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倾城妖姬!(求订阅)

2021-02-15 作者: 极品豆芽
  第164章 倾城妖姬!(求订阅)
  人竟然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

  看着陈牧手里的镇魔司监察身份令牌,冷天鹰怒火冲了上来,一拱拱地顶上脑门子。

  他想要怒斥,可张嘴半天,竟发现无法反驳对方。

  毕竟对方真的是玄天部监察。

  “冷大人,不要用那种崇敬的眼神看着我,这让平平无奇的我很不好意思。”

  陈牧收起身份令牌,淡淡道。“按照镇魔司规矩,对经营场所查案时也有五天巡查时间,不过最近发生了点事情,想必冷大人也知道吧。”

  冷天鹰深呼了口气。

  他当然知道。

  因为大妖的出现,使得太后震怒,所以镇魔司对京城进行地毯式的严密巡查。

  任何经营场所的巡查时间,可以延长一倍。

  也就是十天。

  十天啊。

  这赌场要是再十天不开业,损失真的就大了。

  望着冷天鹰便秘似的表情,陈牧笑容灿烂,对属下说道:“弟兄们,给我好好巡查。反正有十天,不着急,咱们慢慢来。”

  “大人!”

  刚刚昏迷过去的矮胖管事扛不住了,连忙求饶。“大人饶了我们吧,我马上去跟东家请示,您稍等片刻。”

  身子一翻,他如狂奔的野兔冲出门外。

  陈牧呵呵一笑:“你看,早这样不就完事了吗?我又没啥坏心思。对吧,冷大哥。”

  此时的冷天鹰算是真正领教了陈牧的无耻一面。

  他深深看了眼陈牧,语气森寒:“陈牧,凡事都要思量而后行,步子迈的大了,会容易踩到别人脚的。”

  说完,他便转身走出赌坊。

  “冷大人……”

  陈牧笑眯眯的扬声道。“拿着别人的功劳为自己升官,小心遭到报应啊,防不住某一天就掉坑里去了。”

  冷天鹰身形一顿,冷笑道:“我等着。”

  目送着冷天鹰身影离去,陈牧轻轻耸肩:“也不过如此嘛。”

  约莫少半柱香的工夫,满头大汗的矮胖管事来了,躬身道:“陈大人,我家主人有请。”

  “他就不能自己过来?”

  “这个……这个……”

  “算了,不为难你了,我跟你走吧,谁让我这么好说话。”

  陈牧拍了拍对方肩膀,笑着说道。

  矮胖管事都要哭了。

  你这都快要把我们赌坊给干没了,还好说话?
  坐上一辆篷顶马车,穿过了两条街巷,陈牧被带到了一座精致典雅的小院里。

  进入大厅,陈牧便看到了一个女人。

  一个身穿红裙的魅艳女人。

  女人身形纤细秀美,削肩单薄,透着一股青涩与成熟杂糅的韵味,望之不忍须臾稍离。

  陈牧身边,穿红裙子的女人不少。

  云芷月曾穿过,但她给人的感觉是飒爽动人。青萝也穿过,却又是活泼似火的感觉。

  但眼前女人透出的是一种纯媚感,床上的那种媚。

  像只狐狸。

  “奴家红竹儿见过陈大人。”

  女人欠身行礼。

  陈牧打量了几眼,笑道:“红竹儿?这名字倒是新鲜,是良运赌坊老板的小妾吗?正妻是不可能的,看起来太欲了。”

  面对陈牧的调戏与些许小嘲讽,女人并未生气。

  示意侍女倒来茶水,她盈盈笑道:“为何陈大人不认为奴家是良运赌坊的幕后老板呢?”

  “你?”

  陈牧坐在雕花檀木椅上,翘起二郎腿,一边摩挲着下巴,一边打量着女人柔媚的身体。

  打量许久,缓缓开口:“怎么证明?”

  “大人想让奴家如何证明?”

  女人明眸含笑,贝齿似是轻咬唇瓣。

  陈牧笑容浪荡,语气轻佻道:“很简单,本官有一种特殊能力,只要女人脱下衣服,我便能看清她的真实身份。”

  “大人还有这种能力?”

  红竹儿眼眸绷着一丝天真,明明很娇憨的表情却格外的诱惑,“那奴家倒想试试。”

  她兰指如勾,轻轻挑起自己的衣衫一角,似要脱下去。

  细腻精致的锁骨耀人眼目。

  面对这福利,陈牧自然不客气,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对方,甚至嘴里还催促道:“搞快点。”

  然而衣衫掠直肩膀处,却停下了。

  红竹儿一副幽怨的表情,嘟起红润润的小嘴,刻意跺了跺玉足:“陈大人,您欺负奴家啦。”

  女人一副撒娇佯嗔的模样,彻底将她的媚散发了出来。

  配合着一丝稍显凌乱的衣衫,简直就是狐狸精转世,让男人见了恨不得丢到床上去。

  哗啦!

