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四十米大刀牛逼不!

2021-02-08 作者: 极品豆芽
  第128章 四十米大刀牛逼不!

  “兄弟,你这么脚踏两只船真的好吗?”

  镇魔司玄天部一间独立办公屋内,文明仁很无语的望着坐在上首,却身穿六扇门公服的陈牧。

  好家伙,穿着其他部门制服跑去另一个部门上班的,还是头一次见。

  这把大伙儿给彻底看傻了。

  在朝廷官员中,虽然有一些兼任两职的案例,但基本都是在一个系统内,而且也是短暂兼任。

  比如同僚突然生病了,或者犯案被查办了,暂时顶替一下。

  但没见过像陈牧这样的。

  六扇门处理‘人案’,镇魔司处理‘妖案’,虽然有时会有一些交集,却完全属于两个部门。

  这货纯粹是抱了两个金饭碗,领两份工资。

  太腻娘不要脸!

  “文大哥,我也不想这样啊”

  陈牧一副无辜模样,“既然陛下和太后下旨,那我只能从命,难道让我抗旨不成?”

  “可你这是在刀尖上跳舞,你知道吗?”

  文明仁敲着桌子。

  陈牧委屈巴巴道:“我不知道啊,陛下和太后要我做什么,那我只能照做,我有错吗?既然不能同时兼任两个职位,那为何陛下和太后要同时下旨,说明他们是默认的。他们看到了我的能力和本事,认为我可以胜任两个职位……”

  听着陈牧絮絮叨叨的无赖话语,文明仁半响无语。

  他算是明白了,陈牧打算用地痞无赖的方式解决这件看起来颇为棘手的选择。

  你们让我选,可没说让我二选一啊。

  我全都要总可以吧。

  陛下和太后装糊涂,那我陈某人也索性装糊涂,就看最后谁装不下去吧。

  “你是真的在玩火啊。”

  虽然文明仁对陈牧的做法很无语,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招确实目前最无耻的解决方法。

  只是以后陈牧这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玩就玩吧,说实话,如果不是西厂要割牛子,我甚至愿意在那边也讨个差事。”

  陈牧笑道。

  这不是玩笑,这两天他通过调查发现,对比其他部门,西厂的福利是真的好啊,五险一金杠杠的。

  尤其年轻皇帝亲政后要重用西厂,暗中给了不少扶持。

  相比之下六扇门和镇魔司只能算是穷差。

  “上个月玄天部总领大人请假还未回来,所以你这监察算是目前玄天部最大的官了。”

  文明仁颇有些感慨的说道。

  镇魔司分为三大部门:钧天部、昊天部和玄天部。

  钧天部职员不多,也就二十来号人,但全是猎魔顶尖高手,属于‘天字号’猎魔人。

  一般捉拿难以对付的强大妖物,以及兼任宫内保镖。

  昊天部里有百号人,属于‘地字号’猎魔人,具有丰富的捉妖经验,实力也都是一等一。

  而玄天部人数杂多,都是‘玄字号’和‘黄字号’猎魔人。

  实力参差不齐,经常外出捉妖,或者被其他部门临时抽去帮忙,属于老工具人了。

  玄天部总领大人名叫厉娇龙,名字有点阳刚,其实是个娘们。

  一个月前家里有事请假了。

  所以现在带有‘监察’之职的陈牧倒成了玄天部的老大,让文明仁有些郁闷。

  数天前陈牧只是个县衙小捕头,没想到现在成了他上司。

  “有没有需要办的公务?”

