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杀“团长”如杀鸡!

2021-05-04 作者: 小兵哥
  第267章 杀“团长”如杀鸡!
  仅仅以一个炮灰川军团为基础,短时间内扩充建立出来的虞师,上下将士都缺乏正规的系统化军事训练。

  再加上部分军官都是虞家“家将”,基本上也属于半家族式的军队。

  如果没有刚正不阿的虞啸卿,以铁腕手段镇压住了这些家族子弟,恐怕虞师早就成了蛀虫的天堂。

  受到这两方面原因的影响,虞师本身在纪律性上面,甚至比地方军阀部队还差。

  而工兵团是属于后勤编制的部队,纪律性比主力团更加差那么一点,也算是在合理范围内。

  如果此时工兵团已经在操场集合,哪怕队列毫无秩序可言。

  封云天都能够理解接受!

  可明明已经提前一天下达命令,通知7点钟必须准备到位开始出发,正常来说6点40多就该开始在操场集合了。

  然而现在已经超过6点50,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已经不仅仅是纪律问题,而是非常严重的渎职行为,甚至可以看成是挑衅封云天的权威。

  如今这段时间虽然没有打仗,可依旧处于战争时期。

  此等行为可称罔顾军法,足以枪毙。

  开工第一天就搞这种事情,要是不能把这种风气彻底杀干净,接下来工兵团的办事效率可想而知。

  以这种阴奉阳违的磨洋工状态,别说是15天内将学校建造出来。

  只怕三个月都够呛!
  封云天正是深知这种行为危害性,才会如此的瞬间怒气直冲头顶,一口气杀到了工兵团团部。

  靠近门口都没有停下来,直接一脚油门冲了进去。

  守在团部大门口的两名卫兵,本来还想追上去问责,好在带班的下士眼疾手快,一把将两人给拉了回来。

  “你们不想活啦?他是谁你们不知道?惹上他,你们的日子就到头了,知道不?”

  听下士说的如此严重,两名新来的工兵团卫兵吓了一跳,很愕然的问道:“头儿,他是谁呀?能不能给我们指点指点?”

  “他的身份说来就话长了咯,就他身上的那些传奇故事,我哪怕跟你们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我只跟你说一件事,说了你们两个就懂了。”

  下士老兵并没有直接说,而是故意停了下来吊胃口。

  右边的卫兵还算懂事,立马掏出烟草和卷纸,麻溜地卷了一根烟递给下士,讨好的说道:“头儿,你就别吊我们胃口了,赶紧跟我们说说。”

  “他叫封云天,是第2任一团团座,你们知道第1任团团座哪去了吗?”下士神神秘秘的小声说道。

  “哪去了?”

  两名卫兵全神贯注听着,好奇心已经被完全调动起来。

  “被他给一枪崩了,砰,脑袋像西瓜一样炸了。”下次还比了个开枪的姿势。

  “啊!”两名卫兵一听,吓得脸色大变。

  下士见此成就感满满,补充道:“据说当时封团座单枪匹马,如长坂坡的战神赵子龙附体,一人一车挡在路上。

  当着一团数百人的面,将他们的团座给干掉了,最重要的是,第1任团座还是我们师座的亲弟弟。

  封团座把第一任团长杀掉之后,不仅没有遭到任何处罚,反而被当场提升成为一团的新团长。

  你们可以想一想,封团座在我们师座的心里,那地位得有多高,有多么受我们师座的器重。

  封团座过来时脸这么难看,八成来咱们团部准没好事,我要是拉住你们俩,到时候可以有你们受的。”

  这名下士当兵之前八成是说书的,说起故事来那就一个有声有色,能让听者有身临其境之感。

  两名卫兵得知封云天身份如此恐怖,想到自己刚才还想上去拦人,不由自主的后脊椎骨一阵发凉。

  后怕的连连感谢道:“差点闯了大祸,头儿,多亏了你啊,等今儿个下了班,我请你去喝酒以表谢意。”

  “喝酒这事情不急,都把耳朵放尖,咱们今天可能要看场好戏咯。”

  事不关己心无所虑的下士,在吃瓜群众的心思控制下,完全不为喝酒所诱惑,心思全都放在了团部里面。

  团部门口的卫兵准备吃瓜,封云天驱车直接停在了团部楼下。

  团部整体结构为东西南三个方向,各有一栋两层楼的木屋,北边是封云天进来的进来的大门方向。

  中间有一个长宽都在十几米,中间立着旗杆的空地。

  吉普车就停在空地偏右方!
  “长……长官,到了,就是那,我们团长就住在那里,如果不在那里的话,应该在这下面的指挥部里。”

  被封云天从操场拉来的卫兵,胆战心惊的一连指出了两个地方。

  封云天依旧黑着脸,眼中散发着骇人的杀气,并没有从车上下来,只是向阿龙打了个眼色。

  阿龙领悟风云天的意思,从车上一跃而下直奔二楼。

  “哐当~”

