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石妖与线索!

2021-04-02 作者: 极品豆芽
  第255章 石妖与线索!
  有妖气?
  陈牧心头一惊,衣袖下的手臂泛起了黑色的线状粘液,警惕的望着周围,握住刀柄的手紧了几分。

  这周围怎么突然出现妖了。

  四周一片静谧,就好似被割裂了独立的空间,唯有阵阵清风拂过。

  远处,与曼迦叶接头的男人正和黑袍神秘人说着话。

  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很正常。

  望着神情凝重的女人,陈牧低声道:“你确定这附近有妖?”

  “嘘——”

  曼迦叶抬起纤细柔腻的玉指抵在他的嘴唇上,示意他别说话,而自己则拿出一枚铜钱,轻轻吹了一下。

  光滑的铜钱在她掌心旋转几圈后,一缕黑气缓缓缠绕而来。

  “这里绝对有妖!”

  曼迦叶语气笃定,取出柳叶剑。

  但令她有些疑惑的是,周围一片空旷,根本没有妖藏身的地方。

  而且那个黑袍人也不像是妖。

  妖在哪儿?

  又是什么妖?

  就在此时,陈牧心头忽起警觉,瞥见地上的一粒粒碎石开始轻微颤动,仿佛有坦克从旁碾过。

  他拽了拽曼迦叶的手臂,指着那些小石粒。

  “不好,它感应到我们了!”

  曼迦叶俏脸一变,玉手瞬疾抓住陈牧的肩头朝后掠去。

  轰隆隆!
  周围虚空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波纹,方圆数十丈的地面剧烈震动,恍如地震一般,无数碎石滚落。

  坚实的地面随着晃动,仿佛变成了汹涌起伏的海面。

  随着那些大小石块迅速粘合在一起,一个足有二十米高的巨型石头人出现在了两人面前,极有压迫感。

  “石妖!?”

  曼迦叶瞳孔微眯,失声道。

  陈牧也呆住了。

  好家伙,这年头连石头也能变成妖怪吗?

  而正在和男人交谈的黑袍人听到动静后扭头望去,兜帽下那双阴冷的眼睛微微收缩。

  在察觉到不对后,他直接转身朝着密林处掠去。

  这是最正确的做法。

  他不需要知道跟踪者是谁。

  无论是朋友或是敌人,只要出现在那里,就会对他的身份有足够威胁。

  接头的中年男人反倒是犹豫了一下,瞥了眼妖物出现的地方,从另一个方向跑去,并没有跟随黑袍人。

  他也是聪明人。

  但可惜他们遇到的是一位顶尖杀手。

  在感应到妖气的瞬间,曼迦叶的气机便锁定了黑袍人。因为她心里很清楚,妖物的出现说明两人已经暴露。

  所以当黑袍人转身逃去的刹那,她纤足一点,如流星般追了过去。

  只丢下一句话:“你先对付妖物!”

  在之前救苏巧儿的时候,她看到陈牧体内有黑色神秘妖物附体,她相信对方应该能抵挡一阵子。

  巨型石妖挥舞起由无数尖锐怪石组成的手臂,朝着曼迦叶挥去。

  空气中带起凌厉狂暴的劲气。

  曼迦叶身形灵巧如蝴蝶,避开了石妖的攻击,在追击陈坛主的同时,手中的柳叶剑甩向了之前在法越寺接头的那个男人。

  剑光划过一道刺目青虹,眨眼消失。

  接头男子还没跑出多远,内心陡然生出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可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胸口陡然冒出了一截剑尖!
  稠红的血液滴答而落,洒出一串血珠。

  男子低头看着胸口的剑,瞳孔满是不可思议,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此刻陈牧也挥起鲨齿大刀拦住了石妖。

  巨石妖挥舞着手臂,澎湃的力量震的地面以及周围山峰微微颤动,无数石子化为粉末。

  唰!
  陈牧掠身劈出一刀。

  惊天刀芒如同一刀匹练的贯日长虹,练成一线,仿佛切割了豆腐似的,将巨石妖从中间齐齐切开,碎石乱飞。

  就这?

  看着被劈成两半的石妖,陈牧微微挑眉。

  这石妖也太菜了吧。

  刚打算帮曼迦叶去追黑袍人,那些被劈开的石头竟又重新粘在一起,拳头朝着陈牧砸来。

  轰隆!

  陈牧及时闪躲开来,巨大的拳劲在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一道道裂缝刹那间向着八方轰隆隆而去。

  阴老子!

