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九尾狐之死!

2021-03-25 作者: 极品豆芽
  第239章 九尾狐之死!
  陈牧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导致的后果就是,第二天青萝多洗了三条床单。

  为本就忙碌不堪的小姨子增加了负担。

  而白纤羽也罕见的拿着擀面杖追杀了陈牧整座院子,最后气哭了出来,可见被陈牧如何折腾了一番。

  转眼两天时间过去了。

  此刻正是夜色浓郁时分,大地阴沉沉的,整片天幕如怪兽一样张着黑洞洞的大口。

  残缺的下弦月像一块碎玻璃,孤单单地嵌在天边。

  夜色中,一切都像石头一样安静。

  嗖!
  突然,一道白色的残影掠过夜空。

  小山丘上,出现了一只狐狸。

  狐狸通体雪白。

  九条毛茸茸的银白色狐尾在身后轻轻舞动,沐浴在月光下仿佛渡上了一层清濯明净的银白色。

  头上的一对尖耳,淡若无色的如透明一般。

  那双红幽幽带着丝丝魅惑的眸子警惕的扫过周围后,冲向了那片怪石。

  随着枯叶纷飞,石阵显露出来。

  此时的怪异石阵氤氲着一层薄薄白雾,那一块块刻满纹路的石头被一道道灵力环绕。

  地面上一圈又一圈细小的环状如波纹般扩散着。

  九尾狐来到石阵中心。

  它的九条狐尾缓缓交织在一起。

  尾端末梢散开一根根银白色的细丝,一点一点的延长,宛如树冠,美轮美奂。

  慢慢的,它的身形化为一名女子。

  一袭素白长衫,深邃的眸子泛着幽幽光华,风袖飘飘,发丝飞扬,清冷中带着妩媚,如月下仙子。

  无疑,雪怡姑娘是个很美很有气质的女人。

  常年琴乐的熏陶让她多了一丝独特的婉约清冷,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可有一种气质是从骨子里溢出来的,并非刻意的模仿就能复制过来,就像九尾狐的媚,同样属于独一无二。

  九尾狐与其他妖不同。

  它们天生无相,需要吃人来定性自己第一副模样,吃的第一个人,就是它未来的模样。

  有时候会因为道统的原因,导致身体出现雌雄同体的症状,而这也会影响它们的修行,所以会想办法祛除修复。

  九尾狐自然也会祛除。

  然而它现在却反其道而行,意图保留雄性的一部分。

  女人盘膝而坐。

  修长如玉的双手如蝴蝶般捏出一道道法决。

  石阵开始嗡嗡作响,无数细小的白芒丝线缠绕在女人的身上,在她身后,九道狐尾虚影不断摇曳舞动。

  女人那美丽的脸颊开始变幻,一半笼罩在阴影下,一半笼罩光洁如玉。

  时而妩媚,时而阳刚。

  “为什么不脱衣服。”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

  雪怡蓦然睁开眼睑,流光溢彩的冰眸中呈现出杀机和震惊,以及浓重的疑惑。

  不远处,陈牧横着八字步,直挺挺的站着。

  肩膀上扛着鲨齿大刀。

  刀是好刀。

  人也是正经人。

  望着九尾狐玲珑有致的身材,陈牧舔了舔嘴唇说道:“我以为你会脱了衣服修行,倒是让我白期待了这么久。”

  九尾狐神情依旧震惊,显然陈牧的出现是她意想不到的。

  她身形如鬼魅般冲向陈牧。

  狐狸很狡诈。

  如果是其他人,突然看到具有威胁的敌人出现在面前,第一反应是逃。

  然而她却直接冲了过来,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强烈的杀机凝成一张网,包裹住了陈牧全身。

  就在它冲起的瞬间,一片片半透明的丝网由天而降,朝着她笼罩而去。

  丝网冰冷如银,发出尖锐的呼啸之声。

  九尾狐瞳孔陡然收缩。

  “破!”

  她纤腰轻拧,莹白的玉手捏起法诀。

  磅礴的妖力暴涌而出,化为一团黑雾急速翻滚,黑色雾气如涟漪般环形波纹,将丝网阻挡住。

  陈牧喃喃道:“修为确实厉害。”

  之前昊天部嵇大春说九尾狐的修为很一般,当时陈牧就觉得不可信。

  若真的一般,那些大佬怎么可能几次抓捕失手。

  果然实力不骗人。

  九尾狐冷冷盯着陈牧,寒声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运气。”

  “我不信!”

  陈牧笑了起来:“不信就对了,不过我想知道……你现在的身体是雪怡还是艳怡?当初你到底吃了谁?”

  “你说呢?”

  九尾狐美眸寒意迸现。

  陈牧道:“雪怡。”

  九尾狐淡淡道:“所以我现在就是雪怡。”

  陈牧摇头:“雪怡就是雪怡,九尾狐就是九尾狐,无论你再怎么顶替她也成不了雪怡,也得不到令狐先生的爱。”

  “你找死!”