  陈牧问道。

  文明仁摇头:“没啥可办的公务,就等着上面来命令就行了,我们玄天部其实就是跑腿的。”

  好家伙,纯工具人呗。

  “说实话,现在的镇魔司管理较为混乱,而且我们玄天部其实算是被放养的。”

  文明仁苦笑道,“以前三部并没有等级之分,后来总司大人打算重塑镇魔司昔日辉煌,便进行划分。如果真正算起来,现在的镇魔司其实只有两个部门,钧天部和昊天部。”

  陈牧算是听明白了。

  总司大人进行改革,将精英人员和垃圾人员进行分类。

  现在的玄天部其实就是杂牌军,处理一些脏活。而其他两部门才是正规军,有专门的编制。

  “那你们平日里做什么?”陈牧问道。

  文明仁憋了半天,才幽幽开口:“要么在演武场操练,要么接一些任务赚取佣金,比如驱鬼捉妖小活儿。有时候也会帮人打架什么的,再或者就去搬砖拉货。”

  陈牧听傻了。

  这特么是镇魔司吗?白瞎了这么牛逼的名字。

  “总司大人不管?”陈牧皱眉。

  文明仁摇头:“不是给你说了嘛,总司大人现在只关心其他两部,对于玄天部基本不过问。”

  陈牧呲了呲牙。

  之前觉得太后给了他玄天部监察一职,以为是真的看重,结果是杂牌兵小头领。

  现在看来,还是皇帝厚道啊。

  六扇门再不济也有些权力,有油水可捞,而且皇帝还送了黄金百两和绸缎。

  反而太后这么抠。

  陈牧暗骂:“这个老娘们,本来还想着抱你的大腿,结果一点都不香,去你大爷的,以后再也不舔你了。”

  在处理完入职手续后,陈牧领取了猎魔人装备。

  毕竟身负监察一职,其发放的装备还是比较精良的:玄心护身甲、伏魔袖箭、五颗惊天雷、二十道符篆、一柄由天工院锻造的鲨齿刀等。

  文明仁看得眼馋不已:“当官还是好啊。”

  “这把刀不错,其他一般。”

  陈牧来到空旷之地,挥舞着手中的大刀。

  弯月般的刀身曲线柔美,刀背宛若鲨齿,横面可斩,背面可绞,挥动之时有寒光笼罩。

  而且刀柄上有小机关,可释放出毒粉。

  文明仁惋惜道:“可惜你不是修行之人,这刀如果在高手手中,必然能发挥数倍威力。”

  “对了,镇魔司有啥秘籍没有。”

  陈牧问道。

  文明仁点头:“有,但都在其他两部,不过你现在已经过了修行年龄,给你秘籍也没有,你没基础。”

  唰!唰!
  陈牧用力挥动了两下:“那你们猎魔人修行境界是如何划分的,比如什么筑基金丹期什么的,谁最厉害。”

  “没人去刻意在乎这个。”

  文明仁笑道,“记住一句话,做我们这一行的,谁活的时间越久,才是最厉害的。”

  陈牧身形一顿。

  细细嚼嚼这话后,倒也没什么问题。

  猎魔人这个职业比其他部门要凶险很多,面对的是妖物,随时可能丧命。

  活得越久,确实最厉害。

  陈牧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我现在升到监察这个位置,玄天部的兄弟是不是不太服气。”

  镇魔司与六扇门不同。

  六扇门的官僚之气较为严重,而镇魔司倒像是一个门派。

  尤其是玄天部简直江湖山寨似的。

  文明仁咧嘴笑了起来:“肯定不服气,你一个县衙捕头突然成为了玄天部监察,而且也没什么实力,底下那些修行之人如何服气?”

  “那怎么办?”

