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又领盒饭!

2021-02-08 作者: 极品豆芽
  第19章 又领盒饭!

  “你个畜生!你个畜生!!”

  “她是你的侄女啊!你这个畜生!”

  “你不是人!”

  “……”

  得知真相的李氏发了疯似的扑上来殴打自己的丈夫,用指甲挠,用牙齿咬,扇着耳光……

  直到被张阿伟强行拉开,穆二河的脸上已抓出了道道血痕。

  血迹顺着伤口渗出。

  似乎在这个男人的脸上刺下了罪恶印章。

  陈牧蹲下身子,俊朗如玉的脸颊此刻显得格外阴暗:“你将穆香儿勒死后,为了毁尸灭迹,于是给她穿上衣服,放在马车里。

  然后找了个地方把她给埋了,还编造了一个去云村看望朋友的借口。

  可没想到两天后她竟然‘复活’了。

  你给我说实话,晚上睡觉的时候害怕不害怕?白天看到棺材里的侄女,怕不怕?”

  “啪!啪!”

  穆二河用力扇着自己的耳光,哭喊着:

  “我是畜生!我是畜生!我色迷心窍对自己的侄女起了贪心,我是畜生啊!!”

  “你特么就是个畜生!”

  早就瞥了一肚子火的张阿伟也忍不住上前踹了一脚。

  如果不是这个禽兽叔父,或许他早就……

  想到这里,张阿伟愈发愤怒,又连续几脚踹过去。

  陈牧也没拦着。

  见穆二河趴在地上咳出鲜血才阻止了张阿伟,沉声问道:“穆香儿家人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穆二河哭着摇头。

  陈牧盯了他一会儿,相信了对方。

  毕竟这家伙现在的情绪已经完全崩溃,没必要再说谎。

  “阿伟,带几个兄弟来。”

  陈牧吩咐道。

  张阿伟恨恨的盯了穆二河一眼,又忍不住踹了两脚,才转身离开。

  很快,几名捕快进入小院。

  给穆二河戴上镣铐后,将其押回衙门去审讯。

  李氏也一并带去审问。

  在这期间,穆二河也老实交待了自己的犯罪经过。

  与陈牧推测的基本一致:
  因为拉不到客人,穆二河便提前回家,正好发现了正在沐浴的侄女穆香儿,遂起了邪念。

  在施暴过程中,穆二河生怕被邻居们听到,于慌乱中将穆香儿活活勒死。

  之后他将尸体放入马车,拉到一处极偏僻之地给埋了。

  回家后穆二河将犯罪痕迹全部清洗干净,并编造了穆香儿要去云村看望朋友的借口。

  原以为能掩盖犯罪,不曾想穆香儿竟‘活了’。

  最终导致他的丑恶行径暴露。

  ……

  “人不可貌相啊,连自己的亲侄女都下得去手。”

  诸葛凤雏摇头叹息。

  望着院内棺材里的少女,陈牧同样怅然道:“谁能想到简单的一次相亲,却遭如此厄运。”

  好好的一个花季少女,本应该有美好的人生。

  那畜生真是该死啊!

  “或许这就是命里的劫数。”

  诸葛凤雏说道。

  看着身旁的陈牧,又忍不住赞叹道:
  “你小子确实厉害啊,没想到这么快就破了一桩案子,难怪高大人这般信任你。”

  “也是凑巧而已,我一开始也以为穆香儿是被蛇妖杀的。”

  陈牧淡淡一笑。

  能迅速破此案,除了凑巧以外,也是因为穆二河第一次杀人,心理素质不行。

  若换成一些狠人,就没这么简单了。

  而且他的这些办案经验,还是从一位当重案刑警的前女友那里学来的,后者荣获不少省市荣誉。

  至于这位前女友是第几任,陈牧一时想不起了。

  陈牧拉回思绪,看向对方:
  “现在穆香儿的死亡第一现场已经找到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看个屁,当时我以为她是被蛇精杀的,现场肯定会留下痕迹,可结果却是被自己的叔父所杀,那我还查个锤子。”

  诸葛凤雏郁闷至极。

  不过话音刚落,诸葛凤雏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渐渐变了:

  “不对啊。”

  “什么不对?”陈牧面露诧异。

  诸葛凤雏紧蹙眉头:“如果穆香儿已经死了,那妖物是如何附身的,毕竟元魂附体的前提是……对方必须活着!”

