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给丈夫准备棺材?(求订阅)

2021-02-08 作者: 极品豆芽
  第118章 给丈夫准备棺材?(求订阅)

  经过冥卫与衙役的仔细搜索,终于找到了陈牧。

  在乱坟岗南侧的一个小土堆上,被找到的陈牧处于昏迷状态,送到衙门后,才苏醒过来。

  “蛇妖呢?”

  醒来后映入眼帘的第一张脸,就是带着龟蛇面具的玄武。

  锐利的目光如剑一般带着审视。

  陈牧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

  他是真不知道。

  在准备离开的时候苏老大就把他打昏了,所以陈牧完全不晓得那个洞窟在哪儿。

  “我问你,为何你要跟他们离开。”

  玄武冷声问道。

  陈牧摊手无奈:“玄武使大人,当时那情况我有得选择吗?我被蛇妖劫持了,如果不配合他们就会杀了我啊。而且你当时不也被陷阱困住了吗?你敢不配合?”

  此话一出,大厅内的温度陡然变冷。

  高元淳擦着冷汗,暗暗焦急:“这臭小子就不能好好说话吗?顶什么嘴!”

  玄武瞇起眼睛,饶有意味的盯着陈牧:“你是不是觉得,破了鞠春楼这案子就得了大功劳,我就不会杀你了?”

  “卑职不敢,卑职只是实话实话。”

  陈牧垂首。

  陈牧并不傻,如今鞠春楼一案已破,蛇妖也被他找到,可以说是圆满完成了任务。

  陛下交代的任务,他不负重任。

  而太后那边,他也有让对方满意的讯息。

  至于蛇妖跑了没抓住,这就怨不了他了,只能怪你们冥卫这帮铁憨憨能力不够。

  所以陈牧有理由,且相信对方不会杀人。

  “有点意思。”

  玄武眼眸倏寒,伸手便要去拍陈牧的肩膀,掌间隐隐萦绕着一丝寒气。

  就在手掌刚要落下时,忽然瞥见门口出现一道人影。

  一位黑袍女人,美眸盯着他。

  玄武手臂一顿,顺势轻轻拂掉陈牧肩膀上的半片枯叶,问道:“既然如此,他们又为何放了你?”

  脸还疼,不想再被二姐打了。

  “他们只是告诉我了一个秘密,关于狸猫太子一案的。”

  心中疑惑玄武的举动,陈牧老实说道。

  众人变了脸色。

  冥卫前来抓蛇妖的目的,就是为了那件案子,涉及到目前的朝堂之争。

  否则只派镇魔司就够了。

  “什么秘密!”

  说话的是门口的朱雀,声音依旧空漠如机簧震压,让人听了极不舒服,心里发毛。

  陈牧转过身,望着戴有朱雀面具的恐怖女人。

  不知为何,看到这女人心里总感觉怪怪的。

  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滔天血腥煞气,陈牧身体阵阵发凉,寒意袭来,霎时间竟有些足酸脚软。

  “陈牧……”

  见这家伙盯着朱雀使不说话,高元淳忍不住低声唤了一声,狂打眼色。

  对玄武使你可以稍稍顶嘴,但千万别在这女罗刹面前犯傻啊。

  陈牧回过神,惊觉后背衣衫已然有了湿气,低头恭敬道:“蛇妖告诉我,当年许贵妃生下的是人类孩子,并非狸猫。”

  话音一落,犹如巨石落海,泛起一片惊涛。

  “你说的是真的!?”

  朱雀使凤目一睁,迸出精芒。

  一股浓烈极致的寒意以朱雀为中心向着四周散发开来,脚步蓦然踏前,死死盯住陈牧。

  如墨石一般的瞳孔四周被血色包裹,真应了罗刹女称号。

  在场之人无不感到压抑。

  陈牧心脏砰砰直跳,心中大骂:“你个更年期老女人犯病了是不是,老子是吓大的吗?”

  这一刻,他忽然无比的想念自家娘子。

  还是娘子好啊,温婉贤惠,从来不会对他冷面相对,始终是那一副温柔亲和的模样。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一时冲动,把夫君给吓到了,白纤羽忙收敛气息,淡淡问道:“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

  气势减轻,陈牧顿时松了口气。

  他用手背擦了擦鬓间的汗水,说道:“蛇妖只是告诉我,许贵妃当年生下了一个男孩,却被人暗中调换成了狸猫。只不过那个孩子是个傻子,生下后不哭也不闹,仿佛没有灵魂的木偶。”

  傻子?

