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画画

2021-04-21 作者: 雪中回眸
  第359章 画画
  在御花园,遇见了丁良人。

  丁良人下意识蹦起来了……

  是真的没控制住。

  雁南归笑起来:“你怕什么?我还能打你?”

  丁良人笑了一下,只是笑的格外难看。还是她的丫头忙解释:“回雁妃娘娘,我们良人发呆来着,一时不查,请雁妃娘娘恕罪。”

  “嗯,恕罪。去给我倒茶来吧。”雁南归说着,就坐在了石凳上。

  这一处小亭子就是供人休息的。

  丁良人此时收拾了自己的表情:“娘娘也出来走走?”

  “正是,还不太热,就来看看花。荷花也开了,不过我听下面人说,这一片去年栽种的睡莲都开了,就看看。果然有些意思。”雁南归看着湖面,那有一圈去年种下去的睡莲。

  睡莲叶子比荷花小,花也小,细长的花瓣,离水面很近。

  颜色多一些,这里的睡莲是白色和紫色的。

  果然是有些意思。

  上头有不少蝴蝶蜜蜂,看起来很是热闹。

  雁南归喝了一口茶。

  “曲美人都怀孕了,人家还在你后头进府。我记得我刚进府那时候,你也算有些宠爱,如今倒是不知上进了?”雁南归问。

  “臣妾……臣妾无能……”丁良人确实进宫后,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再也没冒尖过。

  雁南归看了她几眼,笑了笑:“要是无怨无悔,倒是怎么过都好。”

  “臣妾没有什么可怨恨的,过去不懂事……如今明白,宫中的日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要能一直这样,也是有福的人了。”丁良人的醒悟,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确实也争不出头。

  二来,就是有一次,遇见了迎福宫的遇水。

  当年的遇水是多么有头有脸的一个宫女啊。

  可她在瑶光殿外被掌掴,却不敢吭声。

  看了宫女也知道主子的生活,刚进宫那时候,珍太妃偶尔出席一些宴会的时候,就能看出来。

  后来,她连那样的宴会也不能参加了。

  听说如今走路都费劲。

  珍太妃落得这般下场,自然是自己活该。可丁良人,也从中看到了一些后宫女子的无奈。

  她又何曾不想生个皇子,光耀门楣,扶持丁家呢?

  可她自己清楚自己的本事……

  宠爱当然想要,也盼着陛下来,可要说争宠,却不敢了。

  雁南归不过随口一问,问过也就不在意了。

  所以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她们俩倒是就这么坐在一起,看了一会花,吹了一会风。

  等日头要大起来的时候,各自回去了。

  刚回去,就见栓子来报:“肃宁宫里的吴侍御不大好呢。”

  “多喝热水。”雁南归淡淡的。

  死不死她真的不会内疚,这是古代,再是开放的朝代,也不会容得下那些话。

  要是陛下在意呢?太后在意呢?
  她雁南归的命都可能保不住。

  虽然背后是容宁的算计,吴宝林不知道,可她与自己的丫头商议过吧。

  至少知道要泼的脏水是什么吧?

  既然她害人不手软,后果就该自己承担。

  这个时代,没有消炎药,满嘴牙拔了势必是要发炎的。

  能熬过去就熬着,熬不过去就去死。

  栓子应了一声,也不说了。

  太医去了肃宁宫,也没办法。

  只能叫她用浓盐水漱口,伤口有化脓的地方就弄掉。

  至于人发烧,那就只能喝点药熬着。

  满嘴疼的饭也是吃不进去的。

  于是第二天请安的时候,叶贵妃就皱眉:“雁妃你下手太狠了,吴侍御可能要死了。”

  “怎么贵妃同情她?”雁南归反问。

  “本宫同情她做什么!死有余辜,只是你作为宫妃,这样狠辣,你自己都不担心么?”叶贵妃这回,是真的真心发问。

  “臣妾莽撞,过后不是不后悔,可当时生气已经做了,如今再说什么也迟了。”雁南归叹气,一副很后悔的样子。

  “罢了,是那吴氏的不好,这件事就过去吧。”皇后摆摆手。

  “太后娘娘之前吩咐,在千秋楼里摆戏,后天就是好日子。届时也请了太皇太后和陛下来,后宫女眷一起看戏。宗亲们也有几位进来的。好好唱上一天。”皇后道。

  “那可是好事,也好几年没看戏了。”雁南归笑道。

  “是啊,到时候要热闹了。”慕妃也笑道。

  众人都挺期盼的,毕竟这种娱乐活动不常有。

  雁南归还是挺喜欢的,那种咿咿呀呀的唱腔,静下心听,还是很有意思的。

  回去之后,降香几个就预备衣裳。

  一整天的戏,怎么也要换三次衣裳吧。

  “你们不必太在意这个,好好检查,别叫人夹带了什么在咱们这。人多眼杂,要出事就是那一日了。”雁南归道。

  “娘娘是说……罗婉仪和曲美人的胎?”蝉衣道。

  “嗯,也或许没人出手。谁知道呢。反正小心为上。谁害谁我不在乎。狼吃了羊还是羊吃了狼都行。但是不能把血腥气引来我这里。”雁南归道。

  “是,奴婢们一定小心。绝不叫出错。”几个人忙道。

  雁南归小心,各处都小心。

  这种时候,两个孕妇是不敢不出现的。

  毕竟太皇太后和太后都在,她们就算是怀孕,多大的架子敢不出来?
  宫里又不是没有孩子。

  自然她们更要小心了。

  而背后,自然有人想动手。后宫里,有了孩子,就有了依靠。

  有时候,就能依靠孩子爬起来。

  挡住了旁人的路,自然要被清理掉。

  这一夜,陛下歇在了皇后宫中,各处听闻,也就只能意兴阑珊的睡了。

  雁南归画完了手里的画,也睡觉去了。

  今日画的是栓子。

  她喜欢画人,想起画谁就画谁。她这里的人,被她画过的很多。

  白薇几个收拾书房,将干了的画卷起来放在盒子里,收在一个大箱子里。

  已经大半箱子了。

  “娘娘的画技真好,听说程小仪也是很会画画的,不知如何?”乌梅问。

  “那我也没见啊,不过想来是不错吧。后宫里,擅长丹青的,就是咱们家娘娘,夏美人,如今又多了个程小仪。”白薇道。

  “听说,襄贤妃娘娘也擅长,只是不常画呢。”

   喵。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