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你死我活!

2021-07-25 作者: 隐约点
  第415章 你死我活!

  皎洁夜空。

  一道人形蝙蝠疾驰而过。

  狮鹫兽不远不近地缀在它身后,一口气追出二十里地,降落于一座小山坡下的洞穴。

  蝙蝠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披着蓝色绸缎上衣,身形瘦削的中年男人,他似乎未曾注意身后的追踪者,抱着女术士走进山洞。

  罗伊随后落地,从空间中掏出了四瓶魔药:高阶黑血、雷霆、派翠的魔药、暴风雪。

  “啵…咕噜咕噜…”

  连续四瓶魔药下肚,脸颊先是白的毫无血色,紧接着涌出一大片暗红。

  乌黑的血管如同土壤中分裂的树根,从他的下巴开始往上延伸到额角,爬满一张脸颊。

  鼻子里喷出的气息灼热难当。

  一阵头晕脑胀后,猎魔人心跳如擂鼓。

  而模板之中,雷霆生效,力量由14.5→17.5,暴风雪起效,敏捷由15→18。

  “唰——”

  手中古威希尔和阿隆戴特轮番切换,五枚星型符文,均匀涂抹的吸血鬼剑油绽放幽光。

  附魔装备、各色炸弹一应俱全。

  猎魔人安抚地拍了拍歌尔芬的脑袋,狮鹫兽不甘不愿躲进了黑夜。

  目光转向深邃的山洞。

  如果不是他启发雅妲殿下创建美德教会。

  泰莫利亚皇家顾问不至于频繁到郊外巡逻,驱散湖中女士的信徒。

  也就不会掺和这起凶案,遭遇高阶吸血鬼。

  所以特莉丝被擒,与自己这只“蝴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猎魔人套上了双重法印,踮着脚尖,猫鼬般潜进山洞。

  ……

  一段曲折悠长、尖石嶙峋的甬道,侧壁生长密集的荧光蘑菇,洒落柔和光辉。

  罗伊蛰伏在甬道出口一块三角形的阴影里,目光转向大厅内。

  无声披风和法印遮蔽了他所有动静。

  山洞主人一无所知。

  ……

  大厅里的火盆照出一张惊恐中夹杂着自嘲的面容。

  女术士正躺在一张简陋的石床上,身体瘫痪一般,动不了一根指头,但她神志清醒。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为了追寻所谓的刺激,跟着一队愣头青的白蔷薇骑士,来挑战一头狼人,结果大错特错。

  挑选了一个惹不起的对手——一头高阶吸血鬼。

  我会有什么下场?
  车矢菊蓝的眸子竭力往着右边投去一瞥。

  那位“披着人皮”的怪物,正在站在一张石桌前捣鼓着瓶子和罐子,长满锋利指甲的手不时拿起一个罐子摇晃。

  见鬼,那里头都是些什么?
  特莉丝动了动鼻子,番茄酱、白胡椒、罗勒、丁香、肉蔻等等调料的香味儿涌入鼻腔。

  一首空灵、诡异又带点欢快的小调响了起来,它像是一位心情愉悦,正为丰盛晚宴准备前菜的厨师。

  偶尔用充满磁性的沙哑嗓音唱上一句歌词…

  不是北境通用语、也不算是上古语。特莉丝听得出,它唱的是尼弗迦德语!
  想到这声音背后的真相,她越发害怕。如果恢复行动力,她已经抖成筛子。

  “一头从尼弗迦德而来的高阶吸血鬼?!”

  “魔法之神在上,这茹毛饮血的怪物,准备直接把我配上香料做成一道菜?”

  一念及此。

  女术士脸色惨白,她尝试调动魔力,发出求救信号,魔力却纹丝不动。

  无奈心头焦急祈祷!
  “还没追寻到魔法的真谛,没有找到人生的另一半,绝不能就这么死掉!”

  “不!谁来救救我?”

