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恒星中期

2021-10-14 作者: 砚书
  看着南宫言凝聚而出的紫色雷电符文,一旁的四尊都是面色之中漏着惊恐:“这是什么妖孽的天赋,如此简单的就已经凝练出了雷霆法则的符文。看来我们是真的老了。”

  最终四尊没有打扰南宫言,每个人也是备受打击的离开了。

  元始天门的变化也是逐渐的在星空之中传开。

  元始天门所在的山谷旁,这段时间已经前来了不少的修士,他们大都是望着元始天门的护山大阵出神。

  一旁也终于有着一人说道:“你们看这一处地方据说叫做元始天门,真不知道再这样的雷霆之中元始天门的弟子是怎么修行的,还有这元始天门的大阵之中尽然有着雷霆法则的力量扩散。”

  南宫言此时却是平静的站在几人的不远处,因为这段时间元始天门的变化,南宫言也发现这些人当中的大多数都是选择感悟阵法之中若隐若现本源法则。

  南宫言身旁却是有着一人看着南宫言:“这位师兄面生的紧,看来应该是第一次前来这里吧!难道师兄也是为了参悟这雷霆阵法之中的符文而来的?”

  南宫言笑着点了点头。

  此人却是淡淡一笑:“我叫严宽已经来了十几次了,每一次都会看见其中的一两人得到其中的机缘高兴的离去,最近的一个得到符文传承的还是一枚玄土怒雷,这可是雷电之中比较少见的集中。”

  南宫言却是淡淡一笑:“不知这些人当中得到的最为强大的雷属性传承是什么?”

  严宽沉默了少许的时间终于坚定的说道:“乾元神雷!据说这是连天星境界的星魂师都可以秒杀的。”

  南宫言淡淡的点了点头:“乾元、开天、紫霄,无极,混沌都是极其强大的神雷,能够得到传承,说明此人的机缘也是足够强大的。”

  南宫言的身旁这人惊愕的看着南宫言:“你难道也是雷修?竟然知道这些神雷的信息。”

  南宫言淡淡一笑:“前来这里的星魂师当中六成的弟子都是雷修,我是雷修应该不奇怪才是。”

  严宽也是点了点头。

  突兀的在元始天门的阵法之中却是出现了一丝丝的抖动。一种狂躁的气息扩散而开。

  紧接着在南宫言的感知当中一枚闪烁着金色光泽的雷属性符文出现。

  南宫言也有些差异:“庚金神雷!也还不错。”

  南宫言身旁的那人却是急忙说道:“师兄,在下告辞,这种机会是在难得,这也是最容易参悟这一道雷光符文的机会,你也不要错过了。”

  南宫言笑着点了点头。

  南宫言心中也是十分清楚,自己拿着这些神雷符文没有任何的用处,自己的手中有着的都是雷霆法则的符文。

  然而原本无所谓的南宫言,却是看着一群人皱着眉头。

  其中一人趾高气昂的来到了最前方:“把这些贱民都驱逐到一边去,不要打扰我参悟这庚金神雷的法则符文,这些贱民根本不配拥有这种高级的法则符文。”

  所有人都是看着此时拥有者天星境界巅峰修为的男子,还有便是数十人的护卫都是胆怯的纷纷后退。

  锦衣男子嘲讽的笑了笑一个人坐在最前方开始参悟这一道庚金神雷。

  南宫言却是看着这一群人摇了摇头,一步踏出便已经站在了这一道庚金神雷的边上。

  伸手便已经抓向了这一枚符文。

  锦衣男子愤怒的看着南宫言:“你敢!”

  说完却是有着一枚金色的翎羽冲向了南宫言。

  南宫言看着冲过来的翎羽却是伸手对着虚空一弹,原本距离南宫言还有着很远距离的翎羽却是瞬间寸寸碎裂。

  锦衣男子面色愕然,显然没有想到自己手中的东西在对方的眼中就像是纸糊的一般脆弱不堪。

  锦衣男子伸手一枚镂空的玉符出现在了手中,紧接着玉符之中尽然扩散而出了一条空间通道,通道之中一名老者缓缓的走了出来,看着南宫言:“道友,这样抢夺小孩子的东西就有些不对了吧!”

