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今夜新娘很美!(关键一章,求订阅)

2021-02-08 作者: 极品豆芽
  第119章 今夜新娘很美!(关键一章,求订阅)
  镂花门扇在巨力撞击之下轰然破开。

  陈牧冲入屋内,吊在屏风上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叮咚细响,伴随着桌顶豆焰微光微微摇曳。

  人呢!

  陈牧环视一圈,屋内没有半个人影!

  跟进来的老鸨也傻了眼:“人怎么不见了,我记得采青明明回来了啊,根本就没离开过。”

  陈牧来到窗前,发现窗户是内扣的,说明对方没有跳窗离开。

  床榻上褪下的衣物还在。

  梳妆台上,还放着首饰……

  细细思索之后,陈牧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俯身看向床底。

  果然,床底一位女人静静的躺着,双目紧闭。

  一动不动。

  不是薛采青又是谁。

  奇怪的是,她身上并非是平时所穿的素雅裙衫,而是一件稍有些不合身的大红石榴裙。

  鲜艳的像火一样。

  凄艳的像血一样。

  这是柳香君平日里最喜欢穿的衣服。

  “这女人不会……”

  陈牧心头狂跳,连忙去查探对方的脉搏。

  但手指还未搭在对方细嫩如雪的手腕上,就听到一声疲惫空洞的声音:“让我安静一会儿。”

  陈牧身子僵住,紧绷的情绪顿然松弛下来。

  差点吓死老哥我。

  望着女人眼角早已干涸的泪痕,陈牧叹了口气,抬头对老鸨说道:“你先出去吧,我陪她。”

  老鸨神情复杂,默默离开。

  随着房门轻轻合上,一切又归于安静,安静的仿佛是被世界遗忘了似的。

  陈牧没有说话,靠在墙壁上怔怔发呆。

  要是有根烟多好。

  时间如流水慢慢消逝,两人都保持着沉默……也不知过了多久,女人声音幽幽响起:“死亡是什么感觉?”

  “什么?”

  “我曾经差点杀了你,所以我想知道,濒临死亡是什么感觉。”

  何止杀了我,你已经杀了陈牧了。

  男人苦笑。

  察觉到女人话语中所韵藏着的心死寂灭情绪,陈牧意识到这女人可能已经有了求死的念头。

  薛采青是一个偏执狂。

  如果她觉得一切都不值得留恋,便很难有求生的信念。

  陈牧想了想,淡淡道:“想知道死亡是什么滋味吗?我可以给你演练一下。”

  演练?

  女人眼中浮现出一抹疑惑。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男人突然一把将她拽出床底,然后骑坐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好好感受。”

  陈牧双手捏住女人修长的脖颈,缓缓用力。

  薛采青没有挣扎。

  她缓缓闭上了死灰般的眼睛,似乎任命一般,体会着被死亡一点一点吞噬的感觉。

  男人的指间力道越来越大……

  渐渐的,女人已经无法正常呼吸,她的双手和双脚开始下意识抽搐摆动,腹部挺起。

  双目因为缺氧而充血……

  直到强烈的窒息感彻底摧垮了她求死信念后,女人开始挣扎起来,极为强烈。

  陈牧不为所动,过了十秒才放开她。

  “咳咳咳……”

  获得自由的刹那女人下意识翻过身子,捂着喉咙,口中不停的咳嗽和干呕,大口喘气呼吸。

  晶莹细腻的脖颈上布着一圈刺目的青紫之色。

  “现在体会到濒临死亡是什么感觉了吧。”

  陈牧很粗鲁的扯起她的秀发,冷冷道,“你以为当时老子好过?而且水淹比掐死更为痛苦,要不我给你再试试?”

  说着,陈牧拽着她朝水盆而去:

  “如果我没推理错,当时柳香君是被袁杏儿她们先摁在水盆里活活溺死,然而才丢进水里的。

  那可是最为痛苦的,你一定很想尝试,来,我让你尝尝!”

  “不要……不要!”