  众人面面相觑。

  朱雀使又问:“可信度高吗?”

  陈牧苦笑:“蛇妖也是从猫妖那里知道的,毕竟当年她们被关押在同一座观山梦下,可信度高不高,我不好做判断。”

  “她有说幕后之人是谁吗?”

  “没有,猫妖也不知道。”陈牧摇头。

  白纤羽沉默不言。

  对于丈夫的话她还是相信的,对方没必要瞎扯说谎,蛇妖肯定对他说了这些。

  她抬头看向玄武,两人眼神交流。

  如今不管蛇妖说的是否真实,只凭这一点就足以让太后满意。

  太后不需要人证或者物证,她只需要一个看起来真实的流言,只要利用好了,就可以阻挠幼皇执政。

  而在这其中,陈牧绝对是一个关键人物。

  想到此,女人面具下的唇角多了一丝弧度,白纤羽看向丈夫,眼神柔和了一些:“蛇妖还有没有告诉你其他事。”

  “没了。”

  陈牧始终低着头,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生怕被对方看穿什么。

  对于洪家一案他是不打算说的,当年冥卫既然调查了,却没有公布,说明这案子水很深。

  冒然说出来,又会惹来麻烦,索性自己到京城后慢慢调查。

  “有一点我很疑惑。”

  玄武蓦然开口,目光幽幽的盯着陈牧,“为何蛇妖偏偏要告诉你这些。”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估计是他们不愿再惹是非,所以借我之口来给你们传递信息。毕竟我的能力大人也见识过了,我没必要说谎的。”

  陈牧给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玄武冷哼一声,还想再问什么,但看到白纤羽目光蕴含着警戒,只好憋回肚子里。

  “行了,你先回去吧。”

  看到丈夫灰头土脸的,想必今天也被折腾的够疲惫,白纤羽示意对方回去休息。

  “卑职告退。”

  陈牧如获大赦,退出了县衙大厅。

  他是一刻都不想面对这个女罗刹了,站在对方面前感觉血液不顺,脑血栓估计都要犯。

  “高大人你也下去吧。”

  “下官告退。”

  目送高元淳离开后,大厅内只剩下玄武和朱雀二人。

  “这小子肯定有隐瞒。”

  玄武淡淡道。

  见二姐冷冷盯着他,玄武身子一僵,咳嗽了两声说道:“刚才我没想着动手伤他,就是想吓唬吓唬。”

  白纤羽移开目光:“蛇妖继续搜查,把情报给太后送过去,夫……陈牧是个关键人物,而且能力你也看到了,太后必定会重用他,你最好别做傻事。”

  “你想把他招进冥卫?”玄武皱眉。

  白纤羽没有正面回答,冷冷道:“你只管把你的任务做好就行了,其他事情别瞎掺和!”

  “行,不过太后也交给了你一项任务。”

  “什么任务?”

  “最近冒出了一个叫‘无名’的道人你应该听说过吧。”

  “知道,怎么了?”女人纤眉一挑。

  玄武负手冷笑:“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哼哼,好大的口气,好大的冤屈。”

  白纤羽沉默。

  她明白这项任务是什么了。

  虽然她对诗词颇为偏爱,也因为‘咏鹅’和这首‘无名’对那位道人很是仰慕,但对方越界了。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首诗已经被有心人利用,对太后进行抨击。

  或许小皇帝也在幕后参与。

  “我会进行调查,找出那个无名道人。”女人淡淡道。

  “找出来后呢?”

  “……”白纤羽顿了数秒,语气冰冷,“就看他聪明不聪明了,如果不聪明……我会替他准备棺材!”