  南宫言面色之中依旧显得十分平静:“天元境界初期,没想到原来在这一方天地之间还真的有天命三境之人。不过这整个阵法都是我的,不让谁参悟恐怕我还是有这样的权利。”

  来人看着南宫言伸手便是一根手指冲向了南宫言。

  南宫言冷哼了一声浑身上下肉身之力运转,同样是一根手指探出。

  这一次双方的对撞却是在片刻之间。

  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之中两种力量也是彼此相互消弭。

  天元境界的老者看着南宫言,皱着眉头,良久之后终于说道:“阁下应该就是这传说之中没有人走出来的元始天门的弟子吧!”

  南宫言却是平静的看着这一名老者:“你说的不错,元始天门就算你们是上古宗门也不要想着能够随意的争拿捏,只要大家有实力各自凭借自己的本事,我们自然是不会阻拦。”

  老者看着此时的天星境界的弟子:“郎儿,你自己好好的参悟,既然这位元始天门的道友既然都说了,你还是遵守吧!”

  南宫言明白对方之所以选择退却的原因,因为此人的身上拥有的是木属性的法则之力,在对阵雷霆法则方面却是十分的吃亏,更加关键的还是南宫言没有动用这雷霆法则之力。

  南宫言看着手中的庚金神雷却是淡淡一笑:“诸位想要得到这庚金神雷的自然可以探出自己的神念尝试沟通,要是与你有缘自然是可以拿走。”

  此时却是有着一人率先看着南宫言:“这位前辈,我们带走了这些神纹对于这大阵是否有影响。”

  南宫言却是淡淡一笑:“你们带走的神雷符文对于大阵而言就像是散布在外的子嗣,你们强大之后自然可以反哺这大阵,所以对于我们而言没有什么影响。”

  南宫言看着之前和自己说话的严宽却是淡淡一笑,体内那一道印刻在太初神道剑上的雷霆符文却是轻微的颤动了一下,南宫言能够明显的感知到这一枚庚金神雷并不情愿的想着此人飘去。

  严宽的脸上也是有着明显的喜色。

  半日之后严宽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对着南宫言恭敬的说道:“多谢前辈!以后但凡元始天么有事驱使我们定当全力以赴。”

  所有人都是羡慕的看着严宽,在场的所有人也是没有一个人敢漏出丝毫的贪婪神色,毕竟在场的可是有着天命三境都需要忌惮几分的星魂师存在。

  南宫言看着对方却是摆了摆手:“好好修炼。”

  南宫言说完转身便准备离开,此时虚空之中的那人却是看着南宫言:“这位道友要是有兴趣可以前来天雷古道,我们共享修行的感悟。”

  南宫言看着此人却是点了点头:“天雷古道和无界古道都是上古宗门,只是天雷古道的弟子相比于无界古道还要少上两成,毕竟有天赋的雷道修士也并不多见,有时间我一定前往。”

  看着部分离开的星魂师,南宫言的感知当中却是有着三人出现在了元始天门的山门前。

  南宫言闪身便已经出现在了元始天门。

  三人当中两名成年人带着一名女孩,南宫言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小孩子的体内有着二人的血脉。

  二人看着南宫言都是十分恭敬的说道:“弟子拜见师尊!”

  南宫言点了点头:“陆鸣、渃书让为师没有想到的却是你们二人尽然结成了道侣,那么这也是你们的机缘因果。希望你们二人以后互相扶持能够将自己的丹道发扬光大。”

  陆鸣点了点头:“师尊,弟子此行回来也是希望以后就居住在元始天门当中,还有一件事情就是云瑶这孩子……”

  南宫言看着有些吞吞吐吐的陆鸣:“陆鸣,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我作为你的师尊要是有能力自然是会帮你,但是要是没有这个能力我自然也会想办法。”

  白渃书却是要平静很多:“师尊,云瑶这孩子体内有一道不属于这孩子的气息,我们怀疑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我们自身的实力不足,所以想请师尊出手帮助云瑶解决此事。”

  南宫言看着此时的云瑶十分乖巧,伸手之间便直接按在了云瑶的眉心。

  顿时一缕神魂进入了云瑶的体内,在云瑶的神魂识海之中一处黝黑色的漩涡呈现在了南宫言的面前,漩涡的中心坐着一个人,此人坐在其中就像是与这一处紫色的漩涡融为了一体。

  南宫言的出现也是引起了这一道神魂的注意。

  此人看着南宫言,面色之中充满了阴沉:“区区一个恒星境界的星魂师,也敢妄图进入这里。”

