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新欢(63)

2021-04-21 作者: 琪琪家的鹿
  第318章 新欢(63)

  江姒微微低头抿着唇,垂下的睫毛下的视线止不住地往右边飘,他甚至看出来她快要想打哈欠了,谢知行不由得想笑。

  但是一想到江姒或许不想看到他。

  谢知行面上的笑意又是一僵。

  在江姒即将抬起头来的时候,谢知行转过身子去了,他的脚像是不受控制一般地往后转,他能感觉到有一道锐利的视线落到了他的身上。

  男人英挺的背脊都是一僵。

  他不知道江姒有没有认出他。

  今天来这个画展是完全的巧合,并非是他故意跟着江姒来的,这么巧的,居然这样也能碰到她……谢知行一开始真的很高兴,时隔数月,他终于能光明正大地将视线落到她的身上。

  但是反应过来以后,谢知行又忍不住落荒而逃。

  …

  江姒确实看到谢知行了。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她一眼就把他给认出来了。

  好歹也同床共枕了两年。

  她还不至于连这个曾经的枕边人也认不出来。

  看见谢知行跑得这么快,江姒又有些不爽。

  怎么,这是还不敢面对她?
  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比如说……不想见到她?

  如果是前者就算了,如果是后者的话,江姒的眼神逐渐变得危险,她抬手微微扶了下眼镜,浅红唇角弯起一个微微有些嘲讽的弧度。

  那就是他谢知行不识好歹了。

  …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江姒果然又遇到谢知行了。

  在地下车库。

  追尾。

  今天是江姒自己开的车,她助理因为有事请了假,刚刚她一个没刹住车就撞了上去。

  直到因为惯性控制不住地往前倒去但是被安全带勒住的时候,江姒还是有些懵逼。

  “……”

  好家伙。

  今天这绝对是她的耻辱。

  江姒,一个能开着赛车漂移过发夹弯的女人,今天居然追尾了别人的车。

  原因是分心。

  这是奇耻大辱啊!

  虽然追尾了人家,但是看江姒的样子没有丝毫的歉意,看她这一副牛逼样子就知道她要拿钱砸到对方没声儿。

  钞能力是这个世界上最接近万能的东西了。

  直到她看到对方车上下来的人。

  个子很高,一身黑色大衣,手里撑着一把伞,很冷淡却有气场的打扮,男人模样斯文英俊,这时候正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在盯着她看。

  “……”

  这已经不是踏马用巧可以形容的了。

  江姒拿出手机来,“我让我的助理来和你处理。”

  冷冷淡淡的一句话。

  她心里可能是有些尴尬的,但是江姒怎么可能表现出来,那太丢人了。

  她拿对陌生人的态度面对他。

  外面下了小雨,江姒没有打伞,头发上沾了些许的雨滴,但是她显然不太在乎。

  她一直都是这样的,根本不会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下雨了,带伞了就撑,没带伞也无所谓,要她的话说就是淋个雨又不会死。

  感觉到面前遮挡下来的阴影。

  江姒微微掀眸。

  她看到是谢知行走到了她的旁边,在给她撑伞。

  江姒也没后退,没什么好矫情的,她也不是矫情的非要淋雨的人。

  “好久不见。”

  男人低沉清冷的嗓音打破了雨天的沉寂。

  若是江姒这时候抬眸,就能看到这人眼底无可掩饰的想念和眷恋。

  他控制不住地想她,日日夜夜,从未停止。

  “嗯。”

  江姒嗯了一声,再没有多说别的话。

  明明只是几个月没见的人,却像是隔了半个世纪的距离。

  鬼使神差的。

  谢知行做了件对他而言称得上荒唐的事。

  他单手撑着伞,另一只手从后面去揽江姒的肩膀。

  因为江姒也没看他,被他触碰到肩膀的时候,她几乎下意识要攻击他了,但意识到是谢知行,她有暂时按捺住了。

  “?”

  直到被人从后面紧紧抱住,肩膀乃至于整个后背都被拥住,伴随着伞落地的声音,雨滴再次落到发丝之上。

  “谢知行?”

  江姒喊了他一声,结果谢知行装死不吱声。

  “……”

  江姒无语了片刻。

  “你为什么……”谢知行还是开口了,就是他的嗓音太低,后面更是支支吾吾的,江姒根本没听见。

  “什么??”

  男人的嗓音又低又悦耳,带着点颤抖,“你为什么不推开我?”

  江姒:“…………”

  她转过头去,但是谢知行勒得她有些疼,被她轻斥一声放开。

  男人犹豫了下,还是放开了。

  江姒转头就看到了谢知行泛着红的眼角,他应该是真忍不住了,不然也不会在这时候失控地抱住她。

  江姒抱着胳膊,漫不经心地打量着谢知行。

  谢知行看着瘦了些,气质比起之前的温和完美,如今添了几分忧郁和难言的悲伤。

  江姒看到他这副演蓝色生死恋的样子就蛋疼。

  “谢知行,你当初离开的挺果断的啊,你现在作出这副样子给我看?”

  谢知行垂眸,先是沉默。

  在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弱弱反驳:“没有很果断。”

  “?”

  他继续轻声道:“当时我喝了一天一夜的酒,关在家里不吃不喝三天,最后是别人把我送医院去抢救的。”

  江姒:“…………”

  这一茬她还真不知道。

  “然后呢?”

  “然后在医院躺了两个月。”

  江姒要被气笑了,“你当我是傻,你生什么病了要在医院躺两个月?”

  就算酒精中毒了洗胃,一个礼拜撑死了也能出院了吧?

  “吃不下去东西,吃下去就吐出来,只能靠打葡萄糖,如果不呆在医院……”

  怕是真的会死。

  谢知行也不知道当时情况会那么严重。

  厌食到只能靠打葡萄糖续命。

  那时候的情况真的太糟糕了,后来勉强捡回一条命来,谢知行已经不敢再出现在江姒面前了,直到现在——

  江姒愣怔住了。

  看着谢知行的眼睛,她知道他这不是在撒谎。

  这是真的。

  她也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间嗤笑一声,江姒移开视线不去看谢知行的眼眸,道:“你现在和我说这个做什么——”

  “来搏你的同情。”

  江姒还没说完,谢知行就接了话。

  而且实诚到她无言以对。

  他想表达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离开她,他会死。

  就连现在,也不过是苟延残喘。

  …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