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神秘的棺材!(感谢 ‘书荒中我现在荒的1B’盟主)

2021-04-08 作者: 极品豆芽
  第268章 神秘的棺材!(感谢 ‘书荒中我现在荒的1B’盟主)
  夜色越来越暗。

  皎洁的月光被涌来的黑云遮盖,只能从云层后面透出一层暗色的光晕来,格外渗人。

  寂寥的大街上,两人对立而站,地面像铺上了一层银霜。

  朱雀使!?

  看清拦住她去路的黑袍人脸上的朱雀面具,云芷月湿润的瞳孔收缩,芳心顿时沉了下来。

  这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虽然之前有情报说朱雀使来到了东州城,处理天地会的事务,但没料到会在这种情况下与对方相遇。

  显然,对方是把她当成了天地会的人,才会袭击。

  “真倒霉。”

  云芷月脚步稍稍往后挪,眼睛余光打量着周围街道。

  她并不打算主动暴露自己的身份。

  虽然阴阳宗有时候会配合朝廷捉妖办案,但都是利益挂钩,这次她潜伏天地会完全是为了阴阳宗。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此次和朝廷是竞争关系。

  双方都是为了得到那一件宝物!
  云芷月足尖在旁边的石块上轻轻一点,如张开羽翼的鸟儿,飞掠向旁边的屋顶。

  “想走?”

  朱雀使冷冷盯着要逃的天地会神秘成员,手中长剑散发出一股股犹如潮汐般的冰寒之意。

  剑芒刺破空气,发出了“嗤嗤”的声音。

  眨眼之际,疾冲到了云芷月面前。

  “唰!”

  云芷月挥手甩出两颗铁珠子。

  铁珠子在空中旋转数圈后冒出了细密的针丝,如孔雀开屏般绽放出夺目绚丽的光华。

  而这刺亮的光华之中,却蕴含着数千数万道细小的针芒,亦如狂风暴雨之姿态席卷向朱雀使!
  她可没兴趣跟朱雀使纠缠。

  她的修为还未恢复,况且如果等到其他冥卫到来,再脱身就来不及了。

  “不自量力!”

  白纤羽手腕轻抖,在剑芒长龙的咆哮声中,割裂出一圈圈涟漪将细小的针芒尽数卷入,将周围空间扭曲成一片……

  随着长剑甩动,空气炸裂的音爆之声响起!

  一道道杀气化为实质性的刀刃封住了云芷月所有退路,四面八方,密不透风。

  云芷月暗骂一声,下意识想要结出阴阳法印,但又怕暴露出身份,身形在闪躲之时,甩出了一把金色小剑。

  金剑破涌出磅礴的剑气,隐约间化为凶恶妖兽。

  两道汹涌的灵力狠狠撞击在了一起!
  朱雀使后退了一步。

  而云芷月却是连退数步,后背抵在墙壁上,皱着眉呲了呲牙。

  “还不束手就擒?”

  朱雀使美目淡冷如寒潭。

  而在这时,远处也传来了冥卫的声音。

  云芷月脸色一变,咬了咬银牙,手背于身后捏出一个奇怪的印记。

  随着这道印记出现,她身体四周的灵气开始急速的凝聚,竟在她的面前化为了一把虚幻长剑。

  蓝莹莹的,仿佛如水流动,颇为美丽。

  拼了!

  虽然修为大跌,但至少身上法宝可以顶住。

  云芷月玉手握住剑柄,娇躯如流星一般冲击而出,周身泛起莹蓝色的光芒,仿若天神降临。

  法器?

  白纤羽纤眉微蹙,迎击而上,与对方缠斗在一起。

  疯狂的杀气交错如织,绚丽的细小剑芒穿梭其中,卷起一声声音爆之声,可见其激烈……

  两人撞击无数次。

  但终究还是朱雀使占据了上风。

  “嘭!”

  朱雀使目光寒芒闪现,身形微微转了一个半圈,强悍的灵力在剑击之下生生将云芷月震飞了出去。

  就在她准备追击之时,脚下传来一股粘力。

  低头一看,却发现地面不知什么时候变得软化,仿佛沙泥潭一般,牢牢黏住了她的鞋底。

  被震飞出去的云芷月不住的喘着息,浑身香汗淋漓。

  见朱雀使被她暗中施展的‘泥沙’所困,她朝着另外方向逃窜而去。

  可还没等她跑出半米,朱雀使猛地甩出一截漆黑的长鞭,直接缠在了云芷月柔软的腰上,生拽了过来。

  混蛋,有完没完!
  云芷月气急,娇躯在半空划过优美的弧线,拧身一掌拍去。

  朱雀使也挥起长剑,眼眸中带着几分不屑。

  轰隆!

  地面突然响起一阵阵滚滚雷霆之声,仿佛黑云里炸开一道响雷,震的两女心神震动,双耳嗡鸣作响。

  两女踉跄着身子皆倒在地上,脑中嗡嗡一片,疼痛无比。

  什么东西!?

