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追查肇事者

2021-06-11 作者: 平和心境
  案发时,顾文武并没有在东华市,且其名下有多部货车,肇事车辆仅系其中之一。

  根据顾文武提供的线索,肇事车辆一直由公司副总经理、负责土石方工程的顾清辉管理。而顾清辉回忆,该车由第一施工队队长唐斌负责调配,但此人已于三天前无故旷工,没有再来上班。

  侦查人员很容易地找到了唐斌。据他交待,车早已分配给公司的监工汤伟平使用。

  不过这几天,汤伟平和车辆不知所踪,他也正在查找。追查车辆的线索由此中断。调查显示,汤伟平正是在案发当日失踪的。

  多种证据证明,汤伟平有重大作案嫌疑。

  半个月后,警方获知犯罪嫌疑人汤伟平的可能藏匿地点,距东华市300多公里、三省交界处的天河县。

  不久,在该县一个僻静的小招待所里,侦查人员将其抓捕归案。被捕时,汤伟平已身无分文,但其随身携带的包里有两部手机,一部仍可正常使用,另一部没有电话卡。

  汤伟平案发前在物华公司工作一年有余。公司大多数人都评价说,此人踏实本分,工作卖力,案发前一个月刚从泥瓦工提拔为监工。

  这名个子不高、面容清秀甚至有几分腼腆的年轻人,显然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但蓬乱的胡茬、头发和落魄的神态,遮不住一脸的生涩和锐气。

  “我只是不小心蹭了他,完全没有想要伤害他。”从审讯一开始,汤伟平就反复强调,“我与他没有任何瓜葛,之前也不认识,更不会拿人命开玩笑。”

  审讯人员说道:“监控录像显示,事故发生前,你和他并行很长时间;受害人死亡前,你斜跨过3个车道直接撞了他。能解释一下吗?”

  “没有的事。我们只是碰巧并行,根本都没注意到他。至于不小心撞到他,因为我开的是辆新车,对车况不太熟。”汤伟平眉毛紧蹙,说完,嘴唇紧紧抿起来,透露出一丝倔强与偏执。

  由于市委书记张峰亲自交办的事情,东华市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汪伟亲自负责审讯:“你认识沈临波吗?”

  “怎么可能?”汤伟平笑了,笑声中有明显的不屑,“我就是开车不小心刮蹭了他,根本没想杀他,更不认识他。”

  汪伟笑了。他将近期精心调取的几段监控录像一一播放给汤伟平:“那么,你能解释一下这些镜头吗?”

  “案发前十天,他在路边小摊吃饭,你出现在旁边的停车场;这里,他把电动车停在书店门口,你也在这里停一辆电动车。”

  “再看这里,你的袖筒里是什么?在太阳下,它在发光,我猜那是把匕首吧?要不是受害人身边还有3个人,这小超市门口,有没有可能变成血案现场呢?”

  汤伟平的脸色渐渐变了,冷汗从脸上滑下来,那件橙色长袖囚衣的后背,很快就被汗浸湿了。

  汪伟继续说道:“我们调取了你在事故发生前十天的行动轨迹。在这十天里,除了第三天外,你几乎每天都出现在沈临波附近,这是巧合吗?”

  汤伟平低下头,沉默了。

  二天后,汤伟平的律师会见了他。也许是律师的引导和劝诫起了作用,汤伟平终于松口了:“我与沈临波有过节,早就打算教训教训他。”

  “案发时,我恰好看到他骑电瓶车出门,就跟着他到了那个路口。本来我就是打算把他撞个头破血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就行了。没想到没控制好,把人撞死了。”

  汪伟问道:“什么过节呢?”

  “我买烟碰了他的包,他当众奚落我,还打了我一巴掌。”汤伟平轻描淡写地说。

  汪伟不紧不慢地说道:“什么时候的事儿呢?”

  汤伟平回忆道:“大概3年前吧。”

  之后一段时间内,汤伟平供述稳定,没有出现任何翻供或前后矛盾的地方,所有供述细节均与案发现场提取的证据高度一致。

  此外,除了问起自己的老母亲和3岁的儿子,他没有再提过任何其他要求。

  尽管他曾表达过不再需要律师,但每隔一段时间,他的律师还是会主动来见他。

  侦查环节结束后,案件被移送至检察机关。

  在这期间,汤伟平曾试图通过律师与沈家达成民事赔偿协议,但没有成功。不久,汤伟平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东华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一审宣判那天大雨滂沱,法院旁听席上没有太多人,汤伟平驼背的老母亲被人搀着,颤颤巍巍地来到现场。

  同行的还有汤伟平3岁的儿子,安静地依偎在奶奶身旁。看着这一老一小,包括张峰派来听取案件审理过程的王通在内,很多人的表情都很沉重。

  王通做秘书出身,擅于察言观色,开庭前,汤伟平被法警带进法庭,向母亲和儿子微微一笑。王通的心里感到疑惑,汤伟平的自信从何而来。

  由于证据确凿,开庭没有多少时间,东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宣布:“被告人汤伟平因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法槌刚落,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刚刚表情还相对轻松的汤伟平脸色大变,他先是浮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继而是绝望和惊恐,毫无血色,一直以来淡定和不屑的神色全部消失。

  他的身子突然往后摇晃了几下,如果不是两旁的法警赶紧扶住他,他几乎要晕倒在被告席上。

  “上诉,我要上诉!我现在就上诉!”汤伟平声嘶力竭地吼了起来。奇怪的是,他吼叫的方向不是法官,而是观众席。

  他嘶吼的声音盖过了老母亲和小儿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很快就被法警架走了。

  在这之后,汤伟平表现极不稳定。

  因为犯罪嫌疑人当庭提出上诉,案件被移交至省级检察院,检察官陶建浩由此接手此案。

  张峰听了王通对于案件审理过程、特别是汤伟平在审前和审后截然不同的表现的汇报后,意识到里面可能存在一些不为人知的情况,需要进行细致审查。

  通过一定的关系,张峰找到了省检察院负责此案审查的检察官陶建浩。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