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我张阿伟注定不是普通人!(六千字求订阅)

2021-03-03 作者: 极品豆芽
  第195章 我张阿伟注定不是普通人!(六千字求订阅)

  人生没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

  那天孟言卿说遇到与前夫相似的人时,陈牧只是疑惑,认为对方眼花了。

  但当那天雨督主遭遇刺杀时,孟言卿听到与前夫一样的声音,陈牧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没想到今日这‘前夫’竟突然找上门来。

  很明显背后透着阴谋。

  锋利的刀芒如长龙般席卷而去,劈向了眼前这个‘前夫’。

  后者面露惶恐之态。

  “你……你要做什么!!”

  然而看着刀锋没有丝毫减速的意向,‘前夫’惊恐的眼眸微微眯起,泛起冰冷的寒芒。

  陈牧要杀她!
  这家伙为了一个女人,竟然想除掉她?

  阴冥王莫名感觉到一阵荒唐。

  她来的时候其实幻想过陈牧会发怒,但对方初次见面就直接想杀人,显然是没料到的。

  只能说,这家伙满脑子都是女人!

  唰!
  周围茶碗轻微颤抖。

  阴冥王脚下一动,桌子自行飞起,身子以优美的弧线转过半圈,躲开了陈牧的攻击。

  轰隆!

  木桌四分五裂。

  陈牧手持鲨齿大刀,刀尖立于地面,望着身手敏捷的对方冷笑道:“这就忍不住了?只是一个小试探而已。”

  到此刻,陈牧坚信此人绝对不是孟言卿的前夫。

  绝对是有阴谋的。

  阴冥王拍了拍肩膀上的木屑,淡淡道:“行,既然你都如此试探我了,那我就承认吧。其实我是一个修行者,因为被仇家追杀所以——”

  “天庭杀手组织排名第一的阴冥王!”

  陈牧打断他的话。

  眸子渐渐锐利起来,阴冥王原本还带着笑意的唇角缓缓凝固,她饶有兴致的看着陈牧。

  看着这个被她有些轻视的家伙,唇角翘起。

  “你怎么知道是我?”

  “之前刺杀雨督主时,你是最后一个出来的,正好那时候我和孟言卿都在,她听到了你的声音。”

  陈牧并未隐瞒,缓缓道出。

  阴冥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仰头无奈道:“怪不得你能那么早找到我,原来是有老天帮忙啊,看来我和小卿儿还真是有夫妻缘。”

  “去你妹的夫妻缘!”

  既然确定对方身份是隐瞒的,陈牧也就不客气了。

  脚下一点,手中的长刀轰然劈下!

  一道道凌厉的刀光笼罩住了阴冥王全身。

  “铛!”

  伴随着金属音的一声脆响,泛着寒意的剑尖之间穿透刀光,刺在了刀面之上。

  陈牧手臂一麻,退后几步。

  阴冥王手指轻轻擦拭着手中的剑刃,乜眼冷笑:“陈大人,既然你不认为我是小卿儿的丈夫,那为何我会知道关于她的所有事情呢?”

  “……”

  陈牧一时语塞。

  他想了想,冷声道:“或许你早就与孟言卿的前夫相识,所以……”

  “陈大人呀陈大人,这话你自己信吗?”

  阴冥王嘴角笑容裂开一道嘲讽的弧度。“那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当年我假扮商户只是为了掩饰身份而已,我本来就是一个杀手。至于孟言卿,她不过就是帮我掩饰的棋子罢了。”

  陈牧握着刀柄的手微微用力,眸底杀意浮现。

  此时,听到打斗动静的张阿伟和孟言卿又回来了,也听到了阴冥王的话。

  孟言卿美眸中带着震惊与不解。

  接二连三的信息冲击让她的大脑作不出任何思考。

  她的前夫竟然是杀手?
  太滑稽,太荒唐。

  她觉得自己的一生本来就已经够坎坷传奇的了,没想到又来了一记猛料,老天爷是在开玩笑吗?
  张阿伟内心复杂,没想到自己的老爹竟是顶级杀手。

  难怪有时候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仿佛世间一切都在围绕着他转。

  原来在他的血管里,流淌着杀手的冰冷血液。

  他,注定是不平凡的。

  想到此处,他忽然有个荒诞的念想,盯着阴冥王说道:“你特意前来,该不会是要我继承你的衣钵吧。”

  阴冥王原本带着戏谑般的神情顿然僵住,面皮开始抽搐。

  这小伙子哪儿来的自信。

  “没你的事!”

