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我陈某人是正经人!

2021-02-12 作者: 极品豆芽
  第157章 我陈某人是正经人!

  重檐歇山式的屋顶覆满了金黄色的琉璃瓦,在晨光下莹然生辉,漾着奢华般的梦幻。

  凤鸢宫外细雨横斜。

  积水顺着斜檐悄然串泻下来,像是拉起了一片雾帘,染出阵阵朦胧浑浊。

  “这雨倒是下个没完了。”

  文书迭满的桌案前,一袭薄衫的皇太后素手持着青笔,正在悠然写字,看似心情不错。

  白纤羽小心取出锦盒里的朱砂墨,柔声说道:
  “倒也奇怪,上次陈牧在青玉县办案快结束的时候,也是雨连下了两天。”

  闻言,皇太后轻笑了起来:“怎么,开始急了?”

  白纤羽俏脸一红。

  离平阳王府一案过去了两天,此案如之前所料轰动了整个朝野,在民间也是掀起了一阵热议。

  至于平阳王复活一事,朝廷并未提及。

  但是民间依旧有一些八卦流传出去,亦真亦假,让人摸不着脑袋,只当是乐子。

  案子收尾工作交给了都察院和刑部去处理。

  就在众多官员以为此案太后会进行督查时,没想到太后却全权交予年轻的皇上,自己处于旁观位置。

  朝中几位大臣对此也是心情复杂。

  谁都知道平阳王府与小皇帝纠葛颇深,亲属关系上也是有些复杂,正常来说他应该是避讳的。

  毕竟平阳王府刺杀太后的得利人肯定是小皇帝。

  甚至于幕后主谋都有可能被牵扯。

  可如今太后却很大度的让小皇帝督办此案,在众臣面前对皇帝进行支持,颇耐人寻味。

  不过白纤羽却不关心这些,她只关心陈牧。

  这两天朝内朝外议论纷纷,案子也办的如火如荼,唯独极少有人提起陈牧,就好像陈牧是个透明人。

  虽然白纤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内心颇为急躁。

  这才忍不住提醒一下太后。

  “好久没这么悠闲了。”

  皇太后放下青笔,眯着眼舒了个懒腰,蝉翼般的轻衫掩不住她傲人的身段。

  “小羽儿,看看哀家这字写的如何?”

  白纤羽苦笑,凝目望去。

  皇太后的字很好看,娟秀柔媚,如大家闺秀一般。

  只是配合上她的身份却有些违和,字里笔画之间并未蕴有杀伐狠厉,与她性格极为不符。

  当白纤羽看完上面写的四句诗后却愣住了。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这是无名道士的诗。

  自从这首诗被有些人利用散播谣言后,她便进行调查,可惜始终没找到那个无名道士。

  艳丽娇媚的皇太后展颜一笑:“这才气是真的厉害啊。”

  白纤羽低声道:“小羽会尽快查——”

  “没必要刻意去查。”

  皇太后笑道,“自从哀家执政起来,有不少看不惯哀家的文人暗中编排,只要出来一两首看起来苦闷孤独的诗词,就认为此人是怀才不遇而抒发感情。

  然后就开始疯狂的脑补,编造出无数离谱搞笑的故事。

  他们又不是这些诗词作者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就如此确定对方真的就是被哀家打压,才抒发出的感情呢?”

  白纤羽也笑了起来:“太后说的是。”

  “其实啊,除了一些真书呆子外,其他人一些人都精着狠,难得有话题可以制造,不添把火怎么行。”

  皇太后眯着猫儿似的美眸,与聊家常的语气说道。“所以啊,平阳王府这把火,哀家就送到他们手里,让他们自己烧,看他们能烧出个什么样子来。”

  白纤羽低垂螓首:“太后英明。”

  “什么英明不英明,还不是被那些老迂腐给气的。”

  皇太后叹了口气,剥葱般的玉指轻抚着白纸,“听说这两日陛下烦躁难安,昨夜甚至一夜未眠,倒也难为他了。”

  白纤羽识趣的保持沉默。

  这两日陛下那边确实比较苦闷,毕竟是第一次接手这么重大的案子,而且与自己有瓜葛。

  每一步都处理的小心翼翼,甚至昨天还跑来凤鸢宫虚心请教。

  “关于季仲海复活一事……”

  白纤羽蹙眉。“就这么压着吗?”