  一脚下去木门被踹开。

  阿龙如黑豹一般蹭的跑了进去,屋内仅仅只爆发出三个字“你谁啊”,随后就陷入了鸦雀无声中。

  一分多钟过去!
  一名歪歪扭扭地戴着军帽,校官上衣凌乱的披在身上,边系裤子边往外走,脸上惶恐和愤怒混淆的中校。

  被阿龙用手枪顶在脑门上,从房间里面缓缓走了出来。

  看到楼下停着的吉普车上,那张异常熟悉的冷冽脸庞,中校军官脸色大变,仅有的愤怒瞬间烟消云散。

  脸上只剩下惶恐和紧张,以及让人厌恶的谄媚讨好表情。

  “封团座,你大驾光临工兵团,我有失远迎属实抱歉,咱们都是自家人,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哪怕被对方的手下用枪顶着头,这个中校也不敢有任何怒火。

  可见他对风云天的惧怕!
  不过在这惧怕和惶恐的表情之下,工兵团的团长并没有彻底慌了神,可以看出他心中还有几分底气。

  以封云天那强悍的察言观色能力,工兵团长的一切自然了如指掌。

  “看来,眼下的风平浪静只是假象下,有些人不想我安稳的坐上校长,想在这里给我使绊子,要是别人你还真能成功,可在我这里……,呵呵。”

  封云天暗中冷笑,语气冷淡的问道:“黄团长,师座已经亲自下达命令,工兵团暂归黄埔军事学校旗下。

  我作为学校的现任校长,有绝对的权力指挥工兵团。

  如果鄙人没有记错的话,我昨天通知的是7点出发,理应6:50之前完成集合,不知道为何现在已经7点多,操场上不见工兵团的人?”

  “哈哈~,就这这事啊。”

  工兵团长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很流畅地解释道:“工兵团的器械用具太多了,准备起来工作量实在太大了,我昨夜熬到凌晨才准备齐全,我下面的兄弟们也是如此。

  为了让兄弟们今天有力气干活,我下令往后延迟了一个小时,本想通知封团长,奈何太忙一时忘记了。”

  工兵团长能够说的如此行云流水,想来这个借口已经早就准备好了。

  “哦,是吗?”

  封云天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并没有拆穿他的把戏。

  以询问的口气问:“那请问黄团长,能否劳累您提前一点时间,现在去把你的人给我集合到操场上去?”

  如果是非常熟悉封云天的人,看到封云天不生气反而笑了,肯定会叫苦不迭。

  可惜……

  黄团长对封云天并不是很熟,见封云天从黑脸转为了笑脸,还以为是自己的小手段起了作用。

  既满足了上面那个人的要求,也在封云天这里给自己立了个威——

  要想让我的工兵团配合你,那你就得对我这个团长客气一点,哪怕你是常胜将军也得给我面子。

  面对封云天和气的询问,工兵团长暗含得意的说道:“当然可以,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你封团长的面子必须给,我这就去下达命令。”

  之前还尊称封云天“团座”,这会儿就变成了团长。

  可见工兵团长的心态转变。

  封云天依旧没有再生气,甚至脸上的笑容变得更浓了,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就像个弥勒佛一样了。

  在不携带武器装备的情况下……

  先不说狮龙兽部队这种,经过特殊训练的非常规特战部队。

  6分钟内便能完成3000人集合!
  正常部队的一个团集合,从起床到全部集合到一起,10分钟内都能搞定。

  就算川军团这种从炮灰团起家,连纪律是啥都不知道的部队,也能在15分钟内完成全部集结。

  而工兵团这个全团集合倒好,整整用了28分40秒。

  这时间是封云天回到操场正前方的高台右边,掐着手表全程记录下来的,没有一分一秒的差错。

  就这个“比肩乌龟蜗牛”的速度,着实让封云天好好开了一次眼。

  原来还有纪律性这么差的部队。

  透过这一点已经可以充分看出,之所以会造成这种现象,已经不是士兵素质行不行的问题。

  而是整个工兵团的指挥层军官,全都是处于非常散漫松懈的状态。

  也就是压根就没把他封云天当回事,没把他这个校长的话当回事。

  对于这样一支部队的指挥层,跟他们说再多的话也没什么用,根本没办法让他们幡然醒悟。

  要想让他们回归正途,唯一的办法就是下一剂猛药。

  能一针见血、颅内爆炸那种!
  而这样的办法封云天之前用过,当时的效果非常的好,今天他准备用第2次,且用同样的方法。

  “封团长,人已经全部到齐了,你要不要上来讲两句?”