  阴冥王忍住了打人的冲动,目光落在孟言卿娇媚动人的脸颊上,冷笑道。“小卿儿,即便为夫是杀手,你也是我的妻子,这辈子是永远跑不掉的,我与你同床共枕那么多年,你能忘记吗?”

  孟言卿本来很精致的面颊,此刻却布满了愤怒。

  脸色泛起一层涨红,却又因为情绪激动的原因,显得供血不足,苍白无力。

  是啊,对方说的没错。

  只要他没死,终究这辈子还是对方的妻子,可是……

  孟言卿看向陈牧,面色一片凄苦。

  “老子先杀了你再说!”

  陈牧猛然一转,划过刀刀旋涡似的波纹,将缠绕着的玻璃木屑化为刀片一般,四面八方攻击向对方。

  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分析什么了,先杀了这家伙再说。

  管他是不是真的!
  “陈大人,你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嘛。”

  阴冥王显然明白了对方的意图,眼中浮现不屑之色,抖动着手中的长剑。

  剑芒刺破空气,发出了“嗤嗤”的声音。

  虽然之前因为刺杀雨督主未果,遭遇了一定的伤势,但对付陈牧这个二流高手还是很有把握的。

  然而在刀剑相碰的瞬间,她的脸色变了。

  对方的手臂突然冒出了一条条细长的黑色粘液丝线,以眨眼之势缠绕在刀身上,迅速蔓延到了剑刃。

  什么东西!?

  阴冥王瞳孔收缩,手指于剑柄猛地一按。

  巨大的剑气便将周围的杂物纷纷碎裂成粉末,但那黑色线状物依旧攀附而来。

  阴冥王果断放弃手中的剑,拳头轰然砸去,强大澎湃的力量如卸闸的洪水般将陈牧生生击退而飞。

  “挺厉害的!”

  陈牧眼中厉色一闪,再次涌出黑液。

  整条手臂化为一团黑色液状,身子如同矫捷的闪电银蛇般冲了过去。

  “不跟你玩了,我走了。”

  意识到陈牧这家伙似乎比想象中还要难对付,阴冥王突然不想纠缠了,转身掠向屋外。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以为这是你家吗?”

  “我媳妇在这里,这当然是我家!”

  “找死!”

  眼见阴冥王掠出屋外,陈牧拼劲全力挥出一刀,刃芒劈出,带着一道巨大的吟啸声!
  周围虚空波纹顿时宛如抽刀断水一般!
  “烦死了!”

  阴冥王面露不耐,回身一掌拍出。

  一道无形的空气掌印如雷惊天威势,在虚空中隐现,带着淡淡的青芒。

  嘭!
  随着一声沉闷之声,两人距离拉开。

  “陈牧,那种女人有什么可值得喜欢的,都被我玩遍了!”

  阴冥王挥手冷笑一声,身形朝着院外掠去。

  然而就在她转身之时,脚下传来一股拉扯之力,低头一看,一股黑色线状物缠住了她的脚腕。

  还未回过神来,整个身子被生拽而下。

  紧接着,便看到陈牧凶猛了扑了过来,脊背宛如八爪鱼一般,暴掠出密密麻麻无数的尖锐黑液!

  阴冥王本来是可以挣脱的,但她被这一幕有些看蒙了。

  这家伙是人?还是妖?
  察觉到身体被黑液缠住,她急忙挥掌,伴随着巨大的轰隆之声,两人如炮弹一般砸穿了旁边屋子的墙壁,碎石砖块纷纷掉落!

  “你疯了吗?”

  看着陈牧赤红森冷的眼睛,一股彻骨的寒意从脚底直冲天灵盖,阴冥王出声骂道。

  谁能想到这家伙竟然玩命啊!