  ——

  此刻的陈牧显然不知道自家老婆已经给他准备棺材了。

  走出县衙,就被怒气冲冲的云芷月拦住。

  “臭小子,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

  云芷月伸出玉指狠狠戳着陈牧的脑袋,“老娘差点没把一座山翻过来,还以为你被蛇妖给吃了呢。”

  望着女人衣裙上沾染的泥土和草屑,陈牧心下一暖。

  “真是不好意思啊,当时我有了一个计划,就是想知道蛇妖抓我的目的是什么,让你担心了。”

  “有计划你也不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啊。”

  云芷月怒气未消。

  胸前那颇有气势的山峰起伏不定。

  陈牧看的有些出神。

  以前他就觉得这女人的身材比例很完美,今日经过雨水的洗礼,发现比想象中还要魔鬼。

  哪怕脸蛋一般,有这身材就已经足够称得上极品了。

  “说话啊,傻了?”云芷月踢了一脚。

  嘶——

  揉着疼痛的小腿,陈牧无语道:“你别总是踢人好不好,能不能淑女一点。”

  “你可以挡啊。”

  云芷月双手环抱于胸前,粉唇抿着一抹讥讽与衅意。

  破案后心情大好的陈牧也不跟对方计较了,下意识想要捏捏对方的脸蛋,却被对方一巴掌拍掉。

  “你回来后,那位朱雀使为难你了没有?”

  “呃……”

  回想起那位浑身冷冰冰的女人,陈牧叹了口气,“确实可怕,不过好在没怎么为难我,估计是看到我身上的价值,一时半会儿我是死不了的。”

  “那就好。”云芷月松了口气,“如果去京城,你要加倍小心。”

  “放心,我心里有数。不过说实话,我怀疑这女人是个丑八怪,对谁都好像欠了她八百块——唔……”

  还未说完,嘴巴就被一只白皙的玉手给捂住了。

  云芷月扫了眼周围,忙将他扯到路边僻静处,瞪大的美眸:“你疯了是不是!”

  “怎么了,这周围也没人啊。”

  陈牧莫名其妙。

  云芷月冷笑:“没人?冥卫耳目无数不在,最好把你这张破嘴封牢,说不定那天你就掉了脑袋。”

  见对方如此严肃,陈牧也不开玩笑了:“行,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我先会客栈换身衣服,你也回去休息吧,估计你家娘子还在等你,明天我再来找你。”

  陪陈牧折腾了一天,女人身上黏糊糊的难受的厉害。

  此时她只想快点回屋好好洗个澡,换身暖和漂亮的新衣服,美美的把自己打扮一下。

  省的对方再叫她‘呆毛’。

  “好的,呆毛。”陈牧点了点头。

  女人:“……”

  ……

  与云芷月分别后,陈牧朝自家宅院而去。

  路过鞠春楼时,他脚步一顿,脑海中浮现出薛采青那凄凉孤单的身影。

  “也不知道这女人怎么样了。”

  犹豫片刻,陈牧转身进入鞠春楼。

  看到陈牧的老鸨依旧是那副苦瓜脸:“陈捕头,您怎么又来了,还嫌折腾的不够吗?”

  “徐妈妈,采青在房间吗?”陈牧问道。

  “在。”

  老鸨叹了口气,“回来的时候魂不守舍的,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行,那我去看看。”

  陈牧笑了笑,上楼去找薛采青。

  来到门前,他敲了两下,却没有人回应。陈牧干咳一声,开口道:“是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

  然而屋内依旧无人回应。

  陈牧皱眉,有用力敲了几下,房间里还是没有任何声音,空落落的,很安静。

  跟来的老鸨疑惑道:“没人吗?不对,我记得采青回来后就一直没出去过啊。”

  陈牧心中忽然涌起不好的预感。

  “让开!”

  他推开老鸨,后退一步,用肩膀狠狠撞开屋门。

  ——

  (p:因为剧情比较绕脑,所以有时候会考虑很多,更新慢了还望大家见谅。每天的更新数量我会依照节奏而定,不会强行为了多更而破坏节奏,毕竟剧情不能崩,一旦崩了,更新再多也补救不了……感谢大家订阅支持。)
   感谢大家支持:
    感谢:你眼里起风、风槿如画离歌、邵华阳、20岁的我、大神无邪、鼬手牵咗手、花里胡哨的人、醉梦殒恤岁月、书友20170422123847479、食物链旁边、mrYUAN、你像风聚散不由我、凌歌笑什么、老乔吊打小金人、经典搞笑、浅慕辞……

    感谢大家的打赏,感谢大家订阅……

    会尽量更新加快。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