  陈牧暗骂一声,挥刀斩向了石妖手臂。

  “嘭”的一声,刀刃溅出了火星,在滔天力量的轰击之下,陈牧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

  手中的大刀嗡嗡直响,差点握持不住。

  望着似乎力量和硬度又提升了一个层次的石头妖,陈牧心下有些吃惊。

  “倒是小看了这石妖。”

  随着手臂上的线状黑液涌出越多,陈牧也在暗暗提升自己的力量。

  他现在不着急直接变幻成‘毒液’状态。

  一来可以多磨炼磨炼自己的纯战斗技巧,二来他总感觉变幻的次数多了副作用会很大。

  尤其每次变身完都是光着身子。

  这让一个美男很没形象。

  你瞧瞧人家绿巨人,变成后那么丑,好歹都有个裤衩。

  哗啦!

  在陈牧的强力攻击下,石妖轰然爆裂,再次化为一堆碎石,但紧接着又如之前那般,重新粘合成了巨大的石妖。

  “打不死的小强啊。”

  陈牧有些气喘吁吁,正准备冲上去继续硬杠时,前去追击的阴冥王曼迦叶却折了回来。

  看到与石妖战斗的陈牧,她忍不住吐槽道:

  “亏你还是镇魔司的猎魔人,能不能找弱点攻击它。这石妖的弱点明显就是心石,干它不就完了吗?”

  心石是什么?
  陈牧一愣。

  仔细观察他才发现石妖左肩膀处有一块拳头大小、被包裹住的石头,隐约如心脏般跳动。

  陈牧眼眸一亮,在躲开石妖攻击后,踩着后者的肩膀朝天跃起。

  在强大的冲势之下,一道耀白刀刃穿入了石头间隙之中,刺中了那颗微微跳动的心石。

  心石表层瞬间出现了细微的裂痕,一缕缕黑色气息溢出。

  “再深一点。”曼迦叶喊道。

  石妖并不能发出声音,但剧烈颤抖的石身表明他此刻处于痛苦与愤怒之声,带着杀意的手掌朝着陈牧抓来。

  陈牧手臂用劲,拼尽全力将刀刃刺入了心石!

  然后用力一拧。

  喀嚓!
  心石爆裂炸开。

  刚刚还凶猛无比的石妖轰然倒塌在地上,挥来的手臂也随着庞大的身躯化为一摊碎石,滚落在地面上。

  “小老弟,干的不错。”

  曼迦叶轻飘飘的落在陈牧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还得多研究一下妖物啊,对付什么妖总得有些技巧。”

  “陈坛主呢?”陈牧问道。。

  曼迦叶叹了口气:“被他跑了。”

  “跑了?”

  陈牧一时有些不适应。

  能在堂堂阴冥王手里逃走,这伙很厉害啊。

  “那家伙的实力比我相像中要厉害,而且早就埋有退路,玩了一出‘金蝉脱壳’的把戏骗过了我。”

  曼迦叶满脸郁闷之色,随手扔给陈牧一个布袋。“不过我还是有收获的。”

  布袋只是简单的袋子。

  从上面割裂的痕迹来看,应该是曼迦叶在追击时给了对方一剑,才不慎掉落。

  陈牧打开袋子,里面有两瓶创伤药、一个药膏、刚才得到的信笺和三张对付妖物的普通符篆。

  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能表明身份的东西。

  “坏了,这下真的打草惊蛇了。”

  陈牧拍了拍脑袋,暗暗懊恼。“最开始就应该试着回档一次,或者直接变身也可能比现在好。”

  他倒不是高估了阴冥王,而是小看了那位陈坛主。

  好歹潜伏了那么久,怎么可能没后手。

  陈牧目光看向地上散落的石头,淡淡道:“这应该是属于低级妖物,没有主观意识,没有思想。”

  妖物种类各有不同。

  有九尾狐和蜥蜴妖那样的高级妖物,也有青玉县小荨那样的中级草精妖物。

  这种妖物都有主观意识和思想。

  但也有一些妖物只是在机缘巧合下,纯粹成了精。

  比如这石妖。

  这种妖一般是由玄天部猎魔人进行处理,威胁度并不是很高,其弱点也很明显。

  “肯定是那位陈坛主养的。”

  曼迦叶说道。

  养的?

