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太子是白痴?(求订阅)

2021-02-08 作者: 极品豆芽
  第117章 太子是白痴?(求订阅)

  “你怎么知道是我?”

  阴暗潮湿的洞窟内,少女惊疑不定的盯着陈牧,刚刚放下的长剑再次横在对方的脖颈上。

  她可是经过严密的伪装,连声音都刻意变换。

  这家伙是如何发现的?
  “因为我心里有你啊,巧儿妹妹。”

  陈牧伸手取下少女脸上的黑布,望着清秀动人还带着些许稚嫩的脸颊,口花花道,“不然为何每次我都要坐你的船?”

  果然,眼前这位少女便是渔家女苏巧儿。

  那个活泼、开朗、天真,还有一丝小泼辣的少女,谁能想到她竟是一条小蛇妖。

  在陈牧言语的调戏下,少女雪嫩的苹果小脸胀得通红。

  “你骗人,肯定你有什么法器查探出了我的身份!”

  说着,少女便在陈牧身上摸索起来。

  见这丫头一路摸索到了禁区,陈牧赶紧阻止她:“喂,那里就没必要了搜查了,那是属于我的蛇,拿出来你要负责的。”

  少女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越界了,吓得连忙缩回小手,红艳艳脸蛋热的发烫。

  又觉得这样弱了气势,再次抬剑脆声道:“那你自己拿出来!”

  “拿什么?”

  “法器!”

  “我要是有这东西,还会被你捉住?”陈牧笑道。

  “……”

  少女歪头一想,倒也是啊。

  她乌溜溜的杏目一转,警惕的看着他:“你该不会有法眼吧,可以看穿伪装?”

  “行了,你就别乱猜了,你爹爹呢,他们怎么还不来。”

  陈牧问道。

  既然那苏老大执意要抓他来,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

  话音刚落,一阵脚步声传来,正是船夫苏老大抱着自己的蛇妖妻子进入洞窟。

  靠,这两人刚才是不是在偷听,怎么这么巧。

  陈牧暗暗吐槽。

  “爹,娘……”

  苏巧儿跑过去,脆声说道,“这家伙身上可能有法器,他猜到我身份了。”

  苏老大一双淡漠的眸子投来。

  “别误会,我是闻到巧儿身上的香味才猜到是她的,是真的,没骗你们。”陈牧赶紧老实回答,免受皮肉之苦。

  香味?

  少女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抬起纤细的手臂努力去闻。

  可闻了半响也没嗅出任何香味。

  “你又骗人!”

  少女气呼呼的鼓起小脸。

  抛开她的小蛇妖身份,其实心性与普通少女没什么区别,这也是为何陈牧放心前来的原因。

  “巧儿,他不会骗你的。”

  化为美妇的蛇妖虚弱开口,柔柔目光看向陈牧,带着几分复杂。“他很聪明,比任何人都聪明。”

  被丈母……被蛇妖前辈这一夸,陈牧颇有些不好意思。

  但一想到对方变成现在这样,似乎他也有责任,莫名有点小愧疚。

  似乎是看穿了陈牧的心思,美妇凄然一笑:“不怨你,是我自作自受罢了,我明白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

  苏老大小心翼翼的将重伤的妻子扶到旁边空旷地,铺上草席和衣服。

  他走到陈牧面前,取下脸上的黑布。

  那张黝黑看起来像个庄家普通人的脸庞无悲无喜:“不好意思,用这种方式把你请来。”

  “没事,我知道你们不会害我的。”

  陈牧笑道。

  在原主人的记忆里,这位苏老大就是个丢在人群里不起眼的路人甲,不会有人去关注他。

  甚至于什么时候多了个女儿,都没有人去刻意询问。

  谁又能想到他其实是一位修行高手,还有一位蛇妖妻子和蛇妖女儿。

  “我之前想过杀你,而且……我也让巧儿行动了。”

  苏老大缓缓说道。

  陈牧一愣,忽然想起之前娘子给他的那枚铜钱无故被损坏,陡然瞪大了眼睛,看向苏巧儿:“是你们!”

  “对。”

  苏老大点了点头,“巧儿在暗中出手,却被你身上的护身符挡住了。”

  陈牧皱眉:“不应该啊,那时候我才刚查穆香儿一案,你们就杀我?为什么?总得有个理由吧。”

  “我一直都在密切关注着官府。”

  苏老大并未隐瞒,实话实话,“而且鞠春楼一案毕竟是我娘子制造的。以你的本事很快会查到,所以我打算先下手为强,杀了你以绝后患!”

