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一个不放过

2021-04-07 作者: 小兵哥
  第242章 一个不放过
  下午2点出头。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完成装备物资补给的狮龙兽部队,全军上下精神饱满士气高昂。

  当温盖特的出发命令传达下来,已经枕戈待旦的狮龙兽部队,立马直奔此行的第一道难关。

  也是此次攻打战俘营行动中,危险程度最大的拦路虎——

  伊洛瓦底江!
  伊洛瓦底江流经缅甸南北,是亚洲中南半岛大河之一,也是缅甸境内第一大河,中国古称“大金沙江”、“丽水”等。

  为滇缅贸易交通枢纽之一。

  这条河主干道全场超过2000公里,总流域面积超过40万平方公里,在缅甸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长江和黄河。

  面对这样一条全年平均宽度超百米,水深和水流速都很吓人的大河。

  徒手泅渡难度自然小不了。

  但凡两边有日军的部队守着,想要过去都难于登天。

  好在这条河横跨缅甸南北,河道长到根本就没办法驻军,日军也就只能守一些桥之类的固定点。

  剩下的河段都没有任何驻军,给予了狮龙兽部队泅渡的机会。

  其次。

  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于……

  每年12月到3月的这段时间,是伊洛瓦底江中段平原区的旱季,在这个时间段里雨下的非常少。

  只有到了6~10月的暴雨季节,才能补充这一条横跨南北的河流。

  再加上作为伊洛瓦底江的源头,也是主要江水来源的朗格拉冰川山脉,现在也还没有进入解冻的季节,注入伊洛瓦底江的水量很有限。

  这两个因素叠加在一起,给予了狮龙兽部队一个大便利——

  伊洛瓦底江的旱季!

  没有雨季大量雨水的注入,源头的冰川也还没开始融化,缺乏大水源注入的伊洛瓦底江,水量不足全年平均的一半。

  在这干旱季节的影响下,甚至有的地方连河底都露了出来。

  平均超百米的江面宽度,也被干旱压缩到了全年最窄。

  最狭窄之处不到60米!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100多米江面,狮龙兽部队的士兵倒是可以游过去,可骡马部队里的骡子和马肯定不行。

  骡马虽然可以依靠给肺部充气,让自己浮到水面上进行游泳。

  但是这种充气无法长时间进行,否则会让骡马进入心肺衰竭的症状,最终因无法维持充气而身体下沉。

  马和人一样没有腮可以呼吸,沉到水下也就会溺水而亡。

  现在江面只剩下六十来米,狮龙兽部队的后勤主力驮夫——骡马,游过去基本也就不成什么问题了。

  当然。

  原本骡马驮的大量物资装备,还是需要做一下额外的处理。

  比如用砍一点竹子或者木头,简单的做一些临时应急用的木筏和船,用来把后勤物资给运到对岸去。

  温盖特作为出色的丛林战指挥官,这些问题自然是全都考虑到了。

  3月9号。

  晚上12点45分。

  经过将近两天时间的行军,狮龙兽部队跑了60多公里山路,终于来到了伊洛瓦底江的江边。

  经过侦察队对附近的详细侦查,前沿侦查小队率先过江探查和接应。

  温盖特确定周围5公里范围内,没有任何日军的驻点和联络点,也没有发现日军或者伪军的活动迹象。

  当机立断下令全军原地卸下装备,帮助后勤打造过江需要的船筏。

  过伊洛瓦底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温盖特自己也很清楚,因此才派了这么多侦察兵出去提前准备。

  同时也知道过江最忌讳犹犹豫豫,所以才会如此果断的下令。

  狮龙兽部队2000多人齐心协力,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便打造了足够把后勤物资运过去的木筏和竹筏。

  晚上将近3点钟!