  活着?

  陈牧也愣住了。

  渐渐的,一个更为残酷的结论浮现在他的心头。

  若蛇妖必须附身到活人身上,那么……说明当时穆香儿并没有被她的叔父勒死!

  或许只是昏死过去。

  结果穆二河在极度恐惧和紧张之下,误以为侄女已经死了,将其野外抛尸……

  这才被蛇妖给盯上!

  “走,去抛尸地点!”陈牧沉声道。

  ——

  狮山岭。

  这里原来是一片乱坟岗。

  陈牧与诸葛凤雏、张阿伟来到此地后,也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明显感受到丝丝寒意侵体。

  “这里有残余的阴儡煞气,应该是很久之前有人在这里炼过尸儡。”

  诸葛凤雏一边说着,一边寻找穆二河所交待的地点。

  约莫盏茶的工夫,三人便找到了抛尸地点,是一处周围长满杂草的凹土坑。

  而有一片区域明显是被翻过的。

  陈牧望着眼前填满大半土壤的坑,淡淡道:“看来穆二河将穆香儿埋在这里不久,便被蛇妖给发现了。”

  “你们且退后,我来搜查妖物痕迹。”

  诸葛凤雏取出一个布袋。

  布袋黑乎乎的,似乎几年没洗过,上面还沾有一些发霉的污渍,透着一股馊味。

  陈牧捏住鼻子,拉着张阿伟退开三丈之远。

  原以为诸葛凤雏又要玩捆绑那一套,没想到对方只是从布袋里掏出一把细碎的米粒扬天洒去。

  米粒落在土坑周围,立即化为水珠渗入地下。

  旋即,诸葛凤雏双手食指轻轻搭在一起,大拇指微屈,其他三指姿态不同,结出一道法印。

  “启!”

  诸葛凤雏低喝一声,双手猛地一拉。

  一张白色光线交织的网被缓缓扯开,随后罩在了土坑之上,无数星点飞舞而起。

  “诸葛大人真厉害。”

  张阿伟看傻了眼,看向诸葛凤雏的目光满是崇拜与敬仰。

  陈牧虽然神情淡然,但也眼热的不行。

  麻蛋,必须跟这家伙搞好关系,否则修行机缘怕要错过了,大不了跟对方多玩玩捆绑。

  轰——

  随着一阵沉闷的巨响声,光网逐渐消失不见。

  诸葛凤雏拧着眉头,疑惑道:

  “不对,没有检测到任何妖物施法的痕迹,说明这里也不是穆香儿死亡的第一现场!”

  陈牧也迷糊了:“你确定?”

  犹豫了一下,终究没说出‘是不是你道行不够’这句话,免得惹恼了对方。

  诸葛凤雏抓起一把土,用舌头舔了舔。

  卧槽,这什么操作!?

  陈牧和张阿伟看傻了,难道修士都这么变态吗?

  片刻后,诸葛凤雏眯着眼笃定道:

  “穆香儿绝对不是死在此地,看来那条蛇精将穆香儿带到别处才进行的附魂。这样一来,很难去找了。”

  陈牧无言。

  得,寻找蛇精的线索又断了。

  蓦然,他脑中灵光一闪:“会不会是蛇精将穆香儿带到麻陵县她的家里,进行的附魂?而穆香儿家人的死,估计也跟蛇精有关系。”

  诸葛凤雏缓缓点头:“倒有这种可能性。”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

  “发”字还没落下,身旁骤然传来张阿伟的惨叫声,扭头一看,张阿伟竟消失不见了。

  殷红的鲜血如泉水般从地下汩汩涌出。

  格外刺眼。

  “阿伟!”

  还未等陈牧反应过来,突然感觉自己的双腿似乎被什么钳住,疼痛袭来。

  下一秒,他的身子猛地下坠。

  眼前瞬间一片漆黑。

  随后整个头颅被扭转了一百八十度——

  临死之前,只隐约听到诸葛凤雏惊怒的暴喝声。

  陈牧:“……”

  艹你大爷!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