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诡异之蛊!

2021-04-18 作者: 极品豆芽
  第291章 诡异之蛊!

  院内是一片死寂般的冰冷。

  众人望着拽下自己头颅的侍女,刺冷的寒意从脚底渗沁而上,兀自一片鸡皮似的微悚。

  侍女并没有倒下。

  她将撕拽下来的头颅扔到了一旁。

  脖颈内喷溅出的乌黑血液凝固住了,蠕动出一圈圈血泡,碗大的伤口里响起了怪异磨牙般的声音。

  “这……这是什么情况?”

  众人脊背发麻。

  几个仆人侍女更是吓得惊叫起来。

  而这一惊叫,那无头的侍女像是闻到了腥味的猎物突然扑了过去,带着滔天的血煞之气。

  “都让开!”

  高坛主大喝一声,提起大刀冲了上去。

  刀刃挟裹着刺亮的如瀑刀浪结结实实砍在了无头侍女的肩膀上,却被一股反弹之力震飞。

  高坛主手臂震麻,心下骇然。

  其他几个回过神来的弟子皆拿出兵器冲上前去。

  而这无头侍女虽然反应迟钝,但身躯就像是铁铸的,任何刀剑劈在她身上都没有反应。

  反倒是没来得及躲避的弟子被她划扯出血淋淋的伤口。

  在惨淡的月光下,无头的侍女宛若化异变后的妖物与数人缠斗起来,锋利的指甲犹如鹰爪。

  一旁的石堂主面色阴沉。

  他手腕一抖,衣袖里滑落一道符篆。

  符篆在双指搓动下绽出流光溢彩的光芒,曳开一条青虹紫电,狠狠的砸在无头侍女身上。

  符篆落在身上发出了“嗤嗤”的声音,原本刀剑不惧的躯体此刻却被一团青焰所包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四方蔓延而开,脖颈处流下了一滴滴碧绿色的液体。

  在躯体快灼烧到一半时,竟在体内钻出了一只黑色小蟾蜍。

  被灼烧的尸体也化为粉末。

  这只蟾蜍也就小半个手掌大小,发出了刺耳的吱吱声,身子顶端长着一个红色的三角凸肉。

  在逃离尸体后,它便朝着院内角落阴影处跑去,却被高坛主挥来的刀刃劈成两半,化为脓血。

  小院这才恢复了安静。

  若非地上的脓血以及被扔掉的那颗头颅,没人会预想到出现那一幕。

  高坛主示意受伤的弟子下去治疗,盯着地上化为脓血的蟾蜍,淡淡道:“这应该是蛊虫。”

  蛊虫?

  众人面面相觑。

  石堂主叫来守夜的老管家问道:“你一晚上都守在灵堂里吗?”

  脸色惨白的老管家点着头:“我的确一直守在灵堂里,后来闻到了一股香味,然后……然后我脑袋就迷糊了,直到我听见有丫鬟惨叫,然后发现了棺材内老爷的尸体不见了,这才叫喊其他人。”

  高坛主阴恻恻的盯着石堂主:“石堂主,你为何知道对付这蛊虫的方法。”

  刚才若非石堂主拿出符篆,恐怕那无头侍女无法轻易降服。

  石堂主冷声道:“以前碰见过妖物,自然有些应付经验。”

  高坛主冷哼一声,也没再对他说什么,扭头朝着南风堂的弟子轻喝道:“给我仔细搜查院子周围,务必找到舵主的尸体!”

  “是!”

  众弟子齐齐应声。

  陈牧蹲下身子,盯着地上碧绿色的血液,眼中浮现出亮芒。

  他想起前几天在围墙角落里发现的那摊绿色液体,当时红竹儿便判断是中蛊后人体流出的血液。

  现在与眼前的血液对比,一模一样!
  陈牧暗暗道:“也就是说,那天杀慕容舵主的凶手的确是中蛊的人,与刚才的侍女一样。”

  他又走到那颗侍女的头颅前进行观察。

  奇怪的是,明明大伙儿都看到她的头颅是被自己拽断的,可伤口却极为平整,仿佛被刀削而过。

  陈牧伸手触碰断颈边缘。

  与先前那新娘子的头颅一样,摸起来有些凉。

  他又走到棺材前。

  空荡荡的棺材内散发着一股奇异的香味,与那绿色的液体香味很相似,如天然花香与胭脂混合的味道。

  陈牧俯下身子仔细观察。

  倏然,他目光一凝,漆润的瞳孔微微收窄。

  只见棺材底部有一些细小的划痕,就像是人躺在里面,用指甲刮出的痕迹,很浅,说明力气不是很大。

  “大小姐,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会寻找舵主的尸体。”

  高坛主对低声啜泣的慕容萍说道。

  见女孩只是哭着似乎并没有听到他的话语,瘫坐在地上仿佛被抽走了灵魂,高坛主叹了口气。

  看到人群中的嵇无命,高坛主犹豫了一下,走到他面前说道:“嵇先生,劳烦您去劝劝大小姐。”

  嵇无命不好拒绝,只要硬着头皮去劝慰女孩。

  陈牧目光掠过院内的其他人,在云芷月身上顿了顿,悄悄的递了个眼色,便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云芷月秀眉微蹙,跟石夫人眼神交流后,趁着无人注意,跟了过去。

  进入房间,陈牧点亮蜡烛。

  不过一会儿,云芷月便进入了房间。

  “有事?”