  薛采青尖叫着拼力挣脱出来。

  缩在墙角簌簌发抖,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声音呜咽。

  昔日的冷静、淡漠、无欲无求、甚至于天塌不惊的情绪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柔弱和恐惧。

  此时的她像个无助的孩子,让人怜惜。

  陈牧望着哭泣的女人,唇角却泛起一丝笑容。至少暂时,让这女人产生了对死亡的恐惧。

  人一旦有了恐惧,再下决心就很难了。

  陈牧蹲到她的面前,轻轻撩开散乱的长发,语气柔和:“有时候死亡并不代表解脱,那只是逃避。至少你也要为香君活下去,对吧。”

  女人低声啜泣着,白色的面纱渗出血迹,想必是咬破了嘴唇。

  “再说,人家两口子好不容易团聚,你又跑去当电灯泡,夹在他们中间合适吗?到时候香君还不得怨你,那女人估计会叉着腰骂你没眼色。”

  陈牧开玩笑道。

  虽然薛采青听不懂‘电灯泡’是什么意思,但这句并不好笑的笑话却让她破涕而笑。

  因为这确实符合柳香君的性子,她一定会骂的……

  “要不借给你肩膀?”

  男人话刚落下,女人便扑了过来,抱住他放声大哭,所有压抑在心里的情绪全都爆发出来。

  当然,陈牧不觉得对方会因此喜欢上他,毕竟百合最难转变。

  她只是一个需要借助发泄的伙伴而已。

  ……

  回到家里,已经是天色至暗时分。

  精致小巧的庭院内,摇曳的烛火将厅堂的四壁映照得亮如白昼,晕着点点温馨。

  廊檐屋下,静静的坐着一个女人。

  白裙如雪。

  夜风阵阵吹过,如墨的青丝婆娑起舞,宛若画里定格的仙子,一时让陈牧看呆了眼。

  “夫君,你回来啦。”

  看到陈牧后,白纤羽恬静的面容绽放出美丽笑容,明艳不可方物。

  刚走到男人身前,忽被对方一把抱在怀里。

  白纤羽能躲开的。

  同样也能轻易挣脱。

  然而她并没有躲,也没有挣扎,任由对方静静抱着,眼波里回映着漫天星光。

  “娘子,我想死你了。”

  陈牧低头,在女人脖颈间深深嗅了一口,仿佛所有的沉重一扫而空,只想抱着女人,永远……永远的抱着。

  感受到男人由衷的情感流露,白纤羽脸蛋晕红,同时又有些复杂。

  欣喜、迷茫、感动、幽怨……

  不过闻到夫君身上别的女人香味,白纤羽芳心泛起些许酸涩与恼意。

  本来让他早点回来休息的,结果这么久才回家,如果不是冥卫调查到他去了鞠春楼,还以为又出了什么事情。

  “娘子,还是你最好,世间千千万万女子,都抵不上你的一根头发。”

  听着男子直白情话,刚刚生出的酸涩幽怨顿然化为乌有,女人雪脯怦怦直跳,浑身烧的厉害。

  夫君啊。

  这张嘴真是被糖水浸过。

  不过对方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僵住了。

  “今天见了一个老妖婆,是什么四大冥卫里的朱雀,我发誓,我这一辈子都没在女人面前那么害怕过,那时候我是真的最想你了。”

  对于自家娘子,陈牧也不顾忌什么,诉说着郁闷的心情。

  “感觉就像是别人欠了她二百五似的,戴着一张破面具还以为自己长得美怕被别人看到。

  以我的经验来看,这种女人绝对是个丑八怪,浑身冷冰冰的,心理很不健康……”

  白纤羽粉拳缓缓攥紧。

  她努力呼吸了几次,挤出迷人的笑容:“夫君,青萝已经做好饭菜了,我们一起去吧。”

  听到‘饭菜’这两次,陈牧肚子顿时咕咕叫了起来。

  一天没吃东西了,早瘪了。

  陈牧揉了揉饥饿难耐的肚子,拉起她柔滑的小手:“那就赶紧走吧,吃饭要紧。”

  饭桌上。

  望着狼吞虎咽、仿佛三年没吃过饭的丈夫,白纤羽又是心疼,又是无奈:“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其实我本来不饿的……”

  陈牧一边吃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但刚才听到青萝做好了饭菜,就忍不住了。”

  “谢谢姐夫夸奖,说明我的饭菜很好吃。”

  青萝笑嘻嘻的说道。

  “你做的饭本来就很美味,天上佳肴不过如此。”陈牧端起一大碗汤猛猛喝了一大口,“主要我今天……咳咳咳……”

  陈牧被呛到了,呛得眼泪都迸发出来。

  “夫君!”

  白纤羽急忙起身轻拍着他的后背。

  “姐夫你没事吧。”

  青萝也吓得拿起手帕,擦着陈牧胸前被溅到的汤汁,帮忙拍背。

  “青萝,快去倒杯凉水。”

  “哦哦。”

  “镊子……快……我好像被鱼刺卡住了……”

  “夫君你别乱动。”

  “姐夫快喝醋!”

