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小伟的父亲?

2021-02-26 作者: 极品豆芽
  第186章 小伟的父亲?
  清晨,窗外传来阵阵婉转动听的鸟鸣声。

  随着两排乌黑如小扇的睫毛微微颤动,白纤羽睁开了迷蒙的眼眸。

  眸中缠染着丝丝媚惑。

  倦、乏、痛……

  在睁眼的刹那,她便感觉自己的身子散了架似的,浑身每一处骨头肌肉都酸疲无力。

  这是真的吗?
  白纤羽怔怔望着绣窗透出的晨光,一时之间分不清现实与梦幻。

  虽然身体已经给了她答案。

  她微微侧首,便看到一张俊朗如刀削般的脸庞正闭着眼沉睡着,不由看出了神。

  男人弯起的嘴角无疑是做着美梦。

  “是真的,这不是梦。”

  白纤羽抬起无力的手,轻抚着丈夫的脸颊,感知着那最真切的触感,眼角迸出泪花。

  此时的她说不上是什么心情,很复杂。

  但喜悦成分无疑是最大的。

  作为深爱着丈夫的她,能将自己最完美的身子给予对方,这是身为妻子最欢喜的。

  到现在她都觉得不可思议。

  自己竟然主动拉着夫君进行了最后一步,完全将所谓的太后、义父、天命气运抛之于脑后。

  到底是谁给的勇气?

  在遇到陈牧之前,她尽力扮演好自己棋子的角色,兢兢业业,不敢有半分逾越。

  对太后不敢有半分不敬,对义父不敢有任何违背。

  然而现在,她却罔顾于他们的忠告与命令,所谓的国运天命在她面前还不如夫君的一句情话。

  这种第一次违背命令的感觉……还挺爽的。

  女人唇角弯起一抹小弧度。

  你们不让我破身子,我偏偏要破。

  不就是一个天命珠嘛,碎了就碎了,你们爱找谁去找谁,反正我才不稀罕当什么天命女。

  白纤羽下意识抚上的小腹,释放出灵力进行感知天命珠。

  天命珠估计现在已经消失了。

  然而下一秒,白纤羽却愣住了,漂亮的杏眸一点点绷大,神情满是不可思议。

  天命珠竟然还在!
  感受着腹部传来的丝丝灵力,女人彻底懵了。

  随即,一个念头出现在了脑海中。

  曾经天机老人说,如果被皇帝以外的人破了身子,天命珠就会破碎,影响到气运皇运。

  可现在什么事都没有?
  也就会说,天机老子其实在说谎!
  “他就是为了想让我跟皇帝在一起,所以才故意编造了这么吓人的一个理由来约束我!”

  “混蛋!”

  想到这里,白纤羽用力捏住了粉拳。

  恨不得现在就跑去天机谷,把那个老头子拖出来狠狠暴揍一顿,然后放到锅里油炸一遍!
  竟然骗我!

  害我真的相信什么乱七八糟的气运。

  如果从一开始她就不信那老头的话,跟夫君早一点圆房,或许夫君也不会跟其他女人暧昧。

  白纤羽越想越气,满心的委屈都快要溢出来了。

  今天就去跟太后说,然后——

  不行!

  这件事不能告诉太后。

  白纤羽心思急转:“太后她老人家虽然很信任我,但她也决不允许有人在后面违背她的命令,必须先瞒一瞒。况且,也许天命珠没有破裂是其他原因呢?”

  虽然白纤羽没有陈牧那么聪明,但有些事还是看的很透的。

  如果现在告诉了太后,两人之间恐怕真的会产生间隙。

  另外天命珠没碎,反而是好事。

  到时候她用术法伪装一下,太后和义父他们自然不会看出她已经破身了,简直完美。

  “看来连老天也帮我。”

  白纤羽心情顿时愉悦了不少。

  望着丈夫帅气无比的脸颊,女人回想起昨天在宫内年轻皇帝刻意嘲讽她夫君时的话语,眼底抹上了一层阴霾。

  胆敢说我夫君身子虚,这货大半晚上根本都没怎么停歇过。

  女人俏脸绯红。

  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昨晚陈牧的凶猛表现,真的就像是一头发了疯的牛,根本拉不住。

  这家伙果然平日里也憋坏了。

  她搂住陈牧脖颈,暗暗冷哼道:“皇帝算什么,连我夫君的一根头发都不如,大不了以后我造反,让夫君也做做皇帝。”

  等等!我在想什么!?

