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又中邪了?

2021-02-08 作者: 极品豆芽
  第134章 又中邪了?

  面前的宅院混杂着一股子腐朽的气息。

  四周老树掩映,门前荒草没膝,外墙的石头上布满了斑驳的苍苔,被上了锁的大门上油漆陈旧。

  唯有院墙内隐约可见的阁楼房屋可窥昔日繁华。

  “这就是林家宅院。”

  王发发神情惋惜,轻声说道,“三年前韵绣阁因为窝藏朝廷重犯而被满门抄斩,这院子也就荒废了下来。后来一位大商户买下了这座院子,但半年前又搬走了。”

  “什么重犯?”陈牧有些好奇。

  王发发说道:“三年前太后前往西苑避暑时,遭遇了一位刺客,而且还差点刺杀成功。”

  刺客!

  还差点成功?
  闻言,陈牧心下震惊不已。

  太后身边高手如云,这都差点能刺杀成功,那这刺客实力得有多横啊。

  或许是看出了陈牧所想,王发发笑道:“刺客确实很强,但能刺杀还是因为太后身边出了内奸,不过坊间还有一个传闻,说太后去西苑避暑是一场阴谋……”

  阴谋?

  陈牧大概明白了什么。

  请君入瓮……

  故意引来刺客吗?
  当然这些都是上位者的棋局,他这个局外人没必要去探究太多。

  “虽然最后刺客抓住了,但还没审问出结果就死在了狱中,不过冥卫最终还是查出了幕后策划者。”

  “是谁?”

  “这个我也不知晓,估计也就冥卫高层那边才能查到,属于机密。”

  王发发苦笑着摇头道。“唯一确定的是,那幕后之人躲在林家,导致林家被牵连,落了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陈牧忽然问道:“那位林梦媛小姐你了解多少?”

  “她?”

  听到对方提及此人,王发发诧异的看了陈牧一眼,说道:“当时这丫头可是出了名的京城一枝花,才貌双全,有不少王孙贵族和才子名人对她颇为仰慕。可惜啊,最终因为殉情投河自杀了。”

  “她是为谁殉的情?”

  陈牧好奇问道。

  能被这么一位京城名姝看上,那男子得有多优秀啊。

  王发发叹了口气:“谜啊,民间有种种猜测,却没有一个对得上号的,唯一的线索就是她留下的一句话‘最恨薄情郎’,就连她父母都不晓得到底是为谁殉情的。”

  不知道是为谁殉的情?
  陈牧眉头深深皱起。

  这情况有点类似于柳香君,该不会又是什么和尚吧。麻蛋的,最近这些和尚怎么一个个的六根不净了。

  尤其是那个红尘和尚,整天就知道惦记别人的老婆,碧莲不要!
  “确定是自杀的吗?”出于本能,陈牧问道。

  王领班很肯定的点了点头:“林梦媛这个案件没有任何问题,那丫头确实是跳河殉情的。”

  ……

  两人翻墙进入院内。

  铺地的青砖缝隙间,杂草丛生。

  踏进内宅,满目的荒烟蔓草,尘封已久的门扉窗棂上,木质半朽,锁钥锈蚀。

  “你说这宅院曾被一位大商户买下,半年前又搬走了?为什么要搬走?”

  陈牧挥手驱散一些蚊虫,疑惑询问。

  王发发只说了两个字:“闹鬼。”

  陈牧脚步一顿。

  阵阵凉风吹来,吹得他发鬓飘飘,莫名的一股寒意从脚底缓缓延伸到了脊背。

  恍惚间,他又想起被鬼新娘带入棺材时的场景。

  呕人的血腥味。

  冰凉的手指。

  腐烂的尸体。

  掺着刺骨的柔媚声音。

  “大人?”

  见陈牧神色有异,王发发有些疑惑。“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

  “咳咳——”

  陈牧反应过来,干咳了两声笑道,“没事,想起来一些事情,我们走吧。”

  麻卖批的,身为二十一世纪青年还怕个锤子的鬼。

  要是那鬼新娘敢来,老子让她放产假!
  王发发接着说道:“当时是镇魔司昊天部处理的案件,但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找到任何怨灵妖鬼,还特意蹲守了几天,依旧没有收获。”

  “所以没有?”