  皇太后淡淡道:“你小看了这个人的影响力,如果他复活的消息传出去,边关那边真的会出乱子,而且对皇室的威严也是一大打击。你要明白,信仰是最可怕的。

  另外从调查结果来,平阳王府显然是还有一些计划,就看陛下愿不愿意去深查。”

  她伸手理了理白纤羽额前的些许青丝,转移了话题:

  “说实话,陈牧那小子真的很不错,哀家先前有些看轻他了,这才来京城没多久就破了这么大的案子。”

  白纤羽低声道:“陈牧的本事一向很厉害。”

  捕捉到女人眼眸里浮现出的一抹骄傲与柔情,皇太后笑道:“看来你这丫头是真的对他有感情了。”

  听到这话,白纤羽脸色瞬然一变。

  她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看到太后脸上并无生气之态,又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这件案子他功劳很大,只是……”

  太后美目望着碗菱雕花的窗户,沉默了片刻说道。“还是先看陛下那边如何封赏吧,哀家再进行考虑。”

  “是。”白纤羽轻轻点头。

  看着丫头一副黯然模样,太后被逗乐了:“你这是不打算在哀家面前装了啊,那小子真有那么好?”

  “他……并不好。”

  想起陈牧一肚子花花肠子,白纤羽轻撇红唇,带点小幽怨。

  太后无奈摆了摆手:“算了,你只要把握好分寸就行。不过哀家有些疑惑,陈牧这么聪明,为何还没撕破你的伪装。到底是真糊涂,还是在装傻?”

  “他确实不知道我的身份,因为……他不想调查。”

  白纤羽苦涩道。

  太后说得对,以陈牧的聪明程度,若真要调查身边妻子,估计来京城几天就调查清楚了。

  可他并不想去调查,只是用平常心来对待。

  皇太后唇角浮现些许耐人寻味的笑容:“也就是说,他真的不在乎,只是将你当成一个普通妻子而已。”

  白纤羽默然。

  与其说是不在乎,倒不如说是两人都在相互逃避和迁就。

  皇太后笑了起来:“有趣啊,既然如此,那就顺其自然吧。总有一天他会知道你身份的,哀家倒是想看看那个时候,他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什么表情……

  白纤羽却暗暗一叹。

  她宁愿这一天不要到来,至少在陈牧还未真正崛起时不要到来,多给彼此一些时间。

  “狸猫太子一案,可以适当放出些消息了。”

  皇太后眸中寒芒浮现。

  白纤羽一怔,收敛起其他情绪,正色道:“明白了。”

  ——

  细雨从天穹飘飞而下,如丝如缕,绵绵不绝。

  一身粗布衣衫的苏老大默默的站在酒楼二层的栏杆前,望着街道上来往的行人,眉心愁绪不展。

  “我估计他是不会出现了。”

  陈牧端起酒碗,淡淡道。

  两天前平阳王府一案落下帷幕后,洪知凡跟他聊了几句话便不见了,好似蒸发消失了一般。

  在得知案情经过的苏老大立即在京城搜寻,可惜没有任何收获。

  期间陈牧也派出六扇门巡逻队,也无发现。

  “他会出现的。”

  苏老大目光扫描着过往的行人,语气笃定。

  陈牧撇了撇嘴,也没说什么,看向另一边正在无聊伸展腰肢练功的苏巧儿。

  穿着翠粉色衣裙的少女似乎在修炼一种锻体术,神情专注,细柳般的腰肢拧成了惊人的柔韧弧度。

  “这腰,真的是蛇腰啊。”

  陈牧舔了舔嘴唇,暗暗赞叹,脑海中已经演练了一百零八种无法用言语表述的招式。

  正看得过瘾,苏老大回来坐在了他的面前。

  陈牧连忙坐直身子,目不斜视,表现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他还有对你说其他事情吗?”苏老大问道。

  其他事情……

  陈牧陷入回忆。

  当时从陵墓出来后,洪知凡主动找到了他,两人谈了一些事情。

  比如当年的洪家惨案。

  当时带着一众高手围剿洪家的正是季仲海,而他的目的很简单,独守‘活死人蛊’秘密,并杀掉那个太子。

  也就是那个被神秘人寄养在洪家的傻小孩。

  关于傻小孩究竟是不是太子,其实洪知凡本人也不敢确定。

  当年那个神秘人将孩子寄存在他们家中便离去了,孩子不哭也不闹,就像是木偶人。

  吃喝睡觉都很正常,但就像是失了魂似的。

  后来季仲海前来围剿,他和妻子想带着女儿和傻小子先冲出去,结果在半路遭到截杀。

  生命危急时刻,是妻子用本命魂救了他一命。

  可女儿和傻小子却不见了踪迹。

  在伪装成洪大郎的这些日子里,他除了谋划报仇,也在暗中寻找女儿的踪迹,可惜始终未有消息。

  “在平阳王府一案没破之前,他是有一些计划的,所以让林梦媛一直潜伏在季寇身边。”

  陈牧淡淡说道。“只不过被我打乱了,而且他在暗中调查的过程中,还有一个很吓人的猜测,但目前并未证实,季仲海死后也没办法再证实了。”

  “什么猜测?”苏老大好奇询问。

  陈牧将凳子往前拉了拉,压低声音:“当年元亲王只有一个妻子,夫妻二人极为恩爱,但是两人却始终没有孩子。而王妃也几次提议让元亲王纳妾,元亲王都没有同意。

  虽然没纳妾,但是在王妃的要求下,元亲王还是找来两个女子行夫妻关系,想要个孩子,可惜都没成功。

  之后找来不少神医,猜测元亲王体质原因,无法生育。”

  苏老大目光瞬间迸发出精芒。

  他张了张嘴,声音沙哑道:“也就是说,最后元亲王妃生下的孩子,也就是当今的皇上,可能与季仲海有关系?”