  今晚的月亮和星星都非常少,预兆着接下来可能会有雨天。

  这是一个很糟糕的情信息。

  不过在过江的这个节骨眼上,没有星星和月亮的天空乌漆抹黑,反而更有利于部队渡江。

  作战部队的士兵渡江方式,和当初渡钦墩江的方式差不多。

  因为有渡钦墩江的经验,加上这一路行军过来,各种几米到十几米的小江小河,狮龙兽部队早就不知道过了多少条。

  在没有日军阻拦的前提下,整个渡江的过程非常的顺利。

  哪怕后勤负重的物资已经超负荷,士兵们还需要帮助后勤部队,推着堆满物资异常沉重的木筏过江。

  全旅也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完成了全员全物资的渡江工作。

  这时候的东方天际交接处,才刚刚泛起一小片鱼肚白。

  完成渡江任务的狮龙兽部队,并没有选择在江边宿营休息,而是在温盖特的命令下立刻准备出发。

  后勤士兵把物资重新装到骡马上,作战士兵全部重新穿上单兵装备。

  接着全员齐心协力一起帮忙,把做好的木筏小心的藏在树林里。

  虽然这些木筏制作很简单粗糙,但是他们的结构稳定性问题并不大,等回来渡江的时候完全用得上。

  完成这一切的后续处理工作,狮龙兽部队迎着东方的鱼肚白再次启程。

  从伊洛瓦底江边到抹谷战俘营,中间的70多公里全是平原丛林,没有什么高山悬崖这种险恶地形。

  如果从天上航拍看过去的话,就是一片平整的原始丛林,往四周绵延直到远方天际看不到的尽头。

  相比于之前的丘陵、盆地等地形,这种平原丛林对行军稍微比较友好。

  狮龙兽部队完全可以不用冒险去走容易暴露的大路,全程都在丛林里面行走,横插过去也能抵达目的地。

  唯一让温盖特难受到骂法克的事情,就是渡江后只过了小半天就下雨了。

  在原始丛林里顶着雨行军,虽然不至于造成无法行军的困境,但是林中地面变得又湿又滑,很影响行军的速度。

  然而也幸好来了这么一场雨,为狮龙兽部队消除了一场危机。

  原来就在狮龙兽部队完成渡江,重新出发不到10个小时,狮龙兽部队当初过江的那个江滩边,又出现了一支数千人的部队。

  这支部队可不是无意中闯过来的,而是一路寻着追过来的北野联队。

  狮龙兽部队回去拿了一趟物资,然后再走回来渡的伊洛瓦底江,按道理早应该被北野联队给逮住。

  之所以现在现在不仅没追上,反而还慢了10个小时路程。

  主要原因就在单兵素质的差距上。

  本来跟着北野联队还带着几千伪军,奈何这群泥腿子充数成为的伪军,不仅没帮到忙反而拖了后腿。

  哪怕是缅甸的本地人,也不适应丛林中长时间行军。

  当天才走了不到半天功夫,3000人就拉成了近10公里的长龙,搞的北野联队速度也提不上去。

  稀垮的伪军属性展露无遗!
  北野正雄很清楚这些伪军指望不上,硬带着他们反而拖累了后勤补给,索性就把他们给全都赶回去了。

  然而哪怕没有了拖后腿的伪军,北野正雄带的将近2000日军也追不上。

  这些日军在国内的军事院校中,以及他们的各种军事训练大纲里面,都没有针对丛林作战进行过训练。

  反观他们的追踪对象狮龙兽部队,可是经历了长达4个月的专业丛林训练。

  这也就导致北野联队里面的日军,哪怕都是经过系统训练的日本军人,也拿在丛林中走的飞起的狮龙兽部队,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办法。