  陈牧眼神微微一动。

  一般而言,大炎王朝是不允许私自养妖的,不过律法归律法,一些宗门里养妖在不在少数。

  可在京城,很少有人会犯险。

  唯有镇魔司!
  毕竟它的职位和身份比其他人更合法一些。

  陈牧神情变幻不定。

  这镇魔司究竟还藏有多少妖魔鬼怪,怎么总出一些内鬼。

  他将创伤药和符篆拿出来仔细研究,然后又拿起药膏放在鼻间闻了闻,陷入了思索之中。

  难不成之前和九尾狐做交易的那个镇魔司猎魔人,就是陈坛主?
  如果是这样,那此人的身份就值得玩味了。

  “你怎么把他杀了。”

  陈牧来到被曼迦叶杀死的那位接头男子面前,皱眉问道。

  曼迦叶微撇粉唇:“我当时以为抓那位陈坛主十拿九稳,就随手杀了这家伙,谁知道陈坛主那么狡猾。再说,我是杀手啊,你让我手下留情,不是在搞笑吗?”

  陈牧也不好再说什么,低头查看尸体。

  可惜的是,这位接头人身上没有搜出任何东西,足见其谨慎程度。

  “我先让六扇门查一下此人的身份。”

  陈牧吐了口气,轻声说道。“不过现在既然有线索表明陈坛主与镇魔司牵扯巨大,那查起来也有方向。”

  见陈牧拿着药膏出神,曼迦叶说道:“速度要快一点,这位陈坛主真是太谨慎了,说不准现在已经在想着逃走,到时候你就算查出来也晚了。”

  “没错,必须得抓紧时间,不过……”

  陈牧唇角忽然掀起一抹诡异的弧度,“我认为他会赌一把,而且我坚信,他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

  将尸体送到六扇门,陈牧带着曼迦叶迅速来到了镇魔司昊天部。

  他要去案牍库查一些东西。

  镇魔司也有案牍库,里面是关于妖物的卷宗,记录一些捉妖的时间、地点和捉拿此妖的猎魔人等。

  比如某某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抓了一只猫娘,做了什么事等等。

  可惜陈牧的查卷之路并不顺利,刚来到门口就被两名昊天部的猎魔人给拦住了。

  陈牧拿出令牌:“我想进去查点东西。”

  “不行,没有庞统领的命令,谁都不许进入案牍库。”

  两位猎魔人冷冷回应。

  庞统领?
  上次被曼迦叶一巴掌差点打废的那个。

  后来还专门向太后告状,声泪俱下的控诉陈牧的罪行,结果太后压根就没理会过他,最终这件事不了了之。

  最后庞统领在家里修养了好多天才能下床走路。

  “庞统领啊。”

  陈牧摩挲着下巴,冲着二人微微一笑,然后对曼迦叶说道:“直接把这两憨货打晕吧,出了事我负责。”

  那两猎魔人面色一变,还未动手就被曼迦叶每人一记手刀砍晕在地上。

  “你在门外守着,我进去查,不管谁来都不好使。”

  陈牧丢下一句,进入案牍库。

  曼迦叶翻了个白眼,看到旁边有一木椅便拉了过来,大大咧咧坐在上面,翘起二郎腿。

  她忽然发现,身边有个当官的也不错。

  至少惹事有人扛。

  ——

  进入案牍库。

  陈牧双目如扫描仪般在书架上仔细搜寻。

  约莫翻找了半个小时后,他终于在一处偏僻角落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线索。

  是关于江褶子的。

  也就是绑架了苏巧儿的那个猎魔人。

  陈牧手里拿的记录册,是去年三月的一份捉妖档案。

  当时江褶子和两位同伴在毛子山捉妖,结果因为判断失误,惹到了大妖,在求救无援的情况下,最终只活下了江褶子一人。

  不过真实情况是,江褶子为了活命,故意打伤两位同伴做诱饵,给他创造了逃命的机会。

  本来这件事其实是很隐秘的,却不知为何被一位神秘人知晓。

  而这个神秘人便以此把柄威胁江褶子,让他去绑架苏巧儿,送给了九尾狐。

  如今看来,这神秘人有可能就是陈坛主。

  陈牧不太相信镇魔司会隐藏两个天地会的人,总总迹象表明,这位陈坛主对他比较熟。

  “毛子山……路过余杭镇……”

  陈牧紧皱着眉头,将当时江褶子和两位同伴的行径路线看了一遍,然后又翻找出其他的一些妖物案宗。

  最终,陈牧筛选出了三份记录册。

  这三份记录册,是当时其他猎魔人在毛子山周围捉妖时的卷宗。

  江褶子既然做的那么隐蔽,却被人知晓。

  说明当时有人暗中看到了这一切。

  是什么人?

  肯定是其他在附近捉妖的猎魔人!

  “断尽季姓子孙根,龙盘山上斩龙腿……”

  将三份卷宗翻完后,陈牧神情微微有些复杂。“好自负的陈坛主,原来你早就把身份告知了所有人。”

  啪!
  陈牧合上记录册,朝着门口走去。

  他已经知道是谁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