  显然,这话激怒了狐妖。

  九尾狐纤足轻点,后背九条狐尾虚影延伸而出,掠向陈牧。

  唰!
  这时,一道如同匹练般的剑光,突然横越过数丈空间刺掠而来。

  九尾狐眉目闪现煞气,身形一闪,衣裙飘动,伸出纤美的玉手,一掌朝着袭击者轰去。

  这一掌如同一座山丘般,带着浩瀚巨势。

  剑光穿过掌风。

  耀眼寒芒乍现之中,随着剑啸,九尾狐纤细的腰肢上一串鲜血洒落而起,转瞬间就烟花般散开。

  剑风如啸。

  剑尖上的一滴血珠被女人的玉指轻轻弹去。

  阴冥王妩媚的眸子盯着捂住右侧腰部的九尾狐,笑眯眯道:“疼吗?来我怀里,让姐姐好好疼疼你。”

  “又是你!”

  看到阴冥王,九尾狐眼中掠过几分忌惮。

  上次分身之时就是被这女人打伤,若非留下一尾金蝉脱壳,恐怕早就死在对方的剑下了。

  “猫有灵性,其命有九,分别为通、灵、静、正、觉、光、精、气、神。而狐也一样,其命九为上者。”

  阴冥王红唇微启,神情带着一抹玩味,手中渴望饮血的柳叶剑不时发出颤鸣之声,“老娘平日里杀过的妖不少,但一魂多命的妖还是第一次杀,今日就拿你这条九尾狐祭剑。”

  “就凭你……也想杀我?”

  九尾狐狞笑出声,白皙的玉手在胸口结了一个法印。

  一道暗红色的光圈在她的胸前缓缓放大,期内隐隐有着婴儿啼哭的声音。

  无数怨幽鬼魂凄厉喊叫,映照着她那妖异的美丽脸庞,显得格外的阴森诡异,仿若地狱妖女。

  “有意思,老娘开始兴奋了。”

  阴冥王美眸灼灼,纤细如玉的手腕轻轻一抖,剑吟如龙。

  陈牧并未上前帮忙,而是拿着鲨齿刀退到了五丈之外,当起了吃瓜群众。

  手臂上的黑液悄无声息的涌动。

  女人打架最有福利,所以陈牧绷大了眼睛,看的非常仔细。

  果然,随着两人交战不断激烈,九尾狐裙子不断被划开了裂口,露出了白雪般晶莹的肌肤。

  其中也有阴冥王故意的成分。

  “如何?”

  阴冥王挥舞着剑刃问道。

  陈牧摩挲着下巴,望着半露半隐的腿部肌肤,点头说道:“还行,如果你能稍微把范围扩大一点就好了。”

  听着两人对话,九尾狐面色愈发冰冷。

  刚要出言怒斥,细碎无双的剑气之中一只白皙秀气的拳头狠狠砸在了她平坦的小腹。

  九尾狐喷出一口鲜血,娇柔的身子倒飞出去,砸在石阵边缘。

  阴冥王却看向陈牧:“截住她!”

  在说话的同时,陈牧感应到三米外的空气中浮现一丝波动,想也不想的挥刀斩了下去。

  空中带起一道残影,爆发出剧烈的气爆声。

  随着‘轰隆’一声,一道半透明的苗条身影从空气中凭空显现出来,却是九尾狐。

  “还有其他分身!”

  阴冥王回剑一旋转,于地面一划,地面顿然炸裂无数细痕,尘土扬起,出现了一股十丈之高的龙卷风。

  龙卷风拆分成数股,朝着四面八方而去,带着毁灭力量。

  隐藏在空气中的一只只九尾狐分身被迫显露出来。

  这些分身皆是半透明状。

  而就在陈牧和阴冥王对付分身时,先前被砸向石阵的九尾狐突然跃向了后方,洒下一堆毛发消失不见。

  陈牧和阴冥王却并不着急去追。

  嘭!
  远处一道道红色的光柱从地下冒出,就像是一座牢笼直接将欲要逃跑的九尾狐困在里面。

  “陷阱?”

  九尾狐面色难看至极。

  但紧接着,她的脸色更加阴沉。

  伴随着一阵脚步声,数十位冥卫高手围拢而来,还有数位镇魔司的猎魔人,围绕着九尾狐布下困阵。

  此刻九尾狐终于明白了。

  自己不过是个猎物,自动送上门来。

  面对如今这局面,别说是九尾,便是九十尾也难以逃脱。

  “陈!牧!”

  九尾狐甩手一挥,那些分身化成一团团齑粉回归她的本身,一双美眸愤恨的盯着陈牧,寒声道:“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陈牧摊手:“我不敢说,怕说了你伤心。”

  九尾狐愣住了。

  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一下子像闪电一样迅速地从她的心头掠过。

  她缓缓摇头,攥起的拳头发出咯嘣的响声,尖锐的指甲刺出血来:“不可能!这不可能!你骗我!”

