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先生的脾气很有杀伤力

2021-10-14 作者: xiao少爷
  恐怖!

  整个棋局,竟然暗藏棋道杀阵。

  此等神通,绝非凡俗所能,更不是星河所能动手脚的。

  而黑鹰却一直自我蒙蔽,跟林凡下了那么多手棋,竟然毫无察觉。

  难怪林凡面对自己的棋道杀气完全无动于衷,原来压根就没把自己放在心上,而自己还像小丑似的在死亡边缘上不断试水。

  天!

  黑鹰面如死灰,整个心态彻底崩了。

  见黑鹰大发雷霆,甚至还想要掀翻了棋盘。

  说真的,林凡还真没见过有那么差棋品的人。

  林凡真的很生气,再想着有星河撑腰,脾气也是上来了,大手一拍棋台:“你想掀我的棋盘?那你就掀个试试!”

  这一拍!

  棋局中所蕴含的棋道杀神,随着林凡的一声斥喝,一股恐怖的杀气从棋盘中涌出。

  轰!

  杀气如潮,浩瀚无疆,胜如天道之威,灭杀一切生灵。

  “杀气!”

  黑鹰眼瞳急缩,苍容煞白。

  这棋阵杀气,比自己的棋道杀气,可要强上千倍、万倍!

  面对如此恐怖的棋阵杀气,黑鹰直接形神封禁,动弹不得,彻底丧失了意志。

  整颗心神,唯独极度的恐惧与绝望,连一丝求饶的余地都没有。

  一旁的星河,也深刻清晰的感受到棋盘中释放出来的恐怖杀气。

  那杀气,带来的是毁灭,是死亡……

  完了…

  星河形神瑟瑟,惊恐万状。

  冒犯上仙,必死无疑。

  黑鹰冥顽不灵,死不听劝,一再作死,罪有应得。

  噗嗤!

  黑鹰扬颈喷血,形神震荡。

  血脉筋骨,瞬间折断,就连丹田元婴,也被瞬间击碎。

  嘭!

  黑鹰翻身震飞,踉跄冲落在地。

  宛若烂泥,躺尸在地。

  虽然幸存一息,但一身修为血脉,怕是彻底报废了。

  林凡随口一声斥喝,四品散仙强者,直接完虐。

  阔怕!

  星河瑟瑟发抖,冷汗惊流。

  还以为林凡脾性亲和,平易近人,想不到发起火来也是那么恐怖。

  碍于交情,虽然星河同情黑鹰,但也是黑鹰冒犯作死在先,星河得想着跟黑鹰这坑货撇清关系才是,免得连累自己。

  “额?”

  林凡却是一脸懵逼。

  只是一时忍不住冲着黑鹰发了个脾气,黑鹰没必要把自己整得那么夸张吧?

  下棋而已,又不是要命。

  林凡无语,他可没想过自己发个脾气会有那么大的杀伤力。

  不由,林凡转眼瞥向星河:“老河,这不会是你在使坏吧?”

  “我?”

  星河蒙了,这话真不知道该怎么接?

  “虽然黑老先生的棋品是差了些,要教训也要把握分寸,没必要下那么重的手吧?”林凡又责怪道。

  星河被说得一愣一愣的,难道不是你下得重手吗?

  而且还把人家都给直接整废了,星河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也是…

  星河倒也机灵,暗自揣摩先生的心思:“先生一向低调随和,不小心发了脾气,自然得挽回形象,老夫也得识趣些。”

  “是、是,先生教训的是,老朽是见黑鹰这胆大妄为的老糊涂竟敢冒犯先生,老朽才忍不住代先生教训一番。”星河汗然道。

  竟然先生有心甩锅,星河也只能自己咽了。

  “教训归教训,可犯不着伤人性命。”

  “是,是老朽冲动了。”

  “知道就好,那他没事吧?”

  “应该没事吧…”

  星河暗捏了把冷汗。

  直接把人都给整废了,能没事吗?

  本来林凡是挺生气的,但见黑鹰伤得不轻,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黑老先生,你老没事吧?”林凡忙上前问。

  咳咳…

  黑鹰口吐腥血,惊醒过来。

  见林凡上前,吓得浑身哆嗦,连连吐血。

  黑鹰艰难翻身,恐惧万分的匍匐在地:“上仙息怒,是老奴糊涂无知,有眼不识泰山,还望上仙看在老奴修行不易,年事已高的份上,能高抬圣手…”

  “我是有些脾气,但伤你的人可不是我。”林凡瞥向星河:“老河,还不快把黑老先生给扶起来。”

  星河满脸嫌弃的瞥了眼黑鹰,刚不是还那么得意,现在知道自己哭相有多难看了吧。

  黑鹰也是无地自容,懊悔万分,哆嗦道:“不、不用,现在这样就好…”

  “那你没事吧?”

  “没事…”

  “可你都吐血了,能没事吗?”

  “真没事,老奴皮糙肉厚,吐点血不碍事。”

  黑鹰冷汗惊流,担惊受怕。

  林凡看着黑鹰那瘦骨如柴,老弱病残的样子,这跟皮糙肉厚扯得上什么关系?

  “我这正好有跌打损伤的良药,还是给你敷点药吧?”

  “不、不,多谢上仙,老朽真没事,是老朽罪该万死,还望上仙宽恕。”

  “没事,脾气吗,谁都有,不至于那么严重。”林凡尴尬一笑,责怨上星河:“老河你看,把黑老先生都吓成这样了,你这不是让我心里过意不去吗?”

  “是,是老朽的错,老朽向黑老道歉。”星河无语,你要装糊涂也不用这么假吧?

  “不,是老奴该向老河道歉,是老奴蒙蔽了心眼,不知好歹的冒犯上仙。”黑鹰惶恐道,心里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若是早听星河的劝告,就不会落到如此境地,这能怪星河吗?

  星河于心不忍,恭身道:“先生恕罪,黑老的脾气向来如此,此番虽有冒犯,只是一时冲动,绝非心存歹念。”

  “无妨,谁都有冲动的时候,只是黑老先生可真的好好端正心态,尤其是像你这种年纪更不能随便动气。”林凡说道。

  “是、是,老奴真长记性了,还望上仙饶恕。”

  “我也是发了点小脾气,你我之间的误会就此抵过吧。”林凡讪讪一笑。

  小脾气?

  可就这点小脾气,差点灭了黑鹰。

  黑鹰是真体验到了林凡的恐怖,惶恐道:“不敢,是老奴罪该万死,能够得到上仙的宽恕,是老奴此生最大的幸运。”

  幸运?

  林凡也是无法接了,这老黑不会是有受虐倾向吧?

  正尴尬着,血姬错愕而来。

  “黑老鹰?”

  血姬对魔盟恨之入骨,一眼便认出。

  是的!

  就在黑鹰暴露杀机之时,也便惊动了正于闭关的血姬。

  闻声,黑鹰回头惊见:“魔女!”

  所不同的是,血姬的整个形象完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席淡白色的长裙,一身气质平素,行举端庄,窈窕淑女,浑身上下更是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的魔气与杀气,分明是判若两人。

  若非血姬在魔盟的形象深刻,不然要是路过一面,黑鹰还真是认不出来。

  杀神阁送来的情报确实无误,血姬的确藏身于此。

  可问题是,血姬跟林凡这位上仙又是什么关系?这才是让黑鹰感到害怕的问题。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