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品性高洁、文武双全

2021-02-22 作者: 三个皮蛋
  在与他国重要人物会面的过程中,李荣的表现,已经无法用“不堪”两个字来形容,简直是惨不忍睹。

  若是李九夜看见自己儿子的言行,怕是要气得吐血三升,直接驾鹤西去。

  然而,来自“诸葛草堂”的葛月旻却始终恭恭敬敬地立于一旁,面色沉静,眼神清冷,静静地旁观者屋中发生的一切,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满。

  眼看李荣挂着口水的大嘴就要亲到江语诗,李桉与李喆已经激动得浑身打颤,两腿发软,几乎就要站立不稳。

  一根纤细光滑的手指忽然阻住了李荣的嘴唇,教其再也无法寸进。

  “王爷,请自重。”江语诗本来娇柔婉转的嗓音,忽然变得无比冰冷,令人浑身一颤,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对于初次见面的女子轻薄无礼,便是大乾人的待客之道么?”

  “语诗,你这是……?”李荣兀自傻愣愣道。

  “时候已经不早,语诗还有些事情要办,就不再叨扰贵府了。”江语诗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即翩然转身,挪动玉足,朝着门外走去。

  “语诗,你不想和大乾结盟了?”李荣这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大声问道。

  “咱们江家的确想要在大乾寻找一个盟友。”江语诗回眸一笑,整个屋内顿时犹如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只是在语诗看来,王爷却并非理想的合作人选。”

  “人道江语诗惊才绝艳,是个了不得的奇女子,如今看来却也徒有虚名。”李荣冷笑道,“若是没有大乾皇帝的认可,你不过是一个来自敌国的奸细,莫说合作,只要本王愿意,随时可以将你捉了打入大牢。”

  “是么?”江语诗不以为然道。

  “再说江家想要的,除了本王,还有谁能给你们?”李荣咄咄逼人道,“本王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做我的王妃,从此你我携手共进,亦或是在天牢中度过余生,你自己选吧!”

  “告辞!”江语诗轻笑一声,并不理睬李荣的威胁,莲步轻移,自顾自朝着门外踱去。

  “来人,此女乃是伏龙帝国的奸细!”被她这般无视,李荣如何能忍,不禁大喝一声,“给本王将她拿下!”

  伴随着他的怒吼之声,十数道矫健的身影从四面八方蹿了出来,站成一圈,把江语诗围在了中心处。

  这些人每一个皆身披铠甲,手执兵刃,双目炯炯,面露肃杀之气,一望可知是实力强悍的修炼者。

  “谈判不成,便要动手么?”江语诗灵动的双眸之中,闪过一丝轻蔑,“王爷真是好气度!”

  “非我族人,其心必异!”李荣眼中闪过恨意,却又隐隐夹带着一丝觊觎之色,口中冷冷道,“本王从来没有与你们江家合作的意思,适才虚与委蛇,也不过是为了探你口风,伏龙帝国的贼子既然敢来大乾,那就永远留下吧,动手!”

  随着他一声令下,四周的十数名高手身形暴涨,手中兵刃挟着惊天威势,直奔江语诗而来,其中数人更是拥有天轮修为,灵力在空中幻化出刀剑虎豹,五光十色,绚烂夺目,直教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阿喆,看来王爷和江小姐之间,是不可能了。”李桉的视线始终停留在江语诗玲珑迷人的娇躯之上,对着身旁的李桉痴痴道,“等到擒住了她,若是我向王爷讨要,你说他肯不肯把江小姐赏赐给我?”

  “你傻么?这是伏龙帝国江家的小姐,你要是娶回家去,绝对是个烫手的山芋,说不定要替你爷爷惹来大祸!”李喆毫不留情地掐灭了好友的念想,随即淫笑着道,“不过在押送天牢之前,赏给咱们玩两天,倒是未尝不可,只要能和这等绝色尤物共度春宵,就是立马死了,我也愿意。”

  “这样的蠢货,也妄图染指那个宝座么?”

  望着四面而来的凌厉攻势,江语诗摇了摇头,轻叹一声,“依我看,连那个十岁的孩子,都比你希望大一些。”

  话音未落,一股浩瀚绝伦的恐怖气息自她身上散发出来,瞬间席卷四方,原本气势汹汹的十余名王府高手忽然浑身一颤,登时失去了行动能力,伴随着“扑通”“扑通”的响声,纷纷跌倒在地,再也无力起身。

  “这……怎么可能?”

