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谜团解开!

2021-02-08 作者: 极品豆芽
  第47章 谜团解开!

  困扰了陈牧许久的案情迷雾,终于在此刻拨开。

  先前穆香儿一案中所有的矛盾疑点就像是串联的炮仗,依次炸开,露出了深藏在内的真相。

  “你说穆香儿骗了我们,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时诸葛凤雏三人的心绪就像是被猫爪狠挠一般,痒的厉害。

  恨不得砸开这家伙的脑袋。

  把所知的信息挖出来翻看。

  陈牧笑着坐回椅子,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借着烈酒在腹中燃起的畅快劲说道:“案子总体来说其实是没问题的,但我们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

  “什么错误?”

  文明仁忙问道。

  陈牧并未回答,而是反问:“之前你说妖物与人换魂之后,人会死对吗?”

  “没错。”

  文明仁点了点头。

  陈牧又问:“那如果反过来呢。”

  文明仁愣住了。

  ……

  ……

  离开酒馆,已经是深夜。

  月光倾洒满地,银辉如霜。远近高低的花草树木,在月辉灯火之下摇曳如影。

  “好冷。”

  陈牧搓了搓手,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跟在陈牧身后的三人神情复杂,皆是沉默不语。

  回味着案情真相。

  良久,云芷月才抬头看着他,问道:“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陈牧摇头:“不知道,但我需要继续调查来证明我的猜想。至于最后要如何,再看吧。”

  “就不能给我透露一点点信息?至少让我们知道妖物到底是谁吧。”

  云芷月有些气恼。

  刚才这家伙在酒馆里只是一味的从他们嘴里套信息,但对于妖物行踪却含含糊糊的。

  虽然他们三人大致明白了案情真相,也震惊了好久。

  但依旧不能从陈牧嘴里撬出想要的答案。

  真是个混蛋!
  陈牧很不好意思的摊了摊手:“不好意思,我不认为你们是好人,但我可以确定,这妖物与蛇妖绝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们找错对象了。”

  “呵,你还真打算做个烂好人啊。”

  云芷月讥讽道。

  好人?

  陈牧深呼了口气,抬头望着皎洁的月光,喃喃道:“这世上,有谁敢说自己是真正的好人呢。”

  ……

  第二天,陈牧一大早便拜访了鞠春楼。

  到中午才出来。

  进去时精神焕发,神采奕奕。

  出来时却是腰酸腿疲,一副身体被严重掏空了的模样,连走路都得喘几口气。

  “陈捕头?”

  正巧路过的孟言卿看到陈牧扶着腰从鞠春楼出来,满脸怪异之色。

  “别多想,我是来办案的。”

  陈牧挥了挥手中的一大叠的笔录,解释道。

  孟言卿显然有些不信:“你不是已经被革职了吗?还办什么案子?怕不是在姑娘身上办案子?”

  陈牧小声嘀咕了一句,笑着说道:“虽然革职了,但之前穆香儿的案子还有些问题。”

  “可我听小伟说,那案子已经结了啊。”

  孟言卿目光诧异。

  陈牧叹了口气:“没错,案子基本是结了,我就是随便问点什么。对了,阿伟呢?”

  “陪小荨姑娘出去逛街了。”

  孟言卿脸上浮现出几分无奈,“这臭小子,有了媳妇忘了娘亲,都不搭理我了。”

  陈牧笑道:“这不挺好吗?你很快就能抱孙子了。”

  抱孙子……

  听到陈牧调侃之语,孟言卿神情有些恍惚。

  有期待,也有一丝失落。

  摸着自己白净如玉的脸颊,苦笑着喃喃自语:“原来我也是要抱孙子的人了。”

  “走吧,正好我找张阿伟有事,就顺便去你家蹭顿饭,运动半天肚子都饿了。”

  陈牧说道。

  孟言卿回过神来,俏白了一眼:“你倒是挺不见外的。”

  陈牧确实不见外。

  硬拉着美妇去买了一只鸡和两斤牛肉,又去买了两壶酒,显然是打算在对方家里好好的吃喝一顿。

  对此孟言卿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美妇的内心深处,却隐隐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欢喜。

  直到下午三点,张阿伟和小荨才回到了家里。

  “班头。”

  看到陈牧后,张阿伟打了声招呼。

  望着两人大包小包买来的一堆东西,陈牧咂舌道:“好家伙,你们这是打劫去了?”

  跟在张阿伟后面的小荨脸蛋微红。

  还是如上次见面那般羞怯。

  张阿伟挠着头傻笑道:“主要是一些衣服和日用品。”

  “不错,不错,愿意陪女人逛街买东西的好男人已经不多了,看来这喜酒是喝定了。”

  陈牧伸出大拇指,由衷赞叹。

  面对陈牧的调侃,小荨脸蛋更红了,捏着裙角低头不语。

  张阿伟虽然脸上笑容灿烂,但嘴上却否认:“班头你就别开玩笑了,我和小荨姑娘只是朋友。”

  “行,你们是很纯洁的朋友。”

  陈牧呵呵一笑,端起酒壶倒了三杯酒,示意两人坐下,“先陪我喝两杯,庆祝我被革职。”

  张阿伟脸上笑容一僵。

  见对方只是一副玩笑表情,松了口气,端起酒杯说道:“班头,你一定会恢复原职的。”

  “你这不是废话嘛,我这块金子谁敢埋在土里?”

