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六章 势如破竹

2021-02-28 作者: 风雨长亭
  难道真的如她所说,她拜师一个世外高人,能掐会算,所以她能事事了如指掌,了事于先。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管如何,她都是她的师妹。

  见圣乐儿没有再继续追究,岚攸也是松了一口气,她确实是有自己难言的苦衷。

  另外一边,看着李云霄的精彩表现。

  吴长老欣慰的笑了笑,虽然不知道李云霄为什么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来走出幻境。

  但是光凭他找出杀阵的破绽,然后一脚破之就足够惊艳了。

  可笑的这些人之中居然没有几个人能看的懂。

  这其中还有不少是他阵院的卓越弟子,真是让他心寒,难道当年夜孤寒的亏还没有吃够吗。

  “让阵院的长老们约束好自己的弟子,不懂就不要乱说!”

  吴长老毕竟在这阵院虽然不是院长,但是威望颇高,他所说的话自然没有人敢有异议。

  很快,场面再度被控制下来。

  吴长老虽然没有褒贬李云霄,但是在这种场合,他的态度就决定了一切。

  “难道这云霄公子真的不是浪得虚名!毕竟也是当年那个人的弟子,不可能那么差吧!”

  因为有吴长老的支持,观战的众人中很快就出现了不同的声音。

  这让晋元等人脸色一寒,不过,这种情况他们也不敢在有任何的作为了。

  这玄阵虽然式微,但是玄阵在剑宗还是有相当大的权势的。

  毕竟玄阵那种保命底牌可是相当抢手的,更何况有吴大师支持,他们更加不敢造次。

  “这阵楼因为是根据自身的修为来调整阵法难度,可以说修为越强,所遇到的阵法越困难,这也是阵楼这么多年来无人敢闯的原因。”

  作为阵院众多弟子中颇有威望的夏侯清说道。

  此人阵法也算有颇高的造诣,本是这些年阵院中天赋最佳之人,修为也算上乘。

  很多人都在私底下议论,阵院若是能挑战阵楼,非夏侯清师兄莫属。

  只是夏侯清一直都没有胆子闯,毕竟阵楼可不是儿戏,稍有不慎就杀机遍地,他实在是缺少信心,不过他对阵楼的研究却相当的高。

  “师兄所言极是,你看这位云霄公子如何?”

  见阵院的夏侯清师兄开口,周围的人纷纷看向他。

  “阵楼是我阵院最神圣的地方,也是我阵院玄阵集大成者,怎么可能有人能凭借运气闯过,一切还是看实力,只不过我们所见所闻也算是在阵楼之外,有所偏差是在情理之中的。”

  见此夏侯清往吴长老这边看了看,然后继续说道。

  “更何况,阵楼之中自诡谲难测的是那真是无比的幻阵,刚才那云霄公子之所以有所奇怪的举动应该是身处幻阵之中,而这是我们在阵楼之外的人是看不到的。”

  夏侯清的声音很大程度上代表着阵院的意思,毕竟这是李云霄闯阵楼之后,阵院第一次有人公开发表言论。

  而且还是在吴长老的示意之下,不过不得不说这夏侯清也算是有一番眼界。

  当然有眼界的人很多,只不顾愿意当出头鸟的恐怕就没有几人了。

  “原来如此,那这么一说,云霄公子在阵楼第一层挥出的那一道剑气也说的过去了,我就说嘛,像夜前辈这样的高人又怎么可能又这么白痴的弟子。”

  经过夏侯清的这一番解释,很对人都似乎明白了过来。

  当然大多多事一些外门弟子、内门弟子。

  “对啊,眼见不一定为实,更何况我们还只是通过玄阵投射出来的画面猜测,又怎么能这么武断呢。”

  “这本就是一场看不见的战斗,原来我们真的误会云霄公子了。”

  “师姐你真厉害,看来我们真的误会那小子了!”

  天彗峰林凌傍边的师妹非常服气的对凌琳说道。

  毕竟一开始她们的大师姐就没有让他们枉议那云霄公子,就足以看出师姐独到的眼光。

  “认真看,少说话。”

  聪明如林凌,他自然看得出来是有人在针对李云霄,而她所需要的则是让他天彗峰的弟子免受其牵连。

  在事情还没有明朗之前,独善其身,保护好自己方才是做人做事之道。

  “是!”

  周围的几位师妹两忙正色受教。

  ······

  “我说的吧,云霄公子毕竟是夜孤寒夜前辈的传人,若是没有点真才实学又怎么敢进入这阵楼。”

  “一口气闯六层,这也太逆天了吧!”

  “夜孤寒真是奇人,不仅自己十分的逆天,就连教出来的弟子也能独领风骚,当真不凡。”

  “师兄,我们怎么就没有拜师夜前辈这样的运气呢!”