  云芷月语气冷淡。

  她偷偷捏出法决感应了一下,发现对方身上的妖气依旧存在,而且屋子里也残留有妖气。

  陈牧示意她坐在椅子上,说道:“敞开天窗说亮话,石夫人应该是听你的吧。你们来这里的目的,绝非单单是慕容舵主的死。”

  云芷月降唇儿微微一翘:“你目的也不纯。”

  “对,咱们都一样。”陈牧笑了笑问道。“刚才那个蛊虫,你知道来历吗?”

  “知道。”

  云芷月神色严肃,樱唇吐出三个字。“尸傀蛊!”

  大司命果然厉害。

  陈牧暗赞一声。

  云芷月坐在椅子上,详细解释:“这是邑垣族的一种古老蛊虫,用蟾蜍为引,妖血炼制。当它钻入人体后,哪怕头颅被砍,也一样让尸体以‘活死人’的方式活动。”

  “邑垣族?”

  陈牧心下微微一凛。

  他想起了那个水婚的新娘和新郎,他们就是邑垣族人。

  “会被人控制吗?”

  “会!”

  云芷月语气笃定道。“这种蛊与其他蛊是一样的,有子母蛊,母蛊没有伤害,放在体内可以控制其他子蛊。”

  陈牧恍然:“所以那个侍女体内的蛊是子蛊。”

  云芷月点了点头:“没错,而且这种蛊的控制距离一般在二十丈之内。”

  陈牧目光一亮:“你的意思是,刚才院子里有人控制了那侍女?”

  云芷月朱唇微抿:“是的,刚才院子里的某个人,体内肯定有母蛊存在,是这人控制了侍女的尸体。”

  陈牧陷入了沉思。

  刚才院内的人很多,至少也有三十多人,如一个个去排查很费时间,也会打草惊蛇。

  而且也有可能那个幕后人潜藏在周围。

  会是谁呢?

  这个人是不是就是杀害慕容舵主的凶手?或者说只是一枚棋子。

  “我给你提供了信息,你是不是也应该作为回报,告诉我点东西,我不信你没查出些什么。”

  云芷月美眸灼亮。

  陈牧迟疑片刻,淡淡道:“我在慕容舵主房间内发现了一个密室,可以带你去看看。”

  密室?

  女人怔住了。

  ……

  陈牧特意等待了半个多时辰,待外面的动静平息后,便带着云芷月进入了慕容舵主的房间。

  来到密室,望着眼前诡异恐怖的情形,纵然云芷月早有心理准备,也被吓了一跳。

  “这些尸体……都是无头的。”

  看着眼前被堆砌在小房子里的一具具尸体,女人娇躯发寒。

  陈牧带她来到了那个小房间。

  “就如我之前推测的那样,现在墙壁上一共有二十六个头颅,缺一个。”

  陈牧指着墙壁上一颗颗阴森的头颅说道。“原本慕容舵主找来了一个,但没想到那幸存者逃跑了,你能看出他究竟在祭祀什么吗?”

  房间内阴沉的气息让云芷月感觉颈后似有冷气萦绕。

  她缩了缩脖子,清亮的双目仔细盯着祭台上那个超大的骷髅头,观察了许久轻轻摇头:“看不出来。”

  “其他的呢?”陈牧问道。

  云芷月依旧皱着眉摇头:“不知道慕容舵主祭祀的究竟是什么,感觉也跟邑垣族有些关系。”

  又是邑垣族……

  陈牧目光闪动。

  望着对方思索的神态,云芷月神情忽然有些恍惚。

  莫名感觉眼前的这家伙,思考问题时的举止神态,跟陈牧平时思考案情时的很像。

  可惜陈牧不在这里,或许他能找出更多的线索。

  暗暗思索许久后,陈牧收敛起心思。

  见旁边的女人怔怔望着他,下意识摸了摸脸上的面具,故意用调戏的语气笑道:“喜欢上我了吗?”

  “滚!”

  云芷月回过神来,语气冷漠。

  陈牧笑道:“喜欢我也没用,我心目中只有阴阳宗的那位大司命,她才是我心中的女神,你还差得远,包括石夫人。”

  听对方这番话语,云芷月愈发感到厌恶。

  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陈牧无奈摇头,内心有些挫败:“这种已经有深爱情郎的女人,根本没法子攻略啊。还是那位朱雀大人好攻略一点。”

  ——

  与云芷月分别后,陈牧回到了自己房间。

  熟练的拿出小本子,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和线索全部记载下来。

  小蛇精苏巧儿也不再隐藏,恢复了少女形态。

  “那个大司命有些奸诈啊,其实刚才在密室里看出了一些东西。”

  陈牧淡淡笑道。“只不过故意装作不知道。”

  苏巧儿眨巴着水晶葡萄似得大眼睛,提议道:“要不把她抓来拷问?”

  “抓个锤子,人家一个大司命随随便便把我们给收拾了。”陈牧叹了口气。“攻略也行不通,难对付啊。”

  他随手将娇小的苏巧儿抱在怀里,吻住女孩脸颊说道:“还是我的巧儿最好对付,天底下女人如果都像你这么好骗就好了。”

  “你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我才不好骗。”

  女孩很不满的嘟起小嘴。

  陈牧笑了笑,望着窗外渗入的月色,喃喃道:“也不知道娘子现在在做什么,应该在想我吧。”

  ……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