  她一咬牙,一拳砸向对方胸口,狂暴拳风蕴含着惊人之力爆轰而出,其速快若奔雷。

  毕竟是顶尖高手,怕是身负重伤修为也在顶层。

  线状黑液一寸寸崩裂而开,陈牧倒飞了出去,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道布帛撕裂的声音。

  刚开始两人还未在意,但当颈下传来一阵凉意,阴冥王忽然意识不对劲。

  低头一看——

  胸前的衣服被撕裂了,露出了白玉般的美丽风景。

  上面还有五指红印。

  陈牧也傻了。

  他拿起手中的碎布衣衫,瞪大了眼睛,愣了数秒后脱口而出:“你特么是女人!?”

  陈牧脸上挂满了不可置信。

  什么情况?
  前夫变成杀手,杀手又变成女人……逗我玩呢是吧。

  不过最让他震惊的是,堂堂天庭第一杀手阴冥王竟然是女儿身,这要是传到江湖中去,必然会引起热议。

  “你——在——找——死——”

  这一刻,阴冥王彻底被惹怒了,她取出黑袍掩住身子,眼眸里迸出寒月般的利光。

  一股阴煞的气息,凝聚于她的周身。

  “等一下!”

  陈牧眼皮狂跳,知道这家伙要开大招了,连忙道。“你先告诉我,你跟孟言卿的前夫是什么关系!”

  “跟你有屁关系!”

  阴冥王一步步朝着陈牧走去,脚下似有朵朵黑莲绽放。

  她发誓,要把这家伙胖揍成肉饼!

  就在她准备动手时,眼睛余光瞥见出现在门口的孟言卿,后者轻捂着嘴唇,明显听到了陈牧那句:你是女人。

  美妇眼眸里除了震惊外,还有惊喜,显然她不认为阴冥王是她前夫。

  既然是女人,说明就是假冒的。

  阴冥王脚步一顿,眼中浮现出戏谑之色。

  “算了,不跟你打了。”

  阴冥王忽然撤掉周身杀意,朝着陈牧勾了勾手指,“想知道内情吗?来屋里慢慢说,顺便跟你说说,这女人背后到底有多放荡。”

  放荡……

  陈牧皱起眉头。

  进入屋子,阴冥王也没继续伪装,直接撕掉了脸上的头套,将脖颈处的喉结也撕扯下来。

  展露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张颇为美艳的脸庞。

  褐红色带着微卷的长发滚落而下,散开一卷极美的韵律。

  她的容颜与其他女人不同,轮廓稍些深,五官更为立体,带着一股浓浓的异域风情。

  尤其是那双眼睛,泛着莹蓝色,仿佛镶嵌了蓝宝石。

  很明显是混血儿。

  近几年来西域诸国与大炎王朝贸易增多,有不少异族之人通婚,已是常态。

  张阿伟看呆了眼。

  心也凉了半截。

  刚刚还幻想的杀手之子血脉之梦,瞬间就被打碎了。

  “儿子,还愣着做什么,给你爹我上茶呀。”

  阴冥王一只脚踩在凳子上,笑吟吟的盯着张阿伟,“你瞧这虎头虎脑的,跟个二傻子似的。”

  张阿伟憋红了脸,拿起地上的刀……不敢吭声。

  陈牧冷冷盯着她:“说吧,你为什么要假冒孟言卿的丈夫,你接近她的目的是什么?”

  “假冒?”

  阴冥王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笑容灿烂带着嘲讽,看向孟言卿。“夫人,你说为夫是假扮的吗?”

  孟言卿蹙眉。

  虽然对方的举止神态与前夫很像,但毕竟是女人。

  她又不是傻子,总不能说我丈夫是女人吧。

  “哎呀,看来我的伪装之术真厉害。”

  阴冥王大大咧咧坐在椅子上,双腿搭在旁边的残缺破坏的桌上,嘲讽道。“当了十年妻子了,竟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女人,真是蠢的要死。”

  房间内的气氛瞬间凝滞了。

  众人面面相觑。

  陈牧嘴角扯起冷笑:“别开玩笑了,告诉我,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如果今天不给我个满意的答复,你就别想在京城安稳下来。”

  “不信?”