  “难说。”

  陈牧摇了摇头。“我一直在想,季仲海的行为明显是妄想当皇上的,可复活后他有多少资本能坐上龙椅?
  即便在边关他还有信仰追随者,即便在京城也收买不少官员,即便他杀了太后,可要当皇上终究不是那么容易的。

  除非,他能把如今的皇上变成傀儡,而他在幕后控制。

  要知道这是个妖物横行的世界,父子血脉之间可以大做文章,弄点蛊之类的……”

  陈牧点到为止,没有继续说下去。

  虽然现在周围没有旁听者,但有些话题还是适可而言。

  苏老大道:“这件事你给朱雀使说了吗?”

  陈牧摇头:“毕竟只是八卦猜测,如果要说,洪知凡早就说了。如今季仲海已死,一切都没意义了,太后的意思不是很明白吗?早在十五年前季仲海就已经病逝了。”

  苏老大笑了笑:“虽然我不懂朝堂上的一些政治,但我觉得,即便你给太后说了,她也会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倒也是。”

  陈牧笑了起来。“毕竟在名义上,皇帝是她的儿子,并非元亲王的儿子。”

  当年先帝将婴儿从元亲王府带出来,就已经跟元亲王断绝了关系,所以这个八卦在季仲海死后没必要深究了。

  “这次你破平阳王府一案,可谓是立了大功劳,你觉得皇上会如何封赏你。”

  苏老大好奇问道。

  另一边正在练锻体术的苏巧儿凑了上来,笑嘻嘻的说道:“要不,你去跟皇帝讨要十个美女,他肯定会给的。”

  “呵呵,我是那种人吗?”

  陈牧冷笑。“说句不好听的,我陈某人从来就不是贪恋美色之人,别说十个美女,便是一百个美女,我看都不看一眼,我是正经人。”

  “切,谁信你是正经人。”

  苏巧儿俏白了一眼。

  看着小丫头红润润的嘴唇,陈牧本来想调戏两句,但瞥了眼老丈人,只好作罢,正色道:

  “有点难,我来京时日不多,突然再加官进爵有点不现实,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脚踩两只船,要是真封了大官,估计第二天就会被弹劾死,所以啊,最多就是些黄金什么的赏赐。”

  正说着,门外传来了王发发的声音:“大人!”

  “怎么了。”

  陈牧看着气喘吁吁跑进来的王发发问道。

  “升了!升了!”

  王发发满脸激动之色。

  陈牧一愣:“谁生了?”

  王发发喜形于色:“大人您升了。”

  “……”

  陈牧嘴角抽搐了两下,差点没一巴掌呼过去,老子生你大爷!

  他起身说道:“爷去接旨了。”

  ——

  凤鸢宫。

  练字结束的皇太后与白纤羽坐在桌前悠闲品茶。

  不多时,一名女官匆匆而来,跪在地上,呈上一份密函。

  “太后,有消息了。”

  “哦,看来陛下那边已经考虑好给你夫君如何赏赐了。”

  皇太后接过密函,挥手示意女官退下,对白纤羽笑道。“猜猜看,升了多大的官?”

  白纤羽粉唇轻抿,想了想道:“应该不会升官。”

  “错了。”

  皇太后打开密函,凤眉微微一挑,笑靥如花。“你夫君被升为六扇门总捕头,冷天鹰被调任别处,也就会说,以后六扇门你夫君一人说了算。”

  白纤羽愣住了。

  她拧起秀眉,仔细考量陛下这番用意。

  “另外……”

  皇太后唇角多了一抹玩味笑容。“陛下还给你夫君赏赐了两个美女。”

  白纤羽一怔,颇为无语:“陛下……”

  “他啊终究是小孩子心性,纯粹是想恶心一下你们夫妻两。”

  皇太后笑道。“那你猜猜,你夫君要了没?”

  “陈牧不敢抗旨。”

  白纤羽端起茶杯,轻饮着了一口略带点苦涩的茶水,眼里却是幽怨。“而且他也不是正经人。”

  “……那你可猜错了,他拒绝了。”

  皇太后巧笑嫣然。

  听到这话,白纤羽稍稍松了口气,唇角微微翘起一抹小弧度,忽然感觉嘴里的茶水也不苦了。

  “不过,他要了十个美女。”

  “噗——”

  茶水喷出,白纤羽脸色黑的如焦炭一般。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