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111上天台。

2021-05-04 作者: 咸鱼不是很闲
  第369章 111上天台。

  “大人……”

  “咋滴?”

  “……现在回宫吗?”

  虽然无缺很想询问一下,那个看起来身份不一般的狐狸精到底是谁,还有那个青丘国涂山青呢?
  为何还没有出来引接。

  但是想了想……身为奴婢又岂能乱问大人私事呢?
  刚才那狐妖……衣裳凌乱,脸颊带有红晕,一看便知刚才应该做了些什么。

  所以,这事应该陛下来问。

  至于他……当然是把今日的事告诉陛下啦!

  “不然呢?去哪里?”夏仁随口说道,然后,带着无缺跟护卫向着皇宫走去。

  虽然涂山青惊变女人确实相当的让人惊讶,而且还想诱惑他,但夏督主何种场面没见过?
  岂能说诱惑就诱惑的?
  所以。

  他压低了声音对着无缺说道,“今日之事……”

  话未说完。

  “老奴晓得了。”无缺打了个嘿嘿,了然的点了点头,跟了三任圣上,揣摩圣上旨意他又岂会不懂?

  夏大人不用说完,他大概就猜到夏大人想说什么了。

  “老奴刚才什么也不知道。”

  他刚才只是看到青丘国使者内有个身份不一般的狐女,但是这么多天了大顺这边都还没见过她出现,身份实在是可疑,怀疑青丘国滞留大顺多日,或许在密谋些什么可能危害到大顺的事情。

  所以,夏大人的事情,他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为了大顺安危,他必须跟陛下提了一句而已。

  “夏大人就放心吧!”

  “还是无缺你办事让人放心啊!不像那小卓子毛毛躁躁的。”

  就这样。

  什么事都没发生。

  夏仁带着无缺慢悠悠的向着皇宫走去。

  暑末的清风微微拂过,吹凉了夏日的炎热,过几天便是长生的祭日了,或许该去给皇庄上上香?
  怎么说都是一起坑过王相、盐帮,一起杀过神王的伙伴。

  他这人一不在了……内心还是挺想恋他的。

  希望下次没有好消息就不要再见到他了,虽说如今大顺内多他一个怪物不多,少他一个怪物也不少,但夏仁还是希望如果可以……就这样相忘于江湖吧!

  而且那些怪物……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是迟早也是要清理掉的。

  那钓鱼老一直说的赌局、赌局,然而,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天,依旧还没有发生任何的动静。

  他们到底是在刷什么阴谋呢?

  还有平安的师傅。

  八百多年前在西夷那边留下了一道剑痕,并且还留下了陆上行舟远渡西夷的故事,到底是为什么?
  能够活这么久……又是为什么?
  跟平安一样吗?

  传说中归墟之国的冥界……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冥界?
  一切的谜题的答案。

  或许也只有等到赌局开始亦或者赌局结束的时候才能够知道了。

  夏仁内心叹了口气,原本以为搞定了王相他就能够跟女帝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结果遇上了老爷子婆娘被抢事件以及为了长生,只能传送到西夷,但是西夷并不存在真正的长生。

  最后,回来后,以为这下子应该能够跟女帝从此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却又突然出现这些事。

  还有女帝……

  太小气了。

  这么深的交情了,赊个账都不肯!

  一伙人慢慢走着。

  其实无缺现在已经可以回皇庄了,但似乎还不是那么放心他,所以,在刚才半路的时候,侍卫便先被安排回皇庄,而他与无缺继续朝着皇宫出发。

  行至一个多小时侯,终于到了皇宫门口了。

  无缺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想了想……狐妖有阴谋一事,还是明日跟橙衣说,再让橙衣禀告陛下便可。

  只是。

  他看着夏大人向前走的背影,其实很想跟夏大人说一下。

  【大人,回去之后,最好洗洗澡,身上有点香了。】

  那是狐妖粘在身上的味道,原本他们身上也有,但是想来只要稍微悠悠,被风吹一下应该就散了。

  而他们身上的香味确实是散了,可是唯独夏大人……却香味愈浓,走了这么久,都到皇宫了,香味还是没有消失。

  是那个狐妖留下来的吗?

