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悚 > 我的治愈系游戏 > 第835章 仰望星辰,俯视深渊

第835章 仰望星辰,俯视深渊

2022-09-27 作者: 我会修空调
  第835章 仰望星辰,俯视深渊

  韩非的意识站在人性深渊旁边,他默默仰起头,望着孤悬在黑夜中的星辰,那便是属于他自己的人格。

  全部的记忆和经历,全部的选择和行动,过往种种塑造了韩非。

  那颗星辰现在还很暗淡,可不管黑夜如何变化,它都在那里。

  贪欲的深渊里汇聚了哀嚎的鬼怪,负面情绪不断沉积发酵,深渊之上的星辰却散发着柔美的微光,所有被韩非救赎过的人,那一道道无形的身影托举着黑夜中的星辰。

  “这就是我的人格?”

  仰望星辰,俯视深渊。

  鬼怪无法离开人性的深渊,它们在畏惧星辰,贪欲的黑雾也不再失控,被星光镇压在深渊之下。

  张开双臂,韩非沐浴在人性的光亮当中,他脑海中快要腐烂的精神创伤在慢慢愈合,治愈的力量正缓慢影响着一切。

  “就算没有鬼血,我也可以自己驱除精神污染,这人格好强!”

  现在星光微弱,所以治愈的速度很慢,还是鬼血见效比较快,但随着韩非人格增强,治愈的力量也将越来越强大。

  “好舒服。”

  韩非的意识坐在深渊边缘,他双腿悬空,手臂支撑着身体,无比放松的感受着星光。

  治愈型人格很特别,另外这人格也不是天生的,它是韩非克服万难,一步步用实际行动获得的!

  他没有受到谁的恩泽,他的人格是自己灵魂的证明,是无数被他救赎的人赠予他的一份礼物。

  “该去尝试治愈别人了,或许这能力使用次数越多就越强大。”

  韩非没有去碰马井留下的东西,他不想和对方的死扯上关系。事实上他确实在努力施救,可惜马井最后选择了自杀。

  收获颇丰,韩非又恢复了“虚弱”的样子,他艰难的走出安康药店,王初晴一直守在外面,这位老师真的很够意思。

  “马井死了吗?”王初晴见马井没有跟韩非出来,已经猜到了对方的结局。

  “我们今晚可没有见到马井,他的失踪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韩非连连摆手,很是认真的回道。

  看着韩非没有露出任何破绽的表情,王初晴有些敷衍的点了点头:“你说得对,现在可以回学校了吗?”

  “稍等。”韩非走到王初晴面前,盯着他看了半天:“你妻子的死对你影响很大,在伱心中留下了一道很难愈合的伤疤。”

  “我的事你少打听。”

  “你想不想治愈内心的伤痛,修复人格上的缺陷。”韩非想要完成神龛随机任务,王老师就是一个很好的“病人”。

  “修复人格上的缺陷?”王初晴十分警惕的和韩非拉开了距离:“你这家伙一肚子坏水,如果你敢把我当做目标,那你就做好与我同归于尽的准备。”

  “我能有什么坏心思?我只是想送你一份纯洁的友谊罢了。”韩非没想到拥有治愈型人格的自己,竟然会被同事说一肚子坏水,他很不理解,还有一点委屈。

  “呵呵,这话你还是留着给马老师的尸体说吧。”王初晴用黑布把刀一点点包好:“我要回学校了,你一起吗?”

  王老师语气很冷,但他确实有些担忧韩非的身体,所以才会多问一句。

  “我们一起回去容易被怀疑,你先走吧。”

  “别死在外面,希望我明天还能见到你。”王初晴把装有怨念之心和少量鬼血的盒子递给韩非,快速消失在黑夜当中。

  “这年头想要救人都这么难?”韩非刚觉醒治愈型人格,他当然不会浪费时间,今晚他要好好在危险区域猎杀,尽快适应自己的人格,顺便再吞食一些鬼怪,增强实力。

  “只有四个鬼也好意思被称为深渊?我要想办法多骗进去一些厉鬼才行。”

  拥有特殊能力的鬼怪可遇不可求,吞食能否成功还有一定的概率,所以韩非准备以量取胜,他要把自己的幸运属性优势发挥出来。

  拿出高诚的笔记,韩非查阅高诚之前探索过的建筑,除了三座诡楼外,位于C三区的黑楼——新沪第三精神病院高诚也进入过。

  “日记上说精神病院分为主楼和副楼,恨意一直呆在主楼,副楼中存在大量外面根本见不到的稀有鬼怪,而且还有许多可以治愈精神创伤的珍贵药物。”

  “副楼危险性不高,部分鬼怪还可以沟通,高诚似乎还和其中一个鬼认识。”

  目光停留在日记某一页上,韩非将上面写的名字牢牢记下——丧女。

  根据高诚的描述,对方是精神病院的女护士长,高诚曾帮助过对方。

  “和阴商做交易,还跟黑楼的鬼有联系,这个高诚也不简单。可惜他不管如何挣扎,都只是高兴手中的玩具,对方留给高诚希望,然后再狠狠将其揉碎,这种落差感最容易击溃一个人的内心。”

  为了尽快增强自身,韩非最终做出了选择。

  “想要真正了解世界的规则,就要去接触恨意,另外精神病院肯定有很多需要治愈的病人,我的人格能力应该可以在那里大放光彩。”