  说着伸手一指,顿时一道漩涡自南宫言的脚下展现。

  南宫言看着此时的漩涡却是淡淡一笑,浑身轮回之力展现。

  随着轮回之力的展现,这一道漩涡顿时消散。

  此人也是看着南宫言,眼神之中充斥着惊讶:“轮回法则!没想到在这里尽然遇见了掌握轮回法则之力的人。”

  南宫言看着对方却是显得十分平静:“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在这天地之间能够掌控吞噬法则的人并不多,你应该就是传说之中的那一个最接近长生境界的人。”

  然而此人却是自嘲的笑了笑:“长生!那不过是这些人没有办法企及你的高度的时候把你无限扩大罢了,长生又岂是说的那般简单!”

  南宫言点了点头:“那不知道前辈的境界!”

  神魂十分平静的说道:“想要进入长生除非肉身、神魂,血脉三者完成蜕变,否则想要进入长生境界无异于痴人说梦。不过这一世既然让我依附于这孩子的身上,那就是天道留给我的一次机会。”

  南宫言皱着眉头:“方过这孩子如何?她的身体承载不了你的神魂之力!”

  神魂仰天大笑:“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没想到我今天竟然被一个恒星境界的小修士的神魂威胁,关键还不是完整的神魂,更不在对方的主场。”

  南宫言看着对方浑身爆发的气势,却是感受到了即便是经历轮回,对方的神魂有着吞噬漩涡的保护和恢复,已然极其强大。

  然而南宫言的身旁分身却是猛然之间出现,挥手之间带着三人出现在了南宫言的住处,没有解释,直接给南宫言护法。

  南宫言的肉身盘膝而坐。

  神魂之力源源不断的涌入了云瑶的眉心。

  南宫言的身后一道画卷换换展开。

  画卷之中包含了山川万物的变化,就像是一方完整的世界。

  看见这一幅大道画卷,神魂虚影终于漏出了一丝惊愕:“大道星魂!没想到你尽然觉醒了天道之外的星魂!”

  南宫言感受着神魂之中的那一口古钟也顺着神魂之力在南宫言的眉心凝聚了一枚金色的符文,此时心中的底气也不免强了不少。

  神魂虚影看着南宫言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真要是动起手来,我最多也就争一个平分秋色!这样还会损害了这孩子的神魂根基。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好处。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南宫言淡淡一笑:“没有什么条件,我曾经欠了他们父母一个人情,所以你只有一个选择就是离开这孩子的神魂之海。”

  神魂虚影看着南宫言却是坚定的拒绝:“这恐怕就不可能了,如果离开,这个孩子一样活不了,他的神魂早已经在娘胎之中便已经消散了,当时如果不是看见这孩子的神魂已经消散,我也不可能逆了天道借助这孩子的肉身。”

  看着南宫言眉头紧皱,这一道神魂却是再次说出了其中的因果。

  原来当年白渃书为了帮人炼制逆转纯阳丹,本已经怀有身孕的白渃书却是没有办法拒绝,因为逆转纯阳丹需要的就是如白渃书这种女子才能够炼制,其中会用到女子的血液。原本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就是在滴入血液的时候,丹炉之中的力量却是猛然之间从白渃书的体内吸走了什么东西。而这个东西就是云瑶的神魂。

  南宫言的神魂感知扩散,也能够感知到在云瑶的神魂之中其实早已经没有了云瑶的神魂气息。外界的不过就是一具躯壳。

  但是南宫言也怀疑是眼前额神魂吞噬了云瑶的神魂。

  轮回之力瞬间便已经冲向了神魂。

  神魂似乎知道南宫言的所作所为,并没有抵抗。

  南宫言也是再次从对方的神魂记忆之中发现了对方所说话语的真实性。

  随即南宫言点了点头:“就算是如你所说,但是你还是会经历那一场肉身与神魂相融合的轮回之劫!所以你应该要想清楚。”

  神魂虚影看着南宫言沉默了少许的时间:“这样吧,我和你做一个交易如何?”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