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唯一的镇团之宝

2021-04-29 作者: 小兵哥
  第268章 唯一的镇团之宝

  工兵团长被封云天当场一枪干掉,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丁点的犹豫,工兵团上下1900多人都被吓傻了。

  那一双双看向封云天的眼神,有不敢置信的震惊,也有发自内心的恐惧。

  一众军官更是如梗在喉!
  军官们接受的信息比士兵多,多多少少明白一些官场上面的勾心斗角,也很清楚封云天此举意在杀鸡儆猴。

  不仅仅是在告诉他们这些军官,更是在告诉上面的某些人。

  他封云天惹毛了大半个政圈,职务起起伏伏如坐过山车,一旦“发起疯来”,可不管惹他的是什么人。

  只要弄不死他,就最好安分点。

  免得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同时也可以理解成为,他封云天今天又杀了一个团长,这是死在他手中的第二个虞师团长,必将不可能是最后一个。

  ……

  封云天站在高台上扫视整个工兵团,将所有人那震惊惶恐的眼神尽收眼底,很清楚这些人已经被彻底镇住。

  达到了预期想要的效果。

  接着又故意等待了将近一分钟,让在场的人看着工兵团长的尸体,给他们的浆糊脑袋好好提提神。

  知道什么是军令,什么是令行禁止。

  最后才用脚尖随意的一挑,将死透了的工兵团长的尸体,从高台上踢下去,滚落到台下队伍的正前方。

  以命令的方式喊话,让工兵团的副团长上来,暂时代理工兵团长履行职务。

  只要他把工作给干好了,封云天会帮他向师座美言推举,让他能够早日转为正式的团长。

  本来还有些惶恐不安,以为封云天还要拿他们这些军官开刀的工兵团副团长,听到自己竟然不仅没有挨罚,反而突然升职成了代理团长。

  被这天大的馅饼给迎头一砸,这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压根就不在乎工兵团长之死,麻溜的上来听从封云天的指示,开始吆五喝六的整理队伍。

  完美的展现出了什么叫变脸,什么叫做最忠诚的狗腿子。

  工兵团代理团长如此懂事,封云天还算比较满意,工兵团无视军令的事件,也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封云天没有了后顾之忧,立马开始着手安排工作。

  让阿龙给工兵团代理团长带路,带领着工兵团一行近2000人,立刻前往即将成为校区的海碗谷。

  他自己则亲自驾驶着吉普车,赶往师部向虞啸卿汇报。

  虽然封云天这么做有理有据,执行的是正常的战时军法过程,哪怕上到军法部也挑不出大毛病。

  顶多也就是有点越权执法,理论上应该由虞啸卿来执行。

  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情,往大的说也就一个不痛不痒的处分。

  封云天之所以第一时间赶往师部,主要还是得给虞啸卿一个面子,让虞啸卿对其他人有个交代。

  毕竟工兵团团长是虞啸卿的人,就这么死了没一个结尾可不行。

  封云天驱车离开工兵团没多久,已经被当头棒喝打醒的工兵团一行人,也在代理团长的指挥下陆续离开营区。

  当宪兵队听到枪声赶过来,操场上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一具躺在地上没人敢动的中校尸体。

  堂堂一个中校就这么没死,宪兵队一群人被吓得脸色苍白。

  连忙派人去向师部汇报!

  然而宪兵队的传令兵才刚出发,整个事件的当事人就已经抵达师部,将前因后果亲自向虞啸卿作了汇报。

  虞啸卿对于事件没有发表看法,更没有想要处自封云天的意思。

  只说了一句话——

  为保军事学校能如期开训,一切事情皆可先斩后奏。

  这句话虽然非常的简短,但是话里面的含义已经非常明确,那就是让封云天放开手去干,其他事情都有他虞啸卿兜着。

  这事虞啸卿的回复,更是他的魄力。

  在原剧中虞啸卿没有“打手”,空有豪情壮志无处施展,干啥啥都不行,除了一张嘴巴说的天花乱坠。

  变成了一个嘴把式!