  看来夏大人刚才与那狐妖应该进行了亲密的接触。

  只是。

  那么短的时间。

  都干了些啥?
  内心一阵纠结,而这时……夏大人也已经进入皇宫了。

  最终,无缺悠悠一长叹,摇了摇头,扭过身子向着皇庄走去,喃喃道,“老夫刚才什么也没闻到。”

  夏大人如此聪明。

  相信夏大人应该会自己发现的。

  却不知道。

  刚才那般香味扑鼻,早已习惯。

  再加上他真的没有干什么,也就稍微看了一下狐舞罢了,用得着这么仔细闻自己吗?

  所以,夏仁根本就没留意自己身上的变化。

  沿着密道,慢悠悠走向华盖殿走去。

  没过一会。

  终于到了华盖殿。

  此时。

  房门口依旧跟往日一般,有着一群女侍卫护卫着,而橙衣大姐姐……这次并没有坐在凉亭内,反而恭敬的站着。

  看着这一幕。

  夏仁似乎明白了什么,往那边一看……果真看到了女帝正坐在凉亭内,吹着午后的清风,优雅的处理着奏折。

  而这时。

  女侍卫们也看到了他,微微一行礼,便继续值守。

  夏仁想了一下,便轻轻走了过去,才走几步,原本紧凑着眉头的女帝,突然抬起了头来,然后,便看到了他。

  嘴角顿时微微勾起,沐浴着夕阳的余晖,那金色的龙袍在那温暖阳光下闪烁着金灿灿光茫。

  顿时让女帝看起来,少了几分清冷,多了点神圣!
  但是没片刻,女帝又舒缓开来,继续低下头处理着政务。

  他也没有打扰女帝处理政务,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时间也差不多了,再过多一会,女帝应该就能够处理完。

  到时候如往常那般一起回去便可。

  而且今天回来稍早一点,小靖安也还没来。

  女帝感受到夏仁在对面安静的坐下,也没说什么,就是嘴角再次勾起,眼睛微微弯弯,似乎在笑。

  淡淡的笑容。

  然而。

  还没过片刻。

  女帝笑容敛起,脸突然冷了下来,面无表情得把手上的毛笔放下,抬起头对着身旁的橙衣淡淡的说道,“把东西收拾好。”然后,回过头看着面前的夏仁,同样冷淡,“回去!”

  仅仅说了一句,便站了起来想着房子走去。

  令夏仁一脸的疑惑,怎么突然不高兴了?

  难道刚才奏折上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居然还有人敢闹事?

  但想了一会,也没想弄明白什么,夏仁便直接跟了上去。

  开门、进去、关门、换鞋、客厅后。

  女帝又转回过身来,抱着双手,站在原地,眼神平静,沉默的看着身后的夏仁,然后,在夏仁依旧不解的眼神,直接靠近,贴在了夏仁的身上,最后,靠在夏仁左耳旁,看着夏仁耳下那淡淡的红唇。

  非常小巧。

  但他身上那香味就是从那蔓延出来的。

  顿时微眯起了眼睛,盯着夏仁,冷冷的问道,“这唇印到底是谁的?!”

  不是小靖安的,也不是楠儿的。

  到底是那个狐媚子的?
  话刚落。

  “???”

  夏仁脸上更加懵逼了,但过了一会,似乎想到了什么,额头瞬间冒出了冷汗,打了个哈哈,动作迅速得擦拭掉额上的冷汗,赶紧深情的看着女帝,“陛下,我可以解释的!”

  然而。

  “嗯!”女帝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眼中似有凶光冒出,但又迅速恢复平静,用及其自然而用淡然的语气,说道,“上天台!”

  微微一笑,很倾城。

  “……”

  陛下别这样。

  可以来这里说吗?
  不然。

  我怕啊!

  夏仁呆呆的看着女帝上天台的身影。

  他。

  被坑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