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 薛驹的阻拦

2021-05-08 作者: 清酒大魔王
  并没有很久时间。

  李嘉一与向问天,走了出来。

  “教主,所有看守,已经全部处理。”

  向问天恭敬地朝着任我行抱拳。

  他跟李嘉一两个人一起出手,轻而易举就解决了里面的守卫。

  说着这话的时候,向问天朝着任我行摇了摇头。

  任我行的脸色有些难看。

  “我们进去吧。”

  他黑着脸说道。

  走在路上。

  李嘉一凑到林平之的身边。

  “公子,向问天刚刚有意拉拢我。”

  他轻声说道。

  先前解决通道那些日月神教教众的时候。

  向问天便向李嘉一伸出橄榄枝。

  并且给了李嘉一许多许诺。

  “我知道。”

  林平之微微一笑

  他从先前,看他老丈人的脸色,就知道,任我行有想法将李嘉一招入麾下。

  毕竟李嘉一的武功,在日月神教中,也绝对是能排的上名号的。

  任我行现在又急缺帮手。

  自然想要将李嘉一,收入麾下。

  李嘉一惊愕地看了眼林平之。

  随即淡然。

  林平之各方面,都让他吃惊。

  这也是为什么,李嘉一愿意听林平之话的原因。

  “你答应了?”

  林平之微微一笑,看了李嘉一一眼。

  李嘉一顿时惶恐。

  “没有,我是寒江城的暗子,怎么会答应呢。”

  他连忙解释。

  毕竟林平之可是曲无忆的男人。

  若是林平之怀疑他。

  稍稍跟曲无忆通下气。

  那他李嘉一,将会面临整个寒江城,满世界的追杀。

  暗子身份不得暴露。

  若是暴露,寒江城会想办法保着。

  如果失去性命。

  家人也会由寒江城照料。

  可如果背叛寒江城。

  那后果,是很严重的。

  李嘉一的态度,也是林平之心中想的那样。

  毕竟任我行以三尸脑神丹控制下属。

  是无法真正得到推崇的。

  或许只有向问天,才会一直对任我行死忠。

  李嘉一在寒江城呆的好好的。

  没有必要,为了任我行画的饼,从而加入任我行的麾下。

  “平儿,我怎么觉得,我们这是在往下面走?”

  宁中则有些疑惑,她走到林平之的身边问道。

  林平之也注意到了。

  若是宁中则不问,林平之或许也懒得说。

  可现在宁中则问了,林平之则看向任我行。

  “岳父大人,为何我们一路都在下行?”

  林平之不理解。

  难道日月神教的总坛,是在山体之中?

  任我行脸上出现得意之色。

  “想不到吧?江湖上,那些名门正道,一直都在寻找我们日月神教的总坛,可怎么也找不到。”

  说着,他还看了眼宁中则。

  毕竟宁中则,就是华山派的人。

  日月神教跟华山派,之前也是有着许多的恩怨。

  若不是因为林平之在。

  恐怕现在日月神教跟华山派,还在打个你死我活。

  任盈盈见林平之问。

  也是连忙答道:

  “林郎,日月神教的总坛,位于山体之中。”

  现在已经到了这里,任盈盈自然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林平之心中震惊。

  原来这个世界,就已经有这么牛的建造技术?

  竟然已经能够在山体中,构建建筑?

  怪不得日月神教的总坛,如此神秘。

  哪怕是任我行被东方不败困住。

  日月神教处于最衰弱的时期。

  也只是在江湖上的各大分坛,被江湖上的正道人士剿灭。

  而日月神教的总坛,却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意外。

  真正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

  怪不得任我行如此自傲。

  就在下坡逐渐平缓的时候。

  林平之等人的眼前,出现密密麻麻的一群人。

  众人纷纷停下脚步。

  任我行怒目圆瞪。

  “薛驹,你这条走狗,连你也想拦住我的去路么?”

  任我行冲着为首那人喊道。

  林平之也看到了薛驹。

  先前薛驹与各大派,围攻向问天的时候,是林平之出手,才将向问天救了下来。

  薛驹的面色有些冷厉。

  当着他身后这么多属下的面,被任我行训斥。

  薛驹觉得面子挂不住。

  “任我行,就算你出来了,也是强弩之末,还敢来总坛,真是不知死活。”

  他只能用言语,来反驳任我行。

  尽管任我行刚从西湖牢底出来不久。

  薛驹也不敢对任我行动手。

  十几年前,任我行还是教主之时。

  薛驹跟着的,就是任我行。

  他可是见识过任我行的狠辣。

  对于任我行的武功深浅,他也清楚地很。

  就算十几年来,任我行被关着,武功没有长进。

  薛驹也清楚,他不是任我行的对手。

  向问天脸色很难看。

  他可是记得,他信任薛驹,结果薛驹却在酒里下毒。

  并且还刺了他一剑。

  如果不是他内力深厚,恐怕那一剑,他就死了。

  后来在树林里的凉亭内,若不是林平之出手相救。

  向问天真的就要死在薛驹的手上。

  “薛驹,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真的不怕死么!”

  他对薛驹有着很深的恨意。

  恨不得,现在就直接一剑,斩下薛驹的脑袋。

  薛驹也是浑身一震。

  他能感受到向问天的杀意。

  向问天跟他,可谓是血海深仇。

  薛驹很清楚。

  与向问天相见,毕竟是你死我活的争斗。

  好在薛驹很有自信。

  在这里,他手下可是有着近万人。

  近万人,还拿不下任我行和向问天?

  那薛驹也无话可说。

  “向问天,这次我带着这么多人,你们想要闯过去,得把命留下!”

  薛驹双目满是阴狠之色。

  这次,不是向问天和任我行死,就是他死。

  向问天和任我行,想要过去,就必须要过他这关。

  “薛驹,那次没杀你,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林平之讪笑着。

  他可没有将薛驹放在眼里。

  人多又如何?

  人多,还能多得过蒙古大军?

  薛驹目光阴冷。

  他早就注意到了林平之的存在。

  不过对林平之的恨意,并没有对向问天和任我行的杀意深。

  “上次让你救了向问天,这次你们谁都别想走。”

  薛驹并不知道林平之的名号。

  如果他知道是林平之。

  也不敢说这样的话。

  “公子,让我来杀出一条血路。”

  李嘉一主动请缨。

  面前的人,实在太多。

  如果真的要杀,就算杀的脱力,也杀不完。

  “不必了。”

  林平之微微一笑。

  他将李嘉一拉到身后。

  任我行见林平之上去,有些急了。

  “好女婿,你别冲动啊!让丹青生他们先上!”

  毕竟是任盈盈的男人,哪怕任我行想着利用林平之,也不想让林平之送死啊。

  丹青生三兄弟撇了撇嘴。

  这是要让他们送死啊。

  “不必了。”

  林平之微微一笑。

  他扫视了眼薛驹以及薛驹的手下。

  手,缓缓探向腰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