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上校连长第一人(求月票)

2021-02-24 作者: 小兵哥
  第165章 上校连长第一人(求月票)
  “哈哈哈……”

  听到封云天这个问题,韩绍功突然大笑了起来。

  “大哥,你笑起来和张飞似的怪吓人,我可是不想看,你倒是快说噻。”封云天笑着调侃道。

  “你小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拿我的老脸开涮。”

  韩绍功好不容易止住了笑,面色有些怪怪的说道:“你没有看到我的名字很正常,因为只有团长才会上征兵名册,而我当时已经被贬成了连长。”

  “上校连长?”封云天瞪着眼睛。

  “对,上校连长!”韩绍功嘴角一扬,一本正经的点头。

  “哈哈哈……”

  这下轮到封云天大笑了,笑的时候还不忘竖起大拇指:“不……不愧是我大哥,还是大哥你厉害,上校连长第一人,妥妥的就是你了,哈哈。”

  同一车上的四名宪兵,听到还有上校去做连长,也都很是意外。

  不过转念一想。

  以韩绍功这种乱来的性格,当初肯定也是犯了事。

  上校被贬作连长,也就能理解了。

  “职务大小不影响上阵杀敌,再说,当初同为排长一起结的兄弟,这加入远征军同为连长,才对的上我们三兄弟的风格。”

  韩绍功笑着自我安慰,随后收起表情有感而发说道:“我们两兄弟聚到了一起,就是不知道二弟现在如何了,这么多年也没有他的消息。”

  “二哥肯定会没事的,他行事素来以慎重为首,不像我们两个这么冲动,或许过不了多久,我们三兄弟就能够重聚了。”

  封云天很乐观,很相信二哥的能力。

  “希望吧!”韩绍功期待道。

  “大哥,那你这次又是咋滴了,怎么还被带上了手铐?”封云天好奇问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放了几个逃兵而已,他们跟着我出生入死打鬼子,撤退途中一时发昏逃跑,我完全可以理解。”

  韩绍功说的轻描淡写,从他的眼神可以感受出,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

  封云天也能够理解!

  因为他们三个对待手下士兵,都比一般军官看得重,当成兄弟也不为过,很多事情的看法也都一样。

  就以封云天个人的看法来说。

  如果是在进攻或者防守时做逃兵,这是一件很伤士气的事情,那军法枪决完全没有一点问题。

  可如果已经战败,所有人都在逃命。

  逃跑的路上做逃兵虽然触犯了军法,但是罪不至死。

  督战队拿根鸡毛当令箭,要处死韩绍功手下的逃兵,确实是做的有些过了,完全没有把士兵的命当成命。

  一点屁大的事,想杀就杀。

  如果封云天是韩绍功,也会想办法保下他们的命。

  要是200师的戴师长还在,韩绍功即便是私放了这些逃兵,也不会有多大事,完全能够压下来。

  可惜戴师长在路上救殉国了,一师之长顶梁柱不在了。

  加上韩绍功和封云天一样,都曾经得罪过不少的人,一直有人在等着揪辫子。

  私放逃兵的事情经过督战队,传到了重庆某些人耳中,经过他们的监督办理,这件事也就没有了回转余地。

  按照此时的国军军法,私放逃兵这罪名要是坐实了,会被处以三年牢狱。

  当然!

  如果没人逮着不放的话,这事情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

  只需要上面人一句话,韩绍功便能恢复自由身。

  封云天久病成医很清楚军法,心情有些沉重的问道:“这事可大可小,有人帮你在处理吗?”

  “我相信军法处会作出公正的判决,如果要蹲监狱,我也认了,只是这三年时间里不能打小鬼子,实在是有些可惜。”

  韩绍功这话间接作出了回应,他并没有去找任何人帮忙。

  以韩绍功从不阿谀奉承任何人,不加入任何党派之争的正派耿直性格,哪怕是坐三十年牢,恐怕都不会去托关系走后门。

  “哎~”

  封云天很清楚自家大哥的性格,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着正在离开昆明的车外风景,亦有所指的说道:“是啊,三年确实太长了,长到足以改变很多事情。”

  三年后就是45年了,日军都投降了。

  作为一个和日军打了半辈子的军人,不能亲眼见到小鬼子投降的那一刻,这确实是一件很残酷的事。

  难道就这么看着韩绍功入狱吗?

  封云天肯定做不到。

  不过,他知道韩绍功的性格,当面说出来不仅不会得到感谢,相反反而会被骂个狗血淋头。

  同时作为兄弟一场,封云天也不想让韩绍功觉得有欠他人人情。

  因此封云天嘴上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心里默默打定了主意,等回到重庆之后,一定要想办法把韩绍功捞出来。

  不仅仅是兄弟情义,更是不想让最后反攻缅甸时,远征军少了一名悍将。

  宪兵车队一路向前,离开昆明实现了前往重庆的路,封云天和韩绍功这两兄弟,也在这一路上叙述着各自的经历。

  有高兴的是大家一起笑,有伤感的事互相感叹,甚至还聊到了感情上的事情。

  毕竟都老大不小了,这事也差不多该提上日程了。

  尤其是已经三十好几的韩绍功!
  不过。

  事情虽然说到了这方面,但是两人都没有说自己的女人是谁。

  封云天这边是确实没有,尽管合适的女人遇到过几个,可都只是朋友关系,自然是不能说是自己的女人。

  韩绍功倒是洒脱的说了自己有女人,可并没有说女人的名字。

  原因是还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现在说是自己的女人还有点为时尚早。

  如果到了重庆有机会,到时候再当面介绍给封云天。

  “这是必须的,等到重庆一落地,我就去给大嫂买见面礼,等你出来,咱们找个地方好好喝几杯,一醉方休。”

  封云天很期待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征服自家这个闲不住的大哥。

  “好,一言为定。”

  韩绍功没有推脱,当场便答应了下来。

  多年未见的两兄弟要说的话很多,随着两人的叙旧交谈,经过三天的连续赶路,终于来到了此刻中国的政治权利中心——

  重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