  工兵团长站在操场前的高台上,隔着七八米向封云天喊话,那懒懒散散的样子没一点军人的正气。

  而他这种隔空喊话的方式,对和他平级的人或者下属没毛病。

  可封云天虽然和他一样是团长,两人的军衔也都同样是中校,但是封云天还有一个校长的身份。

  经虞啸卿的亲自安排,校长现在是工兵团的直属上级。

  在这样的上下级关系之下,工兵团长还用这种方式打招呼,显然是属于非常不尊重的行为。

  至于工兵团长是忘了这一茬,还是故意这么做。

  只有他自己知道。

  封云天猜不透也不想去猜,因为没必要和一个将死之人去斤斤计较。

  他一步步缓缓走上台阶,最后和工兵团长并肩站在高台前方,看上下方歪歪斜斜站着的工兵团近2000人。

  接过旁边勤务兵递过来的扩音器,很平静的说道:“各位工兵团的兄弟们,很高兴认识你们。

  我叫封云天,现就任一团团长,兼职禅达军事学院校长、云天特战队队长、川军团团附。

  我没有什么太大的背景,也就是16岁入学第11期黄埔军校,1937年8月提前毕业参加抗日大业。

  中间经历过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太原会战等等。

  41年加入远征军至今,打过几场漂亮的战斗,在中外引起了一点小震动,最终顺利将日军阻拦在怒江对岸。

  后来又有幸进入了世界顶级,亚洲最大的国际性军事训练中心,兰姆加基地,接受了世界最顶级的军事集训。

  以第1名的集训成绩毕业后,运气还算不错,在中外军官对抗赛中,率队获得了小小的胜利。

  盟军英国的狮龙兽部队的军事主官,温盖特觉得我很有能力,特意邀请我进入缅甸搞敌后破坏。

  我嘛,也没有太大的能力,也就指挥这支英军部队打了几场胜仗,后来又带着100名狮龙兽士兵。

  在数十万日伪军的围追堵截下,一路横穿的数百公里的丛林,最终重新回到了这座禅达城。

  间接加上直接,总计死在我手里的小鬼子吧,应该也没有多少,不多,算起来应该也就只有那么几千个。

  以我这些经历和能力来说,我自认为当校长理所应当,能力绝对足够。

  我自信在我的领导之下,禅达军事学校能够让我们虞师新生,战斗力最少翻到三倍以上。

  到那时候我们的虞师,将成为比中央军优秀,战斗力更强的王牌军队。

  而你们,虞师旗下重要的工兵团,鱼石齐下最重要的防御盾牌,将成为这次王牌部队中,不可动摇的中坚力量。

  可是……”

  封云天说到这里语气一变,提高了几个音调森然喝道:“在这样的大前提下,有些人却在拖我们的后腿,他不想让你们成为王牌部队的一员。

  我现在想问一下在座的各位,对于这种拖后腿的蛀虫老鼠,该不该驱逐出,该不该将它清理掉?
  现在,请你们大声的回答我,对于这样的军中败类,杀?还是不杀?”

  封云天说的这番话非常巧妙,首先是介绍自己夸张的个人履历,让听到的人本能的感觉:“这个人好厉害,好牛逼。”

  然后一路循序渐进诱导下来,将好处凌驾到每一个人的身上,让在座的每个人都感同身受。

  很清楚的意识到一件事——

  封云天是在为他们办事,只要把这件事情办好,好处将是大家所有人的,在座每个人都会成为很牛逼的存在。

  这种循序渐进的语言方式,是带有很强的诱导性的。

  哪怕是再好吃懒做的人,也想躺得更软吃得更好,也会在为自己着想的自私上,不能发出那么一点上进心。

  这是亘古不变的人性!
  工兵团这将近2000名将士,本身和他们的上层军官之间,并没有什么同甘共苦共患难的感情,也就不存在什么对谁忠心忠诚的问题。

  说白了就是。

  弓兵团的士兵们首要考虑的因素,必然是先为自己着想。

  经过封云天这么一方诱惑引导,工兵团这些人想到自己即将得到的好处,竟然要被某些人给破坏掉。

  自己能够名垂千古的机会,即将被某些人的错误行为而丧失。

  这能忍?
  肯定是不能忍啊!
  人性是自私的!
  于是……

  “杀~杀~杀……”

  一声声斩钉截铁的喊杀声,从一开始的断断续续隐隐约约,逐渐凝聚愈发提升,最终变成了全团的提升怒喊。

  整个工兵团的气氛,也受到这一声声的喊杀声的影响,逐渐走向了狂热。

  到最后甚至变成了恨入骨髓的嘶吼!
  不知道的人听到这凶猛的喊杀声,绝对会以为在这个操场上的人,和谁有夺妻之恨杀父之仇。

  而工兵团这洪亮的喊杀声,甚至都传到了禅达城的师部。

  刚刚起床的虞啸卿皱了下眉头,准备出门刚过去,随后好像想到了些什么事情,眉头又舒展开来,停下了步伐。

  工兵团团长听得这一声声喊杀声,开始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可转头看到封云天那让他发冷的笑容。

  他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本能的想要掏出枪来。

  然而他的动作太慢了!

  还没等工兵团长的手摸到枪上,封云天就已经像变魔术一样,以奇快的速度掏出了腰间的M1911。

  “砰~”

  清脆的枪声响了。

  响彻整个天空的喊杀声,像按下了播放键一样瞬间消失。

  额头正中间多了个血洞的工兵团长,不敢自信又恐惧的瞪着眼前的风云,手才提到半空中。

  失去大脑控制的身体,变被砍倒的大树一样,扑通一下砸在高台地面上。

  溅起灰尘一片!
  冒着热气的鲜血和脑浆,顺着眉心的枪眼缓缓往外流淌……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