  不,没人会来,你死定了。

  一个声音对她说。

  你将死于愚蠢和自大。

  ……

  高阶吸血鬼端着一个装满香料的石碗走了过来。

  女术士看清了他的脸,不再是之前丑陋惊悚的蝙蝠头,他变作一位正常的,拥有黑色短发,马脸,大鼻子的中年男人。

  他的脸色病态苍白,薄嘴唇微微发红好似涂抹着血液,下巴很宽,嘴角带着一丝刻薄的笑容,就像一位神经质、癫狂的小贵族。

  而他的眼睛一片血红。

  他看着她,就像狮子看着羚羊。

  ……

  “visse hael…本人格鲁飞德,南方而来的伟大种族之一员…不得不说,你的美貌胜过了夜色,和月光下黑曜石般的鲜血。”吸血鬼朝她鞠了一躬,尖尖的食指突然沾了一点血红的香料,抹上她光滑的脸颊,又往下划过她的下巴。

  特莉丝身体不自禁战栗。

  他的眼神带着贪婪和残忍。

  “自从越过雅鲁加河,来到北边这片不毛之地,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您这么出众的美人儿。”

  “长相气质、丝毫不逊色于金塔河边的名门贵女,还如此地博学多闻…”他突然俯下身体,鼻子在女人修长的脖子间一嗅,陶醉地眯眼,“血液里充斥魔力的芳香…”

  “比纯洁的少年更加诱人。”

  “所以我没有杀你,那样太暴殄天物…你应该有更好的去处。我向伟大的冥府发誓,你的每一个部分,都将得到最妥善的处理…”

  他伸出猩红舌头,舔了舔嘴唇,说出了让女人肝胆俱裂的话来,“你的每一块肉,每一滴血都不会浪费。”

  特莉丝长长的睫毛开始眨动,嘴里发出害怕的嘶嘶声。

  “你的所有情绪,痛苦或恐惧,”他尖锐的指甲轻轻划过她的脖子,露出一丝鲜血。

  他把指甲含在嘴里,“都将成为最好的佐料!”

  “老天待我不薄,让我享受完最后这顿晚餐,再离开维吉玛,前往下一个城市。”

  “接下来你将有一段漫长而‘美妙’的旅程…”沾染香料的,冰冷的大拇指贴着女术士的额头,向下划过她的鼻梁和嘴唇,涂上一道血色的竖线,

  蔚蓝的眸子瞪圆。

  “从现在开始,好好享受每一分,每一秒…”高阶吸血鬼脸上散发出病态的红晕,

  “哀嚎吧、颤抖吧、歌唱吧,给我来一首发自灵魂的战栗之歌!”

  “唰——”

  他放下石碗,伸展双臂,指尖豁然向外钻出一排手术刀般锋利的指甲!

  两排“手术刀”在身前交错。

  火花四溅。

  而男人龇牙咧嘴,脸颊变得如同老鼠。

  特莉丝屏住了呼吸。

  “卡兹…”

  山洞里响起一道清脆的玻璃破碎声。

  吸血鬼脚下突然升腾起一阵白雾,细碎的黑色星尘在其中闪烁,封印住它体内魔力。

  “烦人的臭虫!”

  它一声怒吼,拖起爪子冲向洞口。

  一道修长身影挥着暗沉剑刃迎面冲来…

  两道身影猛然撞击。

  两声闷响!

  血色触手钻出虚空,将不可一世的高阶吸血鬼托举到半空,滋滋冒出青烟,腐蚀它的皮肤。

  格鲁飞德被触手死死捆住…在愤怒和惊恐中瞪圆了眼睛,嘴里獠牙闪闪发光。

  然而它技止于此,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遏制它的心脏,令它动弹不得,连思维都陷入僵化。