  王发发摇头:“至少没发现,后来那商户受不了了,便搬家了,这院子也就荒废了下来。”

  “这样啊。”

  陈牧倒是放下心来。

  镇魔司的昊天部实力还是很强的,既然他们没发现,极有可能是人为恶作剧。

  这种情况以前在大户宅院里经常发生,无非就是家产内斗。

  而且昊天部真的没发现,到时候钧天部的顶尖猎魔人也会出面,毕竟天子脚下,岂容妖魔鬼怪横行。

  想到这里,陈牧彻底放松了心情。

  弯曲的廊庑,两人来到了一座人工开凿的池塘前。

  果然如陈牧所说,半年没有清理过的池塘早已被绿藻覆盖,散发着一股子腐臭味。

  浮萍杂草中可见一些死鱼翻肚飘着。

  “先做个假设。”

  陈牧捏着鼻子站到一处栏杆前,淡淡道:“如果杜鹃是被人推下去的,这个位置最有可能。如果是自己跳下去的,应该是那个位置……”

  陈牧指向靠门走廊一侧。

  那里有一处台阶。

  池塘两面都被茂密的树木杂草掩盖,边角还有一座假山,能活动的空旷区域只有这两处。

  以地形区域来看,台阶那边只能容纳一个人。

  就算有人侧着身子将她扔进水里,位置也会有所改变,而且女人身上肯定有淤青和伤痕。

  可惜陈牧在验尸的时候没看到,说明没有挣扎痕迹。

  当然,这是个妖魔修行横生的年代,说不定是杜鹃中了迷魂术,或者受到蛊惑等等。

  就看继续调查的结果,再下决定了。

  王发发盯着池塘,问道:“倘若真如大人所说那般,杜鹃被捞上来后附近的地面肯定是湿的,而且这地不易擦干,时间也较短,必然有痕迹。”

  “没错。”

  陈牧打了个响指。

  他来到台阶前,蹲下身子摸了摸周围地面:“不出意外,被捞上来后,杜鹃应该躺在这里。”

  “所以,从位置对比来看,她可能是自己跳下去的。”

  王发发成立了第一个假设。

  陈牧观察着周围环境,指着大门说道:“这条路通往大门,那么来第二个假设。杜鹃是准备回去的,但半途中又跳水,为什么?”

  “被人威胁?”王发发皱眉。

  陈牧点头:“有这种可能,也或者女人当时的心情很绝望,看到池塘后陡然萌生了死志。”

  气氛沉重起来。

  虽然都还是假设,可如果成立,这案情就愈发扑朔迷离了。

  一个普通妇人出现在这座荒芜的院子里,然后跳水溺亡,是情感受损还是其他原因?
  “下去。”陈牧盯着池塘,忽然开口。

  “啊?”

  王发发有些发懵。

  陈牧开口道:“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在水里找到女人不小心残留的物品。”

  “这水……”

  望着发臭绿油油的池塘,王发发一副哭丧脸庞,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脱掉衣服,只余一件内衫下去了。

  总不能让上司陈牧下水吧。

  “多找找看。”

  陈牧吩咐了一句,便继续调查其他地方。

  周围并没有发现其他异常情况,甚至连脚印都没发现,基本都是杂草,很难留下。

  他按照心中的推测,开始进入屋子查看。

  接连探查了四个屋子后,陈牧来到了一间还算是干净的卧室。

  阳光从破损的窗户间投入,倒也不显得那么阴森。

  几件残缺的家具东倒西歪。

  陈牧来到一张床榻前,光束斜划而过,将凌空飞舞的细小灰尘映照得清晰可见。

  床榻上布着一层灰尘。

  但陈牧细细查过之后发现有一些摩擦过的痕迹,四周有压痕,说明这上面放过一个软垫之类的东西。

  “欢愉过的味道……”

