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悚 > 我的治愈系游戏 > 第836章 血肉神像

第836章 血肉神像

2022-09-28 作者: 我会修空调
  第836章 血肉神像

  韩非扛起病人的身体,他本想把病人的“躯壳”送到楼外,可他回到一楼却发现,走廊尽头的出口不见了。

  “恨意居住的地方扭曲了正常的感官?这就是黑楼和普通建筑的区别吗?”

  传入韩非脑中的声音更加混乱,幻听和幻觉也愈发严重。

  “再这么下去,精神污染指数又要增加。”

  韩非把病人放入旁边的病房,他首先要找到出去的路才能去管其他“人”。

  再次进入楼道,韩非已经放弃今晚去完成那个任务的打算,眼前最关键的是找到丧女,看能不能从她身上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精神病院副楼关着都是一些病情不太严重的患者,还有许多乱七八糟韩非根本没听说过的部门,比如精神污染治理科,颅脑畸形度检测科,恐鬼症候群等等。

  相比较那些没见过的科室,位于三楼走廊尽头的网瘾戒断中心就让韩非觉得有点亲切,现实中的新沪第三精神病院确实有这么一个病室,连位置都差不多一样。

  “我已经到三楼了,可要怎么联系到对方?随便释放出的贪欲黑雾,说不定会引来其他东西。”

  高诚的日记上没有记录如何寻找丧女,它只说丧女会在夜晚巡查三楼,她会主动来找进入三楼的病人。

  “走廊上太危险,先进屋呆着吧。”

  韩非在精神病院副楼当中没有遇到鬼,可他现在比撞鬼还难受,整个精神状态都很压抑,他的灵魂正在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慢慢污染。

  “以前的高诚是靠着贪欲人格中的黑雾吞食负面情绪,以此来保持自己的理智,现在我同时拥有贪欲人格和治愈型人格,既可以吞食负面情绪,又可以洗刷精神污染,整所学校当中,黑楼和诡楼对我的负面影响应该是最小的。以后遇见了什么死仇,可以考虑把他骗进诡楼和黑楼决一胜负。”

  推开网瘾戒断中心的门,韩非闻到了一股焦臭味,阴暗的房间里不时有电弧闪过,非常的吓人。

  “最早的精神病院确实存在用电流刺激神经的治疗方法,后来绝大多数精神病院都将其废除,反倒是民间有些网瘾戒除所喜欢私下使用这些。”

  避开地上裸露的金属线,韩非看着焦黑的墙皮,小心翼翼打开隔间的门。

  臭味扑面而来,眼前的病房好像是一个小型电影放映间,不过它的每个座位上都安装有束缚带,还设置有一个通电的金属头盔。

  “臭味就是从那些座椅上传来的。”韩非在椅子边缘看到了使用说明,这房间用于治疗各种精神类病症,比如恐鬼症。

  投影仪上会播放各种鬼怪,如果座椅上的病人感到害怕,电流就会通过金属头盔对病人进行电击,强制其忘记恐惧。

  大灾发生后,鬼怪扭曲了人心,各种可怕的“发明”层出不穷,为了对抗恐惧,有些人自己都变成了恐惧。

  “正常的电流强度不会死人,但这些椅子全部被改装过。”韩非已经能想象出那残忍的画面。

  关掉密室电源,韩非正准备离开,投影仪上忽然有什么东西闪过,密室当中死去的亡魂似乎都被关进了投影仪中,它们成为了恐吓其他病人的“影片”。

  本着不浪费的原则,韩非对着投影仪使用了触摸灵魂深处的秘密,不用不知道,一用吓一跳。

  看着平平无奇的投影仪上瞬间出现了一张张病态的人脸!它们保持着临死前的模样,歇斯底里的大声惨叫,几乎要震碎韩非的耳膜。

  手指抛起硬币,人性深渊张开了巨嘴,无边黑雾将投影仪完全吞下!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的精神污染指数加一!”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的治愈类型人格消减部分精神污染,精神污染指数减一。”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成功吞食小型怨念——病核。”

  “病核(怨念):我们畏惧鬼怪,我们害怕死亡,我们胆小懦弱,我们的大脑残缺不全,我们连自己到底有没有疯掉都无法确定。如果可以的话,好心的伱能不能帮我一个忙?融合进我的身体,体验下我的痛苦!”

  “特殊能力零号病例:削弱干扰鬼怪的执念和活人的人格。”

  “注意!随着病核不断增强,它会拥有越来越多的病症和特殊能力。”

  投影仪上的鬼怪全被韩非吞食,大部分都成为了贪欲人格的养料,留存下来的极少一部分凝聚成了病核。

  以前的高诚想要做到这些需要承受极大的压力,精神还会被污染,成功率也非常低。但现在韩非的治愈型人格抵消了精神污染,超高的幸运值大大增加了吞食成功的概率,那远超高诚的野心还在不断刺激着贪欲深渊成长,他弥补了高诚所有的短板,一个谁也无法预知的可怕怪物正在一步步成型。

  “深渊里又多了一个鬼,也算有些收获。”

  投影仪和屏幕上的鬼获得了救赎,刚才扩散出去的黑雾也吸引来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走廊上脚步声逼近,韩非离开隔间的时候,网瘾戒断中心的正门进入了另外一个人。

  他穿着病号服,看起来六十多岁,满脸白胡子,头发扎成了几个脏兮兮的小辫,身上还捆着四个破破烂烂的布娃娃。

  这奇特的造型想要不引起人的注意都难,韩非也十分谨慎的打量起对方。

  “你看起来有点面生,是第一次进入这里吧?”老人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很正常,韩非也想起了自己的任务,决定和老人交流下。

  “我是新来的,我该如何称呼您?”

