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又起命案!

2021-02-08 作者: 极品豆芽
  第71章 又起命案!

  屋内弥漫着淡淡的紫檀香烟。

  两人静默无言。

  看似悠闲静谧的气氛却凝如绷弦,似乎又回到了上次那般被陈牧刻意针对的情形。

  薛采青放落青花瓷杯。

  低头看着自己纤细如葱根的白嫩玉指,语气平静幽然:
  “陈捕头是觉得……我是凶手?”

  陈牧笑着摇头:“我没这么说,纯粹是一股子直觉,总觉得你在隐瞒些什么。”

  “人的直觉有时候很准的。”

  “所以你承认了?”

  “采青真心希望陈捕头能破获此案,让那十一位姐妹安息。”

  薛采青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她看着陈牧,宛若湖水般安静的眸子终于出现了一丝情绪,更像是嘲讽,缓缓说道:

  “可……陈捕头能办到吗?”

  这是在挑衅我?

  陈牧笑了。

  有意思啊,他还没主动出击呢,对方便下了挑战帖。

  目前看来,这薛采青确实知道些什么,但指望她主动去说,是不可能的。

  审问又不能。

  毕竟这女人仰慕者无数,其中不乏一些名士大佬,真要把她抓进大牢严刑审问,估计到时候整个县衙都要被掀翻了。

  “可以开始了吗?”

  薛采青美眸落在陈牧桌前的记录本上,“一会儿我还要去寒雾寺烧香,希望陈捕头能快一些。”

  陈牧笑道:“我这人一般时间挺长的,很难快一些,尤其面对薛姑娘。”

  “可上次陈捕头来的时候,似乎很虚。”

  女人言语反讥。

  原来你也会生气啊……听出了女人话语里的恼意,陈牧暗笑,给了一个折中的方案:

  “这样吧,我陪你去寒雾寺,咱们路上慢慢聊,这样既不会耽误你的事,我也能做完笔录,你觉得如何。”

  薛采青墨般的眉轻轻一蹙,最终还是点了点螓首:“好。”

  ……

  作为青玉县唯一的寺庙,寒雾寺并不远。

  坐马车,沿淮兰河街道朝西直走约莫半个小时的路程。

  两人进入马车,陈牧取出一片干净的手帕放在对面的长凳上,朝女人做了一个请的姿态。

  薛采青微微一怔,目光深看了陈牧一眼,也没拒绝。

  “那我们就开始吧。”

  也不知是因为马车空间小的缘故或是两人距离拉近,陈牧能明显闻到淡淡的雪梅幽香。

  他将记事小本放在膝盖上,说道:

  “根据当时县衙的记录,四月二十八日卯时一刻,第一位被发现的死者叫袁杏儿,当时她就在自己的房间里,而发现她死亡的人……是你。

  所以我想知道,当时你为何要去袁杏儿的房间?其目的是什么?”

  面对陈牧灼灼的目光,薛采青声音轻柔:“陈捕头没看全衙门的记录吗?当时袁杏儿的房间门是开的。我只是出于好奇,才看了一眼,发现不对劲。”

  “没错,记录里确实是这样记载的。”

  陈牧身子微微前倾,“可问题来了,袁杏儿的屋子在二楼东苑,而你的屋子在三楼疏雪小阁,不止楼上楼下,还是相反的方向,一大早的你去哪儿做什么?”

  “取箫。”

  “取箫?”

  “对,在事发两天前,小婉需要给一位客人演奏,可正巧她的凤羽箫坏了,便借了我的。”

  “小婉?你说的是那位死去的花魁梅馨婉?”

  陈牧问道。

  在陈牧穿越后,便听说过这位青楼女子的大名。

  乃是鞠春楼的新晋花魁。

  不仅身娇体柔,长相甜美,更是吹的一口好箫,让不少男人为之倾倒。

  “是她。”

  薛采青轻点了点头,淡淡开口,“我本来是去找她,结果路过袁杏儿房间,看到她的房门打开,而且……”

  “而且什么?”陈牧追问。

  薛采青幽幽道:“而且寸缕不挂,就那么躺在床上,我意识到不太对劲,便进去查看,才发现她已经死了。之后又有其他姐妹陆续发现了死者,包括小婉。”

  陈牧将之前衙门所作的记录细细翻看了一边,确实有记载当时死者全部果体。

  但其他的线索没有记载。

  陈牧有些无奈。

  鞠春楼惨案发生时,他正巧陪着娘子外出游玩,而且回来后高元淳也不让他碰这案子,连尸体都全部烧毁了,直接宣布‘误服毒蘑菇’结案。

  虽然是因为政治缘故,但那时若能再记录的细致一些,调查起来也不会这般费事。

  当然,陈牧也理解县太爷。

  在那种情况下,上面说是蛇妖作乱,他一个县太爷也做不了太多主。

  思绪拉回,陈牧继续问道:“能详细描述一下当时袁杏儿尸体的情况吗?比如有没有面部肿胀、身上有没有奇怪的斑点、尸体僵硬程度如何?还有——”

  “对不起陈捕头,你问的这些我都模糊了,当时并未细看。”

  薛采青打断他的话,歉意道。

  陈牧盯着她:“那其他人呢?比如梅馨婉死的时候具体情况如何?”

  “她很安详,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然后呢?”

  “什么然后?”女人疑惑的看着他。

  陈牧语气稍稍有些变冷:“既然你肯愿意借箫,说明你俩关系可以,但至少她死后什么情况你应该有记忆吧。”

  薛采青沉默片刻,淡淡道:
  “她们的身上并没有伤口,每个人都睡在自己的床榻上,没有被子和衣服掩盖,也没有受到侵犯。

  她们的姿势全都一样,头部稍稍朝左侧偏移,右手叠放在左手上,放于小腹前。

  另外,她们右脚拇指的指甲全都被涂了红色胭脂……”

  右脚拇指的指甲被涂了红色胭脂?

  陈牧目中精光一闪。

  这么明显的异常情况竟没被县衙记录?

  这帮家伙真是没脑子!
  不过从女人所述的情况来看,当时薛采青确实是有心观察了尸体,刚才只是不想说……

  这女人啊,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关子。

  “还有吗?”陈牧问道。

  薛采青轻轻摇头:“没有了,后来衙门将尸体全部带走,询问了我们一些情况,便结案了。”

  “在你发现尸体前的晚上,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不知道,我睡的很沉。”

  “是不知道,还是你不想说?”陈牧皱眉。

  薛采青并未回答,而是素手掀起车窗纱帘,轻声说道:“前面出事了。”

  陈牧一愣,直接掀开马车门帘。

  只见远处岸边围着不少人低声议论着什么,其中还有冥卫的身影。

  陈牧让车夫停到路边,跳下马车去查看。从周围百姓议论声中,得知有人在岸边发现了一具尸体。

  穿过人群,陈牧看到了被打捞上来的尸体。

  是一个女人。

  身材娇小。

  一身柳红长裙,布有几道碎裂。

  当看到那女人的面容后,陈牧脑子嗡的一下,瞳孔急速收缩。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