  虽然很淡,但陈牧还是能在床榻上嗅出了靡靡之味。

  很明显这里发生过一场男女欢爱。

  那么可以有第三个假设:杜鹃在这里与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

  陈牧跪在地上,目光如扫描机般扫视着床榻底部,来来回回数次后,他又在床头仔细观察。

  床头与墙壁缝隙间布满了蛛网,灰尘很厚。

  “奇怪啊,被放置了这么久,这床榻已经出现了质量问题,如果动作激烈,必然会留下痕迹……”

  陈牧眯起眼睛,喃喃道,“可床下没有任何摩擦过的痕迹,就连有些不稳的床头都没有在墙壁上凿下印迹。”

  陈牧俯下身子,眼睛几乎贴在床榻上。

  却没找到半根女人的头发。

  许久之后,陈牧轻吐了浊气,自言自语:“说明他们的动作幅度极小,而且自始至终两人只有一个姿势——女在上。”

  这就有意思了。

  抛开其他妖术不谈,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说明是杜鹃主动和男人发生关系。

  为什么?
  从她的家世背景和夫君感情来看,她没必要出轨啊,而且也不像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是受到了胁迫?

  如果只是单纯的胁迫,女人的身体上以及这房屋内必然有挣扎过的痕迹,但并没有。

  那就是其他方式的胁迫。

  比如对方掌握了女人的什么秘密,使得女人不得不委身,主动和男人欢愉。

  以上若都不存在,那就只能是偷情了。

  毕竟人不可貌相。

  陈牧在屋子里缓缓来回踱步,大脑不断运转思索着。

  昨天上午,查东庆和杜鹃夫妻二人还很正常,出去摆摊,但下午两人便分离。

  杜鹃来到了这个院子。

  傍晚查东庆去酒馆。

  假设杜鹃真的偷情,而查东庆无意间看到杜鹃,于是心情低落的他跑去喝酒,杜鹃无颜面对,选择自杀……

  等被情夫救起时,杜鹃已经没有了呼吸,与之前陆舞衣一样陷入假死。

  而情夫生怕惹上事,便将‘死去’的杜鹃送往对方家中。

  又凑巧有了杜公子掳人一事。

  “不对,不对,没这么简单,而且有些逻辑也对不上。”

  陈牧摇了摇头,闭上眼睛。

  胁迫!

  对方掌握了夫妻二人的秘密,对杜鹃进行胁迫,万般无奈之下杜鹃只得答应。

  查东庆对此无能为力,只能去酒馆喝酒解闷。

  被男人胁迫后的杜鹃认为无颜再面对丈夫,最终跳水溺亡,而胁迫一方显然没料到杜鹃会自杀。

  杜鹃假死后,对方将她送到屋子,打算撇清楚关系。

  “胁迫的那一方究竟是什么人?又掌握了什么秘密?迫使查东庆夫妻二人乖乖就范。”

  “目前看来,得继续调查,查查昨天下午东庆夫妻和什么人会过面。”

  陈牧轻吐了口浊气,缓缓睁开眼睛。

  在眼帘睁开的刹那,一张女人的脸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的面前,直勾勾的盯着他。

  “卧槽!!”

  完全没有一丝心理防备的陈牧吓得当场跳了起来,浑身汗毛炸起。

  如同踩了尾巴的猫。

  仓促后退之时,被散落的椅子绊翻,一个仰翻栽了过去,脸色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女人面色愕然,显然没料到陈牧有这么大的反应。

  难得看到对方如此惊惧狼狈的一幕,女人憋了半响,扑哧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的花枝乱颤,眼角都迸出了眼泪。

  望着哈哈大笑的女人,陈牧惊魂未定,心跳加速,恼怒道:“云芷月,有你这么吓人的吗?你特么疯了是不是!”

  没错,出现在房间内的女人正是云芷月。

  女人一身月白色劲装,裹得黄金比例完美的身材曲线毕露,纤美的玉足踩着一双蛮红劲靴。

  配上扎起的长马尾,不自觉散发出几分英气。

  即便长相很普通,但仅凭着身材与气质,走在大街上足以引来不少男人的目光。

  女人忍着笑意将陈牧拉起来,拍了拍对方身上的尘土,笑着说道:“陈大捕头,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胆小如鼠了,跟个女人似的。”

  “大姐,你突然冒出来,是个人都害怕啊,尤其这地方以前还闹过鬼。”

  陈牧没好气的埋怨道。

  “哦——”

  女人刻意拉长了声线,微眯的眸里掠过一丝少女似的狡狯,“原来咱们的陈大捕头怕鬼啊。”

  “胡扯!”

