜血般的冷酷。

  刘表占据的荆北虽然是人口众多,较为发达富裕之地,但他的军队其实并不多,只有五六万人。

  在历史上,刘表于建安三年拥十万之众,安坐而观望,实力不俗。

  但此时毕竟是兴武元年,离他的鼎盛时期还差五六年的时间,因此实际上这次黄祖带出来的大军,已经是刘表一半的军队。

  如果袁术能够将黄祖彻底消灭在汝南,那么刘表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将会缩减一半。等袁术击退了孙坚和赵云,重新整顿好兵马,十多万大军立即就可以从三面一起进攻,消灭刘表。

  到那个时候,再处理了扬州的陈温,则整个江南之地,荆州与扬州,都归了袁术,再加上豫州最富裕的汝南郡,恐怕王芬与刘备联合起来,比之袁术也只在五五之间了。

  一想到自己的宏图霸业马上就要完成,袁术就更加心潮澎湃,挥舞着手中的宝剑,不断地身边的传令官下达指令,命令前方的将士继续追赶,务必要将黄祖留在汝南境内,不能让他逃回南阳。

  就在此时,广袤的豫州平原上,一匹快马飞奔而来,马上是一个衣衫褴褛,面容憔悴不堪的袁术军斥候,他一边驾马奔驰,一边对这边大喊道:“将军,将军!”

  山下的袁军护卫验明了他的身份,由袁术的部将乐就领着此人来到山坡上,对正在山坡上远望战场的袁术说道:“左将军,平舆出事了。”

  “什么?”

  袁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转头对乐就道:“你说什么?哪里出事了?再说一遍?”

  乐就无奈,推了一下那斥候。

  斥候单膝跪下,悲戚道:“将军,扬州刺史陈温忽然进攻寿春,然后北上破汝阴固始,兵进平舆,梁将军与李将军拼死抵抗,但城中兵少,恐难以抵挡。”

  “可恶!”

  这次袁术听得真真的,是汝南治所平舆出事了,一时间气得差点没吐血,狰狞着面孔对那斥候道:“你何时出发的,走了几天?”

  “小人初三被梁将军派出来报信,已经出来两天了,同队的数人都被陈温的斥候杀死,只有小人一人跑了出来。”

  “你来时陈温已经攻城了否?”

  “已经攻了,也不知道平舆现在怎么样了。”

  “城中还剩下多少兵马。”

  “不到四千。”

  “陈温有多少人?”

  “两万多人。”

  “可恶!”

  袁术又骂了一句,红着眼睛对乐就道:“传令,撤兵!”

  “将军,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一旁的谋士阎象劝道:“若能歼灭了黄祖,则断刘表一臂,必能取了荆州。”

  袁术恼怒道:“陈温破了寿春,我扬州之地尽失,现在又来打平舆,汝南也快失守,等孙坚破了汝阳后,我连寸土之地都没了,拿什么取荆州?”

  “这”

  阎象一时语塞,嘴角蠕动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袁术说得确实没错。

  现在孙坚已经破了西华,孙策破了南顿,汝阳左右两边屏障尽失,残存两万人马固守城池,十分艰难。

  袁术之所以先破赵云黄祖,是因为汝阳毕竟隔得比较远,赵云和黄祖则近在咫尺,打仗当然是先近后远,先易后难。哪有先打离自己远的敌人,放任离自己近的敌人肆意破坏的道理?
  再加上如果能够把黄祖留下来,对于刘表将造成巨大的打击,所以袁术一直在猛攻黄祖。

  反正在他想来,纪灵还有一部分残兵,借着汝阳城池再多固守一段时间肯定没有问题。而且就算孙坚想趁着他追击黄祖的时候进攻平舆,也得看看路程。

  可袁术万万没想到,之前就被他打到丹阳郡的陈温居然在这个时候偷了他的屁股,在这个关键时刻,简直要了他的老命。

  要知道袁术虽然从长沙起兵,可他的家底都在汝南,所以平舆城中藏有大量的粮草辎重与财物。

  一旦平舆被攻破,陈温占了平舆利用城中的粮草固守,袁术的军队就得崩溃。

  因为他出来的时候带的粮草不多,即便上蔡还有余粮,顶多能维持现在八万大军一两月,若在这一两月内没有攻破平舆,袁术就可以唱一首凉凉。

  所以平舆必须去救,不能不救。

  当下袁术紧急命令大军回师,急急催促所有的传令兵分散出去,将已经远去的自己大军士卒追赶回来。

  只是现在大军已经散出去追赶黄祖去了,导致光收拢士卒,整顿兵马就用了一日,然后西平到平舆近二百里,即便是急行军,也得走三四天,满打满算,回师平舆,已经是五天后的事情。

  在这个节骨眼下,袁术也只能希望留守平舆的梁纲和李丰坚持得住,可以拖到他顺利回师的那一刻。

  .

  .

