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八章 李玄霄

2021-03-03 作者: 风雨长亭
  “战体,解!”

  王焱身为传承自上古的战族,并且还是觉醒了战体,战斗力非凡。

  此时,随着他手印的落下,身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觉醒了一般。

  光是那一股霸道无双的气势就足以震慑无数的人。

  双眼涌现出一股如鲜血般红色的光芒,仿佛能择人而噬。

  此时,王焱不管是力量速度还是自身的防御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这就是战族与战体相匹配的强大秘术,而启动这秘术也意味着,将一战方休,至死不悔。

  在这秘术的加持下,王焱如有神助,人挡杀人,这整个坠仙战场依然成为了他的屠宰场。

  化神中期的老太监只和王焱对了一招,便吐血狼狈逃窜。

  那种深深的无力感让老太监萌生退意,甚至就算身后还有百万大军,也不可能拿他怎么样。

  虽然王焱因为战体的缘故,神识涣散,但是他能感觉得到老太监带给他的威胁。

  遂一路追着老太监而去,嗜杀成性的他一路追着老太监,直至李云宇战车之下。

  “保护公子!”老太监大喝一声,然后出现在战车之上,催动战车远离地面,一路往北逃去。

  王焱见不能奈何战车,遂继续屠杀周围的士兵。

  又经过两天的大战,百万雄兵尽灭,而王焱终于精疲力竭。

  整个坠仙战场血色弥漫,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王焱站在尸山之上,手中长剑插在身前,眼睛遥看前方,那是南域的方向。

  此地尸气怨气逼人,再加上陨仙战场本就是仙怒人怨之地,久而久之此地变成一处绝凶之地。

  通过夜孤寒的偷天之能,李云霄虽然远在万里之远依旧看到了这触目惊心的一幕。

  看着这堆积成山的尸骨,看着这为自己而亡血流成河,李云霄情绪失受,无穷的怨念侵入他的神魂。

  他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他能控制的。

  他慢慢的沉沦,慢慢的陷入进去,无法自拔。

  ······

  外界,李云霄已经在这第七层呆了足足有一刻钟了。

  而此时,另一个阴谋夜正在酝酿。

  “轩长老,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要知道这件事若是被发现了,我们可是要被按叛宗处理的。”

  方长老还是有些不想做,他不想成为叛逆。

  更重要的是,他明白一旦撕开那个封印,那个东西跑出来,恐怕整个剑宗都将会陷入恐慌,甚至灭宗。

  “哼!”轩长老一把将方长老拉开,然后结印开始施术。

  若不是这老东西,在前几关他就已经动手了。

  只不过这小子倒也真有几分本事,居然还没等他出手就破阵而出。

  竟是让他一点机会都没有。

  现在这第七关终于把他困住了,但是他也知道这一关困不住李云霄多久,而他不能因为方长老的犹豫不决坏了大事。

  ······

  赤鬼脸色阴寒,那两个老东西不是欠他人情吗,怎么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

  至于应飞扬则是笑了笑,对于赤鬼的算计,他并不想掺和,但是看着赤鬼吃瘪,他倒是挺乐意的。

  “你若是还不行动,那这小子恐怕就真的成功了,到时候声名大振,就更加难对付了。”

  应飞扬虽然很想看赤鬼吃瘪,也和李云霄并无仇怨,但是很多事也不是他能决定的。

  既然注定站在对立面,那么先下手为强方是智者所为。

  不过一开始,他倒是真的没有想到,这近段时间声名鹊起的云霄公子居然在阵法上有如此的造诣。

  倒是真的让他刮目相看了。

  “不好,他的状态不对!”

  与此同时,见多识广的吴长老发现了问题。

  随即很多人也发现了问题。

  只见李云霄的身体居然冒出丝丝黑气,表情也似乎很是痛苦。

  “长老,他似乎陷入幻阵了。”

  韩青原脸上有些担忧,他还在想今日可以看到一个阵法奇才的诞生,可是没想到居然会发生如此意外。

  “怎么办。”圣乐儿两人也发现了问题。

  “不用担心。”尽管早就已经知道了结局,但是岚攸依旧无比的担心。

  幻阵中

  李云霄已经变成了王焱,之间他手提利剑,将一个又一个来犯的敌人斩杀。

  脚下已经白骨累累,堆尸成山。

  甚至他还能感受到无数的灵魂在他的剑下嘶鸣,哭泣。

  脚下的白骨将他的身体牢牢固定住,然后无数的死气灌入他的身体。

  ‘李云霄,你该醒来了。

  ‘你不应该在这里倒下。’