  而对面的猎魔人同样不好受。

  刚释放震慑,没来得及迎头痛击,就被格鲁飞德当胸一爪。

  整个人好似遭到一头叉尾龙撞击,体表的昆恩法盾纸糊一般熄灭,向后飞远挂上岩壁,破碎的石子儿随着他一同滑落在地。

  猎魔人疼得脸颊抽搐,胸闷欲吐,似乎断了好几根肋骨。

  然而等他起身,重新勾勒好第二记昆恩法印。

  高阶吸血鬼已然从震慑中清醒,并且化身为巨大的人形蝙蝠,尖叫着飞身一跃,以惊人的的速度出现在罗伊面前。

  “唰——”利爪瞄准咽喉,打横划出一道寒光。

  但猎魔人反应果断,脚下的亚登光环又稍稍减缓了对手的速度。

  他险险矮身滚到左侧,完美避开了爪击,起身的同时,手臂从虚空中抓出了阿隆戴特,准备斩击。

  然而格鲁飞德反应骇人。

  长剑及身的一瞬化作一群氤氲血色的蝙蝠,消失于空气中。

  罗伊心头一惊,本能地拧身向后斩击。

  阿隆戴特划破空气。

  格鲁飞德鬼魅出现在他左侧防御空隙,利爪闪电般一探、一扬!
  罗伊被提住脖子,双脚离地,因为窒息而脸色涨红。

  他来不及闪烁,高阶吸血鬼再次挥舞的利爪撕开了飞狮怪甲胄和他的胸膛,巨大豁口血如泉涌。

  滋滋…

  大量“剧毒血液”从伤口喷出,溅到高阶吸血鬼脸上、脖子上。

  “滋滋…”

  高阶黑血大发神威!

  烟雾弥漫之中,格鲁飞德一张脸被腐蚀得千疮百孔,遍布可怕血洞!
  它松开手,捂脸哀嚎。

  猎魔人重新坠地,单膝跪地喘了口粗气,立即“激活”,异色虹膜闪过一丝血光!
  顾不得胸口的剧痛,手中阿隆戴特由左至右划出一道弧光,对准脖子横斩。

  强大的危机直觉让格鲁飞德闪避开了要害,血色剑气钻出锋利的剑刃,畅通无阻地分开它的一截肩膀。

  剑气余势不止地向后飞远,在岩壁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

  星型符文熄灭。

  一条手臂坠落在地!
  萤火虫般金黄颗粒连接在断肢和残缺的肩头,肉眼可见地将它们拉拢。

  猎魔人五指飞速勾勒,准备一记阿尔德将它振退,但蓝色符咒刚在凝结了一半。

  怒不可遏的格鲁飞德刺耳尖叫!
  无形声波击破赫里欧护盾,它用仅剩的右爪愤怒地打断了符咒,罗伊陷入一阵诡异眩晕。

  格鲁飞德身体前冲,好似一头咆哮的犀牛顶住他重重撞上岩壁。

  昆恩的黄光如同流星般破碎。

  墙壁浮现出大片裂纹。

  罗伊痛彻心扉,只觉每根骨头都散架,每个细胞都在嚎叫,更糟糕的是他的后脑勺也被磕了一下,有了一个短暂的失神。

  不到一秒,然而足够吸血鬼发挥!
  “唰——”

  格鲁飞德眼神冰冷如刀,朝着他的脖子疾风闪电般连续三爪。

  第一第二爪,附魔戒指激发的强大护盾湮灭。

  第三爪。

  汹涌的血光冒出脖子。

  猎魔人腾云驾雾一般飞上了高空。

  天旋地转间…一股巨大的空虚收摄他的心神。

  前所未有的虚弱将他吞没。

  生命终结。

  视线最后一幕,是一具鲜血狂涌的无头尸体!
  罗伊,永坠黑暗。

  ……

  ……

  “呼——”

  “呼——”

  山洞的阴影里,猎魔人溺水者般清醒,冷汗疯狂地涌出额头,他瞪圆眼睛,异色虹膜边缘钻出根根血丝。

  他十指颤抖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完好无损。

  “我还活着…刚才是什么情况?”罗伊豁然注意到,模板之中“上古之血”在疯狂闪烁红光。

  “上古之血的预警?”