  阴冥王玉指轻抚着自己的一缕微卷的长发,咬在红艳的嘴唇里,如蓝宝石般的眸子盈盈发亮。

  只凭这一动作,便彻底释放出女人的魅惑与野性。

  陈牧面无表情。

  他又不是傻子,如果是女人,那张阿伟和小萱儿又是怎么出来的,总不能石头里蹦出来的吧。

  “行,那我就慢慢道来。”

  阴冥王眯着眼轻声说道,“当年我被一个仇家追杀,于是便在青玉县隐姓埋名,为了更好的掩饰身份,就娶了一个农户的女儿,也就是小卿儿。后来她在家当阔太太,而我多是出去杀人……”

  “我问一下。”

  陈牧淡淡问道。“既然你是女人,又如何与孟言卿……同房的。”

  “紫香散啊。”

  阴冥王目光灼灼的望着孟言卿,笑眯眯道。“那时候这女人才十六岁,哪儿懂什么男女之情。基本上在同房时,我都是用紫香散迷幻这丫头,然后简单的催眠。

  另外,我对女人也是蛮有兴趣的,所以小卿儿免不了被我占点便宜,真真假假,她又如何分得清呢。”

  “扯淡!”

  陈牧呵呵一笑。“就算忽悠了她,那张阿伟和小萱儿怎么来的。”

  “那你就得问她自己了。”

  阴冥王眸中尽是鄙视与讥讽。“我这个丈夫常年在外,经常一两个月回不了家。家中妻子独守香闺,必然耐不住寂寞,出去偷汉子也是很正常不过了。”

  “你胡说八道!!”

  孟言卿气的脸色发青,娇躯发抖,指着阴冥王。“我什么时候偷过汉子了!我丈夫根本就不是你,更不是什么女人!你给我滚出去!”

  “怎么?还不相信我是你丈夫啊,是不敢相信还是不愿接受现实?”

  阴冥王双手枕在脑后,慢悠悠道。“那为夫就帮你回忆回忆,有一次你踩着凳子打扫厨房时,因为看到一只老鼠,吓得摔倒在地上折了右胳膊,休养了很多天。

  有一晚你炖了莲藕汤给我,结果那时我心情不好,不小心把汤洒在了你身上,皮肤都烫出了泡儿。

  有一次你在沐浴,结果蠢得不小心滑倒在地上,差点破相。

  有一次……”

  阴冥王如数家珍,说着一件又一件昔日的往事,仿佛就在昨日发生。

  而且还说了自己花费多少钱娶的孟言卿,结婚时发生了什么,洞房时说了什么话,完全一致。

  别说是孟言卿了,便是陈牧也听傻了。

  他看向美妇,后者脸色煞白,更无一丝血色,以手掩口,睁着一双不敢置信的明媚大眼。

  身子渐渐瘫坐在地上。

  阴冥王似乎很乐意看到美妇这番表情,冷讽道:“所以,我一个女人又怎么能让你生孩子呢?你若是不在外面找野男人,这孩子是怎么生下来的?”

  “不……不是的……我没有……我……”

  孟言卿拼力摇着螓首,红红的眼圈格外惹怜。

  阴冥王继续道:“说真的,当时你比我还能伪装,表面一副端庄贤惠的模样,背后里却给别的野男人生孩子。

  本来我是打算暗中查一下,想看看你跟哪个野男人勾搭,不过观察了你几天后没发现,我也懒得去调查了。

  反正你也不过是我的一颗棋子罢了,爱跟谁搞就去跟谁搞。”

  孟言卿咬着唇,吞声忍泣,死命地摇头:“你胡说!我根本没有在外面找什么野男人,你胡说!”

  阴冥王冷笑:“现在你不就找了一个野男人吗?”

  “我……”

  她下意识看向陈牧。

  见对方紧皱着眉头没说话,以为对方相信了阴冥王的话,凄楚的心像一条毒蛇,在咬啮她的脏腑。

  两行泪水淌下,停留在面颊上,闪闪发光。

  “你胡说!我娘亲才不是那种人!”

