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番外 徐剑茗(1)

2021-10-06 作者: 易醒时
  第486章 番外 徐剑茗(1)

  徐剑茗幽幽转醒,入眼便是光秃秃的墙壁,房顶铺了细密的茅草,房间很小,设施也很简单,不像是常住人的样子。

  她忍着一身酸痛想坐起来,没想到脑袋却是一阵剧痛,她眼前直发黑,重重向后倒去。

  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道身影快步朝她走过来,从后揽住她。

  一阵陌生的男性气息瞬间笼罩在她周身,她慢慢看清眼前的男人。

  约莫二十岁左右,长得浓眉大眼,五官俊逸,端看上去就是个正派的人。

  “你没事吧?”男人眼露焦急关切问道。

  徐剑茗摇了摇头,“还好,你扶我起来。”

  男人听话地扶她坐起来,“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晕倒在灵芝山?”

  “我姓徐,叫徐敏,怎么晕倒的?我忘了我忘了,我怎么会晕倒,这里是哪里?我从哪里来的”

  徐剑茗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名,她捂住本就疼得厉害的脑袋,假装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这是我的房子,你先在这里住下,好了再说。对了,我叫姜越,你叫我小姜就行。”

  姜越给她垫了个枕头,松开她的后背,规矩地站到床边。

  心惊胆战没吃没喝跑了这么久,徐剑茗说了几句话后,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她现在住的地方是姜越在灵芝山打猎用的小木屋,就一些打猎用的工具,还有休息用的床铺被褥,简单的不行。

  这回姜越从村里搬了一床被子过来,给她加盖上。

  见天儿的冷了,山上温度又比下面冷好几个度,小木屋就一床薄薄的被子不够盖。

  姜越见她睡过去,锁上门回村里的房子,从后院抓了唯一一只下蛋的老母鸡,杀了给徐剑茗炖汤吃。

  幸好他住的地方离村里有点远,炖鸡汤的香气都飘了出来,也没人发现。

  这会儿大家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吃糠咽菜都难,哪里吃得上肉。

  姜越为一个陌生女人连家里唯一一只老母鸡都杀了,旁人知道都得笑他脑子进豆腐渣了。

  鸡肉炖好,姜越全部装进陶罐,带着上了山。

  木屋建在山上,离灵芝村不近也不远,姜越回到木屋时,徐剑茗还在睡。

  他刚打开门,徐剑茗就醒来了。

  “醒了,过来吃饭吧。”

  陶罐刚拿出来,扑鼻的香味很快笼罩了整个小屋。

  徐剑敏舔了舔嘴唇,肚子适时咕咕叫嚣起来,她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吃饭了,沿途就靠一点野菜野果充饥,饿的前胸贴后背难受极了。

  抖着腿下床,姜越给她盛了一碗玉米糊糊,她克制住口腔疯狂分泌传递出的进食信号,细嚼慢咽吃下被拐卖后的第一碗饭。

  姜越坐在她的对面,目不转睛盯着他。

  这姑娘吃饭的样子真好看,就是人有点邋遢了,像逃难来的。

  “你也吃呀。”

  “你先吃。”姜越摇头。

  一碗热鸡汤下肚,徐剑茗整个人都熨帖了,没想到他一个大男人,手艺还挺好。

  “我吃饱了。”徐剑茗不好意思笑了笑,她只顾着自己吃,都忘记对面坐着一个大活人了。

  胃口真小。

  姜越见她是真吃饱了,这才拿起桌上的碗吃饭。

  “这碗我用过了。”徐剑茗见他丝毫不嫌弃拿起桌上的碗吃饭,脸微微发烫。

  “我家就这一个碗一双筷子。”姜越回了一句,玉米糊糊泡了鸡汤,香得他舌头都绞成一团,他唏哩呼噜囫囵吞了下去。

  “你不吃肉吗?”

