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手段

2021-04-20 作者: 雪中回眸
  第357章 手段
  雁妃在一天,容宁就不会再有好日子过的。

  不过她心里也在想,雁南归真是狠心啊。

  如今这报复的手段,也算是层出不穷了。

  不得不说,她有点怕了。

  想起前几日,她家老爷说的给五丫头说的亲事,她如今想,要不就……就同意吧。

  等容宁去收拾东西的时候,雁锦菲就这么候着。

  事已至此,容宁也知道自己没办法了。

  总不能选择服药吧?
  这一瞬间,她像是又苍老了十来岁。

  “公主,就没办法了么?您这么能去……要不,去求求太皇太后吧?”伺候容宁的人跪着道。

  “别折腾了,太皇太后怎么会管呢?”容宁摇摇头:“收拾吧。”

  “母亲……”雁锦菲叫了一声。

  “你不必跟我去。就在府里呆着,年岁到了,总要嫁人的。你要是有心,就想一想法子。你那姐姐,如今是铁了心,也不回来看我了。只有你,你要也有了别的心思,只管去奔前程。”

  “母亲这是什么话,女儿一定……一定想办法。”雁锦菲道。

  容宁没说话,心里想,还有什么办法啊?

  除非她能嫁给皇帝,可这是不可能的。

  “都是我当年不够狠。要是早点弄死那个小贱人,又何至于今日!”

  要不是雁南归进了太子府,说不定因为雁将军的立场不明,舒乘风都没那么快登基。

  可惜如今说这个还有什么用?

  “二哥……也不知会不会帮我们了。”雁锦菲抹泪。

  “你指望他?究竟不是我生的。”容宁淡淡的:“上次见着,你不就知道了么?人家终究还是有嫡亲哥哥和妹妹的。”

  雁锦菲也不说话了。

  想了一圈,没有一个人能帮忙了。

  容宁终究不能停留太久,一辆马车,就出了城。

  就算是雁南归不说,老夫人也会将那庄子死死的守住,容宁想出去,是不可能的。

  而降香还转达了一句话:四妹妹心性不定,如今不宜议亲。不如先好好静心。二十岁后再说婚嫁。

  偏是等容宁送走后才说,此时雁锦菲孤掌难鸣。

  老夫人也不心疼她,自然是答应了。

  雁锦菲这几年,就别想出门了。这母女两个,就分别关着受罪去吧。

  去了这块心病,哪怕是暂时去了。

  后宫里,太后都高兴。

  一高兴就没少折腾珍太妃。

  随便找个由头叫她抄经,对于她来说,如今抄经就是个大事了。

  毕竟她关节炎太严重,手指关节都疼。握笔都费劲。

  同样抄经的,自然还有雁南归。

  舒乘风来的时候就赶上了。

  “难得你这么老实。”

  “确实错了,血腥了些,还是要静心的。”雁南归收住笔。

  舒乘风过来看了就摇头:“罢了,这些就别拿去皇后那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伺候的落葵:“会不会写字?”

  落葵忙回答:“回陛下,奴婢会,但是写的不好,特别不好……”

  “哪个能写好?”舒乘风问。

  “芫花姐姐写的好。”落葵忙道。

  芫花上前:“奴婢也不敢说好,只是比落葵的字规整些。”

  “嗯,写几个朕看。”舒乘风道。

  芫花应了,上前学着雁南归的佛经写了几个字,确实规整。

  算不得多好,但是还是娟秀的。

  “好了好了,去给陛下倒茶。”雁南归摆手。

  “陛下真是事多。”

  “朕事多?你把一卷佛经,抄的杀气腾腾,朕还多事了?”舒乘风瞪眼。

  “佛说众生平等。难不成因为我字有杀气,就不渡化我了?再说了,你什么时候信这个了?”

  “你要是不信,这就是装模作样,你要是信了,那就是着相了。”

  “啧,罢了,朕懒得管你,就不该过来看你。”舒乘风哼道。

  “那不是,两码事。陛下来看我,我高兴的很。”雁南归笑着拉他的手。

  “洗手去。”舒乘风不给她拉。

  雁南归乖巧:“是。”

  洗了手再拉:“陛下放心,您对我的好处我还不知道?那我就不会说那么多甜言蜜语嘛,难不成我不说,就不知好歹了?从小到大,除了我那没了的娘,别的亲人加一起对我的好,都比不上陛下一个。”

  舒乘风挑眉,没接话。

  “我这一次是过激了,就是当时气得不轻。以后肯定会注意。”雁南归撒娇的摇晃他的手,又往人家怀里坐。

  “如今容宁送去外头,你高兴了?”舒乘风问。

  “那当然高兴。不过我专门叫我庄子上的人过去了一个。她舒服了多少年,如今也该好好过过不如人的日子了。”雁南归冷笑。

  派去的是她娘当年留在庄子上的人,那没有一个不恨容宁的。

  她们都不敢想,容宁还有今日。

  想必会叫她在庄子上好好过日子的。

  “这都是小事,别太过火了。”舒乘风道。

  “好。”雁南归蹭了一下他的脸颊,粘人吧啦的撒娇。

  “啧,不嫌热了?”舒乘风拉她。

  “热也要挨着,陛下要是不喜欢我了可怎么办啊?”雁南归又卖痴。

  舒乘风白了她一眼,只是笑了笑。

  雁南归很清楚,舒乘风昨日来和今日来,都是一样,就是维护。

  虽然他罚了她一年的俸禄,但是罚之前就在这里过了夜。

  这是明白告诉后宫,罚是罚,那是规矩。陛下也是在乎规矩的。

  可罚不代表失宠。

  也是告诉太后与皇后,就罚到这里了。

  所以皇后也只能跟着叫她抄经。

  太后也只是训斥了一顿就算了。

  今日再来,还是一个意思。

  所以不管是为了后宫平衡,还是为了什么,雁南归都感受到了他的偏袒。

  对于雁南归这个人来说,确实,与太子这些年,是过的最好的日子。

  之前的娘家和孟家,都是不幸的。

  所以,受了好意,理应领情。

  只是领情归领情,床榻上那点事,该生气还是要生气了。

  陛下又被咬了。

  不过陛下吃饱了就不在乎这个了。

  第二天请安,雁南归将佛经交了。

  皇后看了几眼,也是有点诧异,头回见雁南归的字。这像是男人写的。

  不过陛下的笔迹不是这样,这比陛下的笔锋还凌厉些。

   评论区居然有人觉得雁锦菲会进宫???

    你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们蹄子是疯了?

    你们怎么不说叫蹄子把曹太妃接进来呢?
    你们大概是想把蹄子恶心死。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