  “别添乱,醋不管用……”

  “青萝你把手指伸到夫君嘴里干什么,快取出来!”

  “……”

  三人手忙脚乱,这场景分外搞笑,却也堆叠出点点温馨。在这个平淡寂静的夜里,储存为一段美好的记忆。

  屋外月色清冷,一片凉寂。

  屋内,灯火暖暖。

  若干年后,也不知道这段记忆是否会被翻起,或者……永远遗忘在时光的角落里。

  ……

  如水的月光笼罩着幽静的庭院。

  吃饭晚膳后,陈牧与白纤羽来到葡萄架下,默默遥望着天上星光,享受着难得安详。

  “不出意外,你夫君我就要正式步入仕途了。”

  陈牧搂住女人的香肩,笑着说道,“以后你和青萝,就可以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

  “我家男人还真是有本事啊。”

  望着男人一副洋洋自得的模样,白纤羽唇畔咬着笑意,故意调侃。

  “那是,你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最聪明的人。”

  陈牧丝毫不知道‘谦虚’二字如何写,哼哼道,“可惜没个系统外挂,否则当个皇帝玩玩也不错。”

  “夫君慎言!”

  白纤羽变了脸色,连忙提醒。

  陈牧满不在乎道:“没事,这里有没有冥卫怕什么。”

  白纤羽摇了摇螓首,转而好奇问道:“你说的系统外挂是什么?”

  “怎么说呢,就是秘密法宝。”

  陈牧含糊解释。“我在想,如果我有个厉害法宝,瞬间成为绝世高手,这天下都是我的,到时候所有美……咳咳,所有人臣服于我。”

  “看来夫君还是想着天下美女。”白纤羽一脸幽怨。

  “什么美女,在我眼里娘子才是最美的。如果我当了皇帝,以后必定让你当皇后……”

  “好了,好了,别说了。”

  见丈夫越说越荒唐,女人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很是无奈。

  如果是其他人如此胡言,现在早就被她关入大牢,生不如死了。这夫君啊,真是口无遮拦。

  “没必要这么谨慎的。”

  来自现代社会的陈牧对于皇权并无太多敬畏,在家里都不能调侃,那活着多没劲。

  白纤羽板起俏脸:“夫君,你若是再敢胡言,妾身要生气了。”

  “行,我不说了。”

  陈牧撇了撇嘴,转移话题,“也不知道这次能封到什么官,皇帝那边我是不奢望了,太后应该会看重我。另外县太爷之前说,刑部的于铁头对我也挺关注……”

  “要不……”

  白纤羽心下一动,欲要开口,可是想了想,最终还是作罢,“现在猜也没用,等过几天自会揭晓。”

  “倒也是。”

  陈牧仰头长吐了口气,将身旁妻子搂紧了一些。

  不管是什么官,只要能保护好娘子就行。

  女人犹豫了片刻,将螓首轻轻靠在男人的肩膀上,怔怔注视着幽深的夜空:
  “相公,我感觉……我好像喜欢上你一点点了。”

  “就一点点吗?”

  “也许……只能一点点。”女人声音里透着无尽哀伤。

  玄武的话时刻萦绕在她的耳畔。

  是啊,朱雀是不能与其他男人有感情的。

  她当时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自成亲以后,与陈牧始终保持着距离,以平常心过日子,等到官复原职就让对方写一纸休书。

  可现在却变成了这样……

  该怎么办啊。

  她是真的、真的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夫君。

  女人很苦恼。

  陈牧声音飘忽幽然:“娘子,我会努力努力的往上爬,终有一天,我会八抬大轿再娶你一次,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白纤羽是我陈牧的老婆!独一无二!”

  “噗哧!”

  本该感动的女人却笑了起来,粉颊红彤彤的,眼波里春风悄染:“不可能的。”

  “为什么?”

  “因为……”

  白纤羽忽然挣脱出来,起身转了一个圈,罕见的以少女般的调皮姿态对陈牧说道,“我才不会嫁给你。”

  “可你现在已经嫁给我了。”

  “错,是你嫁给了妾身。”女人带着笑意,假装一副很凶的模样,“迟早有一天,我会休了你!”