  嘶——

  陈牧头皮发麻。

  这家伙才是真正的狠人啊,开局就知道杀重点,差点搞出大结局来。

  “你是真看得起我。”陈牧苦笑。

  苏老大黝黑的脸挤出一丝笑容:“但凡关注官府的人,都不会否定你的本事,我也是提前防备。现在看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陈牧看向他:“那后来你为何又不杀我了,尤其在船上的时候。”

  “因为我阻止了。”

  蛇妖美妇幽幽道,“我想看看你究竟有多厉害,能不能破鞠春楼一案。如果你真的能破,说明……你就能帮我们。”

  “帮你们?”

  陈牧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对,我想让你查一件案子,一件十七年前的灭门惨案,顺便再帮我找一个人。”

  蛇妖美妇开口说道。

  好家伙,还真把我当成狄仁杰包拯了吗?连妖怪都找我查案了,估计下一个就是神仙了。

  “什么案子,说来听听。”

  “不瞒陈捕头,其实我还有一个妹妹,也是蛇妖,名叫秦玥儿。我俩本是跤踵之山修行的一对蛇精,因为贪恋红尘,所以才步入凡俗。

  记得在十九年前,玥儿喜欢上了一位男子,对方乃是将门之子。

  原本我是极力反对的,但谁知那位将门之子知道了她的身份,却并不嫌弃她,反而迎娶入门。”

  说到此处,蛇妖美妇神情多了一抹凄然,“或许你也听说过,人妖是不能相恋的。

  一旦相恋,我们妖物便会遭受天谴,更不会繁衍子嗣。

  但是玥儿并不害怕天谴,她却希望给自己的夫君生下一儿半女,于是我便陪她去仙鹤山偷取孕灵草。

  当时守护仙鹤山的便是如今大威寺的住持天龙法师,我们也是在那时与他结下梁子。

  在成功偷取灵草后,不到一年,玥儿便成功生下了一位女孩。而我也在那时,遇到了夫君,与他相爱。”

  蛇妖美妇眸子看向苏老大,泛起柔情蜜意,接着说道,

  “可是玥儿生下的孩子是半妖半人,同样也会遭受天谴。

  为了避免孩子遭遇劫难,玥儿和他丈夫找来了一位神秘高手,进行作法,用寒血珠彻底清除孩子体内的妖性!
  而那神秘高手只提了一个条件,让他们帮忙收养一位两岁左右的男孩。

  虽然寒血珠清除住了孩子体内的妖性,让她成为人类,不受天谴。

  但有一个副作用,那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她必须喝纯血。

  唯有纯血才会润养寒血珠,否则就会寒毒发作,五脏六腑冻成冰块,活活冻死。

  甚至如果孩子受伤,也会寒毒发作。”

  寒毒?

  听着美妇娓娓道述,陈牧莫名感慨:“那这孩子也是挺遭罪的,跟吸血鬼没啥区别了。”

  “这些其实并不要紧,只要我那侄女不遭受天谴,一切都是值得的。可是……”

  美妇双手缓缓攥紧,尖锐的指甲陷入了掌肉之中,“可是仅仅过了半年左右,噩运便降临到了他们的身上。

  一夜之间,府内上上下下全部被残杀,包括我妹妹和妹夫。

  那个被寄养的两岁男孩和我那小侄女不见了踪影。

  当时冥卫调查了此案,但并没有结果,也许他们调查出了什么,没有选择公之于众,成为一桩悬案。

  而当时已经身怀六甲的我因为情绪激动,抓了不少人调查,最终引来了天龙法师。

  本来我是可以逃走的,但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我被他镇压在玄雷塔下,而后又送入观山梦被关押起来。

  巧儿便是在被关押的时候,生下来的。

  好在观山梦帮她抵消了一些天谴之劫,巧儿才能活到现在。”

  听完美妇讲述,陈牧苦笑道:“对于你和你妹妹的遭遇,我表示很同情,但是你这案子……”

  “洪府!”

  “什么?”

  “我妹夫是洪象山将军的儿子,叫洪知凡。他们的府院当时就在京城。”

  美妇沉声说道。

  在京城啊。

  这样一来,倒是可以试着查一下,毕竟老哥我大概率要进京的。

  而且关于那位洪象山他也听说过,乃是镇北大将军曾经麾下的一位名将,可惜死于战场。

  “另外,还有一个线索。”

  美妇眸光浮现出一抹奇异的光彩,“我在被关押在观山梦中,曾有一段时间是与那位猫妖一起关押的。”

  狸猫太子中的猫妖?