  汝阳。

  纪灵已经撑不住。

  孙家父子真的是太猛了。

  孙坚就不用多说,江东猛虎。

  可那孙策,却也是不逊色其父,可谓狂狮也。

  以五千人将他来犯的两万大军击退,居然一路穷追猛打。

  南顿的陈简城中还有那么数千人,结果就被孙策带着四千人破城。

  西华的雷薄也早就顶不住孙坚赵云的压力,还没城破,就提前领着残兵逃回了汝阳。

  虽然陈简雷薄的残部逃入汝阳之后,城内的防御力量大增,已经有三万人。

  可在孙家父子的猛攻之下,汝阳城风雨飘摇,像随时都会倾覆。

  城头之上,纪灵担忧地看着城外连绵不绝的营帐。

  其实最让他头疼的不是连日来猛攻汝阳城,数次差点破城的孙坚大军,而是城内后勤压力。

  以往西华汝阳南顿的粮草都是通过平舆运送过来,再分派到三座城池当中。

  但陈简和雷薄逃出来就已经不容易,自然没法将城内的粮草悉数带上,现在大家就只能一起食用汝阳的粮草。

  问题是汝阳的粮草也支撑不了太久了,从三月份孙坚赵云进攻,到如今已经过去两个月,由于粮道被断,汝阳的存粮所剩无几,顶多再有十多天,粮仓就得见底。

  再守下去,离城中士兵互相啖食的时候,也差不了太远了。

  纪灵眉头皱着老高,这两天他一直在考虑从城南突围的问题,城南是由孙策在进攻,他的人只有四千多人,相对来说比较少,而北面是孙坚,西面是赵云,都不好打,如果从南面趁夜强行突围,也许能跑出去。

  可即便是逃出去,也让纪灵感到十分担忧,因为那样一来就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那就是汝阳袁氏老家如果丢掉,袁术会不会大发雷霆,治他的罪呢?

  因为这件事情,这几天差点没把纪灵愁死,整天盯着城外的孙坚营帐,内心里期盼着奇迹出现,那就是孙坚撤兵。

  孙坚会撤兵吗?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不会,再围困十多天,就能破城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不会去做?

  纪灵觉得,如果换自己的话,肯定会继续这么围困下去。

  看来也只有突围这一条路可走了。

  纪灵在心里唉叹。

  正低着头自怨自艾间,一旁的雷薄忽然睁大了眼睛,期期艾艾道:“将将军,孙坚,好像撤兵了。”

  “哈?”

  纪灵还没反应过来。

  陈简也道:“将军你快看,孙坚真的像是在撤兵。”

  纪灵连忙抬起头,趴到城墙上远眺。

  就看到远处城外的孙坚大军营地已经在开始拔营起寨,帐篷和军械纷纷装上马车,似是真的准备要撤兵了。

  “孙坚居然撤兵了?”

  纪灵百思不得其解,在这个关口撤兵,是什么意思?
  难道明公那边击败了黄祖,来打孙坚了?
  由于道路阻塞,粮道被断,城外的人进不去,城里的出不来,纪灵并不知道袁术那边的情况。

  但他倒是知道张勋应该回来了,因为去求让袁术把张勋召回来的就是他。

  在陈县被孙策击败后,纪灵知道汝阳已经难以面对孙家父子的围攻,不得已只能向袁术求援,袁术则回信说会把张勋召回来,让他再坚持坚持。

  现在见孙坚似乎隐隐有要撤兵的意图,让纪灵忍不住想着,也许张勋回防及时,老大已经将黄祖击退,准备来驰援他了。

  “将军,孙坚撤兵,这是个机会,不如.”

  雷薄看着孙坚大营的行动,眼珠子滴溜溜地转,这似乎是个进攻的好机会。

  “不行,孙家父子显然早有预谋,孙坚先策应孙策起寨,等孙策起寨之后,再来保护孙坚,这父子互为犄角,如何能攻?”

  纪灵沉思了片刻,眺目望向远方,就看到城西的方向,大队人马正缓缓而来,那是城南孙策的军队,同样已经拔营起寨,现在正准备与孙坚汇合。

  所谓上阵父子兵,在孙策起寨的时候,孙坚严正以待,看住了城内的守军。等孙坚起寨的时候,孙策再来保护,环环相扣,有点像是象棋中的连环马,让纪灵无从下手。

  那边城楼上的守军还在摸不清楚孙坚父子为什么会起寨的原因时,这边经过一个上午的拆迁,大军顺利地将营寨拔起,物资运上马车,开始了新的征程。

  一队队人马浩浩荡荡地从原来的营寨中出来,那边孙策的数千人也如溪流涌入了江河,慢慢汇聚进了这支队伍里。

  孙坚骑在马上,看着自己儿子骑马英武地奔驰而来,心里欢喜,但还是板着脸,摆出威严父亲的模样,等孙策到了近前呵斥道:“伯符,我不是让你回陈县照顾你母亲弟弟吗?怎么又跟过来了。”

  孙策却说道:“父亲,孩儿已经让孙河将母亲和弟弟送去了许县。现在颍川被洛阳占据,想来是十分安全的。待来日我们击退了袁术,再接回来就是。”

  颍川吗?
  想到赵云的兵马就在征羌附近,颍川已经被朝廷平定,孙坚就点了点头说道:“嗯,你还算机灵,不过此战你就不要上战场了,就跟在为父身后做侧翼就是。”

  “唯!”

  孙策表面上答应地好好地,但心里却有自己的想法。

  这一战是决定豫州归属的大决战,如果能把袁术逼出豫州或者直接消灭,对于急需要一块栖息之地的孙家来说,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所以孙策已经在想着,此战中绝不能退缩,哪怕拼尽全力,也要让自己父亲这个豫州牧真正坐拥一州之地!
  几日后,时间来到了五月中旬。

  此时的平舆城在扬州刺史陈温的进攻下摇摇欲坠,已经难以再坚持多久。

  不过幸运的是,袁术火急火燎地回防,抵达了澺水北岸的沈亭,离平舆近在咫尺,还差着数十里地,很快就能赶到。

  然而就在他才刚刚到沈亭,离平舆城不足二十里的时候,苍茫的大地上,远远地来了两支恢弘的大军!
  孙坚与孙策,还有从征羌赶来的赵云,竟然不再进攻纪灵,转而开始来阻拦袁术!

   应该还有十多章这一卷就写完了,这一卷差不多就是定下早期的各方势力割据的格局,下一卷就要到争霸之世,也不知道要死多少脑细胞哦。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