  ‘你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就在李云霄即将坠入地狱万劫不复之时,一个缥缈的声音在李云霄灵魂深处传来。

  那声音就如同不屈的意志,让他慢慢苏醒过来。

  虽然说人不是他杀的,但是却因他而死,正所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是那一份愧疚让他沉沦,让他迷失。

  不过当他在一起清醒之后,这些问题,他已经看开了。

  这件事固然是因为他的缘故,但是当年的他还小,况且一将功成万骨枯,他是注定是要成为帝皇的,可以怜民爱民,但切不可妇人之仁。

  正因为他当年的弱小,才导致这样悲剧的发生,所以他更应该修炼,更应该变得强大。

  而这,只不是他变强的垫脚石,只不是幻阵罢了。

  幻境还在继续,而王焱还在大杀四方。

  现在百万人的军队已经被他杀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只要是冲过来的,无一能幸免,都成了王焱的剑下之魂。

  而王焱在杀完最后一人,精疲力竭而亡,彻底的闭上了眼。

  一人一剑屠杀百万将士。

  就算是修为高过他的夜孤寒也不可能做到。

  这就是当初他说服夜孤寒的原因之一。

  至于老太监眼看不能力敌带着李云宇早已经逃之夭夭。

  至于这周围俨然已经变成一片炼狱。

  王焱人死人死身不倒,手中的长剑插在身前。

  周围周围弥漫着磅礴的怨气,以王焱身前百丈最盛。

  再加上此处本就是仙怒人怨之地,久而久之便成为大陆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凶地。

  ·······

  清醒过来的李云霄,已经找到了破解幻阵的方法,只要破阵而出,然后在破解掉其他的阵法,他就可以出去了。

  同时也算是闯过了阵楼,就是不知道这阵楼中关于明帝的传说是不是真的。

  可就在李云霄准备破阵而出的关键时刻,突然这周围的场景一变,他出现在另外一个场景中。

  这是一间破破烂烂的的房屋中,李云猛然睁开眼睛。

  看着周围的一切,他既熟悉又陌生,而他正在躺在一张床上,似乎骨瘦如柴,穿着朴素体内毫无修为。

  这身体素质好差,李云霄叹了一口气。

  这是他好几次幻梦之时所见,他可以确定,这个地方,他没有来过。

  可是那来自灵魂深处的熟悉感让他很是迷惑。

  李云霄很是迷茫,按道理来说,这幻境幻化出来的都应该是他所经历过的一切,但是这明显他没有经历过。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那个熟知的总是叫着他哥哥的小女孩。

  那个记忆中能让他无比心疼有些削弱,营养不良的小女孩,现在并没有在这房间之中。

  就在这时他隐约听到了一个脆脆的声音:“你们想干什么,这是我哥哥温养肉身的灵液,你们不能抢。”

  这个声音他记得,这是那个哭鼻子小妹妹的声音,看来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她在这里受委屈了呢。

  对于这里他陌生而又熟悉,只有好几次梦回这里,他不知道他来自何方又该去往何处。

  “你那个废物少爷已经瘫了,还浪费我们家的灵液资源,要知道那些东西本应该属于我大姐的,只有她那样的天之骄子才有资格享用这些。”

  说话的是一个少年,他似乎再抢那个哭鼻子的小妹妹的灵液。

  听这声音,少年大概十四五岁的样子,怎么能这般尖酸刻薄。

  “他已经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少主了,他已经废了。”

  另一个少年的声音响起语气同样咄咄逼人。

  李云霄皱了皱眉,看着那小妹妹被欺负,他心中似冒起无穷怒火,无处喧嚣。

  同时心中有涌出无数的力量想让他做起来。

  “不,你骗人,哥哥说过,他陷入沉睡只为了历练,只要他成功,将来这方天地将再也困不住他!”

  女孩斩钉截铁的说道,但是话音带着哭腔,让李云霄心神一震。

  同时,李云霄似乎多了很多记忆。

  都是关于这个女孩的,还有就是他无微不至照顾他的画面。

  “哈哈哈,沉睡?历练?也就族中那些老家伙才会相信你这些鬼话,你当我傻呢,他李玄霄就是废物,是不折不扣的废物,混吃等死的废物。”

  一开始说话的少年恶狠狠的说道。

  “哥哥不是废物,他不是废物,他是天才,是无比耀眼的天才……”

  小女孩更加的委屈了,但是她似乎有无比的坚强,就算饱受欺负,她依旧护住哥哥的灵液。

  “李玄霄……这是这具身体的名字吗?”躺在床上的李云霄喃喃自语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