  望着眼前的诡异一幕,李荣不禁瞠目结舌,震惊不已,小眼睛努力瞪到了最大,看上去却还是一条细缝,与平时没有多大差别,“你居然是灵尊?”

  他的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了数道倩影。

  当时在皇宫大殿之中,李九夜曾经亲口表彰了飘花宫在帝都叛乱一役的卓越贡献,林芝韵与上官君怡等人的绝色姿容和恐怖实力,也深深地印刻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怎么现在的漂亮女人,一个个都这么厉害?

  李荣只觉自己的三观都被颠覆,整个人陷入到了极度混乱之中。

  而李桉与李喆二人,则已经双双跪倒在地,浑身哆嗦,一团不知名的液体自李喆身下缓缓流出,散发着令人恶心的臭味。

  “王爷,你还要捉拿语诗么?”江语诗朝着李荣轻轻迈出一步,直吓得这位怡亲王连连后退,腿脚发软,一个踉跄之下,险些摔倒在地。

  “江小姐,请勿对主公无礼!”一直默不作声的葛月旻终于动了。

  他猛地跨出一步,挡在了怡亲王李荣跟前,语调平和,浑身上下却散发出凌厉的灵尊气势,与江语诗遥遥对峙起来。

  “刚才这位王爷的所作所为,葛先生都已经看见了。”江语诗足下一顿,凝视着葛月旻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道,“‘诸葛草堂’中人,为何要出世辅佐这样一个草包?”

  “江小姐恐怕对主公有所误会。”葛月旻轻描淡写地说道,“主公品性高洁,文武双全,乃是世间少有的俊杰,在葛某心中,正是下一任大乾皇帝的不二人选。”

  “世人都说诸葛先生乃当世大贤,草堂弟子皆是不问功名利禄,一心钻研学问的出尘之人。”江语诗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葛月旻道,“如今看来,简直一派胡言,追求功名倒也罢了,这指鹿为马,面不改色说胡话的本事,当真教人叹为观止,门人如此,看来传说中诸葛青江先生,也多半是徒有虚名之辈。”

  葛月旻面色如常,对于江语诗的嘲讽看似不为所动,眼眸之中,却隐隐闪过一丝愤恨,一丝痛苦:“葛某行事,但求无愧于心,就不劳江小姐费心了。”

  “好一个无愧于心。”江语诗哂笑道,“若言也好,葛先生也罢,虽然不知道你们‘诸葛草堂’究竟在谋划些什么,但希望你能够记住自己刚才的话。”

  说罢,她翩然转身,足尖点地,娇躯腾空而起,直奔南边而去,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多、多谢葛先生仗义相助。”直到完全看不见江语诗的身影,李荣这才缓过神来,哆嗦着嘴唇,感激地看向葛月旻,“这女、女贼何其猖獗,可恨本王实力不足,竟然对她无可奈何!”

  “此女竟然在二十余岁晋升灵尊,天资之强,便是在七大圣地也不曾听闻。”葛月旻脸上带着愧色,“葛某实力有限,未能将其擒拿,请王爷恕罪。”

  “先生说得哪里话,若非您及时出手,只怕本王就要命丧女贼之手。”李荣兀自心有余悸,“接下来该如何行事,葛先生可有高见?”

  “适才江语诗离去的方向是南边,以葛某推测,她极有可能会去南疆省与武亲王会面。”葛月旻沉吟片刻,缓缓说道,“若是三皇子被她说动,愿意回来继承皇位,对于整个大乾都是一场灾难,毕竟在葛某心中,武亲王充其量只是一名武夫,并没有执掌帝国的能力与心胸。”

  “那、那可如何是好?”李荣闻言急道。

  “为了以防万一,只有在江语诗和武亲王会面之前,将其擒住。”葛月旻不假思索地答道,“葛某愿毛遂自荐,替王爷分忧,只是想要生擒一名灵尊强者并不容易,不知王府之中可否再派遣一名灵尊强者与我同行?”

  “这……”李荣面色一僵,支支吾吾,半天不语。

  怡亲王府的实力,较之太子和武亲王都相去甚远,哪里有灵尊强者可供使唤,只是望着葛月旻期待的眼神,他却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说出那句“没有”。

  “王爷,不如让小弟回去求爷爷相助。”跪倒在地的李桉忽然大声道,“爷爷素来疼我,对付敌国奸细这样的好事,他想必不会拒绝!”

  他口中的“爷爷”,乃是睿亲王李东来,正是那位在帝都叛乱之中,与皇帝李九夜并肩作战的皇室灵尊。

  “太好了,桉老弟!”李荣眼睛一亮,狠狠拍了拍李桉的肩膀,大声赞道,“若是这事办成了,本王绝不会忘了你的好处!”