  “称呼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赶紧离开这里。”老人表情十分严肃,他从破破烂烂的病号服里取出了一张照片:“这楼内闹鬼,不干净。”

  “是吗?”韩非朝着照片看去,黑白照片上是老人自己的脸。

  “你看这个人,明明死了好多年了,但我偶尔还会看见他!阴魂不散,他想要害死我!”老人激动的拧着那张照片,他说着说着又突然转身,盯着空无一物的过道:“安静!他过来了!”

  韩非逼着鸭舌帽中的懒鬼去查看,可走廊上什么都没有。

  “大爷,你看到了什么?”

  “鬼!鬼马上就来了!”大爷的声音越来越低,他身体蜷缩在一起,好像毛发被打湿的猫一样躲在门后。

  “来就来呗,正好我也有点饿了。”韩非说的话就很符合精神病院的整体氛围,融入的非常顺利。

  伸手按住老人肩膀,韩非刚想要去“治愈”老人,对方突然跳了起来,满脸冷汗的指着韩非。

  “不对!你也是鬼!”

  “我怎么能是鬼呢?你看我的手多么温暖。”

  “你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是你父母亲手掐死的你!你死的时候还在笑!”老人莫名其妙的开始高喊:“你仔细想想!想想你父母的样子!”

  “我根本就没见过他们……”韩非脑子里刚冒出这个想法,各种不属于他的记忆就开始在他脑海中浮现,来自精神病院各个病人的童年记忆似乎要跟他的记忆拼接在一起,把他也变成一个混乱的疯子:“精神病院恨意的能力跟记忆有关?而且还是大范围群体无差别攻击?”

  韩非发现系统发布的神龛随机任务并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这些活在精神病院中的病人每一个都有很大的问题,跟他们交流病情就是在把自己引入深渊。

  对韩非来说唯一的好消息是,他现在就是深渊。

  “你说我是鬼,那我就是鬼,鬼杀人不需要什么理由吧?”韩非使用格斗技巧锁住老人身体,强行让治愈人格的星光照在对方的灵魂上。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发现拥有怀疑人格的特殊病人——八爷。”

  “八爷:新沪第三精神病院副楼区域年龄最大的患者,因为怀疑一切,所以存活到了现在。”

  “怀疑人格有什么用?”韩非通过触摸灵魂深处的秘密看到了老人支离破碎的内心,他尝试对老人进行人格修复,用那一双双救赎的手抚平对方人格上的缺陷和伤痕。

  治疗效果很好,最离谱的是治愈别人对韩非来说不仅没有消耗,反而还会收取对方灵魂中的某一种东西作为补偿,增强他自己。

  像之前遇到的那个疯子,就是在浑浑噩噩中直接送出了自己的灵魂。

  十几分钟过后,老人停止了挣扎,一头栽在地上。

  当韩非以为自己又治死了人时,老爷子艰难的动了两下,似乎是想要爬起来。

  “居然没死?”

  韩非这话一出口,老人的脸瞬间变黑,开始犹豫要不要装死。

  “感觉舒服一些了吗?其实我是从幸存者聚集地来的医生。”韩非把高诚的教师证明拿了出来。

  老爷子有些不理解,一个医生为什么会拿出教师证明,但他也不敢开口问,只能慢慢朝门外爬。

  “我来三楼是为了找一个鬼,她叫做丧女,是副楼的护士长。”韩非将老人扶起,握紧了老人的手臂:“你知道那个鬼在哪吗?”

  “丧女?护士长?”老人哆哆嗦嗦的想了好一会:“你说的该不会是那个被锁住的女瞎子吧?”

  “被锁住?她无法自由移动?”

  “三楼有个从其他医院逃出来的女护士,她在很久之前参与了一场移植眼睛的手术,手术很成功,那个男人复明了,但他们不知道那个男的是被神灵诅咒的人,所有帮助他的人都受到了牵连,变成鬼也要忍受各种各样的折磨。”老人颤巍巍的指着三楼的某个房间:“她在三楼禁区里,但我劝你别过去,那里有好多好多的鬼。”

  通过老人的话,基本上可以确定丧女的身份,对方救助的男人很可能就是高诚。

  悄悄摸到禁闭室,韩非不顾老人的劝阻,打开了禁闭室的门。

  刺鼻的血腥味从屋内涌出,冰冷的地面上躺着一个瞎眼的女人,她皮肤表面写满了诡异的诅咒,双眼也被人挖去,一动不动,仿佛一具正在腐烂的尸体。

  在女人身边还站着三位医生,他们拿着各种工具,想要将一个还在成长的血肉神像,塞进盲女的肚子里。

  眼前的场景和高诚笔记中的内容有些不同,韩非脑中冒出了各种推测:“难道说精神病院的恨意知道了她再次帮助高诚的事情?所以在惩罚她?”

  贪欲深渊当中的黑雾主动向外翻涌,高诚为了让韩非出手,似乎开始彻底放弃自己的意识,把一切葬入贪欲深渊当中。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