  女人悚然一惊。

  怎么会突然有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以前可是从来都不敢想的。

  白纤羽面色阴晴不定。

  她望着夫君面容,那大逆不道的念头再次涌现出来:“有没有可能,让夫君真的当上皇帝……”

  白纤羽连忙摇了摇头,将这念头甩出去。

  别想了,这是不可能的。

  不过一旦含有‘野心’的念头出现,就仿佛扎在深潭的幼苗,在黑暗中慢慢茁壮成长……

  甚至连白纤羽自己都不会知道,某一天这念头会成长为苍天大树。

  “娘子……”

  正在独自思考的白纤羽,听到了旁边男人的声音。

  还未开口说话,男人一个翻身,低头堵住了她的樱唇……

  过了良久,唇分。

  白纤羽喘着气,眸中波光盈盈,直要滴出一汪水来,娇嗔道:“混蛋,一大早刚睡醒就欺负我。”

  “娘子,你打我一下,或者狠狠咬我一下也行。”

  陈牧将胳膊伸到对方唇边。

  “干嘛?”

  “我想清醒一下,这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好啊。”

  白纤羽忍着笑意,张开红唇咬在对方的手臂上,但最终没舍得用力,只是亲吻了一下。

  “傻瓜夫君。”

  女人红彤彤的雪靥仿佛笼着一层淡淡光晕,益发明艳动人。

  陈牧眼睛都直了。

  终于啊。

  知道哥这几个月是怎么过的吗?搂着一位倾城倾国的大娇妻却委屈小兄弟,是多么残忍。

  小兄弟的感受谁考虑过。

  又有谁在乎过!

  还以为要很久才能解锁真正的夫妻关系,没想到昨天幸福就来敲门了。

  陈牧不想知道娘子为何突然会主动献身,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

  从今天开始,这床单每天都得换!

  不出一个月,这张床……老子都能给它弄塌了!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起床啦。”

  女人翘起的小琼鼻里一阵轻哼,多了几分羞涩与娇俏可爱,“要是耽误了夫君去衙门,妾身可担当不起。”

  “去什么衙门!”

  陈牧一把掀开薄被,“这还早着呢,晨运刚开始。”

  “你疯了?快起来!”

  “……”

  “别!”

  “……”

  ——

  早餐很丰富。

  只是对于小姨子青萝来说,屋子里满是让人牙酸的酸味。

  “夫君,你尝尝这块豆腐,很甜的。”

  “你先尝。”

  “不,你先。”

  “那咱们嘴对嘴一人一半?”

  “夫君真坏~~”

  “……”

  啪!
  满脸阴云笼罩的青萝终于忍不住将筷子拍在桌子上。

  望着两个嘴对嘴吃着一块小豆腐的夫妻,一双粉拳捏的紧紧的:“你们就不能考虑一下——单身狗的感受吗!!”

  然而两人压根就没搭理她。

  这一刻,青萝感觉自己要黑化了。

  不,她已经黑化了。

  两个浓重的黑眼圈足以说明昨晚这丫头没睡好觉,想在早上补个觉,都被吵的不得安宁。

  “去把院子清理了。”

  白纤羽咽下一半豆腐,淡淡说道,“我现在嗓子有些哑,喉咙疼,不想跟你多叨叨。”

  青萝无语:“你喊了大半个晚上,早上接着喊,嗓子不哑才怪。”

  被少女这么一说,白纤羽小脸唰地胀得通红,俏目冷冷盯着她:“嫌吵就去隔壁住吧。”

  “你那声音隔壁估计都能听见。”

  “臭丫头你找死是不是。”

  粉颊滚烫的白纤羽便要教训这丫头,结果一起身,顿时蹙起柳眉,小嘴倒吸着冷气,慢慢坐回椅子。

  秀美小脸,看起来有些发白,惹人怜爱。

  “姐,你还是多缓几天吧。”

  青萝捉狭一笑,快步跑出了大厅,随后又做了一个鬼脸。“我去给你拿创伤药。”

  “臭丫头!”

  白纤羽红着脸暗骂一声。

  见旁边陈牧偷偷直乐,忍不住掐了一把对方:“都怪你这混蛋!”

  ——

  直到下午三点时,陈牧才来到了六扇门。

  进入小院,一道灵巧的身影忽然扑了过来,抱住了他的手臂:“你可算来了,赶紧给我讲昨天剩下的故事。”

  少女正是苏巧儿。

  依旧是那两根可以化为方向盘的长辫发型。

  陈牧皱起眉头,将她推开:“请离我远一点,谢谢。”

  苏巧儿愣住了,眨巴着美眸疑惑看着他:“喂,你怎么了?”

  这家伙以前见了她,就跟大灰狼似的贴上来,竟然今天突然一副很正人君子的样子。

  这也太奇怪了。

  不过少女并未在意,红着小脸说道:“昨天你亲了我好几下,故事都还没讲完呢,要不你再亲我一下,把故事全部讲完好不好。”

  陈牧冷冷一笑:“蛇妖,今日你可乱不了贫僧的定力。”

  苏巧儿一脸黑线。

  “那你快给我讲故事!”