  张阿伟举起刀子,冷冷指着阴冥王。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娘亲,绝不可能是那种人。

  此时陈牧脑中一片纷乱。

  他当然也不相信孟言卿以前会是那种女人,但……他已经相信这阴冥王是对方的前夫了。

  既然前夫是女人,那孩子……

  陈牧攥起拳头在脑门上敲了几下,忽然眸中闪过一道静芒,对张阿伟说道:“你去隔壁把云芷月给我叫来。”

  张阿伟点了点头,恨恨瞪了阴冥王一眼,跑出屋子。

  很快,一身月白劲装,扎着长马尾的云芷月跟着张阿伟来到了屋内,面对满屋狼藉有些吃惊。

  陈牧也不多废话,指着孟言卿说道:“你带她去进屋检查一下身体,看看……是不是处洁自身。”

  这是最彻底的办法。

  可以直接证明孟言卿究竟有没有做过那种事情。

  云芷月表情诧异,也没多问什么,带着彷徨如行尸走肉的孟言卿进了屋子。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陈牧心情急躁不安,张阿伟始终瞪着阴冥王,握紧手中的朴刀。

  阴冥王倒是很悠闲。

  一边清理着自己的指甲,一边对陈牧笑道:“陈大人啊,这么一个不要脸烂女人你都稀罕,你品味可真一般啊。”

  “你给我闭嘴!”

  陈牧冷冷道。

  阴冥王扬起白皙如玉的下巴:“不过那女人挺不错的,我挺怀念的。毕竟我也在床榻上怜惜过几次。”

  “让你闭嘴!耳朵聋了吗?”

  陈牧目光血红。

  不过望着对方美艳动人的脸庞,陈牧脑海中莫名浮现出一副情形。

  他摇了摇头,连忙将不健康的场景弃出脑后。

  片刻后,云芷月扶着孟言卿出来了。

  陈牧心提到了嗓子眼,连忙问道:“她那个……有吗?”

  云芷月摇了摇头。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得知孟言卿的‘无瑕之证’已经没了时,内心依旧一阵失落。

  “肯定没有,毕竟她的那贞洁是我拿走的。”

  阴冥王伸出自己的修长的手指,笑容得意带着几分冷魅,“老娘花了那么多钱,总得有点收获吧。”

  这家伙竟然用手——

  陈牧攥紧了拳头,恨不得胖揍一顿对方。

  然而接下来云芷月缓缓说道:“但是……她身子还是清白的,根本没有与男人同房过的痕迹。”

  “什么?”

  “什么?”

  陈牧与阴冥王异口同声道。

  张阿伟也懵了。

  阴冥王收回修长的大长腿,起身冷冷道:“这不可能,她要是不偷男人,这两孩子是怎么来的!”

  “你确定吗?”

  陈牧紧紧盯着云芷月。

  云芷月道:“我们阴阳宗的观身之术是不会错的,她的元阴之气很精纯,没有任何玷污,绝对是纯女之身。”

  房间内彻底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全都陷入了一种懵逼状态。

  刚刚还一脸戏谑挑衅的阴冥王此时同样微张着樱唇,悄悄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怀疑是否在做梦。

  扑通!
  孟言卿直接晕了过去。

  “言卿!”

  陈牧和云芷月连忙上前查看。

  “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可能是纯洁身子。”阴冥王脑子里一团糟,抱着脑袋用力的摇着。

  张阿伟面无表情。

  他一步一步走向屋外,温润的阳光照射下来,沐浴在他的身上。

  一切全塌了。

  全变了。

  娘亲竟然是纯洁之身,也就是说……他们根本不是母子关系,包括小萱儿也一样。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在干什么?”

  张阿伟抬头望着一碧如洗的天空,脑海中渐渐涌现出曾经在话本小说里看到的情节。

  一对身份极高的夫妇,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为了拯救世界,忍痛偷偷将刚出生的婴儿放入某人房中……

  若干年后,那个被抛弃的婴儿靠着天赋血脉身为顶尖高手,带着天下美女,称霸世界。

  “或许……我阿伟要崛起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