  陈牧眉头一挑。

  “它告诉了我一个秘密,当时……贵妃生下的其实是孩子,而非狸猫,她是被人陷害的!”

  蛇妖美妇说道。

  虽然早就猜到,但听到蛇妖的证实,陈牧内心颇不是滋味。

  可怜的太子,可怜的许贵妃,宫斗的牺牲品。

  “只是这孩子似乎是有些呆傻。”

  “呆傻?”

  “对,生下来后不哭也不闹,虽然有气息,但双目无神,仿佛丢了魂似的木偶,完全是一个痴傻之人。”

  “呃……可怜的傻子。”

  陈牧心中默哀。

  “至于幕后之人是谁,猫妖也不知道,毕竟它只是一个被利用的工具而已。”

  美妇神情无奈道,“倒是那位被抛弃的小太子,当时的确是被送出了宫外,被人收养。”

  狗血,如果反派换成是我,绝不可能让这祸害流落人间。

  这完全就是一枚定时炸弹嘛。

  哪怕他是傻子!
  陈牧暗暗撇嘴,蓦然盯向美妇:“所以,你妹妹收养的那个两岁男孩,有可能是太子?”

  “对,是有可能,因为我妹妹曾经说过,那个小男孩虽然两岁,但太过痴呆,像个傻子。”

  美妇轻轻点头。“所以我怀疑……他就是那位太子。”

  “那位神秘高手还出现过吗?”

  “没有,他好像人间消失了似的,即便我妹妹一家惨死后,也未出现过。”

  “难不成死了?”

  陈牧摸索着下巴,对这案子倒是有了几分兴趣。

  也许洪家灭门惨案,就是这个太子引起的。

  至于那位痴呆太子,要么继续流落人间,要么就死翘翘了,亦或者再被人收养。

  还有那位喝血小丫头。

  嗯。

  估计也死翘翘了,如果活着,现在也差不多十八了。

  “前辈,我就跟你们实话实话了,如果我去京城,我会试着查查这案子,但能不能成功我就不敢保证了。”

  陈牧诚实回应。

  美妇淡淡一笑:“只要你能答应查,这就已经足够了,我只想替我妹妹讨回一个公道。若能找到我那小侄女,就无憾了。”

  “我尽量。”

  陈牧点了点头。

  “对了。”陈牧又想起什么,好奇问道。“你跟恒心做交易是为了那颗舍利,为何不自己去偷?”

  “我是妖,你让我去偷佛门圣物,那我岂不是找死。”

  美妇面露苦涩,“所以我只能借助恒心的身体,去吸收净心舍利,可惜最终还是差一点。”

  “抱歉。”陈牧垂目。

  美妇无力摇了摇螓首:“即便没有你的出现,我也难以完全吸收,妖终归还是妖啊。”

  陈牧心下一动:“你为何要吸收舍利?”

  “为了祛除我身上的外来邪气。”

  美妇倒也不隐瞒,坦白说道。“我曾在乌山发现了一个洞穴,里面有一股强大的妖气,于是我便忍不住去探查,结果被沾染上了邪气,差点丧命。

  那邪气影响了我的心智,只能用舍利净化,好在虽然没有净化完全,但基本可以自行压制了。”

  天外神秘之物!

  陈牧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这是陆舞衣的侍女小影告诉他的,而且他也亲身遇到过,差点被卡BUG困在那里。

  只是那妖物被云芷月给杀了,说明并不是很强啊。

  为何这么多人栽在它手里。

  想不通。

  “那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冥卫肯定还在搜查你们。”

  “冥卫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我们。我们还要去办一件事,办完后,我们就会去京城。”

  苏老大说道。

  “那你们要尽量小心点,尤其是巧儿。”

  陈牧为这一家子担忧起来。

  好吧,他其实只担心苏巧儿,毕竟他真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草蛇达人’这个称号,可以追求一下。

  ——

  (p:又是四千多字,这一章线索与伏笔挺多的,算是为狸猫太子一案作开端,明天再更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投票支持,打赏的书友明天会进行感谢。每天的更新时间基本在午后一两点左右,因为上午是整理和归类细纲,我会尽量早一点调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