  身为小白脸的陈牧,倒也无法反驳。

  “就算你休了我,我也会娶你。”陈牧语气坚定。

  “那就看你本事咯。”

  白纤羽背负着手,慢慢朝后走去,一点一点的拉开两人的距离,笑着说道,“你追不上我的。”

  女人一语双关。

  陈牧想要起身去追,腰部酸痛的老毛病又犯了,只得呲牙坐下。

  “夫君。”

  女人忽然停下脚步,娇躯半隐在黑暗中,声音传来,“千万不要喜欢上那个女人。”

  “谁?”

  “朱雀使。”

  “我有毛病吧,喜欢她?”陈牧无语道。

  女人眼眸里闪动着光芒,又仿佛是泪光:“她是一个很坏很坏的女人,是天底下最恶毒、最冷血的女人!所以你千万,千万不要喜欢上她,答应我好吗?”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喜欢上那个女人。”

  见老婆似乎很严肃,陈牧赶紧竖起手指。“我只喜欢你。”

  女人吃醋的时候一定要顺着她。

  “好,你不能食言。”

  一颗泪珠儿悄然滑落,于黑暗中无声坠落在地,溅出美丽的花朵。

  白纤羽展颜一笑:“夫君,今晚我有礼物送给你。”

  礼物?

  陈牧一愣,刚要询问,却发现对方已经转身离去,渐渐消失在视野中。

  风吹影动,簌簌作响。

  茂密的枝叶间传出夜鸟的凄凄鸣叫。

  回味着妻子的话语,陈牧一颗心忽然悸动起来:“该不会……有什么福利吧。”

  忍着腰间的酸痛,陈牧站起身子。

  一定是福利。

  否则今晚对方的情绪为何会那般敏感。

  想到此,陈牧呼吸急促起来,搓了搓手:“先去洗个澡,今晚必须展现男人的风采。”

  脚步刚动,忽然眼睛余光捕捉到一样东西。

  是一方手帕!
  静静的挂在不远处的矮树枝叶上。

  陈牧走过去取下手帕,疑惑不解:“娘子的?”

  他放在鼻息间闻了两下,却无任何味道。

  “估计是青萝那丫头洗完后不小心被风吹到了这里。”陈牧也没在意,将手帕放入怀中,朝着房间走去。

  夜风似乎更急了一些。

  抚过小院,摇晃着院里的丛丛树木,吹得窗棂簌簌作响,

  来到房前,屋内烛影闪动。

  陈牧轻轻推开门扇,淡淡的檀香气息扑入鼻息,隐隐间似乎还夹杂着一丝酒香。

  “这是——”

  男人目光定格在了桌子上。

  桌上是铺着一片大红长布,上面放着果盘、点心、糖果、花生以及大红蜡烛。

  最引人注目的,却是那张‘喜’字。

  红的犹如女儿家羞涩的脸颊。

  “相公……”

  一道含羞带怯的幽幽声音传来。

  陈牧扭头望去,顿时瞪大了眼睛,一颗心噗噗跳动起来,不断吞咽着唾沫。

  只见床榻前,端坐着一位女人。

  女人身着红色嫁衣,头上蒙着大红盖头,摇曳的身姿在影影烛光之下格外唯美娇艳。

  原来这就是福利!
  此刻的陈牧心都要爆炸了,激动的差点没原地来个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大回环。

  洞房!

  娘子竟然要与我洞房!
  陈牧浑身上下每一处细胞疯狂跳动,他慢慢走上前,看到梳妆台上放着一根秤杆。

  秤杆用红纸包裹,是用来挑红盖头的。

  “娘子,这礼物想必你准备了很久吧,太让为夫惊喜了,你放心,此生我一定不会负你。”

  陈牧拿起秤杆,深呼吸了口气,轻轻将盖头慢慢挑起。

  尖细白皙的下巴……菱儿似的丰润小嘴……小巧的琼鼻……清澈如湖水的眸子……

  随着盖头慢慢揭开,一张巴掌大的姣美玉靥浮现出来。

  她是那么的美。

  好似天上的仙女下凡。

  然而陈牧却愣住了。

  一股极冷的寒意从脚底一路爬上了脑门,脖颈汗毛竖起,头皮似乎要炸开。

  “相公……”

  女人眸子闪着盈盈光泽,纤纤玉手轻抚着自己的脸颊,“我美吗?”

  轰隆!

  窗外电闪雷鸣,就像有一万个铁球在洋铁板上滚动。

  衬着女人的脸颊格外惨白。

  这不是白纤羽!

  陈牧吓得连连后退,望着女人熟悉却又陌生的脸颊,喉咙里挤出了三个字:
  “柳!香!君!”