  陈牧不满道。

  小荨被陈牧的厚脸皮自信给逗乐了,扑哧一笑,又忙低下头,红着脸不说话。

  张阿伟听到这话,才彻底放下心来。

  知道陈牧并未因为被革职而消沉。

  “来,喝一杯。”

  陈牧抬起酒杯,“今天咱们不醉不休。”

  张阿伟也不墨迹,仰头一饮而尽。

  小荨有些犹豫。

  但看到陈牧笑吟吟的盯着他,只好端起酒杯,小抿了一口,却呛的咳嗽起来。

  俏脸泛起好看的淡红。

  张阿伟见状想要拍她的背,但手刚抬起又觉得有些唐突佳人,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傻小子。”

  陈牧摇了摇头,颇为无语。

  好在小荨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陈大哥,我……我没喝过酒。”

  “鞠春楼出来的,没沾过酒可难得啊。”

  陈牧笑道。

  张阿伟眉头一皱,一时不知道陈牧这话是几层意思。

  不过他也明白陈牧不会故意讽刺对方,并未放在心上,对女孩关切道:“小荨,要不你喝茶吧。”

  “没事,习惯就好。”

  小荨双手端起酒杯,扬起修长白皙的脖颈,将剩余的酒慢慢喝下。

  虽然眉头蹙的极深,比刚才却好了很多。

  陈牧又给二人添上酒水,淡淡道:“咱们也不是外人,我就有话直说了,那穆二河确实我杀的。”

  张阿伟愣住了。

  虽然这件事衙门的人心里都有数,但听到陈牧亲口承认,内心还是有些复杂。

  小荨听到对方杀人,脸色稍稍有些苍白。

  陈牧饮下酒水,感慨道:“我为什么要杀穆二河,无非就是不希望这人渣逃脱律法的制裁。

  人家小姑娘才十二岁啊,而且还是他的侄女,这畜生就因为媳妇给他戴绿帽为了发泄怨气,糟蹋了那小姑娘!

  你说这种人渣如果活着,这世上还有什么公道可言!

  可能有些人觉得我傻,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而搭上自己的前程甚至是命。

  但我并不后悔!

  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杀了他!而且如果条件允许,我会慢慢的折磨死这畜生!!”

  啪!
  张阿伟重重放下酒杯,沉声道:
  “班头,或许我和其他弟兄们没有您这样的魄力。但相信我,我也恨不得宰了那畜生!

  这件事情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穆二河这王八蛋就是畏罪自杀,即便是西厂的人剥了我的皮,我也这样说!”

  陈牧摆手:“我知道你小子不会出卖我,我就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

  “我明白。”

  张阿伟心情沉重。

  他们这些衙役其实真正杀过人的并没有,陈牧也是第一次,自然心里会有些阴影。

  估计也是今天来找他的原因。

  有个人倾诉终归是好的。

  而且也足以说明,在陈牧的心目中,他是值得信任的兄弟。

  “说来说去,最可怜的还是那个穆香儿,哪怕完成了复仇,最终还是死在了妖物手中。”

  陈牧气愤道。“这妖物真特么不是个好东西!”

  “是啊。”

  张阿伟点了点头,表示同情。

  陈牧看向小荨,缓缓问道:“小荨姑娘,如果你是妖物,你会忍心去欺骗一个想要寻求自由的女孩吗?”

  “妖……妖物?”

  显然,这个词对于少女有些陌生。

  眼中充满了迷茫。

  “这个世界有妖物吗?”少女怯怯的询问道。

  张阿伟此时才意识到身边还坐着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忙说道:“我跟班头开玩笑呢。”

  “哦。”

  小荨眨了眨眼,小脸依旧带着几分怀疑。

  而陈牧也没再说什么,与张阿伟一边喝酒一边聊起了其他事。

  过了一会儿,小荨有些歉意道:“不好意思陈大哥,我……我今天逛了一天街,身上出了不少汗,我……”

  “没事,你去吧。等伯母把饭菜做好了让阿伟去叫你,今天挺丰富的。”

  陈牧语气温和。

  小荨点了点螓首,便起身离开去了后院。

  陈牧又喝了几杯酒,忽然皱眉道:“这酒不给力啊,阿伟,你去东街富春酒楼重新买两壶酒来。”

  “去东街那里买酒?”

  张阿伟有些傻眼。

  那挺远的。

  一来一回估计都得半柱香时间。

  陈牧没好气的踢了他一脚:“赶紧去吧,别磨蹭了,今儿个必须跟你小子一醉方休!”

  “行,那我去买了。”

  张阿伟无奈,只好跑去买酒。

  待张阿伟离开后,陈牧趴在桌子上,脑袋抵着冰凉的桌面,一敲一敲,内心似在挣扎着什么。

  最终,他猛地站起身来。

  走向后院。

  后院的屋子也就那么几间,很快陈牧便找到了小荨的房间。

  站在门外,能听到里面有水流动的声音。

  对方在洗澡。

  陈牧在门外站立良久,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屏风之后,置着一只椭圆形状的大木桶。

  那蒸腾得浓浓白雾之中,陈牧能隐约看到一道娇小动人的身躯,十分诱人。

  他脚步很轻。

  走到浴桶前,双手搁在浴桶边缘。

  注视着正倚着桶缘向后仰、秀目微阖擦拭着自己身子的小荨。

  后者似有察觉,慢慢睁开眼睛。

  当看到浴桶前竟然站着一个大男人,少女脑袋仿佛宕机了一半,足足愣了十几秒才发出了尖叫声。

  哗啦’溅起大片水花。

  陈牧只是看着她,并未有任何行动。

  望着惊慌失措的少女,他微微一笑:“别叫了,张阿伟已经出去了,伯母和李婶在厨房,听不到的。”

  “陈大哥……你……你……”

  少女秀颊惨白一片,嘴唇哆嗦的说不出话来。

  陈牧沉默了片刻,笑着说道:

  “洗澡还是不关门啊,上次是想引诱你的叔父穆二河,现在又在引诱谁?穆香儿小姐?”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