  “不知道,慢慢来吧,除非你能用实力打服他们,但……基本不可能。”

  “不可能么。”

  陈牧望着手里的鲨齿刀,目光闪烁。

  他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右手臂里的劲气开始缓缓游动,凝聚于手掌,然后延伸入刀身……

  自从那次被鬼新娘袭击后,第二天就发现好像拥有了麒麟臂。

  一股奇怪力量在右臂内盘踞。

  虽然因为一时大意把自己的手弄骨折了,惹来云芷月的笑话,但陈牧在接下来几天里,不断尝试。

  果然如他所料,手臂内的那股神秘力量是可以控制的。

  目前他还不能完全掌控,但少部分力道已经可以随心所欲的凝练于手臂之中。

  而且他现在完全可以砸碎一块石板。

  绝对不会骨折。

  “这把刀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锻造的,似乎能把手臂内的那股力量抽离出去……”

  陈牧喃喃自语。

  想到这里,他索性催动臂内蕴含的所有力量,开始往刀身注入……

  ……

  此刻演武场的不远处,站着几位玄天部的猎魔人,饶有意味的注视着陈牧。

  “哼,我们玄武部还真是成垃圾场了,什么货色都能来。”

  这几人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仿佛是山寨匪人,但鼓起的太阳穴足以说明他们都是修行术士。

  最为显眼的当属中间的两人,年轻约莫二十来岁,相貌相似。

  像是一对兄弟俩。

  年长的叫齐德龙,年幼的叫齐东强,也不知道他们父母是不是段子手,起这名。

  说话的是齐东强。

  这位‘玄字号’猎魔人一心想要进入昊天部,成为正式编制员工,干出一番事业。

  可惜身处于这个爹娘没人管的玄天部,始终郁不得志。

  此次听闻上面竟然派来一个毫无修为的捕头当监察,差点没气疯,认为陈牧是靠关系而来的。

  不单单是他,其他人也都是这般认为的。

  对陈牧自然充满了不屑。

  “哥,让我给这位新来的监察官一个下马威如何?”

  齐东强冷笑道,“就像上一任监察那般,来的时候牛逼哄哄的,被我们收拾之后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别太冲动,他好像是老文的朋友,给个面子。”

  齐德龙皱眉。

  “文明仁有个屁面子,今天我非得给那位小白脸一个下马威不可,不然今晚睡着不舒坦。”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
  “齐大哥,就让兄弟们去试试那家伙的本事,免得这家伙上任三把火烧到我们兄弟身上。”

  “就是啊,这几天憋得厉害,好不容易有个能寻开心的家伙,怎么能放过。”

  “让我去得了,让他三拳又能如何!”

  “我直接站着不动让他打,这小白脸一看就没啥力气,给我按摩还差不多。”

  “他要是能打过我,我直接吃翔三斤!”

  “……”

  见弟兄们一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样子,齐德龙也有些意动。

  想了想,对弟弟说道:“别太过分,留给面子。”

  “放心,我有分寸。”

  一抹狞笑自齐东强唇角缓缓裂开,将手中的兵器丢给旁边人,“不需要兵器,直接赤手空拳跟他打!”

  说完,捋起袖子朝着陈牧大步走去。

  而这时,众人看到陈牧忽然举起大刀欲做一个劈砍动作,远远望去就像耍猴似的。

  这一幕直接让几人笑出了声。

  轰——

  刀锋劈落。

  空中响起嗤嗤撕裂一般的声音。

  璀璨的刀芒陡然暴涨而出,竟然长达数丈,组成一道寒光笼罩的青色匹练!

  十米!

  二十米!
  三十米!
  四十米!
  原本是无形无色的刀气竟在半空中拉出长长的痕迹,挟裹着万钧之力,横贯半个演武场——

  轰隆!!
  硬生生在地面劈凿出了一道足足四十米余长的裂痕!
  在场一片死寂。

  刚刚脸上还带着笑意的众人全都呆滞在原地,宛若雕塑。

  没走几步的齐东强目瞪口呆,面庞抽搐了几下,半响后抬头望着天空,咳嗽道:“看起来要下雨了,衣服还没收。”

  “呃……我的好像也没收,我得赶紧去看看。”

  “啊,我肚子疼,要去茅房。”

  “我妹妹要洗澡,我去给她搓背,你们几个先忙。”

  “等等我,我帮你一起搓。”

  “加我一个。”

  “……”

  一瞬间,演武场边没人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