  这女人不是别人,而是死去的柳香君!

  这一刻,陈牧脑袋一片空白。

  不!
  不对!

  柳香君绝对已经死了!他可以一万个肯定!

  那这女人是谁?

  为何会出现在他的房间内?
  陈牧头脑开始眩晕,眼前似乎有层层雾霾弥漫,他晃了晃脑袋,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究竟是谁!”

  “咯咯……”

  女人一步步朝着他走来,鲜红色的嫁衣此刻显得格外诡异,“相公,是我啊,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夫君!”

  隐隐间,一道急切的声音模糊传来。

  是娘子的声音!

  陈牧一怔,想要大喊,却发现喉咙被堵死了一般,发不出半点声响。

  “相公,你说过要陪我一生一世的,你怎么可以背叛我?”

  女人脚步轻盈。

  她脸上的血肉开始一点一点的剥离,皮肤开始干涸,一颗眼珠子垂落下来,脖颈处开始鼓胀……

  刚刚还娇媚动人的美女,此刻尽变得阴森可怖。

  陈牧吓得一个踉跄倒在地上,往后爬去,一瞬间他仿佛被人放干了全身的血液,脸色苍白的可怕。

  屋内的桌椅开始逐渐腐朽,墙壁斑驳结上了蛛网……

  桌上的‘喜’布满了灰尘、果肉全部腐烂。

  “相公,陪着我好吗?”

  女人笑着,诡异的笑着,伸出干涸黑色的爪子探向陈牧。

  陈牧脑袋愈发昏沉。

  颅底迸出、针攒冷刺般的疼。

  就在女人手指触碰到他脸颊的瞬间,陈牧一咬牙,拿起旁边一把剪刀,狠狠刺向自己的脖颈!

  鲜血喷溅而出!

  ——

  “呼!”

  睡梦中的陈牧蓦地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气,额头布着密密麻麻的冷汗。

  眼前一片黑暗。

  耳畔是娘子均匀的呼吸声。

  艹!
  是特么噩梦!
  极致的紧张过后,陈牧松了口气。

  此刻他的后背完全被冷汗浸透,仿佛从水里打捞上来似的,就连双腿都还有些发颤。

  “怎么会有那样的噩梦,妈的!”

  陈牧一边暗骂着,一边摸索出身边的火折子,放到嘴边轻轻一吹,微弱的火光燃起。

  然而就在火光燃起的下一刻,他脸上表情陷入了呆滞。

  脊背再次发麻。

  面前是一块木板。

  一块很宽很长的黑色木板,遮盖了他的上空。

  陈牧艰难转动头部,旁边依旧是木板,散发着腐朽陈旧的气息,而且头部旁还有一些首饰。

  这些都是用来陪葬的首饰!
  棺材!

  此刻的他竟然躺在棺材里!
  梦!一定是梦!
  陈牧用力揪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袭来的疼痛却让他大脑彻底宕机。

  为什么会这样?

  既然不是梦,那身边怎么有娘子的呼吸声……

  陈牧瞪大了眼睛。

  “相公……”

  一只苍白的手慢慢附上他的脸颊,耳畔传来了女人幽怨却冰冷的声音:“你答应过香君……要陪一生一世的。”

  这是柳香君的墓!
  “救命!救命!救命……”陈牧用力敲打棺木。

  声音透过棺木,却穿不透厚厚的土壤。

  仿佛永远被埋在地下。

  坟墓之外,一道道闪电如挂起的叶脉状的金树银线,将漆黑的天幕抽离的支离破碎。

  大雨倾盆而下,被重新掩盖过的土壤混合着泥水缓缓而流……

  墓碑被冲刷的极为干净。

  透过森白电光,可以清晰的看到‘柳香君之墓’几个大字,而在旁边,则有一行小字:
  一生一世!
  ——

  (作者的话:这章六千多字,本来是打算后半部分明天再写,因为后面有点恐怖,害怕吓到一些读者,但实在刹不住车,又怕明天又失去感觉,索性写了下来。

  还是那句话,每天更新两章,但字数是随着节奏而定的,有时候三千多字,有时候四五千,甚至甚至会一章七八千字,我是不喜欢刻意断开的。

  不会为了字数的限制而刻意去堆叠情节,保证每一章都是值得订阅。

  所以还是希望大家能订阅一下,首订还不错,到了一千。可惜后面人就少了,估计只是贡献了第一章订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这章算是正式开启下一个案子……)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