  现在虞啸卿有了最强干将封云天,他说出去的每一句话,吓得每一个决定,都有封云天来将它亲自实现。

  就多了封一天这么一个人,整个情况就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虞啸卿就此告别了嘴把式,空有满腔的豪情壮志,却只能夸夸夸夸其谈,实际上毫无作为的“骂名”。

  变成了一个既有能力又有抱负,后背还有一座大靠山支持,有足够能力实现任何梦想的铁血军人。

  虞啸卿那当代岳飞的“梦想”,终于有了能够实现的可能。

  而封云天得到了虞啸卿的这个回复,那就等于获得了一把尚方宝剑,最后一次顾虑也彻底消除。

  可以完全放开手去干了!

  而对于参加这次建校工作的人员,以及建校完之后将加入进来整训的部队,等于无形中受到了一次“狠狠的敲打”。

  让他们清楚的明白……

  现在长胜将军封云天回来了,虞师将不再是之前的虞师,谁都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散漫懈怠。

  不管你是排长、连长、营长、还是团长。

  封云天连一个中校团长都敢杀,且杀了还没受到任何处罚,要是他们在训练中拉稀摆带,惹到了这一个“大杀星”。

  没有人能够保住他们!
  综合而言。

  封云天这一次的雷霆手段,有着决定性的意义,让散漫了将近一年的虞师,终于开始正视他们的军人身份。

  让所有人明白战争还没过去,想活下去那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军人就得有个军人的样子!
  ……

  封云天开车离开师部,用了近10分钟开车抵达海碗谷。

  先一步出发的一团三营400多号人,和民间工匠和民工200多人,加起来近700已经将谷口彻底堵住。

  不仅并不宽的路上站满了人,两边的山坡树林里也都是人。

  现在海碗谷还没有开辟出来,到处都是荆棘、灌木、杂草和树木,能够站人的地方确实没有多少。

  封云天的车子没法开进去,索性就停在了距离谷口十几米的路边。

  对于从什么位置开始动工,怎么样安排入场人员,封云天昨晚就做了准备,脑袋里的思路清晰的很。

  “虞股长,山谷的东侧有一处山洞,里面有山泉水流出来,那是我们的主要水源,以后学校的主要水源地,你带老百姓们去整理一下,这是我画的工程图,你照着安排下去就行。”

  封云天说完拿出一张图纸,交给了眉目生辉干劲十足的虞美卿。

  “是,校长,保证完成任务。”

  虞美卿敬了个军礼接过图纸,对着封云天盈盈一笑,转身向工匠群喊道:“各位乡亲百姓,都跟我走啊,走这边。”

  “新官上任,还挺像那么回事,不错。”

  封云天对花瓶女人很无感,自认为能顶半边天的女人才是真女人,很满意虞美卿的表现。

  如果虞美卿介意山里的环境差,扭扭捏捏的不愿意去做事。

  那封云天确实会很失望!