  徐剑茗指了指陶罐里的肉。

  “肉给你,你受伤了。”姜越闷头回了一句。

  看着眼前瘦瘦高高的年轻男人,徐剑茗心里冒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我吃不了这么多,放久味道就不好了。”

  “哦。”姜越用勺子捞出鸡肉,鸡头鸡脚鸡翅这些边角料都挑进了自己的碗里。

  在这个常年见不到肉的年节,边角料味道也好极了。

  就着这些东西,他很快把剩下一盆饭风卷残云都吃完了。

  徐剑茗一时心绪难定,大概是鸡汤暖胃,一簇簇小火苗从心底升起,逃跑时的那些心惊胆战恐惧害怕都被热烈而温暖的火苗赶跑了一样,温暖极了。

  “我要回村里睡觉,门给你锁上,明日一早我过来,你不要害怕,这里没有人会过来的。”

  “你不住这里吗?”徐剑茗惊诧出声,就让她一个人住山里?
  心里说不出来的害怕。

  好不容易从虎口逃出来,她是真的不敢一个人待在山里,万一哪些饿狼再找来怎么办?
  “嗯。”

  这里就一张床,她睡了,自己还怎么住。

  更何况男女有别,怎么能住一个屋子!
  “我我害怕,你能不能陪我。”

  徐剑茗挽留的话脱口而出,刚说出口她就懵了一下,她怎么会如此突然对一个陌生的男人这么信任,甚至发出同住一屋的邀约。

  她真是被吓坏了。

  “大晚上,没有人进山。”

  姜越看着哆哆嗦嗦抖得厉害,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在脏乱的脸上更显得楚楚动人的徐剑茗,努力绷着脸让自己不失态。

  他总觉得一颗心要跳出来一般。

  说着,他拎起竹篮转身,碰的一下把门关上,麻溜的上锁。

  徐剑茗就这样又被关到了小屋里。

  翌日一早,姜越拎着早饭过来,开面就见涨红着脸,焦躁不安的的徐剑茗。

  “你怎么了?”不会是发烧了吧。

  姜越说完,抬手摸向她的脸。

  徐剑茗赶紧避开,抿唇问他,“茅房在哪里?”

  昨夜汤汤水水吃多了,一早就想上厕所了,奈何门从外面锁着,这人再不来,可憋死她了。

  姜越嫩脸一红,“就就.随便,随便撒,找些树叶挡住就是了。”

  说完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就临时住一下的地方,他基本用不着,所以也就没有挖茅房。

  早知道就弄一个了。

  徐剑茗捂着肚子,哎呀一声,无奈跺了跺脚飞奔出去。

  就这样,徐剑茗在灵芝山上住了下来,直到她身体好得七七八八。

  姜越见她身体好了,提出要送她回家。

  徐剑茗失忆装到底,直接告诉她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不知道该回哪里。

  “你不是没有媳妇吗,我给你当媳妇怎么样?”

  徐剑茗漂亮的眼睛直愣愣盯着他,目不转睛满眼期待。

  “不行。”

  姜越斩钉截铁拒绝了。

  他怎么可能乘人之危,借着她完全忘了以前的事情,就对她下手。

  这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而且,她是个黑户,没有证明大队也开不了结婚证明去领证。

  “我不管,我就要嫁给你!”徐剑茗穿着粗布衣裳,两手叉腰气哼哼道。

  她徐大小姐想嫁个猎户,这人不感恩戴德还拒绝了她?简直气死她了!
  她要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到米已成炊,木也成舟的时候,看他怎么办。

  如此,徐剑茗说做就做,当天晚上就爬到姜越身上。

  第二天一早,姜越黑沉着一张脸,气冲冲的把她拽下山。

  就在徐剑茗以为他要赶她走的时候,姜越却带着她去了村长家,说是两人要结婚了。

  这可惊呆了村长家,连带着灵芝村的人都跑来看热闹。

  克父克母还要养着一个妹妹的半大小子姜越,居然要讨媳妇了!而且,这个姑娘收拾收拾,居然要比他们村的村花还要美!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