  忍着剧痛,云芷月和朱雀使对视了一眼,心有灵犀似的看向了另一侧方向。

  下一刻,她们全都呆住了。

  刚才明明还是空旷的区域,此时却凭空出现了一条宽阔大道。

  道路由青玉石砖铺成,上面氤氲着一层白雾。

  一只只青白色的纸糊灯笼依次点亮,漂浮在道路两旁,灯笼上面绘着一只只血色的大眼睛。

  这些血色大眼睛在黑夜中犹如活人眼,正冷冷正盯着她们。

  夜里看来说不出的诡异。

  嗤啦——

  极具刺裂的摩擦声如钢针刺入人耳,两女下意识捂住脑袋。

  感觉脑子里的脑髓都要被吸扯出去。

  只见一个三米高的羊头人身怪物出现在道路上,它的双肩绑着一条铁链,深深的嵌入它的肉骨内。

  而铁链的另一端却是一口棺材。

  一口……仅仅不到一米长的棺材!
  通体呈黑色,却比黑色更要沉郁,似乎是有人泼了墨汁上去,棺盖上还画着一朵奇异的花。

  可仔细一看,并不是花,而是一条条线状物粘液绽放而开。

  即便是纯黑色,也能看的真切。

  虽然棺材很小,可那头看起来拥有巨力的羊头巨人拉起来却颇为吃力。

  只能一步一步的慢慢往前挪动。

  棺材中隐约弥漫出的浓重血腥味,让两女几欲呕吐反胃,浑身冒出冷汗,鸡皮疙瘩都要冒起。

  棺材后面,跟着一些男男女女。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没有眼睛,仿佛被人挖去了,只留下血窟窿,如行尸走肉般默默往前走着。

  他们走路的姿态也很怪异,身子好像是往前倾斜一些,脚后跟抬起。

  看起来似乎会摔倒,却很稳健。

  走到半路时,他们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了云芷月和白纤羽,血洞洞的眼睛泛着幽幽鬼火。

  云芷月和白纤羽如坠冰窟。

  这一刻,她们有一种要被这些人带走的错觉,娇躯微微发颤,想要逃走,却动弹不得。

  过了一分钟左右,棺材内发出了‘咚咚’声音。

  这些无眼人才慢慢扭过头去,继续朝着前方慢慢走去,点着脚尖,姿态诡异。

  在这些人身后,却是一排排穿着血色长袍的女人。

  她们的身材极为曼妙,手腕处露出玉一般的莹润肌色,白得令人眩目。

  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朵朵摇曳绽放的彼岸花。

  她们每走几步,便会跪下来朝着棺材……或许是朝着棺材上的线状粘液跪拜叩首。

  白皙的额头贴着地面,极为虔诚。

  但最让云芷月和朱雀使震撼的是,最后面跟着的一个大圆球。

  准确说,这是由数百颗人头凝聚而成的大圆球,足足有十米直径,在地上缓慢的滚动着。

  这些人头全都是活物。

  他们脸色如同刷了白漆,一个个的都张大嘴巴似乎在喊着什么,却发不出声音,眼里全是极致的怨恨。

  “这……这些都是什么?”

  面前的一幕让两女心灵震颤,呆呆的看着。

  哒哒哒……

  一阵清脆的马蹄声从街头另一边缓缓而来。

  一马一人。

  马带银甲铁盔,人却无头。

  正是那无头将军!
  它虽然没有头颅,却仿佛能看到一切,身子直对着那些奇怪的人和棺材,手中的方天戟闪烁着银芒。

  不过它并没有冲上去,而是站在那里不动。

  直到羊头巨人、棺材和那些红袍女人们消失,它才转身离去,隐没于浓浓的夜色之中。

  云芷月和白纤羽依旧沉浸在诡异的氛围中。

  当白纤羽手中的剑掉在地上,两人才清醒过来,下意识扑向对方,结果无巧不巧,两人全抓住了对方的胸口。

  女的?

  朱雀使盯着眼前神秘人,心头惊讶,随即寒声道:“放开!”

  被袭击的云芷月也是气急:“你先放!”

  “不放是吗?”

  生性骄傲的朱雀使可从来不喜欢被人威胁,咬了咬银牙,手指微微用力。

  而平日里性格骄傲的大司命云芷月也不甘示弱,加重了力气。

  两人全都疼的倒吸了口冷气,却依旧僵持着。

  看谁能抓爆谁。

  “混蛋!”

  朱雀使看向对方的目光几欲杀人.
  平日里被夫君小心呵护的宝贝却被这个女人欺负,心里既委屈又愤怒。

  而云芷月也是气的不行。

  本来就只能让陈牧一个碰,结果现在这个不要脸的朱雀使如此卑鄙,内心顿时烧起熊熊怒火。

  “一起放?”

  “一起放?”

  过了片刻,两女异口同声问道。

  “好。”

  “好。”

  又是一起回答。

  两人深呼了口气,慢慢松开手,在彼此松手的刹那,白纤羽随手抓起长剑挥起,而云芷月却朝前扑来。

  唰!
  长剑挥下。

  随着嗤啦之声,眼前的云芷月竟化为一张纸分成两半,随即爆炸开来,散发出无数的烟雾。

  白纤羽抬手护住鼻息,用灵力感应对方位置。

  待烟雾散去之后,云芷月的身影早已经没了踪影,玩了一出金蝉脱壳。

  白纤羽目光阴沉如墨,确定对方离开后,拉开衣衫低头去看,望着青红印记,忍不住骂道:

  “别让老娘遇到,不然剁了你喂狗!连你男人一起剁了!”

  ……

  而另一处的屋顶之上。

  云芷月抽着冷气将衣襟解开,看着清晰的指印,气的破口大骂:“好一个朱雀使,你给我等着!”

  这一夜,两个不知道彼此身份的女人结下了梁子。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