  “如此甚好,那就拜托桉公子了。”葛月旻笑道,“葛某这就回去做些准备。”

  商议已毕,他急匆匆地跨出门外,健步如飞,七拐八弯,很快就进入到一座小院之中。

  “师兄,根据若言师弟信中所述,江语诗实力不弱,甚至击杀了一名护国灵尊。”两道绿色身影忽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葛月旻身侧,其中一人低声说道,“想要擒住她,并不容易。”

  “擒住?不不不。”葛月旻冷笑着摇了摇头道,“只有死了的江语诗,才能挑起江家与李氏之间的矛盾。”

  “若只是击毙此女,又何需王府派人?”另一名绿衣人说道,“以咱们三人之力,已是绰绰有余。”

  “这世间多有能人异士,若是教人推算出杀死江语诗的并非大乾皇室,咱们的谋划,岂非毫无意义?”葛月旻摆了摆手道,“所以这一次的追杀,无论如何都需要李氏派人参与。”

  “原来如此,师兄果然心思缜密,算无遗策。”两名绿衣人心悦诚服道。

  “对了,咱们离开的这段时间,也不能让李荣闲着。”葛月旻又道,“那个药准备得如何了?”

  “已经炼制完成了。”一名青衣人将一个药瓶递到葛月旻跟前,“请师兄过目。”

  “很好。”葛月旻拨开瓶塞闻了闻气味,脸上露出满意之色,嘴角微微勾起,“就让雄心勃勃的怡亲王继续表演罢,能力与野心不匹配的蠢人,才是制造混乱的最佳人选……”

  ……

  “砰!”

  大乾、伏龙与惊羽三大帝国交界处的某个山洞里,天枢随手一甩,将天璇受伤的身躯重重摔在地上。

  “混账,咳、咳咳!你特么想要我的命么?”天璇只觉胸口剧痛难当,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我若是想要你的命,就不会救你了。”天枢的声音里,不带一丝情感。

  “谁要你救了?”天璇的表情愈发暴躁,“老子不稀罕!”

  “你可以死,但是‘神之瞳’不能落在别人手中。”天枢淡淡地说道。

  “你特么……”天璇额头青筋暴起,仿佛整个人都要炸开一般,岂料在下一刻,他忽然平静了下来,脸上带着嘲讽之色,“你不是无敌的天枢么?怎么连一个小家伙都打不过,想不到最强的暗七星,圣人之下第一人,居然也有夹着尾巴跑路的那一天,痛快,真是痛快,呵、呵呵,哈哈哈……咳、咳咳!”

  “这个少年是谁?”天枢并不显得如何恼怒,反而平静地问道。

  “我怎么知道?”天璇似乎还沉浸在愉悦之中,随口应道,“我只知道你被他揍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哈哈哈……”

  “他的灵技很奇特,无色无形,连神识都无法感知。”天枢沉思片刻,忽然紧紧盯视着天璇的眼睛,“你的‘神之瞳’,能不能看清楚他的灵技轨迹?”

  天璇心头一凛,停滞了约莫一个呼吸时间,才缓缓摇头道:“不能。”

  “‘神之瞳’乃是上古三大特殊体质之一,号称可令世间万物无所遁形。”天枢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声音愈发冰冷,“居然也看不清他的灵技?你没有骗我么?”

  “我、我骗你作甚?”天璇声音一弱,随即又变得强硬了起来,“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样跟老子说话?骗了你又如何?”

  “‘玄天宝镜’对于上头的计划十分关键,若是因为你的一己私欲而妨碍到组织大业,我不介意将你斩杀于此。”天枢的右手轻轻按在了“黑绝”的剑柄之上,声音里竟然真的带着一丝杀意,“反正死在我手里,‘神之瞳’也可以顺利回收。”

  “谁怕谁!”天璇恶狠狠地瞪着他,脊背上却隐隐感到一丝凉意。

  他并非愚蠢之人,知道自己就算在全盛状态下,也不是天枢对手,更别提如今身受重伤,连呼吸都十分困难。

  此时此刻,天枢想要杀他,恐怕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两人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有再说话,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山洞里的氛围却越来越沉重,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了一般。

  “男人,果然都是愚蠢的动物呢!”

  一道轻柔、妩媚、娇翠欲滴的女子嗓音忽然在洞中响起。

  这个声音是如此甜美、如此撩人,就仿佛一根发丝钻入骨髓,直教人浑身酥_麻,心里痒痒,如闻仙乐,欲罢不能。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