  陈牧随手将手中的杯子扔到桌上,茶水洒了满桌,起身道。“走了,没意思。”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朝着厅外走去。

  而且是真走,绝无半分演戏成分。

  红竹儿懵了。

  情报中不是说这家伙是个老色批吗?怎么会这样。

  反应过来后,发现对方已经走出厅外,女人连忙追上去拉住对方的衣袖:“大人,您这也太绝情了吧。”

  杏眸含着一汪水雾,娇滴滴的惹人怜爱。

  陈牧转身,勾起对方犹如晶莹羊脂玉一般的下巴,淡淡道: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脱衣服,让我严明真身。要么不脱衣服,我继续巡查你们赌坊。”

  “大人~~”

  软媚的声线从女人红艳的檀口吐出,如缠指柔让人酥麻麻的。“你欺负奴家~”

  “我欺负你了吗?我可是正经人。”

  陈牧手指缓缓下落。

  嘴角上扬。

  女人跺着小巧的玉足,不漏痕迹的避开对方的手指,似是生气,又似是无奈道:“好啦,不玩了。”

  “啪!啪!啪!”

  一阵响亮的巴掌声从屏风后传来。

  只见一位中年男子缓缓走了出来,穿着一袭飘逸的锦色华服。

  他的脸庞线条柔和,双眼明亮,身材颇为挺拔,眉宇间透着一股子难以掩饰的干练之色。

  “好一个神捕,厉害,厉害。”

  男人拍着手,大笑道。“陈大人这一招厉害啊,虽然很无赖,却让人无招应对。”

  “老爷。”

  红竹儿走过去,素手轻轻挽住对方手臂。

  锦衣男人笑着拍了拍女人纤巧的手背,抬手示意,对陈牧说道:“陈大人,请坐。”

  陈牧沉默少倾,坐回了椅子。

  女人将桌上的茶水擦拭干净,亲自换了一杯茶水,坐在了男人旁边的椅子上,像只小猫咪一般温顺。

  “在下名叫张钱子。”

  锦衣男子拱手笑道。“之前一直拒绝与陈大人见面,其实也是因为背后的方公公授意,至于原因,在下倒也不太清楚。”

  “所以这赌坊真正的老板是方公公?”

  陈牧端起茶杯,轻轻摇晃。

  张钱子摇头:“只是靠山罢了,当然,靠山有时候也是老板,就看陈大人如何理解了。”

  陈牧抬眼看着厅内的字画,直入话题:“之前张阿伟为了救一位姑娘,与你们赌坊的人大打出手,而你们那些打手连官差都打了,给个解释。”

  “大人,其实这件事就是误会,我——”

  “告辞!”

  陈牧放下茶杯,便要起身。

  张钱子见状,只好无奈道:“是冷天鹰冷大人。”

  见陈牧停住身子,张钱子说道:
  “这件事其实并非是我授意,是一个小领班,因为田老根欠了钱将他女儿给卖了,于是便召集几个弟兄去抢人。

  只是在抢人的过程中,正巧遇到了官差。本来他们是不打算与官差起冲突的,但当时冷大人正好在旁边一家酒楼,便示意去教训一番那几个官差。

  而且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那官差里有一个是您的兄弟。”

  哒……哒……哒……

  陈牧脚掌轻轻敲打着地面,望着杯中沉底的茶叶陷入沉思。

  半响后,他轻轻摇头:“也许是真的,也许……张老板还有其他隐瞒。我想知道,冷天鹰跟方公公的关系。”

  “这个……”

  张钱子正要犹豫,忽见陈牧放下茶杯,只好说道:“冷大人的堂嫂是方公公的干女儿。”

  堂嫂……

  陈牧眼神一动,忽然想起一件事。

  记得他刚来六扇门上任那天,秘书李堂前说:外衙总捕的位置本该是冷天鹰堂兄的。

  那么当时如果他不来,这六扇门基本被冷家亲戚给占了。

  等过个半年,冷天鹰进入刑部,六扇门总捕位置理所当然便是他的堂兄继任。

  可惜被他的出现给打乱了。

  “水有点深啊。”

  陈牧在脑海中粗略梳理了一下,敲了敲桌子,起身笑道。“既然是误会,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这几天打扰了张老板生意,真是对不住了。”

  张钱子摆手道:“哪里的话,毕竟陈大人的兄弟被打了,此事也怨我们。等那些家伙从牢里出来,我一定好好教训一顿!”

  “教训倒是不必了,不过这几天我兄弟们巡查也确实累了。”

  陈牧露出了一抹狐狸般的笑容。

  笑容里带着几分莫名意味。

  张钱子一怔,与身旁娇媚女人对视了眼。

  后者心领神会,娇润的嘴角带起魅惑动人的笑容,取出一叠银票,来到陈牧面前:

  “大人,这是给您兄弟们的一些茶水钱,还望大人不要嫌弃。”

  红竹儿柔腻的声线极为勾人。

  “张老板太客气。”

  陈牧很自然的将银票收起来,手指无意间刮过女人粉致致的柔荑,抱拳笑道。“我带弟兄们谢谢您。”

  张钱子笑容爽朗:“陈大人客气了,往后这赌坊还希望陈大人能多关照关照。”

  “一定。”

  陈牧朝着女人递了个隐蔽的挑逗眼神,便转身离去了。

  待陈牧在下人的带领下离开院子后,红竹儿坐在了陈牧刚才坐过的椅子上,端起旁边的茶杯:

  “呵,一口都没喝,是怕我们下毒吗?”