  好在虞美卿现在的表现很优秀,封云天用起来感觉也很算顺手,有成为左膀右臂的潜力。

  将重要的水源地构建工作,交给虞美卿来负责。

  封云天觉得问题应该不会很大。

  之前本来还想去监工的想法,也在这一刻就此收了起来。

  等老百姓组成的工人群体,在虞美卿的带领下离开,谷口少了这200多人,一下子变宽松了很多。

  没有了刚才那么的拥挤。

  封云天接着又下达了命令,让一团3营400多人就地开干。

  先把谷口给扩充开来,为工兵团的到来提前做好准备工作。

  工兵团的总人数有1900多,且携带了许多的工程使用装备,基本都是手动为主,包括各种铲子、锄头、锯子、推车等等。

  其中还有一台工程器械,也是整个工兵台唯一的工程机械。

  之前为了修筑怒江江防工事,让虞师能够将日军堵在怒江对岸,上峰特意从昆明调过来一辆德国造“轮式小型推土机”。

  后来怒江江防工事修筑完了,上峰见虞师以出色的战果守住了防线,还对日军造成了极大的伤亡。

  为了表示对虞师的奖励,这台推土机也成为了当时众多奖励之一。

  并没有被重新给送回昆明,而是就此留在了虞师的工兵团里,成为了工兵团的镇团之宝。

  唯一的工程机械!
  如今封云天要在短时间内完成建校,这个镇团的宝贝疙瘩自然不能闲着,是时候再次展现它的熊威。

  封云天可是对它寄予的厚望,希望这台推土机能够给点力。

  别一天到晚在那里“趴窝”!
  工程团需要携带这么多的装备器具,扎营生活的各种用品和帐篷等等,还有一台走路慢吞吞的挖土机,行军速度相对来说就慢了很多。

  早上7点20多整队出发,直到8点30才抵达谷口。

  5公里路走了一个多小时。

  这时三营已经干了快一个小时,原本灌木杂草丛生的狭窄谷口,在他们400多人的努力之下,已经扩大了三四倍。

  让原本700人都很拥挤的谷口,也能让1900多人的工兵团堪堪站下。

  封云天接着给一团三营下令,他们从今天开始到接下来的半个月里,要做的工作只有一个。

  那就是扩建这条通往禅达的土路,让他最少达到3米的宽度。

  让卡车可以顺利的将物资,从城里送到学校里面。

  至于用什么办法去做,才能在半个月的时间里面,将一条长达5公里的土路,扩建为可通卡车的公路。

  封云天没有说,也不打算去管,全都交给了三营的营长自己去想。

  最后留了一句话——

  “如果这点事情都干不好,那你这个营长也不用干了,到炊事班去烧火得了,免得浪费军饷军粮。”

  这话说起来非常的轻巧,远不如上午那一枪崩人的血腥恐怖,但实际上对人的威慑却更甚。

  三营长要是不想被撸成伙夫,那就得好好动一动他的脑袋瓜子。

  封云天相信,他会想到办法。

  人嘛。

  都是逼出来的!

  一团三营的人安排出去了,谷口只剩下工兵团一行人。

  工兵团本身就是为干工程而存在,哪怕鱼师工兵团并不是专业工兵团,他们的任务也不需要进行细分。

  因为剩下来的工作,都是他们的。

  整个三面环山基本呈椭圆形,山谷低洼处直径超过600米,占地面积超28万平方米的海碗谷。

  都得工兵团来包场!

  目的明确干起来就简单了。

  以海碗谷的谷口作为起点,整个工兵团一字排开,一直往里面平推就完事了。

  遇到树就砍树,遇到草就拔草,遇到荆棘就除荆棘,遇到灌木就挖灌木,遇到小土包直接推平,遇到大的小山包直接……

  小山包就不用推了,留下来以后可以当天然的训练场。

  总之来说就是一切以推平为主。

  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在山谷里制造出最多的平整地块,为后续改造为训练场腾出足够的场地。

  受到上午封云天枪杀团长的震慑,工兵团的人现在可精神了。

  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提着不敢放下。

  当正式开干的命令下达后,上到工兵团的各个营连级指挥官,下到底层的每一名工兵团士兵。

  每一个干起活来都是嗷嗷叫,没有一个人敢偷奸耍滑。

  代理的工兵团团长更是“兢兢业业”,顶着火辣的太阳不敢休息,亲自到每一个连排去监督工作。

  生怕有哪些小仔子不给力,导致于让风云天很不满,最终影响自己的仕途。

  而在这样的上下卖力工作气氛下,工兵团的工作进度非常快,甚至一度都超过了风云天的预期。

  当“动工”第1天的傍晚来临时,谷口区域已经看不到任何立起来的植被。

  以谷口一线左右200米,整个山谷接近六分之一的外圈直径,全都被开凿出了一条两米宽左右的路径。

  这是一个前期准备工作!
  有了这个超过400米的活动空间,工兵团1900人将能够同时施工,以一条线全面向内平推。

  如今准备工作已经打好,等明天工兵团正式扎营,工作效率将大幅度提升。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