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谁还不知道谁

2021-02-28 作者: 蓝白格子
  第204章 谁还不知道谁
  到了私房菜馆,虞梓航已经在包间了。

  他旁边还坐着霍野,看样子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

  “老陆、洛柠,你们来了!”

  霍野笑着说:“我不请自来,你们不介意吧?”

  最近在家养身体,他都快闲得长毛了。

  听虞梓航说和陆洵两人约了吃饭,他就蹭着过来了。

  陆洵哭笑不得,“你来都来了,难不成我们还撵你?”

  洛柠对他笑了笑,“欢迎。”

  接下来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快结束时,霍野对洛柠问:“你什么时候和老陆来我公司挑东西,我可等你们好久了。”

  原本之前说好的时间,他出事住院了,才耽搁到现在。

  洛柠想了想,“要不明天?”

  后天开始她就要忙起来了,参加完最后的公演,就要入组拍那部仙侠剧。

  霍野笑着点头,“好,那我明天等你们。”

  他一直都记得洛柠的恩情,所以恨不得她赶快来多挑点东西回去,他心里好受点。

  吃完饭,一行人又去了虞梓航的公司。

  洛柠挑的原石还没解,虞梓航将公司的解石师叫来加班。

  很快,原石一一解开,每一块都开出了翡翠。

  不单只都是上品的翡翠,更还有几块极品翡翠。

  虞梓航目瞪口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谁买的原石能全开出翡翠来。

  他低声对陆洵说:“洛柠这赌石的能力也太强悍了吧。”

  陆洵扬了扬唇角,“这是当然的。”

  “你可别将这事说出去,她不想太高调了。”他又提醒。

  要是外面的人知道洛柠赌石那么厉害,指不定会有人盯上她。

  洛柠要拿翡翠做什么,陆洵基本都能猜到,所以不想别人惦记上她手里的翡翠,还有她的能力。

  虞梓航点点头,“明白!”

  “下次有赌石公盘,你可以叫着洛柠一起去。”

  他觉得洛柠这赌石的天赋不用,完全就是太浪费了。

  陆洵颔首笑道:“行,到时候我会叫着她的。”

  洛柠只带着了几块极品翡翠,剩下的请虞梓航过几天送去她承包下来的那片山去。

  还有一部分中上品的翡翠,洛柠则让陆洵带回去,请他帮忙雕刻。

  等出了玉饰品后,她再去找生吉之地蕴养,或者布置阵法蕴养成法器。

  第二天,洛柠和弟弟陪着妈妈出门去买菜。

  回来时,就见门口站着三人。

  一名杵着拐杖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者,一名看上去保养得还不错的妇人,还有一名是之前见过的苟浈媚。

  看到苟浈媚,那另外两人的身份不用猜都能知道。

  姜心昕看到三人,眉头不由得蹙了蹙。

  苟文川看着姜心昕恍惚了下,仿佛看到了去世的妻子一样。

  他一早就知道女儿和前妻很像,只是少女时期的女儿比较叛逆,也因此就只是五官像。

  可现在看着温婉知性的女儿,他才发现两人现在连气质都很像了。

  不由得生出几分怀恋。

  对前妻他自然是喜欢的,否则也不可能娶进门。

  只是前妻早逝,他一个人又要忙公司,没法照顾女儿,这才娶了同样失去了丈夫的鲍宝瑜。

  继妻对女儿很好,吃穿用度什么都是最好的,对她自己的女儿反而放在后面。

  只可惜女儿不懂事,根本就不领情,还将家里闹得鸡飞狗跳的。

  对比着继女的贴心和乖巧,更显得女儿的叛逆,他时常都会被气到,也就越来越失望。

  只是他都没想到,二十年前女儿会突然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

  一开始他是很生气的,鲍宝瑜一直都劝他去找人,可是他在气头上,硬是没去找。

  可过了大半年,女儿都没有回来,他这才有了几分担心,然后让人去找。

  却再也找不到了。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他也想起了亲生女儿。

  不管怎么说,虽然继女体贴,他也将其当做是亲生的一样对待,但苟家的产业,还是得让自己的血脉继承才对。

  否则以后去了地下,他也无法对祖宗和前妻交代。

  也因此昨晚一听继女说女儿回来了,他今早就过来了。

  姜心昕没开口,苟文川先虎着脸说:“怎么,见到亲爹都不会打声招呼?”

  姜心昕露出个讽刺的笑容,“我可不敢和你攀亲戚,不然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呢。”

  苟文川没想到二十多年没见,女儿一见面就甩脸子,就和曾经一样的不懂事。

  “你这是什么话,你别忘了你姓什么?”他不高兴的说。

  姜心昕冷淡的道:“我已经改母姓了,我现在姓姜,当然不会忘记。”

  听到这话,苟文川脸色变了变,“什么?谁允许你去改母姓的,你这个逆女非要气死我才高兴是不是?”

  虽然二十多年不见,可他对待姜心昕还是习惯性的用以前的态度。

  鲍宝瑜见状,立即为他拍了拍背。

  然后笑着对姜心昕开口,“心昕,这些年你爸一直都惦记着你,刚见面你就别气他了,父女两可没有隔夜仇。”

  这话看着是说和,可听在苟文川耳朵里就是不舒服。

  这么久不见,这女儿不但还是不贴心,还故意气人。

  姜心昕瞥了鲍宝瑜一眼,“你就不用在这里挑拨离间了,谁还不知道谁。”

  “你也放心,那个家我是不会回去的,不会和你们抢苟家,所以你就别再这里假惺惺的了。”

  到时候苟家都没了,谁稀罕要。

  鲍宝瑜听到姜心昕这么说,心下一喜,果然过了这么多年,这死丫头的脾气还是这么冲和不服软。

  这就对了。

  她面露难过这是,“心昕,这么多年了,你还在误会我,我……”

  她还没说完,就被姜心昕不耐烦的打断,“行了,别在这里演戏了,看着你这张老脸,我就恶心。”

  以前这女人就是这样演戏,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让她父亲越来越不喜欢自己。

  当然,也是老头自己眼瞎看不见,她说了他也不信,还总觉得是她叛逆,是白眼狼。

  从期待到失望,最后到心冷,她早就不需要父爱,更甚至不需要父亲了。

  这话说的比较毒,也让还要演戏的鲍宝瑜脸僵了僵,眼底里尽是不悦,死丫头竟然讽刺她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