  王初晴抽到的黑签对应这栋建筑,韩非主要也想过去探探路,万一出了什么变故,他心里也能有个底。

  按照笔记中的地图,韩非找来一辆自行车,在夜色中飞驰。

  后半夜的时候,韩非来到了C区中心,新沪第三精神病院就在几百米外,这栋黑楼四周是禁区,其他鬼怪都已经逃离。

  “整体建筑规模比现实中翻了两倍,临近的其他建筑好像也被吞并,这黑楼似乎会随着恨意力量增强自己成长。”

  看着庞大的建筑群,韩非萌生了退意,他戴上鸭舌帽,犹豫很久后才靠近黑楼。

  音乐盒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这疯癫混乱的建筑好像黑夜送给灾难的生日礼物,打开的人都会变得不幸。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发现黑楼——新沪第三精神病院,触发神龛随机任务——错乱。”

  “错乱:进入第三精神病院,和十位病人对话后,依旧可以保持清醒。”

  韩非没想到自己只是靠近黑楼,就触发了一个任务,在这神龛记忆世界里获得任务变成了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哪里传来的声响?好像有人在建筑深处演奏?精神病人们在唱歌?”

  避开正门,韩非悄悄翻过副楼的围栏。

  院墙内外好像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精神病院外面死寂恐怖,内部却充斥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声音。

  双耳无法分辨哪些声音到底是什么,有嘈杂的笑声、哭声、争吵声,还有水滴声、切割声、来来回回的脚步声,更奇怪的是就算堵住耳朵,这些声音依旧会在脑海中出现。

  它们就好像是无法治好的绝症,一旦沾染上便会伴随终生。

  “正常人在这里呆久了,恐怕都会被硬生生逼疯。”

  眼前的建筑好像一个狂乱的噩梦,它会扭曲所有进入的灵魂。

  “只要避开主楼就可以。”韩非把笔记中关于丧女的一切都背了下来,对方经常出现的区域是副楼三层。

  收敛气息,韩非握着命运的硬币推开了副楼的玻璃门。

  心跳的速度不自觉得加快,长廊尽头的黑暗在蠕动,像是有什么东西躲在里面,正一点点朝韩非爬过来。

  擦去脸颊上的冷汗,韩非习惯性的做出防御姿势,这建筑每一处都透着邪性,那鸭舌帽中的懒鬼瑟瑟发抖,已经吓的忘记提醒韩非鬼怪的位置了。

  “错乱的任务要求是和十个病人对话,这病人指的是鬼?还是人?”

  与真正的疯子聊的多了,正常人也可能会疯掉,精神错乱、认知偏差,当理智被动摇,原本正常的人就会被留在这里。

  “不要做多余的事情,直接去三楼,如果丧女不在,立刻离开。”韩非发现自己严重低估了黑楼的危险,他仅仅只是进入了副楼,就感觉到不对劲。

  那种危险不是具体到某一个鬼怪身上,而是整栋楼都很诡异,这里完全被一种说不上来的恐怖氛围笼罩,所有东西都好像在用尽全力逼疯你。

  墙壁上乍一看很正常的文字,过段时间就会变成大脑无法识别的奇怪图案,看的久了还会引起各种心理不适。

  “让学生们到这种地方考核简直就是送死,这未来一定要改变!”

  韩非使用言灵能力催眠自己,让自己冷静,他快步进入楼道当中。

  顺着一级级台阶向上看,楼梯拐角处站着一个身穿病号服的男人,他背对韩非,面朝墙壁,好像做错事被罚站的学生。

  “这么快就遇到黑楼的鬼了?”人性深渊中的黑雾缓缓冒出,韩非握着硬币靠近。

  背对韩非的病人好像没有发现他,嘴里一直在自言自语着什么。

  “我没有疯,我没有生病,我很正常……”

  “为什么不接我走?你们为什么要把丢在这里!为什么啊!”

  头颅碰撞墙壁,血污顺着墙皮流下,韩非触发贪欲人格,他用黑雾将病人完全包裹住!

  “触摸灵魂深处的秘密!”

  出乎韩非的预料,眼前穿着病号服的疯子不是鬼怪,他是一个被囚禁在黑楼中的活人。

  “普通人竟然能在黑楼里存活?那恨意为什么要留下这些活人?他想要用这些活人做什么事情?”韩非皱起双眉,第三精神病院里的恨意相当特别,不仅和校长一起制定人鬼共存的规则,还把活人养在了自己的黑楼当中。

  “别怕,我是来救你的。”黑雾隔绝了外界,韩非双手死死按住病人,他第二次尝试使用自己的治愈系人格。

  深渊上方的星光洒落在病人的灵魂上,畸形残缺的灵魂被治愈的手抚过,病人的灵魂表面涌出了各种肮脏丑恶的情绪,他逐渐走出恐惧,稍微正常了一些。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成功治愈一位病人。”

  听到系统的提示后,韩非松了口气,可当他收回双手后,那位病人却直接瘫倒在地,好像一具丢失了灵魂的傀儡。

  “不应该啊。”

  韩非这次是真的想救人,但患者好像又脑死亡了。

  意识深入脑海,韩非发现深渊上方的星光稍微明亮了一点,自己在治愈了对方灵魂上的伤痛后,似乎顺手将其灵魂吸收进入了治愈人格当中。

  “这好像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最大的执念就是希望家人能够把他从精神病院接出去,我好像在无意间完成了他的心愿,对,应该是这样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