  这还是头一次。

  “我和那玩意儿差距太大,绝不能冲上去近身作战。”

  “我只有一个机会,利用震慑定身的三秒杀死它…”罗伊醒悟到,“把握住机会,要么生,要么死!”

  “或者现在临阵脱逃?”

  死亡那一幕令他心有余悸。

  暗金瞳孔转向山洞内部。

  情况万分危急。

  格鲁飞德面朝女术士举起了爪子…那架势好似面对一头待宰羔羊的屠夫,正琢磨着从那个部位下刀!

  我能逃吗?

  ……

  “哄!”

  山洞大厅之内。

  突然炸响一道高亢的吼叫,魔力潮汐应声而动。

  格鲁飞德表情狰狞、不耐烦地转身,就见一道面容僵硬的身影挥舞着长剑,“慢吞吞”地朝它冲来。

  它拖着爪子迎了上去,打算将这只恼人的臭虫撕成碎片,作为大餐前的开胃小菜,却不防一道冷箭从角落无声袭来。

  格鲁飞德一挥臂爪轻而易举地挡开了箭矢,其上一道古怪力量却透过魔力屏障,令他眩晕了一个刹那。

  表情僵硬的男人趁机冲到近前,出乎意料地一把搂住了它。

  紧接着,另一位藏在阴影里的猎魔人,朝着被“控制”的高阶吸血鬼推出了一枚高温的火球——

  “砰!砰!砰!”

  伊格尼·怒焰引爆幻象身上的三枚黏土炸弹。

  翻滚的火光被严格地限定在半径一米的范围内,伴随一阵喷涌的惨白冻气,好似一轮白金色的太阳,绽放出净化一切的赤红光芒。

  全部威力落到高阶吸血鬼身上!
  巨大的爆炸令整个山洞为之摇晃,洞顶的钟乳石簌簌坠落!
  ……

  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响了起来!
  一头巨大的蝙蝠钻出了火光。

  它的卖相凄惨至极,一对翅膀断成五六节、身上多处火焰如同跗骨之蛆般熊熊燃烧。

  皮肤遍布焦黑的烧伤和活物般蠕动的肉泥、肉芽。

  它就像被高温融化了一小半的蜡烛。

  唯有一对猩红的瞳孔充斥着刻骨的仇恨,盯着猎魔人。

  它纵身一跃扑向他!宛如从天空坠落的血色流星,但速度却比全盛状态削弱不少!
  罗伊早已提前做好准备,朝着山洞另一头暗影笼罩的逼仄角落射出一箭。

  身形随着箭矢闪烁,完美避开了攻击。

  大蝙蝠砸中他之前的藏身处,好似爆发的血色火山,把地面砸出一个大洞。

  猎魔人第二次五指勾勒,推出符咒,大吼!

  “哄!”

  奥秘的吼叫在山洞中回荡。

  魔力反噬,罗伊的鼻子和眼睛流出鲜血,而第二道幻象出现在吸血鬼的必经之路上,挡在了他面前。

  愤怒的格鲁飞德朝着猎魔人丢出了一枚血色长矛——

  长矛越过幻象,直击猎魔人的脑袋。

  罗伊将湖女之剑竖立在胸前,迎着魔力冲击往前一劈,多次强化后的剑刃保护了他,将血色长矛一分为二。

  其余部分,则被他身上的昆恩法盾抵消。

  而五米以外,大蝙蝠已经与幻象撞到一起,一个呼吸间。

  幻像湮灭…但它发挥了余热,惨白的冻气缠上大蝙蝠的身体,肉眼可见地减缓后者的移动和反应速度。

  而罗伊迎着目标,左手勾勒法印,右手扣动扳机。

  “兹—”

  紫色的电蛇先一步游过半空正中大蝙蝠,被它身上血气弹开,却将它麻痹了一下。

  “嗖—”

  弩箭紧接着射中它的额头,没能穿透坚硬的头骨,却令它向后一个踉跄,在眩晕之力下失神。

  猎魔人身形消失在原地,随着弩箭出现在大蝙蝠身边。

  在它被眩晕的一刹那!