  女人脸上勾起冷笑。

  张钱子看了她一眼,忽然上前跪在女人面前,讪笑道:“主人,我演的如何,他应该没有怀疑吧。”

  如此卑屈之态,哪儿还有刚才威凛模样。

  女人如剥葱根的指尖轻抚着茶水,然后拉起些许断丝,笑道:“这人呐,有时候太聪明了也不是一件好事,明明都告诉他了我是老板,却还不信。”

  “他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张钱子笑了起来。

  红竹儿眼波流转,笑盈盈的盯着他:“我刚才搀了你的手臂,你却趁机摸我的手,胆子倒是挺大的啊。”

  听到这话,脸上还带着笑容的张钱子面色陡然一白。

  冷汗涔涔而下。

  他颤抖着嘴唇连忙磕头:“对不起主人,我……我一时鬼迷心窍……对不起主人……”

  “行了,我又不是吃人的鬼,随口说说而已。”

  望着经不起玩笑的男人,红竹儿倍感无趣,右腿叠放在左腿上,肉呼呼的香滑小脚轻挑着绣鞋,一晃一晃。

  张钱子抬头看了一眼,便如同被迷住了一般,吞咽着馋涎。

  这女人浑身上下每一处都透着深层次的欲。

  “你也跟了我几年了。”

  女人软糯腻甜的声音让男人回过神来,连忙低下头。“没有功劳也有情分,我是那种无情无义的冷血表子吗?”

  听着女人自嘲般的冷冽声音,张钱子低声道:“主人对我很好。”

  “行了,你先下去吧。”

  红竹儿似是有些累了,眯着眼舒了个懒腰,声线愈发慵懒勾人。

  “是。”

  张钱子贪婪的最后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走到大厅门口时,忽然一抹数丈长的黑发如长蛇般掠来,缠住了他的脖颈,然后喀嚓一声,整个头颅被拧了下来,于地面上滚了两圈,来到了女人脚下。

  女人套着一半玉足的绣鞋轻轻踩在头颅上。

  她拿起沾血的发丝,放在唇瓣间轻轻抿了几下,红唇娇艳,如玫瑰花瓣,诱人至极。

  “都跟了好几年了,就管不住自己的手吗?”

  甜腻的语声穿透血发,带着一抹狠厉与遗憾。

  红竹儿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朝着厅外说道:“把他的脸皮扒下来,找个相仿的的人换上,还有用呢。”

  ——

  陈牧缓步行走在喧闹的街道上。

  他眼眸半眯着,脑海中回忆着刚才大厅内的情形,尤其是那个狐狸精般的女人。

  “真的勾人啊。”

  陈牧努力压下之前在大厅内窜起的小腹烈火,舔了舔嘴角。“不过比起我的娘子和芷月,还差点。”

  正想着,陈牧忽然直觉有道实质般的目光似乎在盯着他。

  这是一种强烈的第六感。

  陈牧下意识抬头,看向街道对面。

  下一刻,他眼眸陡然绷大,明明是大热天,额头却有着冷汗沁出。

  街道上,车水马龙,小贩吆喝声响起。

  而在对面小摊前——

  一个穿着红色嫁衣,戴着红色盖头,穿着红色绣花鞋的新娘正婷婷而立!

  尽管对方戴着红盖头,但目光却似乎在盯着他。

  鬼新娘!
  陈牧头皮炸裂,脊背冒着寒意。

  什么情况,她不是已经……已经带着那个季寇走了吗?难不成还想带走我?

  啪!
  肩膀一只苍白的手落下。

  “艹!”

  陈牧吓了一跳,爆出了粗口。

  回头一看,面前是一个长相俊朗的年轻男子,正一脸愕然的看着他:“陈兄,你这是怎么了?”

  这年轻男子竟是在青玉县与陈牧一起查过案的诸葛凤雏。

  此刻他手中拿着一片绿叶。

  晶莹欲滴。

  陈牧呵呵笑出了声,额头上的冷汗滴滴落下,他回头看向街道那头——什么都没有,没有新娘!
  “做梦吗?”

  陈牧用力拍了拍脑袋。

  身旁诸葛莫名其名的看着对方。

  见陈牧在发愣,他下意识将手中的叶子朝着对方的后背贴去。

  然后下一秒,陈牧忽然一拳砸向了诸葛凤雏的鼻梁,后者瞬间鼻血涌出,惨叫着捂着鼻子。

  “你干嘛!”

  诸葛凤雏懵了。

  陈牧连忙问道:“疼不疼?”

  “你这不是废话吗?肯定疼啊。”诸葛凤雏怒瞪着对方,委屈巴巴的。

  陈牧喃喃自语:“也就会说,不是在做梦。”

  ——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