  下意识的,她便要上前抓陈牧的手臂,却被对方抬手制止。

  “姑娘请自重!”

  陈牧一脸正色道:“美色如狼似虎,瓦解人的意志,别说是碰,连想都不能想,你这样是没用的!我可是正儿八经的正经人!”

  “有病。”

  苏巧儿撅起红润的小嘴,刚要开口,忽然疑惑盯着对方。“我怎么感觉你腿有点疲软,该不会中毒了吧。”

  陈牧摆手一笑:“昨晚一直在练功,难免有些疲软。”

  随即,他说道:“苏姑娘,你还是先回去吧,故事什么的我找时间写下来,你慢慢去看便可。”

  “真哒?”

  小丫头美眸一亮,欢喜得点了点小脑袋,“那你加油呀。”

  说完,挥了挥手粉拳,便离开了。

  陈牧舒了口气。

  刚坐在椅子上,云芷月忽然又出现了。

  女人一身干练的杏黄色长裙,长长的马尾被一根红绳绑着,身材玲珑富有黄金比例的质感。

  然而陈牧却捂着脑袋,不去看女人。

  “你娘子昨晚还好吧。”

  云芷月关切的看着他。

  陈牧嗯了一声,笑着说道:“没事,她知道是在开玩笑呢,昨晚还陪我练了一晚上阴阳术法。”

  “阴阳术法?这你们也会?”

  云芷月瞪大杏眸。

  陈牧也不好详细说明,目光始终瞟向别处,转移了话题:“你们那叛徒抓住了没,有线索了吗?”

  “还没,不知道藏哪儿去了。”

  女人摇了摇螓首,有些无奈道。“我打算先回阴阳宗,做点事情。”

  “你要回去?”

  陈牧一愣,想到之前对方就说过要离去,叹了口气。“回去也好,至少安全很多。”

  说完后,却发现对方不吭声了。

  抬头看向云芷月,后者神情复杂,苦笑道:“这是你第一次没有挽留我。”

  气氛沉默。

  陈牧拳头抵在唇边,咳嗽了一声,道:“如果不介意的话,也可以来我家里暂住,顺便提前观摩一下。”

  “观摩?观摩什么?”

  云芷月感觉这家伙今天怪怪的,

  陈牧微微一笑:“你去了就知道了,绝望让你面红耳赤,夜不能寐,顺便帮我们换洗床单。”

  “我才不去,肯定没好事。”

  云芷月正要嘲讽两句,秀眉蓦的一蹙,拿出了一枚颤动的玉简。

  这是阴阳宗弟子相互发送信息的玉简,说是发送消息,其实只是传个定位而已。

  叛徒有消息了!

  看着颤动了数秒的玉简,云芷月美眸一亮。

  她刚要起身,却想到眼前这家伙肯定不允许她去涉险,于是故意打了个哈欠说道:“昨晚没怎么睡,我去补个觉。”

  说完,还伸了个懒腰

  身侧纤如梨条,纤腰拉成了既紧绷又平衡的完美线条。

  恰巧看到这一幕的陈牧面无表情,一副无力疲惫的模样,挥手道:“那就再见了”

  可惜啊,本大爷的粮草全都被娘子给没收了。

  现在压根就提不起任何兴趣。

  待云芷月前脚走,后脚孟言卿又跑来了。

  陈牧哀嚎一声,趴在桌子上,闷着声音苦笑道:“能不能换个时间来啊,这一天天的真的扛不住啊,有考虑过牛子的感受吗?”

  造孽啊。

  以后再也不勾搭美人了。

  然而孟言卿却是一副惊惧面色苍白的模样,娇躯簌簌发抖。

  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陈牧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开口问道:“怎么了?”

  她颤抖着声音,目光里满是不可思议,缓缓说道:“陈牧,我出去买食材的时候,我好像……好像看到……小伟的父亲。”

  阿伟的父亲!?

  陈牧很无语的看着她:
  “是不是最近睡眠不太好,要不来我家吧,晚上让你好好观摩一下,喝了红牛的男人是多么可怕。”

  “不是,我是真的看到了,哪怕只是远远一眼。”

  孟言卿苍白着脸,惊惶说道。“身为那么多年的丈夫,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认错人了呢。”

  陈牧耸肩:“可问题是他已经死了,你最多看到的可能是长得相似的人。”

  相似的人……”

  孟言卿仔细回忆着脑海中的场景,最终还是笃定道:“不,我还是觉得……不太对劲。”

  陈牧无奈,起身说道:“走,我跟你去碰运气找找,免得你这女人疑心疑鬼的。”

  ——

  【作者的话:之前确实没称呼对白纤羽,应该是‘陈夫人’。

  至于阿伟的‘老爹’,也该登场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