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九岁不练就废了?

2021-02-08 作者: 极品豆芽
  第16章 九岁不练就废了?
  “查案啊……”

  诸葛凤雏露出了一副为难的表情。

  说实话,虽然他肯定陈牧的能力,但对于查案却完全没有兴趣。

  当初在大云洲就跟着刑部查过案子,整个过程如裹脚布似的又臭又长,让人枯燥到极致。

  所以才自动请缨,跑来这破地方抓妖。

  现在一听到查案就头疼。

  陈牧道:“你不是想知道穆香儿死亡的第一现场吗?跟着我一定会有收获的。”

  听对方如此笃定,诸葛凤雏最终勉强同意了。

  反正也不亏啥。

  等张阿伟将鞠春楼所有人的笔录做完后,陈牧带着他们二人前往芫林北街。

  那里是穆香儿婶婶李氏居住的地方。

  原本在陈牧的计划里,是先和张阿伟去麻陵县看看火灾现场,然后再来李氏家调查。

  不过现在多了个诸葛凤雏,干脆改变计划。

  毕竟这家伙是个‘大人物’,懂得也多,有他在身边对案情的调查有极大帮助。

  顺便还可以多了解一些妖物的情况。

  ……

  宽阔的大理石主道上。

  三人共乘一辆马车前往李氏家里。

  在大炎王朝,为了方便人们日常出行,专门有马车作为交通工具,等于是出租车。

  这些公共马车隶属于商户所经营的‘车坊’。

  为防止马车泛滥导致城区交通堵塞,大炎王朝还专门出台了法令,所经营车坊必须经过官府审批。

  而且每辆在外出行的马车,也需经过登记审核后才能上路。

  包括车夫。

  一般老百姓称呼为‘赁车夫’,都得是经验吩咐的老司机,以免出现交通事故。

  马车里。

  陈牧拿出鞠春楼姑娘们的所有笔录,仔细查看。

  时不时在小本子上记着。

  旁边的诸葛凤雏则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对着张阿伟侃侃而谈:

  “这条蛇精有千年道行,当年是由大威寺的天龙法师将其降服,送到我们观山院来的。

  虽然听着千年道行很吓人,但其实他的自身实力并不厉害,只是善于躲藏罢了。

  另外每个妖物都有自身独有的技能,比如有些妖善于隐身,有些善于吃翔……

  而这条蛇精的能力便是‘噬魂’,可以通过此能力进行换魂。”

  “大人,那最厉害的妖是什么?”

  张阿伟听得津津有味,忍不住问道。

  诸葛凤雏却笑了:“这世上没有什么最厉害的妖,也没有什么最低级的妖,就看你能不能抓得住。

  抓不住,说明它厉害。抓得住,说明它不厉害。”

  你大爷的,这不是废话嘛。

  “那你厉害不厉害?”陈牧插了一嘴。

  诸葛凤雏谦虚道:“一般般,我们观山院有八万弟子,我勉强排在前十,如今也是固元境高手了。”

  听到‘固元境’这三个字,陈牧眼前瞬间一亮,忙问道:“能不能说一下你们的修炼体系。”

  身为一个异界穿越者,最重视的便是修炼了。

  可惜穿越了半年连个影子都没找到,如今好不容易遇见修士,自然得抓住这份机缘。

  说不定雄霸天下的大机缘就由此开始了。

  “你问这干嘛?”

  诸葛凤雏斜眼一乜,讥笑道,“难不成你想修炼?如果真抱有这种想法,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念头。”

  “为什么?”

  “因为修炼本就不易,九岁之前没能打好基础,即便你的根骨天赋再俱佳也是闲的。”

  对于诸葛凤雏的这番话,陈牧颇为有些不屑。

  穿越,就是来打破常规的。

  要记住,身为穿越者,你永远是不一样的烟火!

  “这世上的修炼体系有很多种,各不相同,比如我们观山院修‘气’,分为四大境界——

  气虚境、固元境,太游境和天命境。

  每一层境界的提升跨度很大,少则三五年,多则十年,越往上越难。

  我从八岁跟着师父修行,如今二十五岁便达到固元境,已经是很天才了,所以你没戏!”

  诸葛凤雏表现出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陈牧微微撇嘴。

  修行了十七年才达到第二层境界,吹起来倒是很唬人。

  半小时后,马车停在了芫林北街口。

  三人下车,找到了李氏的院子。

  院子里摆放着灵柩,里面是穆香儿的尸体,周围布置有简易的灵堂,只置办了一半。

  旁边是抹眼泪的李氏和她的丈夫。

  夫妻二人一筹莫展。

  本打算将穆香儿的灵柩带回麻陵县去,谁知那一家子全被烧死了,这下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只能等麻陵县衙将那一家子的尸骨还回来,一同下葬了。

  “大人。”

  看到陈牧三人,李氏和丈夫连忙上前行礼。

  陈牧声音温和:“两位请节哀,我这次来是想问你们一些问题,如果方便的话……”

  李氏抹着眼泪泣声道:“大人尽管问便是。”

  陈牧也不废话,直奔主题:“当时孟伯母定的相亲时间是六月初四,为何穆香儿提前两天来青玉县。”

  “妾身之前跟大人说过,她要去云村一个朋友家作客,所以提前来了。”

  李氏老老实实回答道。

  陈牧眯起眼睛:“是她亲口对你们说的吗?”

  李氏点了点头。

  “那么当天穆香儿来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

  “异常?”

  李氏和其丈夫对视了一眼,仔细回想了许久后皆是轻轻摇头,“并没有什么异常。”

  陈牧继续问道:“有没有跟你们说什么奇怪的话?”

  “就随便拉了些家常,也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啊。”李氏不明白陈牧为何询问这些。

  诸葛凤雏看不下去了,将陈牧拉扯到一旁说道:
  “我说陈捕头,有你这么查案的吗?穆香儿是被蛇精杀死后被附身的,你现在只管调查穆香儿在什么地方死的就行了,问那些乱七八糟的有什么用?”

  “那要不诸葛大人您亲自来查?”

  陈牧淡淡道。

  诸葛凤雏眼眸圆瞪:“我……我……”

  “放心吧凤雏兄,我有经验。”陈牧拍了下对方的胸口,递了个安心的眼神。

  诸葛凤雏翻着白眼,索性坐在一旁椅子上休息。

  随便你折腾吧。

  反正浪费一天时间罢了。

  陈牧将张阿伟招到身边:“询问他们那天穆香儿离去时的情形,做好笔录,任何细节都不要遗漏。”

  “没问题,班头。”

  张阿伟点头。

  陈牧吩咐完,便在院子里闲逛起来。

  李氏家境很一般,院子里摆放着的都是一些陈旧的杂物,还有一辆从红记车坊租来的马车。

  看来李氏的丈夫是一个赁车夫。

  平日里靠‘跑出租’为生。

  马车洗刷的很干净,包括车轮都精心护理过,而圈养的马匹品种一般,毛发不存,但很精神。

  从饲槽中可以看出平时喂的是中等草料。

  马匹身子同样被清洗过。

  身为赁车夫,需要每天护理马车,但如此细致护理的还是少见,说明是勤快之人。

  陈牧回头看向正在配合张阿伟做笔录的李氏丈夫,目光落在他的双手上。

  指节宽大,很粗糙。

  指甲缝里塞着不少黑泥。

  陈牧皱了皱眉头,双目再次落在马车上,绕着它转了一圈,目光如扫描机般巡视着。

  蓦然,他的身子停住了。

  陈牧弯下腰,从车厢边的缝隙间缓缓拉出了一根长头发,在阳光下格外清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