  陈牧嘴角扯出一道不屑。

  云芷月也不在乎男女之别,伸手勾住他的肩膀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上次那个鬼新娘是不是给你留下心理阴影了。”

  “瞎扯什么呢。”

  陈牧故作掩饰,转移了话题,“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要很长时间才会见面吗?这么快就想我了?”

  说话间,他一只手顺势朝着女人纤细如柳的腰间探去。

  “滚蛋!”

  云芷月白了一眼,将其推开,“谁会想你这家伙,我还巴不得你赶快被妖怪给吃了,或者被太后给斩了。”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现在脚踏两只船还好好的。”

  陈牧微微耸肩,内心却很暖。

  这女人果然是刀子嘴豆腐心,明明是担心他。

  云芷月也懒得斗嘴,环视了一圈屋内说道:“你跑来这地方做什么,阴气这么重,不怕被鬼新娘缠上?”

  “阴气很重?你说这房子?”

  陈牧一脸凝重。

  “对啊。”

  “不可能,这地方以前镇魔司的人探查过,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陈牧摇头。

  “阴气是这几天才笼聚的,说明这地方做过法事。”

  云芷月淡淡道。

  陈牧一脸正色盯着她:“你确定?”

  “呵,不信就算了。”

  女人转过身子,扎在脑后的长马尾差点抽到陈牧下颔,小声嘀咕道,“幸好我来的及时,你这家伙总是莽莽撞撞的。”

  陈牧脸色阴晴不定。

  如果这屋子做过法事,那不就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了。

  显然杜鹃一案背后有着更大的阴谋。

  “你还能查到这房间有其他奇怪的异常吗?”陈牧问道。

  “我先看看。”

  云芷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最终站在了床榻上,轻嗅琼鼻。“这床上有一股怪怪的味道。”

  “咳……”

  陈牧拳头抵在唇边咳嗽一声,道,“那个是理想的味道,以后咱们谈理想的时候你就体会到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

  云芷月一头雾水,想了想说道,“我用阴阳术查看一下,你离远一点。”

  “好。”

  陈牧退后到墙角。

  女人双手如蝴蝶般捏出一道道手印,一道道阴阳法印凭空呈现,围绕着她旋转。

  “这身材绝了。”

  望着女人苗条动人的娇躯,陈牧舔了舔嘴唇,笑着问道:“美女,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该不是跟踪——”

  “大人!”

  门外忽然传来了王发发的叫喊声。

  陈牧皱了皱眉,走出房门,看到浑身湿漉漉的王发发站在外面,手中握着一团布。

  “有发现了?”陈牧问道。

  “大人,我在池塘里找到了这个东西。”

  王发发满脸欣喜之色,将手中的布团递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女人身上掉的,你看看。”

  陈牧拿过布团,缓缓展开。

  当布团展开后,他瞳孔瞬间收缩,脊背泛起丝丝刺骨寒意。

  是一方手帕!
  纯白色,边缘处裁织着金色丝线,仔细一看,竟是林梦媛大小姐亲自编织的。

  怎么回事?

  为何杜鹃身上会有林梦媛的手帕?

  或者说,这不是杜鹃身上的,而是林梦媛以前的手帕,只不过恰巧掉进水里?

  “大人,您刚才……和谁说话呢?”

  王发发小声问道。

  紧皱着眉头的陈牧侧开身子,指了指屋内的云芷月:“我一个朋友,阴阳宗的,之前在青玉县帮我查过案子。”

  说完后,却不见对方回应。

  陈牧抬起头来,却看见王发发一脸古怪的盯着他:“怎么了?有问题吗?”

  “大人……”

  王发发望着空荡荡的屋子,缓缓开口,“屋里……好像没人啊。”

  陈牧愣住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