  她捏出法决,三千青丝飞舞。

  一股极端狂暴的波动自娇躯爆发而起,带着惊人之力,满地的枯死花草卷起,犹如一道死亡旋风。

  困住它的红色柱子开始颤抖。

  带领冥卫而来的黑菱一惊,轻轻挥手。

  周围冥卫举起一柄柄沾有黑血的长枪,如暴雨般铺天盖地般刺了过去,钉在红色柱子周围。

  一缕缕赤红色的锁链灵力形成了一个圈。

  而那些镇魔司的猎魔人也纷纷祭出符文,无数光华投射而上,盘旋在上空,洒下神秘诡异的符号。

  符纸文字如飞雪纷纷而落,粘在身上,九尾妖狐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之声。

  仿佛一道道虚影从她的身体中被强行扯出。

  还伴有诡异的嗤嗤声。

  “你骗我!!”

  凄厉声中,九尾狐双目通红。

  “你们把令狐抓去哪儿了,肯定是你们拷问了他!”

  九尾狐强忍着剧痛盘膝而坐,口中念念有词:“以唔修罗之念,夺阴阳之灵化,万法一般,无尽炼狱!”

  阴冥王俏脸顿变,一把抓住陈牧朝后飞去:“她在施展阴阳禁术!”

  阴阳禁术!

  感受到强烈的危机感,黑菱连忙下令后撤,将阵法扩大。

  轰隆!

  原本黑蒙蒙的天空,在这一瞬间变成了红色。

  天空之上,杀意弥漫。

  阵法破裂出道道口子,如蛛网般裂开。随即“轰”的一声,整个法阵如同玻璃瓶般化为碎片,消失不见。

  阴冥王惊呆了:“这狐妖疯了,在燃烧自己的精魂!”

  “把夫君还我!!”

  血红色的雾气中,九尾狐冲了出来。

  她依旧是雪怡的模样,身后的九道狐尾已经几乎消失不见,脸上、脖颈上、手臂、大腿、布着一条条红线。

  仿佛整个人要被四分五裂。

  那张恐怖的脸一片狰狞,带着滔天的杀意冲向人群。

  “住手!”

  忽然,一道厉喝声传来。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雪怡愣住了。

  望着出现在冥卫身后的令狐君,那张原本充满怨毒杀意的脸颊浮现出惊喜之色:“夫君!”

  令狐先生依旧是那身青衫。

  浑身透着儒雅之气,不染纤尘,那张俊朗的脸颊此刻一片铁青带着痛惜之情。

  “别打了,够了!”

  令狐先生跪在地上,哀求道。“不管你是不是雪怡,不管你是妖是人,别再杀人了行吗?我求你了!!”

  “夫君……”

  九尾狐踉跄着身子缓缓走来,摇着螓首。“好,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我不杀人,只要他们别抓走你。”

  她扶起男人的身子,紧紧抱住他:

  “我会保护你的,别怕夫君,我有办法让你离开,我不许任何人伤害你,我不许——”

  噗!
  女人胸口刺入了一柄短刃。

  短刃上沾着符篆。

  符篆散发出幽幽的镇妖戮妖气息,将九尾狐的生机瞬间锁住。

  令狐先生额头青筋毕现,他拼尽全力,将匕首刺入九尾狐的心口,推着女人柔弱的身子抵在树上。

  女人纤细柔美的手死死抓住刀刃,鲜血顺着刀刃一滴滴落下。

  “你为什么要杀雪怡!为什么!!”

  令狐先生眼里燃烧着极致的恨和恐惧,厉声道。“你是冷血的妖!你只知道杀人!你就是冷血的表子!你还我的夫人!!”

  这一天,他似乎筹划了很久。

  为了心爱的女人。

  他舍弃了心中的恐惧,只为将这一刀刺入仇人的心脏,只为报仇!

  望着歇斯底里的男人,九尾狐满脸不可置信。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没法出声音。

  在符篆的强大摧毁灵力下的,她的皮肤泛起飞灰,一点点飞舞,如蝴蝶一般。

  “啊——”

  女人扬起雪白如天鹅的脖颈,仰天凄声长啸。

  地面颤抖,出现了一条条咫尺宽的裂缝,阵阵血气从裂缝中透出,使得周围气氛变得异常的森冷血腥。

  令狐君也露出了极其痛苦的表情,嘴角溢出血液。

  就在他快要坚持不住时,九尾狐却停止了,收回了所有的妖力,怔怔的望着眼前男人。

  她的眼眸里没有了昔日的妩媚,只剩下悲哀、绝望,伤痛……

  她清清楚楚地觉得有一个什么东西,从她的心里,连肉带血地撕了开去,一寸一寸地那么痛着。

  “没关系……没关系的……”

  她伸出手轻抚着男人的脸颊,眼眶弥漫着渗透灵魂的闪耀的湿气。“我不怪你……我不会怪你的。”

  说完,她冲着陈牧,冲着所有人喊道:

  “你们别想找到艳怡的尸体,因为……她被我剁成了肉块,我把她喂了狼群!哈哈哈——贱人就该死!”

  九尾狐大声笑着,缓缓松开抓着刀刃的手。

  刀刃刺入心脏,穿透了她的后背,死死的钉在树上。

  一滴眼泪缓缓滑落。

  ——

  【作者的话:本打算两章合起来,加一点小反转,但可惜时间不太够,现在都快八点了,先发了再说。案情只剩一章就结束了,也就是今天结束。】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