  “我听说夜前辈就在风雷城,要不有机会去试试!”

  ······

  看着李云霄以势如破竹的无低姿态闯过第三层、第四层、第五层甚至是现在的第六层,在场的人再也无法平静了。

  要知道阵楼一共就七层,而现在李云霄闯过六层,可以说已经是十分了不得的事了。

  要知道,千年来除了夜孤寒明帝这样惊才绝艳之人,也就只有李云霄做到这一步了。

  不得不承认,他真的非常的优秀。

  “此人不除,将来绝对有会是下一个夜孤寒!赤鬼兄,你这个敌人可有点了不得哦。”

  应飞扬喃喃说道。

  而此时阴冷无比的赤鬼已经彻底的失去他的风度。

  还好周围本就没有什么人,不然恐怕早就在他的鬼气之下变成冰棍。

  “你倒是会说风凉话,要知道你曾经也想过害他,现在我两算是同一条船上的。”

  听着应飞扬的话,赤鬼冷冷的说道。

  吃完抹干净就走,哪有这么好的事。

  “赤鬼兄说笑了,你的事那就是我的事,但是这毕竟是剑宗若是被宗门发现,那可就是要被严惩的,有什么仇,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应飞扬笑嘻嘻的对赤鬼说道。

  别看他现在如此模样,像是一个耍赖皮的,但是赤鬼知道,应飞扬这是在试探他和李云霄呢!

  看来想要轻易的糊弄过去有点困难了。

  “今晚子时,我登门拜访,倒是在下对你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既然你想找死,那就别怪我了。

  “那但时候在下就恭候赤鬼兄大驾光临了。”

  应飞扬笑了笑,对于赤鬼眼中的那一抹杀意,他并未在意,陈大事者不拘小节。

  ······

  因为有一开始林凌的告诫,天彗峰座下弟子倒是颇为安静,但是并不代表他们不激动。

  “我们走吧!”林凌突然说道。

  她来此主要是奉师尊之命来看看这近段时间传得沸沸扬扬的云霄公子究竟死一个如何的人。

  现在既然已经见识得差不多了,自然要回峰回复师命。

  “别呀,师姐,那云霄公子还没有闯过最后一关呢。”

  跟在林凌身边的名叫月儿的弟子央求道。

  “是啊,师姐,我们不是奉师命来看看这云霄公子的为人的吗,都还没有接触到怎么能就这么回去呢!”

  另外一名师妹也央求道。

  “这位想必就是天彗峰的林凌师姐了,在下岚攸,丹皇院弟子。”

  在林凌还没有出口反驳的情况下,岚攸走了过来。

  “不知丹院的师妹有何指教。”

  剑宗势力盘综复杂,而丹院地位尊崇。

  “见教不敢当,不过你不觉得你两位师妹说得很有道理吗!”

  岚攸似乎懂读心术一般,竟然完全猜透了他们的心思。

  “这是我天彗峰的事,丹院的人是不是管的太宽了。”

  林凌大怒,她虽然不知道这岚攸是如何得知他们的目的的,但是现在又怎么能弱了天彗峰的威名。

  “凌琳师姐息怒,我师妹若是有何冒犯,还望师姐看在她还小的份上饶她一次。”

  关键时候圣乐儿赶到,狠狠的剐了岚攸一眼,然后连忙对天彗峰的林凌说道。

  她可是知道林凌的怪脾气的,说实话,她是真的不愿意和她打交道。

  “师姐······”月儿也在一旁说道。

  他们虽然大部分的原因是想看看这云霄公子能不能闯过第七层阵楼,但是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她们觉得此事还没有彻底接触李云霄,算不得已经完成了任务。

  “我过来主要就是觉得,在剑宗也只有天彗峰的各位师姐看的顺眼,刚才失礼之处还望林师姐见谅。”

  在圣乐儿疯狂的使眼色后,岚攸笑了笑然后对林凌道歉道。

  “不必,我们走!”

  不过那林凌依旧不给面子,一声令下,没有半点妥协的余地。

  “你对她干嘛这么大的敌意呀,她得罪过你?”

  看着天彗峰的女弟子走远,圣乐儿有些不解的问道。

  平时岚攸虽然胡闹,但是做事一向都有分寸,不至于是如此鲁莽之人,今日行事太过蹊跷。

  “师姐,你说什么呢,我刚才也没做什么呀,关键是那个女人,我这不是明显为她们好吗,不领情还如此,果然和传闻一样,不可理喻啊。”

  面对圣乐儿的询问,岚攸早想到应付之策。

  她自然不会无缘无故跑过来找不痛快,只不过是为了阻止一些事而已。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