  震慑!

  无穷无尽的腕足钻出了虚空,化作血色海洋将高阶吸血鬼淹没、包裹,甚至遮住它的眼耳口鼻,把它头下脚上地托举到半空。

  无法变形,无法虚化。

  格鲁飞德仿佛回到了多年前,在维可瓦罗的黑色冥府内,直面暗影长者那一刻。

  不,比那还要恐怖!
  这一次高阶吸血鬼没能击飞猎魔人,它就是被捆上断头台的死刑犯!

  而猎魔人好似死神、刑场上的刽子手。

  脸色冷如坚冰,异色瞳孔犹如烈焰浇筑的熔金,燃烧着滔天杀意。

  他高举阿隆戴特。

  血色触手分开一条缝隙。

  火光将他的背影投射到山洞石壁之上,杀意化作实质,隐隐有无数绷直的血色触须疯狂抽动。

  他豁尽全力,朝着高阶吸血鬼脖子奋力一斩——

  这一剑斩断了畏惧和憎恨。

  “唰——”

  血色剑气斩断颈椎。

  露出獠牙的狰狞蝠首滚落到猎魔人脚下。

  星型符文溃散。

  血液溅了他满头满脸。

  阿隆戴特瞬息间切换为古威希尔…

  猎魔人手持钢剑,迅疾绝伦发动第二次斩击,沿着高阶吸血鬼被倒吊的身体中线,由上至下,仿佛分开了命运!
  “唰——”

  血色剑气将无头的肉身斩做两半!
  刹那间,一只汽化的巨型蝙蝠冒出残尸,朝着猎魔人戾声咆哮,双翅卷起血海波涛。

  而猎魔人身后,一头挥舞万千触须的可怖邪物跃出虚空,将它卷住!

  “咕噜咕噜,”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进食声、吞咽声,不甘的惨叫声响起。

  猎魔人脚下。

  分成三块的尸体间,钻出密密麻麻的血线,互相粘连、拉合,将它们强行拼凑完整。

  格鲁飞德恢复人形。

  然而,这具活力非凡的肉体已经失去了核心,只剩空壳!
  “你吞噬了高阶吸血鬼摩卡·爱普·格鲁飞德的灵魂,经验值+600,猎魔人lv9(4600/6500)”

  同一时间,遥远的南方,维可瓦罗,一座漆黑不见五指的古老洞府之内。

  倒悬在洞顶,苍白皮肤爬满奇异纹身的人形生物豁然睁开了双眸。

  眸光冷然,宛如液态白银。

  它叹了口了气,叹息在冥府中回荡,
  “少了一个。”

  ……

  维吉玛夜女王之家。

  一个身段妖娆,姿容美艳的女人突然心有所感,放下了手头殷红如血的酒杯。

  朝着维吉玛郊外那口山洞的方向眺望。

  脸色震惊。

  “那个躲躲藏藏的王八蛋?谁杀得了它?”

  ……

  同一时间。

  躺在石床上的女术士瞪大了眼睛。

  她的位置只能看到那面墙壁之上,光影飞速变幻…人影,蝙蝠倒影剧烈碰撞。

  最后,一头挥舞腕足的章鱼扑中了人形蝙蝠。

  触须进食般一阵蠕动,它在吞噬,又同时喷吐着万事万物,乃至于时间。

  它发出满足的叹息,身体一涨一缩,腕足合拢又伸直,欢快地在墙壁上游动,遁入虚空。

  下一刻。

  一个浑身浴血的年轻男人走进女术士的眼帘。

  灰色的“无声披风”在他背后飘扬,宛如一对扇动的龙翼!

  强烈的冲击令她窒息,令她目眩神迷。

   感谢key吱咔的打赏支持!
    感谢大家的订阅、月票、推荐票支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