  唯一能做的也就是依靠军犬,继续在后面吊车尾一路追击。

  不过。

  北野联队虽然没有追上狮龙兽部队,但是凭借着军犬的优秀表现,倒也一直紧紧的保持在了身后。

  直到狮龙兽部队跨越伊洛瓦底江,北野联队也顺着屁股追了过来。

  看到周边被砍掉的大量树木,以及被清掉的一大片竹林,以及江边留下的大片踩踏脚印痕迹。

  北野正雄本就是军校高材生,满脑子各种军事作战理论和经验。

  通过分析已经到手的情报信息,他很快便抓到了其中的核心。

  狮龙兽部队已经跑去了江对面,而对岸周边有价值的目标虽然有好几个,但足以让狮龙兽部队为之冒险渡江,也要去拿下来的目标。

  北野正雄敢非常确定……

  只有那个关押了超过500名英国人,平时防御相对一般的战俘营。

  北野正雄之所以敢这么肯定,就在于狮龙兽部队的属性上。

  根据上面开发的情报显示,狮龙兽部队是一支由英国人组建,并经过特殊训练的非常规作战部队。

  正是因为这一点,北野正雄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

  狮龙兽部队之所以冒着风险跨江,肯定是为了攻打抹谷的战俘营,而不是为了哪些被日军控制的缅甸城镇。

  有了这份可以确定的信息,北野联队眼前的路顿时豁然开朗了。

  “轰隆隆~”

  春雷轰轰响过天空,闪电的光芒照亮了北野正常的脸。

  已经黑脸多日的北野正雄,脸上再度出现了消失的笑容。

  如果此时有人盯着他的表情看,会发现他这份笑容中除了兴奋,和对自己分析能力的骄傲。

  还有一份恨到骨子里,仿佛要把人吃掉的狰狞残忍。

  已经远在20公里外的温盖特,也在同一时间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冷颤,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

  不过温盖特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天上飘然而下的雨滴。

  哗啦啦……

  春雷过后不久便大雨纷纷而来,给天空挂上了由雨珠串成的帘子。

  这一场春雨来的这么突然,让北野正雄即便知道了狮龙兽部队的目的地,也没有办法跟着渡江追过去。

  同时也冲上的狮龙兽部队,残留在行军途中的气味。

  很清楚就算现在强行做木筏渡江,也追不上狮龙兽部队的北野正雄,很干脆的放弃了追击。

  重新下达了三个新的命令——

  首先是给旗下的北野联队下令,立即掉头往南边的绿波大桥走。

  然后通知瑞保市的日军后勤部队,立刻把所有的机动车辆全部调集起来,包括已经被炸得瘫痪的钢铁厂内,平时用于运货的装卸车。

  两者加起来的机动车数量,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将近150辆。

  最后通知伪军司令部,挑选2000名精干的伪军,携带战斗装备同车队一起,全部开赴到绿波大桥山头。

  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

  北野正雄已经知道狮龙兽的目的地,没必要用自己的弱点碰对方的强点,继续在丛林里面追击。

  完全可以依靠缅甸是日战区的优势,乘坐汽车走大路先一步抵达抹谷战俘营。

  以机动车辆vs双腿走丛林。

  北野联队现在落后的这点时间,根本就不是事。

  哪怕狮龙兽部队丛林行军再强,他们顶着大雨行军抵达抹谷的最终时间,起码要比坐车的北野联队慢上一天。

  有了这一天的时间差,那可以做的事情可就多了。

  北野联队完全可以利用起来,配合抹谷的城防军和战俘营的守卫,加起来超过1万人的日伪军部队,给狮龙兽部队编造一个大大的惊喜。

  北野正雄的要求也不高,全吃狮龙兽部队一个不留就行。

  如果狮龙兽部队没有提前预防,真的一头冲进了战俘营里面,恐怕到时候想跑出来一个还真的很难。

  至于北野正雄明明事先已经知道,狮龙兽部队正在前往抹谷战俘营,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向占领区司令部报告。

  又或者通报专门为逮狮龙兽部队,而专门组建的特别作战团队“擒龙组”。

  原因就在于毕业正雄“不想”!
  日军内部并不是铁板一块,日本人的更是出了名的狂妄自大。

  面对摆在眼前的这么大一块肥肉,只要拿下就是一份天大的功劳,而选择上报却再也与你无关,会有别的部队来代劳。

  面对这种功劳被抢的情况,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让出去。

  更何况是北野正雄这个野心更大,还指望着消灭狮龙兽这个部队,来抵消他失守钢铁厂的致命处罚。

  想让他把眼前的肥肉让出去,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北野正雄的这一个贪婪的决策,也为这一场基本已经宣告结束的战斗,结局变得再次琢磨不透。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